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风光游记 > 千尺崖观雪

千尺崖观雪  作者:云上晴天

发表时间: 2020-11-25  分类:风光游记  字数:1512  阅读: 576  评论:0条 推荐:4星

朔风裏挟着阴云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北国,大地魔术般地褪去了斑斓多彩的霓裳,悄无声息换上雍容华贵的冬装,于是浓淡相宜的深黄浅黄褐黄枯黄灰黄就粉墨登场,成了万里河山的主色调。目之所及,木叶纷纷,寒气逼人
 

  朔风裹挟着阴云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北国,大地魔术般地褪去了斑斓多彩的霓裳,悄无声息换上雍容华贵的冬装,于是浓淡相宜的深黄浅黄褐黄枯黄灰黄就粉墨登场,成了万里河山的主色调。目之所及,木叶纷纷,寒气逼人。冬,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降临人间。我怕冷,一向对四季中肃杀的冬天噤若寒蝉。然今年这冬之神更像一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谋略家,打了一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突击战,不来则已,来就来得杀气腾腾,来得势如破竹,来得兵不血刃。瞧,初雪已经伴着西伯利亚的滚滚寒潮,如期而至。我知道,所有的生命都将在这断崖式的大降温中或俯首称臣,或溃不成军,或伏尸百万。这,就是威严而又不可一世无可匹敌的冬的力量。

  小雪后的第三天,有友自湖滨小城来,抖落满车的风雪戛然而止,我搭上车,车又在风雪中绝尘而去,目的地——三县交界碑。

  石头部落就在眼前了,熟悉的石径、静谧的村落、连绵起伏的小山……万籁俱寂,一切都笼罩在茫茫风雪之中。离三县交界碑还有一段路程,我们弃车踏雪而行,风翻卷着雪花灌进袖口领口,霎时,寒意如电流般贯穿全身。此时,我就像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诃德的侍从桑丘,跟着固执无畏的主人去历险,踌躇满志,一路向前。

  我们拾级而上,气喘吁吁地爬上山顶,苍穹仿佛触手可及,放眼四野,看漫天雪花舞姿蹁跹,看亭台楼阁雾雪中若隐若现宛如琼楼玉宇,看曲曲折折的羊肠山道伸向云雾生处,看三县交界碑在冷风中矗立成沉思的哲人……啊!这哪里是平时里憨拙朴实的石头部落,分明是虚无缥缈的世外仙境了。风疾雪骤,高处不胜寒。我平素喜赏春花秋月,惯看草长莺飞,竟不知风雪中的石头部落有这般与众不同的独特神韵,与之朝夕相处浑然不觉,禁不住吟起辛弃疾的《青玉案 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时此刻,真想对着苍茫的天空疾呼:“石头部落,太美了,你是无与伦比的!”

  下了山,骑上我们的坐骑——努西南多,沿着新开辟的石九旅游专线直奔九皋山。天路在北大坡的坡巅上蜿蜒绵亘,风雪载途,人迹罕至,前途未卜。路两边时而壁立千仞,巍峨险峻;时而万丈深渊,目不可测;时而茫茫雪域,广袤无垠,风吹草动,雪卷浪涌。车子风驰电掣,宛如行走在云端之上。不远处就是传说中的千尺崖了,我们开足马力直抵崖顶。脚踏着没膝的荒草,任呼啸的风刮过耳际,撕扯长发;凭狂野的雪扑打身躯,蹂躏脸颊。

  驻立于崖之上,俯瞰崖之下。一时间,眼前的雪涌景象使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一幅壮丽无比的绝美画卷。只见崖下风起雪涌,瞬息万变,幻化莫测,似惊涛拍岸,卷起万堆浪花;又似天崩地坼,山川动摇,魂飞魄散,万劫不复;更似千军万马,横冲直撞,杀声阵阵,振聋发聩。壮哉千尺崖!美哉千尺崖!隔着天堑,隔着云山雾海,此时此刻,我多么想做一只穿越时空永生的鹤,栖息在你的崖头,依偎在你的怀抱,看尽你万千年的悲欢聚散,感受你沉淀在历史长河中的沧海桑田,与你心灵契合,守望相依,生死与共。

  走下千尺崖,登上九皋山顶的凌霄宝殿已是一点钟了,神的笑容就灿然在风雪交加的午后。泥胎神像,安之若素,看人来人去,阅众生万相。殿外风云际会,室内静若止水。我竟突然有所顿悟:心似莲花,何惧浮华?唯有心境澄澈,观山是山,看水是水,世事方可无扰。在漫漫风尘中,放下肩上行囊,心中包袱,待到铅华洗尽,人世无恙,山水亦从容。

  石头部落——千尺崖——九皋山,滚滚尘世中灵魂的摆渡口,仅此一地,愿所有心怀执念的人到此自渡且渡人!


编辑点评:
对《千尺崖观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