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像狗一样地活着(2)

像狗一样地活着(2)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21-01-12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870  阅读: 6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六当天晚上,我在三妞送给我的那个日记本上写下了第一篇日记:隐没大山,蛰伏山林,如沉默的雷霆,甘当无名英雄,当个好人。通常来说,新员工入职第一天,除了熟悉环境,接着就是岗位培训。“到工地干活都给我老实
 

当天晚上,我在三妞送给我的那个日记本上写下了第一篇日记:隐没大山,蛰伏山林,如沉默的雷霆,甘当无名英雄,当个好人。

通常来说,新员工入职第一天,除了熟悉环境,接着就是岗位培训。“到工地干活都给我老实点,若是调皮捣蛋趁早滚蛋!”此刻,老板正站在工棚前的台阶上训话。

“你们都听清楚了,下面我宣布几条纪律,一是不能偷奸耍滑;二是不准……”他一只手支撑着桌子沿,一只手在挥动着,声音倒是蛮洪亮的,这多少让我们心里还是有些胆怵。当然了,他倒没啥可怕的,怕是怕他身后站着的光头和几个五大三粗、戴金链子,鼻孔喘着粗气的“松狮”。

训完了话,老板让干闺女挎着胳膊站进那辆红色的“宝马”,一溜烟儿走了。接下来是光头的嘴一张一翕:“你们这帮子货们都给我听好喽。老板不在,我就是老大,我咋说你们就咋做,谁要是不服的,趁早滚蛋……”由于这样的教导听得多了,就像打开电视就会听到“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一样,不免让人感到心烦。

于是,我趁着光头转身的时候,偷偷打了一个口径两公分持续一拍半的哈欠,没想到剩下的半拍还没打完的时候,光头就用他那带着韭菜包子味道的唾沫星子在我面前咆哮了起来,言简音赅地说了放出了一炮:“你,给老子站起来!”

听听,多么粗鲁的语言呀!比松狮的“呜呜”的吼声般还怵人。我想,他要是一头松狮倒也并不可怕,狗是相当通人性的,只要你不主动攻击它,除非是一条疯狗。

魔瓶的盖子被这样被打开了。惊恐之中,我直挺挺地站了出来。在光头虎视眈眈中,我们一个个屏住了气偷偷斜着眼打量着他。我听见了自己的气息在骨骼里“格格”地撞击着发出的声音,在鼻腔内摩擦着几欲喷薄而出。

当然,尽管我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但面对光头咄咄逼人的眼晴和晃动的拳头,我与他对峙了一下,还是败下阵了,轻声地承认着自己的错误:“我错了”。这显然是给光头一个台阶,也是给自己的台阶。我不能反抗,抗争只能换来的是更重的处罚。

我被罚站着,光头让我保持立正的姿态,挺胸收腹,双脚并拢,两眼目视前方,双手食指还得紧贴着肥大的裤子中间线上。我两眼噙着委屈的泪花,极力控制着不让它流出来,男儿有泪不轻掸!

这或许是光头故意的。如果不显显他的威风,今后还如何号令三军呢?光头对目视前方的我不理不睬,仍继续着他的婆婆妈妈……有了我的前车之鉴,工友们个个像小学生般认认真真地听着。就是想打哈欠,也都给憋到瓜畦国去了。

 

从鸡叫起床到大晌午头上,我和安子才把水泥卸完,有多少袋没有数,整整两卡车。在扛完最后一袋,瞌睡虫来了,很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了我的大脑。就是金庸的武侠小说里被人吹了迷药一般,打着哈欠昏昏沉沉地爬在水泥垛上睡着了——

捡了块啃净了的骨头扔给土狗,那是泰迪吃剩下了的。但土狗却非常领情,眉眼中全是谢意。它匍匐在地,一寸寸地挪动着前爪,嗅嗅骨头,摇摇尾巴……一闪而过的片段闯入我的梦境。

就在它刚噙着骨头,正围着我的脚跟打转转。突然,一条松狮扑了过来,一口抢走了它的骨头。土狗吓得“嗷嗷”直叫,我伫立着,不知如何是好。

“起来,起来!”安子推了几把总算把我推醒。睁开眼,面前站的不是那条可怜的土狗,而是一张苦瓜似的又黑又板的脸——光头来了。我慌忙爬了起来,双腿并拢,耷拉着头站在光头的面前。

光头睨了我一眼,“啥玩意儿,又是你偷懒。”光头的训斥扬扬顿挫,激愤飞扬。我刚要想说什么,却被光头狠狠踹了一脚也不再吭气了。

“再卸一车水泥,整不完别想着吃饭。”光头大摇大摆地走了。看来光头在底下没有少去研究毛主席那句话:与天半,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我在心里暗自骂他,狗娘养的。

对不起呀!连累你了!我给受牵连的安子诚恳地道了歉。你说这话叫啥?安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是工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我们是工友!这句话突然让我心头一热。在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工友”二字的分量。这是一个只有在这样封闭而严酷的环境中才能产生的称呼。相较于学校里的“同学”,社会上的“朋友”,生意上的“伙伴”,甚至酒桌上的“哥们儿”,这一名词有着更加深厚的含义。

这是打工人独有的称谓,大家同吃同住同训练同劳动同休息同娱乐。生病的时候有人陪着你,受伤的时候有人护着你,跑不动的时候有人拖着拽着你,即便上了战场子弹飞来的时候有人挡着你。这就是工友!

给我的感觉,光头就是梦中的那条抢食的狼狗,仗着身高马大,总与我们过不去。他的眼晴也似乎就没离开过我们。但凡他看到我们停下手中的活喘上一口气,准保会把记工本摔到地上,再恶恨恨地跺了一脚,然后指着我们的鼻子尖吼道:你今天的工钱没了!

在光头的骂骂咧咧中,忍着前心贴后心的饿,我和安子不得不再一次一步三晃地卸起车来。好在“傻子”这个人心肠好,他搁在饭碗又叫了两个人一起帮了我们。若非他们的帮助,或许今天就不可能坐在电脑前敲下这段苦涩的文字。

那天,等我们去食堂的时候,菜已经被抢光了,锅底剩下一点残汤,刚好够我和安子泡饭吃。从这一点来说,我还是比那条土狗幸运一些,至少还有一碗残汤充饥。


编辑点评:
对《像狗一样地活着(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