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闲闲书话 > 元德秀的紫芝眉宇

元德秀的紫芝眉宇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20-12-24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2653  阅读: 276  评论:1条 推荐:4星

“紫芝眉宇”是一个成语,用来称颂人德行高洁。出自《新唐书·卓行传·元德秀》:“元德秀字紫芝,河南河南人。质厚少缘饰房琯每见德秀,都会叹息:‘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房琯是初唐时期有名的
 


“紫芝眉宇”是一个成语,用来称颂人德行高洁。出自《新唐书·卓行传·元德秀》:“元德秀字紫芝,河南河南人。质厚少缘饰……房琯每见德秀,都会叹息:‘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

房琯是初唐时期有名的宰相,让他“见之名利之心都尽”的元紫芝,名德秀,字紫芝,号鲁山,河南(今洛阳)人,是个最高才任鲁山县令的小官吏。这位元德秀有怎样的“眉宇”,能得到房丞相的如此称许呢?我们不妨从《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以及同时代的碑记、诗文中找到答案。

一是为政至诚。

诚,就是不欺,既不欺上瞒下,也不自欺欺人。唐玄宗李隆基沉醉歌舞声乐,曾在东都洛阳五凤楼下举办盛大宴会,要求方圆三百里内县令、刺史都带着文艺节目前来助兴,最后还要对选送来的节目评出优劣,加以赏罚。各州县无不卯足了劲,劳民伤财大搞形象工程,以博玄宗一乐。其中河内太守上场时用大象车辇,载着歌舞伎数百,人、象身上无不披锦怀绣,光鲜亮丽,场面盛大奢华。至鲁山县时,元德秀却只带来了乐工数十人,合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名为《于蔿于》的歌,歌中描绘的还是民间疾苦。玄宗听了为之憬悟,叹道:“这是贤人之言啊!”又说:“河内人有这样的太守,该遭受涂炭了吧。”竟因此罢免了河内太守。

待上以诚,待民也以诚。鲁山县有老虎伤人,人们束手无策。狱中有个强盗提出想要去除虎害以赎自己的罪,元德秀答应了。县吏劝元德秀,不要相信那个强盗的诡计,这是他借口要逃走。如果他逃走了,大人你可要受连累了。元德秀说,已经答应了,就不可负约。即便因此受到连累,责任在我,不会连累大家。第二天,强盗果然扛着死虎回来交差。消息传出后,全县百姓都为县令的诚信而叹赏。

对一个强盗尚讲诚信,元德秀对百姓的诚信可想而知。元德秀以琴治县、与民同乐的故事,还成为“琴台善政”的典故,传颂至今,至今在鲁山县还有怀念他的琴台遗址。

二是为官至廉。

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旧时代的地方官,能做到清廉如水的实在寥寥,而元德秀为官做到的清廉如水的“水”字,还是那种特纯的纯净水。

因为未娶而父母均离世,元德秀守孝一生未娶,所以没有妻妾。在生活中他衣食简单,也不用仆役,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任期满离开鲁山县到陆浑山隐居的时候,所有的财产只有箱子里一匹绢布和一驾牛车。以至在陆浑山隐居时,箪食瓢饮,经常饿肚子。去世后,家无余资,靠朋友的接济,才得以埋葬。

一个县长当到这步田地,真是把清廉二字,守到了极致。以致他的族弟元结在给他写的墓志铭中大哭而叹道:“呜呼元大夫!生五十余年而卒,未尝识妇人而视锦绣,不颂之,何以戒荒淫侈靡之徒也哉?未尝求足而言利、苟词而佞色,不颂之,何以戒贪猥佞猸之徒也哉?未尝主十亩之地、十尺之舍、十岁之童,不颂之何以戒占田千亩、室宇千柱、家童千指之徒也哉?未尝完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食,不颂之何以戒绮纨梁肉之徒也哉……”

三是为人至善。

作为一个地方官,按说有不少俸禄。元德秀为什么过得如此清贫呢?原来,他“所得奉禄,悉衣食人之孤遗者”,就是发的那点工资,除了微薄的已用 ,全都捐给了县里的老弱孤寡了。这是视民如伤,真正把百姓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这样的好官,百姓怎么会不爱戴!

孔子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说孝、悌,是仁善的根本。元德秀可谓把孝悌二字做到了极致。父亲去世的早,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上京参加进士考试时,因为不放心把母亲留在家里,元德秀就用小车推着母亲上京赶考。母亲去世,他结庐墓侧,“食不盐酪,藉无茵席”“刺血画像写佛经”为之守孝。因为自己未娶亲,而父母均离世,元德秀竟然因此一生不娶妻。元德秀的兄长早逝,其子还在襁褓中,元德秀便承担起抚养兄子的责任,至到其娶妻。元德秀恪守孝悌的做法中的一些封建道德内容,现在固然不值得提倡,但其中的精神,是很值得我们敬仰的。

在任期满从鲁山离任后,因爱陆浑佳山水,元德秀便到陆浑山隐居。在清贫的生活中,他“弹琴读书,怡然自得”,直到去世。正如他在自己的归隐歌中唱的那样:“缓步巾车出鲁山,陆浑佳处恣安闲;家无仆妾饥忘爨,自有琴书兴不阑。”

正因为元德秀为政至诚、为官至廉、为人至善,洁守清贫,并怡然自乐,一代名相房琯见到他,才会发出“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的感叹。元德秀的德行,在他生活的时代被推为第一。他去世后,当时文采第一的李华为其撰写墓志铭,书法第一的颜真卿为其书写墓志铭,刻石第一的李阳冰为其刻篆墓志铭,加上元德秀的道德第一,他的墓碑被人称为“四绝碑”,得到了文人士子的极高推崇。直到北宋时,著名文官苏轼还十分想望其风采,发出“恨我不识元鲁山”的感慨。

在元德秀去世后的一千多年里,他不但活在文人士子的笔下,还活在一代又一代百姓的心中。如今在他为官的鲁山县,还有纪念他的琴台;在他隐居的嵩县(唐陆浑县),还有纪念他的元鲁公祠。享受人间香火,历千年荒劫而不废。虽然现在元德秀的墓葬和故居,已随陆浑水库的蓄水,长埋于地下。但他以其高尚的人格、洁净的操守,塑造出的廉吏典范、为官精神,将永驻后人心中!




编辑点评:
对《元德秀的紫芝眉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