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盘扣一生3/10/34

盘扣一生3/10/34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 2020-12-14  分类:长篇  字数:6240  阅读: 14040  评论:0条 推荐:0星

 

 

 

3/10/34

 

 

方继业按陈大柱说的暂时别去华丽制衣厂和梵音寺老店铺那边已经有三个月,等他再次来到梵音寺老店铺的时候已经是这一年的秋天。这一天是礼拜天,厂里三班倒该他轮下午的中班,早上起来洗了衣服,又去锅炉房里跟当白班的张师傅说自己今天有事情,白班就请假不过来了,张师傅说:“你去吧去吧,这白班本来就不是你的班你还跟我请啥子假哦!”

方继业出厂门顺锦江河走一段路,过了新南门大桥再顺着打金街进城,在东大街买了四包点心装进挎包里。等他来到梵音寺老店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半钟。华丽制衣厂不像国营东方红造纸厂那样实行三班倒不间断生产,礼拜天厂里休息不上班,只有各个门市部开门招揽承接顾客订制衣服的生意。方继业进店铺的时候看见赵师傅正在给一位客人量身材定制衣裳,就招呼赵师傅说:“赵师傅好,生意兴隆!”赵师傅忙中偷闲地回他话说:“好好好,好长时间都没有看见你了,你跑哪儿去了,你就不怕我们惦记你?”

方继业不好意思地说:“我没跑哪儿去,我现在在新南门外的国营东方红造纸厂上班,现在在厂里稳定了下来,我想你们这不就过来看您老人家和大家嘛。”他从挎包里拿出那四包点心放在柜台上,对赵师傅说:“我给您买了一包点心放这里啊,我二师兄在吗?”正说着王子华从楼梯上下来,说:“你这小子从旅社里一跑了就几个月不见人影,你死哪儿去了!”

方继业顺手拿起一包点心递给王子华,堵上他的嘴说:“我听人劝吃饱饭,人家陈大柱介绍我去了国营东方红造纸厂,我现在在那儿当工人挺好的!这包是我买你和廖华嫂子买的……”这时候邵姐正好也从天井院里进来,他又给邵姐一包点心,说:“我三师兄呢?”邵姐说:“你二师兄安排他在厂里守厂子,他现在常住在厂里一般不回来。”他说:“那一会我去厂里看他。”方继业看见堂屋门仍然锁着,有些失望地问王子华说:“大师姐咋又不在啊?”邵姐说:“你大师姐一早就出去了,也不晓得去哪儿了,她现在跟我们都很少说话,这日子过得真是糟心……不过,大师姐晓得你早晚要回来看师傅和师娘的,她把钥匙放在柜台原来收钱的那个抽屉里。”邵姐说着拿出钥匙给了他,二师兄王子华和邵姐陪他一起开了堂屋门。

三人进了堂屋,因为外面还有客人,王子华顺手把门关上。方继业看见神龛上供奉的师傅、师娘和杨家长子杨继光的照片和灵位牌,“噗通……”一声跪下,头磕在地板上“咚咚……”作响,嘴里说:“师傅……不孝徒儿继业回来了,只是徒儿不成想到徒儿一时负气出走气到了师傅,酿成不堪后果,徒儿有罪、该死!”他又在地板上磕得“咚咚……”作响。邵姐拉他起来他还犟到不听,二师兄没好气地说他:“都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咋样?你今天就是磕死在这里也不管用!起来吧,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方继业这才起身那一包点心供奉在神龛上,给师傅、师娘和杨家长子杨继光分别上香,又磕了头。

邵姐等方继业做完了这些礼数后对二师兄和方继业说:“你们说话我就出去了。”二师兄王子华对邵姐说:“你去跟廖华说一声,要她去买点菜回来你帮她弄一下,中午我和幺师兄一起到厂子里去陪陪贵元兄弟。”邵姐难为地看了一眼二师兄想说些啥子,王子华说:“哎呀,你去嘛,我们自家兄弟你就不说再说别的啥子了。”

邵姐走后方继业赶紧问二师兄王子华说:“大师姐现在咋个样了?”王子华给他一支烟,然后自己也点上后说:“幸亏人家陈局长帮了大忙哦,终于把她这个事情给按了下来,只是大师姐原来国家干部工作人员的身份遭刷脱了,现在安置在我们华丽制衣厂里做技术员,也幸好有我们华丽制衣厂这个集体合作社性质的小摊摊。你的事情陈局长就悄悄地告诉了我一个人,也真的是难为你了……”方继业说:“不说这些了,只要大师姐没有事情就比啥子都好,那大师姐的那个事情厂里都不晓得嘛?”王子华小声说:“她的档案放在区上的,我倒是没有跟厂里任何人说,就当根本没有发生那些事情一样。只是有人问过我大师姐在报社里干得好好地咋个又回来做衣裳了呢?我就搪塞说人家现在不想做那个了嘛,想接到做他老汉的手艺,又咋个了嘛!”二师兄王子华最后无不感叹地说:“这个陈局长真是个耿直汉子,他当军代表在我们原来的制衣社里就待了那么几年,人家就把那个当成了一个旧情,共产党员要都是像他这样的人该多好啊!我现在远的看不见,我就拿他当我的榜样都够我学一辈子的……”

方继业原本还想去福利院看看薛院长,他想的是看薛院长就等于看望了王副书记,他觉得王副书记和薛院长都是心地善良大好人,也是革命信念最坚定的革命干部,是他们还有像陈大柱这样的共产党解放军解放了成都,给自己这样的劳苦大众带来了社会主义新生活。自己在他们的影响和鼓舞下也参加了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加入了共产党,现在还当上了光荣的工人阶级,就跟二师兄王子华说的那样,“我现在远的看不见,我就拿他(们)当我的榜样都够我学一辈子的。”陪了三师兄王贵元从华丽制衣厂出来,看时间也不早了,因为怕耽误了下午四点接班,他只好想另外抽时间再去福利院了。

 

方继业回到厂里马上换了衣裳往锅炉房跑,半道遇上曾书记,曾书记问他说:“你跑干什么?就跟锅炉房离不开你一样。”他笑着说:“不是锅炉房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锅炉房,我住厂里一个人歇到也没有啥子意思,到锅炉房去跟师傅们在一起热闹,还能学到好多东西呢。” 曾书记也笑了,说:“看来咱部队还真是个大学校,培养出来的小战士个个都不是一般的人。”

曾书记和方继业一同来到锅炉房里,看见锅炉房里焕然一新,晓得这都是这个小战士带头弄的,以后锅炉房里的师傅们也都跟着慢慢养成每周一大扫除,每天自觉维护清洁卫生的习惯,使整个锅炉房都变了模样。曾书记看着墙上挂着的那面“先进班组”锦旗,说:“你们班组现在这个样子才算是有点名副其实了啊。”王师傅接嘴说:“书记,那您的意思是说我们班子以前就名不符实啰?”曾书记也不回避,直接说:“我们当红军那会儿穿的破衣烂衫也能打胜仗,但现在你看我们的解放军整齐划一,那漂亮好看的军装一穿,耀眼的军衔肩章一挂无比威武,我们志愿军在朝鲜前线把美帝国主义打得落花流水,那种感觉就不一样了,你们说是不是?”王师傅得寸进尺地说:“那我们现在名副其实了,今年年底我们还是先进班组吗?”曾书记大笑,说:“你个王大嘴不仅嘴大,你心还大!你们这个只是表象,我还得看你们里子是咋样的呢……”

曾书记走进锅炉房侧面的水处理间里,看着小桌上那些水处理测试器具和仪器,又翻看了一番记录小本,这才满意的点头说:“不错,是有进步,不过还有距离!这个我说了不算,我们党走的是群众路线,你们是不是先进要大家评比的时候说了算,我只是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不要虎头蛇尾三分钟热情。”王师傅说:“曾书记不会的,我们现在不是有了小方嘛,只要有小方给我们带头,我们机修动力车间锅炉房这个先进班组就会永远红旗飘飘,战旗不倒!”不想曾书记转脸给王师傅愤然,说:“王启明啊,我怎么说你呢,现在你是师傅还是小方是师傅啊?就你这觉悟还永远红旗飘飘,战旗不倒!你拉倒吧,这小方他能在你这锅炉房里待一辈子吗?人家就不会像你这样不求进步上进,全靠要别人拉你推你才走,这个不行!小方,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就是你们班组必须人人都要做到自觉争取先进,自愿要求上进,你们必须是表里如一的,是真正的思想上想进步,从心底里感到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做贡献是一种光荣,是我们工人阶级应该自觉自愿做的事情!你是共产党员,你必须给我完成这个任务,你要完不成这个任务你们这个‘先进班组’的旗帜就给我取了……”曾书记气呼呼地走了。

曾书记在锅炉房里这么一弄,叫方继业很尴尬,别的师傅也都怪王师傅多嘴,本来好好的一回事情结果弄成这一样,有的还说:“看来今年年底的先进是没有戏了,先进奖金也泡汤了。”

这件事情在方继业心里闷了好几天,他想来想去都觉得曾书记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就是一个死扣。自己要解开这个死扣,就完不成曾书记和党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同时班组里的师傅们也都会看他是做表面文章,结果是害了大家丢了“先进班组”的旗帜和奖金,这样自己就里外都不是人了。他甚至想这就是曾书记在故意害自己,弄得自己跟班组里的师傅们产生隔阂,要是自己真的解不开这个死扣就没法再在锅炉房里待下去。

 

这一天轮到方继业上深夜班,半夜一点多的时候蒸煮车间放料不用蒸汽,锅炉在平稳运行。来主任巡视走进锅炉房,看见方继业正抱着一本线装书在看,就批评他说你这是违犯劳动纪律,要是忘了看压力表出了事故就是大事故。他跟来主任说,只有这样才是最保险的呢,第一,我看书就不会打瞌睡。第二,我每看三页就去读一次压力表,时间准得很,不信你去查看记录。来主任查看了他写的记录,说:“我还真没看出来那,你写的字倒是蛮好的嘛,你看的什么书呀。”方继业怕来主任没收他借来的书,就将书藏在身后,说:“没……没什么,就一本破书。”来主任说:“有什么啊,不会是你们年轻人不能看的那些坏书吧,还不敢给我看看呀!”他这才把书递给来主任看。来主任一看是《喻世明言》,就说:“你还看三言二拍那,能看懂吗?你知道什么是三言二拍嘛。”

方继业说:“三言就是明代冯梦龙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二拍就是凌蒙初的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来主任惊讶地看他一眼,说:“呵!我还没看出来我们机修动力车间锅炉房里藏着一位小先生呢。不过你上班看书是不对的,特别上深夜班,下不为例啊!”其实,方继业是不好意思跟来主任说在这深夜里自己肚子空空的,饿的心里发慌,只有看书才不会瞌睡。来主任坐下跟他说:“我听人家说曾书记给你布置了一个任务?”他不由得低下头说:“我正烦心这个事情呢。”来主任说:“你咋不想想曾书记为什么要给你布置这个任务?”他说:“我就是没有想明白这个事情。”

来主任起身,说:“我走了,我就说你还是看不懂这本《喻世明言》嘛……”

方继业看着来主任走出锅炉房,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喻世明言》,忽然豁然开朗像是想明白了啥子。《喻世明言》是取材于宋、元、明三代现实生活,题材都跟古代城市生活联系紧密的白话小说,其中不乏涵盖爱情、婚姻和朋友情义等社会百态。对了!朋友情义。方继业想自己现在跟班组里的师傅们除了有一种师徒关系外,更多的还是朋友情义。这种情义用好了是正面的、积极的和自觉自愿的,用不好就是消极的、被动的和不自觉地随大流,而曾书记要的就是一个先进班组的自觉革命性,只有在工人阶级队伍里注入了自觉革命性,这支工人阶级的队伍才是最先进和最革命的

 

一个礼拜后厂里大检修两天,这天检修任务完成后锅炉房班组开会,班长李师傅说:“今天开班组会我也没有啥子要说的,不过小方昨天跟我说他想在班组会上给大家说个事情,那我们现在就听小方要跟我们说些啥子。小方你说吧……”

方继业站起身来说:“各位师傅是这样的,今天我是想利用这个时间给大家做个检讨,因为我来我们班组时间短,不了解大家和我们班组的好多情况,我就自己先入为主了。我自己只注重我们班组的门面,当然,把我们班组的工作场地和环境打扫一下,干净整洁不是不好啊。但是,我自己是没有一点要强迫各位师傅们都要像我一样天天这么做的意思。你们都是老师傅,都有很好的生产技术,不像我初来咋到就想还需要好好地学习进步,跟你们搞好关系,甚至有想要讨好你们的意思,其实我就想跟你们多学一点技术和手艺。你们都可以不理我,不待见我,我都能接受,因为我骗过你们。我跟你们说实话,我之前算是个孤儿,我爸死的很早,后来我娘掉下我改嫁了,我八岁就到成都学徒,当了六年的学徒。我晓得学徒不易,当师傅的养家糊口更不容易,不像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我懂得释菜礼尊师道的道理,我更珍惜给你们大家学徒的机会。我在朝鲜抗美援朝六年,我们一个营523人在上甘岭三个坑道阵地坚守了十七个昼夜,牺牲405人,最终活了下来的只有118人,我有好多很好的战友都牺牲了,或者是被打残了,我还认识一些被俘后回国又不被人理解和谅解志愿军战士。所以,我很多时候都在想我是很幸运的一个战士!我幸运了我该干些啥子?我要不好好地参加我们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我就对不起那些牺牲了和被打残了的战友,我甚至连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都对不起,这是我的真心话。那天曾书记给我下的任务也许我是不能完成的,大家也都听见曾书记说了,他要的是一个人人都要做到自觉争取先进,自愿要求上进和表里如一的先进班组,他要我们工人阶级是自觉自愿地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

这时候王师傅带头拍手鼓掌,并且大声的说:“说得好!我们都听小方的,今后我们在厂子里干啥子都要自觉自愿地搞好生产,把厂里的事情当成自己家的做!”

班长李师傅也说:“小方,你要这么说我们大家都理解了,其实曾书记不是给你一个人下的任务,这是给我们整个班组下的任务,我们坚决完成!大家说我们有没有信心啊……”

“有!坚决有……”整个锅炉房里一片热腾。

(待续)

编辑点评:
对《盘扣一生3/10/3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