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29天

第29天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1-01-13  分类:长篇  字数:42348  阅读: 46  评论:0条 推荐:0星

 

廿

2009年9月1日是你出生后的第29天。

明天你就要满月了。

这部《伺候月子》也要写完了。

从我第一次把你这个脆弱的生命捧在怀里的时候,我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好在你已平安度过了28天,身躯逐渐变长变大,而且你吃的是母乳,有为期半年的免疫期。

呵护生命何其艰难!

半年刚过,你就感冒了。

那时正值冬季。

春节刚刚过去不久。

当护士把你平放在床上的时候,你躺在上面开心地玩了起来。

那时,你还不知道人家要扎你。

直到护士开始用刀片刮你额头上的头发时,你才哭了起来。

针扎好后,还要时刻看着你。有一次,我们没看住你,你小手一抓,将针头弄掉了,血顿时淌了一脸。

一次次同病魔做斗争。

你在斗争中逐渐长大了。

在同病魔做斗争的过程中,人类行走得何其艰难!

公元前430年,雅典发生大瘟疫,近一半人口死亡;

公元176年,罗马发生瘟疫,有五百多万人死掉了;

1347-1351年,黑死病造成全世界7500万人死亡;

1665-1666年,黑死病造成伦敦近10万人丧生。

……

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战争、灾荒、饥饿,却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验。

去年的腊月廿二是阳历的116日。那天下午我接到了东安法院的电话。他们要我带上身份证去法院一趟。

我当时已经坐上了公交车。后来一想,马上快过年了,如果被他们再次拘留,太不划算。如果我不去,即使他们抓到我,大不了也是拘留,不会有更重的处罚措施。想来想去,我又离开了公交车。

朋友建议我先回家过年。于是,我赶在小年之际回到了双城。

早在十一月份的时候,朋友圈中偶尔见到武汉出现一种不明肺炎的报道,有人怀疑,这种肺炎可能类似于2003曾在北京流行的非典,具有传染性。这种消息看过一眼也就完了,作为非专业人士,谁也没有往深了想。没想到,到了1月23日,武汉竟然封城了。

封城那天是腊月廿九,这种事是我没听说过的。

就武汉的地理位置而言,我简直觉得有些小题大作了。

可事实证明,国家的判断是正确的。

就在武汉封城之际,哈尔滨也出现了病例。

紧接着,牡丹江也有病例被报道了。

一时,疫情成了每日的第一话题。

由于先前防控机制有瑕疵,加上防疫物资储备不足,武汉有些措手不及。可是,同后来的欧美国家相比,我们做的还是好的。

堂堂制造大国,口罩竟然不够用了。

是啊,平时谁戴它呢?

随着上级领导的重视,各地开始支援武汉。

1月24日晚,解放军派出3支医疗队共450人急赴武汉展开救援。

除夕夜点名出征,沪粤两地首批医疗队驰援武汉。

当年抗击过非典的原第一军医大学赴小汤山医疗队全体队员,1月23日写下请战书,“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1月23日下午,武汉决定兴建火神山医院。2月2日,火神山医院工程完工。与病毒赛跑,武汉这片土地再次见证了“中国速度”。

每次在电视上看到上百台挖掘机在工地上同时作业的面时,我都不禁感叹中国真的无愧于“基建狂魔”的称号。

十天建一所医院,除了中国,这世上恐怕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

黑龙江也派出了援鄂医疗队,对口支援孝感市。那是《牛郎织女》中董勇的故乡。

你关健姐姐腊月三十那天才回家。她初二去姥姥家拜年,初三就被医院召回岗位了。虽然他们没有去湖北,可也必须原地待命。

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

先是村里通往城里的大客停了。

然后各村都禁止通行了。

电视新闻中,除了疫情,几乎没有其他消息。

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的推动下,武汉市及全国各方救援力量连夜行动,从2月3日起将会展中心、体育场馆等公共场所,改造成方舱医院。当晚,三所总共43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在武汉开建。

2月5日晚10时,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江汉方舱医院率先启用后,随后武汉以“一日一方舱”的进度,又先后建立了多家方舱医院,在短时间内扭转了武汉“内防扩散”的整体大局。

2月9日是疫情防控以来武汉天河机场最繁忙的一天。从凌晨1点50分到深夜11时50分,一架架飞机载着来自辽宁、上海、天津、河北、山西、江苏、浙江等地的医疗队人员,载着来自各地的328.1吨防疫物资,昼夜不息,驰援湖北。

面对这场疫情,中国人表现得空前团结。

我困在家中没什么事可做,每天辅导你关帅哥哥预习下一学期的课程。你们寒假期间学校也要求预习下一学期的课程吗?

2月5日是正月十二。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我很早以前就打算写一部长篇小说,可是一直觉得自己的才学不够,因此迟迟未敢动笔。可是现在无事可做,哪儿也去不了,我终于下决心试一试了。

写什么题材呢?

我在俄罗斯工作了许多年,也去过许多地方,大城市去过,偏远的农村去过,林场去过,在荒郊野外也住过。创作素材应该是不缺的。

这时,我想起了阿妮。

17年从老沈的工业园区回来后,一直没有再关注过那里。18年春季,有个叫王同刚的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王同刚是开物流公司的,他租了老沈的一个车间作仓库,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王同刚在电话中说,老沈入狱了。入狱的原因就同我后来在小说中写的一样。

为小说构思时我想起了这件事。

我想:“如今老沈入狱了,那么阿妮该倚靠谁呢?”看来,靠谁也不如靠自己。老百姓说得好:靠山山倒,靠屋屋塌。

我将阿妮改了个名,叫她“麻花”。

就这样,我开始创作了。

开始时,我每天只写1000字。那时,我还没有把握能将书写到底。我想,写到哪儿算哪儿吧,反正总比什么事也不做强。没想到,创作竟异常顺利,直到封笔,竟一天也没有因思路中断而停笔。看来,爸爸的积累还是够的。

在国家法律政策允许下,并征得患者家属同意,2月16日,全国前2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的遗体解剖工作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完成。

我是一直支持死后遗体捐献这件事的。芊芊,爸爸死后你一定要将我的遗体捐给医院,千万不要火化。这样做有三桩好处:

1、能救活几个人;

2、逝者以另外一种方式在延续生命;

3、省了骨灰盒钱。

疫情期间,举国人民的表现可圈可点。

许多医护人员主动请缨,报名赴湖北支援。

许多医护人员在一线岗位连续奋战,有的累倒了,有的被感染了,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全国各行各业三百多位英雄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倒在了抗疫一线。

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51岁,在工作中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于2月18日牺牲了。

夏思思,女,29岁,武汉协和江北医院医生。1月15日,她所在的科室收治了一名70岁的老人,是早期的新冠肺炎感染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夏思思不幸被感染,于2月23日经抢救无效,殉职了。

何旭峰,39岁,浙江绍兴人,某医疗器械公司工程师。疫情爆发后,何旭峰主动请缨到生产企业,负责调配防护物资,每天工作12小时,连续奋战29天,累计调动防护口罩681万只。2月20日,他心脏聚停,倒在了抗疫一线。

徐昊,27岁,江苏南京人,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处民警。疫情期间,他长期加班,3月7日凌晨突发疾病牺牲。

……

没有对比,看不出优劣。

就在中国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时候,疫情在欧美等国家相继爆发。

许多发达国家抗疫成效与中国形成天壤之别。

今天是2020年11月29日。

八个月过去了,欧美国家依然没有能够有效控制住疫情。

美国一直指责中国没有人权。

这回他们打脸了。

生命权如果不能得到保障,还用奢谈其他人权吗?

有那九十多岁的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国没有放弃,国家花钱将他们的生命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事实胜于雄辩!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内容是“八个明确”和“十四个坚持”,其中,第二个“明确”就说到“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为了保卫人民的生命,国家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经济发展的利益。

回想一下:那些感染新冠肺炎的老人,他们当年何尝不是自己父母手中的宝贝。倒退几十年,当他们被妇产医院的医生(或接生婆)接到人间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不也是一口一口将他们喂大,然后,他们又开始哺育自己的女子;再然后,他们的女子又开始哺育自己的子女……

人类就是这样一代代传递生命。

经过三十天精心呵护成长起来的参天大树,岂能让他轻易被狂风折断?

呵护生命,远远非止三十天的工作。

2011年7月2日下午,杭州滨江区的白金岸小区,一个2岁女童突然从10楼坠落,楼下31岁的吴菊萍女士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双手接住了孩子。

女孩得救了。

吴菊萍左手臂多处骨折。据专家说,她相当于瞬间接住了一个重达335.4公斤的物体。

呵护生命,是随时随地不应忘却的使命!

2012年5月8日,佳木斯第十九中学校门前。当一群学生准备过马路时,一辆停好的客车突然失控,撞向学生。该校语文教师张丽莉勇扑向前,将车前的学生用力推到一边,随后,车轮从张老师的双腿上碾压了过去。

学生得救了,张老师的双腿没了。

生命再一次得到呵护!

亲人呵护生命三十天,民族呵护生命三千年。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圣人的训导吧?

千千万万个刘智明、吴菊萍、张丽莉,在忠实践行着圣人的训导。

因此,我们的民族才得以生生不息,永不言败!

到了三月下旬以前,双城的通村客车恢复运行了。

在家熬了两个月之后,我再次回到了牡丹江的工作岗位上。

我们经理在××宾馆包了一间餐厅,为在宾馆入住的客人做早餐。自从去年八月我来到公司以后,每天早晨就在宾馆的餐厅吃早餐。疫情爆发后,宾馆的早餐停了。市里将××宾馆作为定点接收隔离人员的宾馆之一,于是,我们公司就负责为这些隔离人员做饭吃。

我回到牡丹江时,本土疫情基本上被消灭了。可是,每天都有从韩国回来的同胞。他们一下飞机就被带到宾馆隔离14天,我们就为他们这一批人服务。

隔离人员时少时多,多的时候六十多人,少的时候不足十人。相应地,我们每天做的三餐份数也都不一样。以前在写字楼上班时,每天中午吃盒饭,没想过盒饭是怎样做出来的。现在每天都做盒饭,也从而了解了许多内幕。

很早以前就知道这样一件事:为了调控物价,保证充足的肉类供应,国家要储备一些冻肉,待市场供应不足时,再将这批肉投放到市场。可是,我从未在超市见过这类储备肉,也一直不知道这种储备肉在哪儿销售。

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做盒饭用的就是这类储备肉。

采购员每天都从市场批发回来大量的冻肉。这肉吃起来当然不香,想来价格一定是比超市卖得要便宜。

后厨有一个女面案,年纪在五十上下。她每天都要蒸大量的花卷。有时,手忙脚乱的,就会有几个花卷掉在地上的事情发生。令我吃惊的是,这面案从地上拾起花卷,不做任何处理,直接放回袋中,下顿就直接装入饭盒中了。看着每天在街上驰骋的送餐车,再想想在家宅着不做饭的那些年青人,还有以前在写字楼上班的自己,就是吃着这些没有卫生保障的食品。

这再次验证了老百姓那句话:眼不见,以为净。

每天最热闹的场面就是装饭装菜的时候。有时一顿饭要装一百多盒饭,两位妇女装饭,我只是扣盒盖也闹个手忙脚乱的。装菜时,每盒要装四样菜,份量不重的勺子握在手中久了也有根筋累得酸酸的。

除了饭口装饭装菜这一阵忙活,零碎小活也不少。有时,早餐前要往一次性塑料杯中盛粥。盛粥、压盖、装箱,这是一套流水作业;按房间号要把煮好的鸡蛋分别放入几个塑料袋中,然后由送餐的服务员统一配送。

一摞餐盒有的是粘连在一起的,要提前将它们分开,这样装饭时才不会耽误时间。有时外面到货(蔬菜、鸡蛋、餐盒等等),我也要推个小车去接应一下。

后厨这边忙完后,我就赶快回到寝室写小说。这时,我每天已经能写2000字了。

为了创作《失落的白桦林》,我收集了大量的素材。

1、研究芭蕾舞剧《天鹅湖》。《天鹅湖》的音乐是由俄罗斯伟大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于1876年写成的。我没有学过音乐专业,对交响乐更是没有研究。但是,为了表现俄罗斯的文化,我决定向自己发起挑战。

我从网上下载了芭蕾舞剧《天鹅湖》的视频,并且重复观看了不下二十次。我要弄清许多单曲的名字,还要弄懂舞曲表现的内容。就这样,为了完成第30章的五千多字,我花费的时间累计不少于300小时。

2、研究圣以撒大教堂。自从读了《巴黎圣母院》以后,我就为雨果对建筑知识的掌握而由衷赞叹。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记录片中看到了位于圣彼得堡的圣以撒大教堂,瞬间被其美仑美奂的内部装饰深深地震撼了。于是,我决定在自己的小说中要像雨果描写巴黎圣母院那样,对圣以撒大教堂作一番详尽的描述。

可是,正像我不懂芭蕾舞一样,我对建筑也没什么专业的研究。上网搜了一番,中文网页对圣以撒大教堂的介绍少之又少。无奈,我只得到俄罗斯网站去找。

那一段时间里,不知是由于网络环境的原因,还是由于电脑的原因,俄罗斯网站时常登陆不上去。有一天,网页终于打开了,我找到了一个详细介绍圣以撒大教堂的网页。

我抓紧时间将该页内容复制了下来。内容很多,我只得制定好计划,每天翻译一点点。结果一万多汉字的内容我持续翻译了三个多月。

3、研究冬宫馆藏。圣彼得堡的冬宫藏有许多世界名家的名画和雕塑。遗憾的是,我从未到过圣彼得堡。换句话说,我即使去了圣彼得堡,进了冬宫,看到了货真价实的艺术品,我的鉴赏水平也不够,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无奈,我只得寻找国外名家对馆藏艺术品的点评,然后留为己用。

4、研究孔庙孔府孔林。为了宣扬中国儒家思想,我决定用大量笔墨介绍曲阜的三孔。好在我2014年的时候到过曲阜,亲身游览了“三孔”,再加上网上介绍“三孔”的资料也很多,所以,这一章节的创作比上面三部分要容易许多。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

到了4月8日,武汉在历经76天的“战疫”后,终于解封了。

武汉胜利了!

中国胜利了!

一批批的援鄂医疗队在出色地完成了各自的使命后,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在这场伟大的斗争中,千万个平凡人在各自的岗位上付出了许多辛勤的汗水。

公安路政部门,坚守在公路出口,设卡劝返,守把住各自家乡的大门;

滴滴司机,穿走在大街小巷,将深夜从岗位上下来的医护人员平安送到宾馆;

外卖小哥,昼夜不歇,将防疫物资和快餐饮品及时送到千家万户;

社区工作人员,日夜守在小区门口,为进出百姓测量体温,严防外来病毒输入;他们为隔离在家的百姓买来米面粮油,保障他们的生活;

机关干部,下沉到机场、车站、码头、小区,确保着每个角落的安全。

在这场“战役”中,爸爸也发了一把光。

一批从俄罗斯归国的同胞被隔离在了维也纳酒店。我们公司承接了酒店的一日三餐。按照与酒店签订的协议,我们负责把盒饭送到每个房间的门口。

我和两位同事也按照酒店管理人员的要求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护目镜,还有那种大尖嘴的N95口罩。我为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现在还在手机里面保存着,算是留个纪念吧。

装备上身后,呼吸顿时变得困难了。酒店的地砖上全是酒精,走起来滑滑的。我们小心翼翼地挪着碎步,提着盒饭,上了楼,按照事先写好的分配清单挨屋发放。有那旅客听见屋外的脚步声就着急了,大概是肚子饿了吧。这时,我们就大声警告他们不要开门,等我们离开后再开门取食。

派送完四个楼层的盒饭后,我们就已经大汗淋漓了,这才不到四十分钟。可以想见,那些曾经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穿着这身防护服,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他们要遭多大的罪。

我倒是很庆幸自己能有这个机会为这些归国的同胞服务一回。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去年的官司,这时我大概也是从俄罗斯归国的一分子,也在酒店被隔离。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你妈起诉我,使我不能出国工作,倒使我少遭了不少罪。

到五月中旬的时候,××宾馆的隔离人员就都已经平安回家了。宾馆也逐步开始接待旅客,恢复正常营业了。可是,新来的领导同我们公司解除了合同关系,他们准备自己经营早餐。

六月的一天,经理找到了我。他说,宾馆同我们谈得很僵,不仅不让我们继续经营早餐,就连疫情期间我们供饭的钱也没有给结。为了捍卫我方的利益,我们现在不能将餐厅的设施和用品搬出去。他安排我每天到宾馆值班,看着点公司的设施和用品。

好在宾馆距离我的寝室很近,出门用不上五分钟就到了。就这样,我每天上午8点到12点,下午2点到5点去宾馆值班。

7月20日,宾馆未经我方许可,就想将部分餐饮设施转为己用。经过一番争执、警方协调、双方磋商,我方又将这些设施夺了回来,然后锁在一个单间内。自此,我就住在宾馆的餐厅里,白天晚上都在那儿守着。

在此期间,我的写作一直没有停止,依旧按照每天2000字的固有进度在进行着。

为了充实作品,我要研究勒拿河,研究勒拿河两岸的柱状岩自然公园。我要详实了解极寒之地奥伊米亚康,了解那里的人们是怎样生活的。我要了解斯大林的一生,研究他为什么会害死那么多的人。我要研究苏联为何解体,要搜集许多相关的资料。我要研究原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的历史,研究它们为何要加入苏联,后来又为何要离开苏联……

经过206天的奋战,到了8月28日,我终于将《失落的白桦林》写完了。

我在晋江文学城等四家网站分别发布了小说,可是并没有引起丝毫反响。

短暂休息了几天后,我又有了新的想法。

我曾经想过要给你写封信。因为想跟你说的话有许多许多,所以竟一直没有动笔。想到有一年没见到你了,本想去你那儿一趟,可是爸爸手头实在太紧,没钱给你买好吃的,又有些难为情。

自从赵本山在小品中说自己想写本《伺候月子》以来,我就有写此书的打算。我想讴歌生命,讴歌父爱母爱,追忆你童年的往事。

在宾馆整日里闲着无聊,于是我决定动笔。

正像本书开篇写的那样,2020年9月9日,我开始创作本书了。

我将小说分成三十章,每一章追忆一天的事情和心情。小说是以意识流的手法创作的。“意识流”作品注重描绘人物意识流动状态重在表现人的下意识、潜意识乃至无意识的内心世界,它不按照客观现实时空顺序或事件发展过程结构作品,而根据意识活动的逻辑、按照意识的流程安排小说的段落,从而使小说的内容与形式相交融。

餐厅的面积有三百多平方米,整日里几乎就我一个人守在那里。靠东墙是一排就地碗柜,原来营业时上面是客人取食的地方。现在,我的行李就放在上面,虽然窄一些,好在四个月的时间我竟没有从上面掉下来过。靠北头就是我的写字台,电脑一打开,我就进入了写作状态,开始追忆自从你降临人世后我所经历的日日夜夜。

许多人在讲述自己人生阅历之丰富的时候,时常会说自己的经历都能写本书。我曾同朋友开玩笑说:“我要写书的话,得写上、下册才能讲完自己的经历。”现在看来,上、下册也满足不了我的讲述愿望了。

《失落的白桦林》基本上将我在俄罗斯的主要经历都浓缩进去了,《伺候月子》又追忆了我的童年时代、求学经历、婚恋经历以及离家出走后的所遭所遇。我计划在第三部书《墙里墙外》中再讲述一下拘留所中的生活。这样一来,三本书就差不多将我的经历总结得差不多了。

我的第四部书命名为《魏晋风流》,打算写魏晋时期那些名士的生活、思想、交往、玄谈等。这需要搜集许多历史素材,而且创作时要用古白话,这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第五部书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名字,故事主线现在心里也没谱。总体来说,我想探讨一下世界上不同种族、不同地域的人们究竟在意识形态方面有什么矛盾,怎样才能化解这些矛盾。这些问题我还没有想通。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想通的话,那时才能构思情节和人物。我期待多了解一些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这样读者在阅读我的作品时既能长知识,也能有兴趣坚持读下去。至于小说什么时候能够动笔,那可就说不准了。

除了这五部书,我还需要将《中华古诗词大荟》的课程录完,这大概需要将近二年的时间。这项任务完成后,我还想编撰一套国学课程,将百家争鸣时期主要流派的思想以及儒家思想从春秋到明代的发展脉络好好梳理一下,然后录成视频课。

以上几项任务如果都能够完成的话,估计我的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

太远的先不说了,还是回到当下吧。

我的这份工作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前途。公司有些类似于皮包公司,没有指定的办公地点,也缺乏系统性的协调指挥,基本上是散兵游勇。爸爸的学历不行,年纪又有些大了,想找一份像样的工作的确有些难。现在又出不了国,真的是把我困在这儿了。没办法,我只好写书,看看有没有火的可能。

手指敲打着键盘,思绪将我带回4055天前。炎热的酷暑,将近三百天的等待,终于看到了那张稚嫩的脸。2009年84日,人类历史上再平凡不过的一天,却成了我人生中一道重要的分水岭。说它重要,就是因为从这天起,我作爸爸了。

作爸爸意味着肩上扛着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当年我一个人在绥芬河工作时,每月挣1600元(2007年以前),活得还是比较轻松的。可是现在不同了,每月挣2000元要给你们寄去1500,活得蛮紧张的。爸爸知道,你们过得也不会轻松。可是,有钱难买少年穷啊!爸爸如果条件好,真的还不忍心让你过苦日子。上天既然这样安排,大概也是有意要磨练你的意志吧!

为了美好的明天,爸爸要沿着竖立的目标走下去。我习惯每天吃两顿饭,早晨买点现成的对付一口,晚上用电饭锅在宾馆焖点米饭,然后再回寝室做个菜。就这样精打细算,日子总要一天天地捱下去。

十月份的时候,我们想了个办法。餐厅经理找来几个朋友,在宾馆门前打个条幅,然后用扩音器高声讨债,并用手机将这个场面录了下来,再发到抖音上。网络的力量果然强大,视频发出去以后,一夜之间,粉丝量暴涨,全国正义人士纷纷支援,有人给宾馆前台打来电话厉声质问。在多方的强大压力下,宾馆领导层终于答应付钱了。

11月24日,在奋战整整四个月后,我终于完成了使命,又重新搬回了寝室。

寝室连个办公的桌子都没有。我只得将笔记本放在床上,坐个小马扎,蜷着腿从事创作。

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世人都不满足于自己的财富,却都满足于自己的智慧。

爸爸也位居在这等庸人之列。

97年毕业到现在23年过去了,爸爸没有赚到多少钱。可是,我却总认为自己的智慧位列中人之上。

你看,公务员那么难考,爸爸能考上,应该算是不笨吧?

爸爸会写诗,会写小说,这种人才应该不是很多吧?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咱家墙上挂的那张条幅上面那首诗:

 

   

 

占地不足半尺宽,几枝绿色俯身看。

终生虽难及天地,偏居一隅情绵绵。

你四岁时,我只要一说“占地”两个字,你就能把这首诗背下来。如果我接着问你:诗是谁写的?你就会骄傲地回答:“爸爸写的!”你总是背得流利,回答得清脆。

早在你还不会说话时,我只要一开口念这首诗,你就会面朝条幅,一面用小手拍打着它,一面盯着上面看,好像认识字似的。

如今你已经读五年级了。现在能背多少首诗了呢?

我小时没人教我背诗,每年只能从课本上学到不超过十首诗。爸爸那时爱听评书,听说梁山有一百单八将就一直想知道他们的姓名和诨号。可是,收音机里只介绍几位主要人物,要想将一百单八将的姓名和诨号收集齐了是办不到的。那时,家里是不给我们买课外书的,互联网更是连影子都没有。

那时有种东西叫“年画”。过年了,即使再穷的人家也要买张画将屋子装饰一下。有的年画画着一对金童玉女,有的年画画着小孩抱着一条大红鲤鱼,有的年画画着手擎寿桃的南极仙翁。总之,题材多种多样,多是寓意吉祥幸福的。

年画分单张的和连载的,上面说的都是单张的,对角线一般不超过60厘米。连载的尺寸可就大了,两张能占一面墙的三分之二。两张连载画通常配有16张图,每张图下面都有一段文字,可谓是图文并茂的一种美术作品。

有一年,东院邻居家买了一张大尺寸的单张年画,上面画的是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这下我如获至宝。我从家里带上纸和笔,到邻居家将这一百单八将的姓名和诨号全都抄了下来,然后暗暗记诵。直到现在,有时闲着无聊,我就在纸上默写这份名单,每次都能写上来九十多人,但是总也写不全。

上高中时,语文老师要求每节课的前五分钟同学轮流到前台演讲。我们班上有个叫马吉军的同学,他总是出口成章,旁征博引。我很羡慕他的才华,于是暗下决心,开始补课。

我从有限的生活费中省出点钱,在校门口的书摊上购买了《唐诗三百首》。那是一本没有注释的书,除了唐诗以外,还编有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我每天都读上一段,虽然不明白具体意思,不过,读的次数多了,多少也理解一些。

从此以后,我学诗词一发不可收拾。

我先后买了小说《水浒传》、《红楼梦》、《中国古代十大词作精品》、《苏东坡诗词文赏析》等书,在记忆力最好的时候,估计我的诗词储备应该是过千首了。

上大学以后,无聊时开始尝试填词。后来又学习写诗。从模仿到独创,从稚嫩到成熟,这一路走来,道路真是坎坷不平。

也许,爸爸在文学创作上是有些天分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四十岁那年,我写了一篇文言文叫《不惑祭》,其中有两句话叫“哀人生之无常,幸无序以多彩。”那时,我还不知道伯特兰·阿瑟·威廉·罗素这个人。后来,我听说罗素(1872-1970,英国哲学家)曾经说过一句名言:“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我分析了一下,我的那句话同罗素的这句话意思有些相似,这不禁令我大吃一惊:难道我也具备哲学家的才华?

1998年我看了一部何家劲主演的电视剧《长风镖局》。看到女主人公胭脂死后,我为她写了一首长诗叫《哀笛》,其中有这样两句:“怎忘林中静,江猿啸晚风。”后来,我在李白的诗作《江夏别宋之悌》中读到了两句诗:“谷鸟吟晴日,江猿啸晚风。”我记得,李白这首诗我从未读过,可是,我怎么竟会同李白吟出同样的五个字来呢?

2002年,我在俄罗斯犹太自治州的比拉干林场工作。这里的地形有些类似于盆地,加上夏季雨水特别多,雨过天晴后,太阳出来这么一照,水汽不能马上散去,于是就形成了一团团的白汽,从远处望起来,就像电视剧《西游记》中天宫的景象一般。这种景致是不可能不催生好作品的:

 

雨后抒怀

 

新雨清天洗苍穹,仙气渺渺雾空濛。

若无心头凡间事,疑是身在仙境中。

几年后,我读了宋代高僧无门慧开的一首诗: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没想到,我在国外写诗时的心境竟与古人暗合。

凭此才华,我相信:自己终有成功的那一天。

为我加油,女儿!

 


编辑点评:
对《第29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