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童年囧事

童年囧事  作者:贾丹-Dawn

发表时间: 2020-11-20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5756  阅读: 108  评论:0条 推荐:4星

 

这个十一长假,爱人载着婆婆和小儿开车回老家,为响应学校不建议学生离沪的政策,我和大儿呆在上海。母亲和大哥考虑我和大儿留守上海孤单,就邀请我们到大哥家一起度过十一假期。

难得和父母,哥嫂他们相聚一次,这个十一假期倍感珍贵。起初还担心读幼儿园的儿子和一般大小的爱侄儿一起玩闹会天翻地覆不可开交,殊不知两个小娃一起玩耍一起学习相处的温馨融洽,难舍难分。我呢,持续几个月凌晨2点至4点左右的失眠竟也不治而愈了,嫂子说,我是想家了,睡在母亲旁边一切都踏实安稳了,失眠当然也就不会发生了。

每天和亲人聊聊村里熟悉而又模糊的那些人和事,做顿许久没有机会吃到的团圆饺子,陪伴孩子们打闹玩耍……时间就这样慢节奏的一天天流淌。

那日,和母亲(父亲白天上班),哥嫂闲聊起我们的童年,突然聊到我当年丢过一次的囧事,至今历历在目,想来也是一部很好的教材,让我重回天真烂漫的童年并与大家分享年少无知的教训:

事情发生在我9岁的时候,那年暑假,年长我6岁的大哥刚参加完中考,并以全县第17名的成绩被嵩县一高录取。得知喜讯后,大哥想着这个暑假应该可以放松一下:看看电视,不用学习了。(由于当年母亲要求严格,为了给我们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家里的电视机被母亲收起来放在大姑家发挥作用。)

在一个闷热的上午,只有我和大哥还有我一个发小利在家里,大哥心生一计,问我:丹,你想不想看电视?我当然回答:超级想。大哥就鼓动我到大姑家搬电视,当时我家到大姑家的车费是1元5角(田湖毛庄站---库区南屯村),大哥同意给我3元5角,这样我除了拥有往返车费,还多出5角钱。还帮我分析到了大姑家,大姑肯定还会给我买好吃的,兴许大姑担心我小搬不动电视还会送我回家,这样我就能省一趟回家的车费,净赚2元钱。想想夏日里那些爽甜可口的雪糕,终于有钱可以满足自己的馋嘴巴,还能在自己家看上好看的电视。我欣然答应了大哥。欢快的开始了去往大姑家搬电视的行程。

发小利是天天和我黏在一起的小伙伴,童年的日子里我俩形影不离,去大姑家她也很愿意和我一起,兜里揣着3元5角巨款,还有好朋友陪着,信誓旦旦的想一定能做好这桩大生意。在大哥说他骑自行车载我俩到毛庄车站送我们到客车上时,被我俩一口拒绝,胸有成竹的说着毛庄站我们自己走路去,门儿清。果然,两个小姑娘手拉手一路说说笑笑顺利到达了毛庄车站。

进入车站,我们选择了一辆看上去最干净的中巴客车,走进车里,运气真好,有两个挨着的空座,我靠窗户,利靠走道坐了下来。等了约莫5分钟,客车启动,售票员阿姨开始一个个座位卖票,我手里揣着钱心里练习着待会儿售票员阿姨问我到哪里,我就学着妈妈的样子告诉售票员阿姨我要到库区南屯路口,默默练习了好多遍,没想到售票员阿姨走到我们跟前一刻也没有停留就到其他座位上收钱了。咦,我和利兴奋的嘀咕起来“莫非售票员阿姨以为我们是前边或者左边座位叔叔的小孩,不收我们车票?” 哈哈哈,想着又多了3支雪糕钱,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我俩心照不宣的把头压得更低,生怕售票员阿姨一会儿想起什么来又掉头向我们收钱。兴奋和担心交织在心里七上八下,偷瞄到售票员阿姨已结束售票安稳的坐在位置上,我才小心翼翼的将3元5角巨款重新折了又折塞进兜里,还拍了好几次确认放好。坐在飞驰的客车上,和利商量着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大姑家旁边的小卖部先一人来块雪糕,今天赚了大便宜,看路边呼啸而过的树都好像在对我们欢笑。

车子还在路上飞驰,利提醒我:“大姑家的路口你记得清啊,记得提前叫司机叔叔停车。”我清晰又肯定的回答:“放心吧,我在窗户口看着呢,应该很快我们就该下车了,大姑家下车的路口很明显,我们看到路上方一块高高的锈的已经没有字的标识牌就该下车了。”说完,我更聚精会神的盯着窗外的前方,生怕因错过了路口耽误吃到雪糕的时间。

车子依然在路上飞驰,我和利的肚子都开始不争气的咕咕直叫,利嘴里嘟囔着:“你大姑家也太远了吧,咱俩肚子都饿了还没到。”我也纳闷的说:“应该快到了吧,我以往和妈妈来大姑家感觉很快就下车了呀,今天怎么一直没有看到大姑家的路口,并且感觉以前去大姑家路边没有这么大的河水,也没有见过这么高的山呀……”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声和车窗外越来越陌生的风景,我有点恐慌起来。

莫非,我们坐错车了?利说:“丹,你问问旁边的这位爷爷吧,我看他很慈祥呢,问问他咱们快要下车了没。”我看看走道右边坐着的那位爷爷:穿着干净雪白的衬衫,戴着一顶乳白色的遮阳帽,听着他和旁边座位阿姨交谈,说的还是很好听的普通话,举手投足都不像我们农村的爷爷。我胆小的说:“你问吧利,你挨着过道,问着方便。”利说:“我不知道咋说你姑家的地方,我不敢问。”两个胆小的农村姑娘谁都没有勇气张嘴询问。最后决定,再坐会儿看看吧,兴许一会儿就到了。

车子继续飞驰,忽然在一个路口,车子停下来,售票员阿姨说外面有瀑布,呼吁大家都下去参观,乘客们兴奋的下车看瀑布,我已饿的有点心慌晕车,就和利也跑下车看瀑布,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书本里描述的瀑布,巨大的水流从高高的山顶飞泻而下,能听到水冲下山崖巨大的水浪撞击声。乘客们一个个兴奋极了,交谈着,赞叹着,还有一位拿着一台精致的黑色相机给大家拍照留影。这时我才发现我和利的不伦不类:这些乘客大都穿着考究,这么热的夏天他们竟然穿着我没有见过的网面运动鞋,衣服也都一尘不染,整齐合体,还多数戴着遮阳帽……再看看我和利:我上面穿着一件男款白色小背心,下面穿了一件二姑从洛阳捡回来的红花边小裙子,黑乎乎的脚丫上穿了一双自己剪掉鞋后跟又拿烧红的火铁杵补了许多塑胶条的自制凉拖鞋;利呢,比我好点,穿了一套今年刚买的滑溜溜的冰丝黄色短袖短裤,只是黄色的衣服上已经布满了黑云(污渍),脚上穿了一双和我差不多的经过改造的拖鞋……

等再回到车里,我心中的慌乱越发加剧,一来以往去大姑家的路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瀑布,二来我们两个都饥肠辘辘了还没见到大姑家路口的标志,三来车子里的乘客看上去和我们村里的叔叔婶婶不太一样,都像是大城市来的,我该向谁问路呢?

我和利相互练习了好多次,终于鼓足勇气,我颤颤惊惊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拍了拍利前面座位上的一位叔叔(因为我俩观察了我们座位附近的乘客,就这位叔叔像我们村子里叔叔们的着装)小心翼翼的问:“叔叔,想问一下南屯快到了没有?”这位叔叔惊得一下反问:“你们去哪里的南屯?”我回答:“库区的南屯。”叔叔继续问:“你们上南屯谁家?”我答:“去南屯我大姑家。”叔叔再次问:“你大姑,姑父叫啥?”我回答:“大姑叫扮娃,姑父姓温,叫占杰。”我刚说完,叔叔激动的说:“这俩小闺女,你们坐错车了呀,这车是去白云山的……”说完,叔叔离坐跑到了司机和售票员旁边,说:“咱车上这俩小闺女是去俺村南屯的呀,咋做到这去白云山的车上了。”说完,售票员阿姨也蹭的起身跑过来看看我俩,说“咦,我以为这俩小妞是车上哪个大人带的,就没问她俩售票,原来她们是自己上车的呀,看这咋办……”顿时,一车的乘客都望向了我们,大家嗡嗡的一阵议论。我俩害羞的,不知所措的低着头抠着衣角,至于大家说了些什么,一句也听不见。

车子还在继续行驶,许久,到了车村汽车站,我们问路的那位叔叔下了车,我和利也下了车,远远地看见我们的售票员阿姨和另外一个司机叔叔交待了些什么,然后跑回来跟我和利说:“这俩闺女,你们就坐在站门口的这个大石头上,哪也别去,一会有回嵩县的车了司机会拉你们回去,以后自己坐车可得记着买票啊,看看你俩,丢这么远,家人会不担心,我们这辆车是拉着游客去白云山旅游的呀……”说完,售票员阿姨问和我们一起下车的叔叔:“大哥,你是上哪的,我们急着发车,你要有时间在这看着这俩小妮?”叔叔回答:“你看我背着被子,我是来这里建筑队干活的,这俩妞今天问路真问对人了,我家就是南屯的,我认识她姑父,我先把被子送到工地,给老板说说看中的话先带她们到工地吧,给她们吃点饭再想办法联系家里人……”售票员阿姨连连点头:“那可中,那就交给你了。”说完又交代了一下让我们坐在石头上不许动,阿姨就上了客车离我们越来越远。叔叔肩上扛着被子,歪着头对我俩说:“闺女,你俩在这老等我,我被子送去给老板说下就来领你们。”嘱咐好,叔叔扛着被子也越走越远。

我和利听话的坐在车村站门口的大石头上,天气热的车站的土路要被太阳烤熟。利说:“丹,你看对面有家卖馍的,花5毛钱买俩馍咱先吃吃不饥吧?”我跟利商量“咱先忍忍吧,到我大姑家很近路程都要1元5角车票,咱俩丢这么远,回去我这3元5角钱还不知道能不能坐上车到家呢。” 就这样,我俩忍受着肚子的饥饿,眼巴巴的瞅着叔叔远去的方向,期待着他能快点回来接我们去吃好吃的,两个傻傻的小女孩除了饥饿难忍,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和恐慌。就在我们几次跃跃欲试想要问站里停靠的客车司机能不能送我们回家的时候,叔叔回来接我们了。

我俩毫无疑虑的跟在叔叔后面向工地走去,路越走越远,越走越荒凉:周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果园,路上除了我们连只鸟儿也看不到。越走越觉得心里发慌,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不行,我和利小声商量:“咱们走得慢一点,和叔叔拉开距离,等看到有岔路口,咱俩拔腿就跑。”我俩开始放慢脚步,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等待机会,就在我们看到一个路口准备逃跑的时候,叔叔回过头示意我们快走,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等待下一次机会。不一会儿,一辆蓝皮大汽车从对面呼啸而来,看到我们,竟然一个急刹,从车上跳下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上来就喊我的名字,让我坐汽车,说是和叔叔一个工地干活的,还声称是我表哥,坐汽车回工地更快。叔叔问我认不认识这个哥哥,我忙拨浪鼓的摇头“不认识这人,不要坐他的汽车。”就这样,叔叔训斥了表哥一顿,表哥无奈的上车返回,我和利依然跟着叔叔往工地走去,再没找到逃跑的机会。

终于到达了叔叔干活的工地,表哥果然是和叔叔一个工地的,他先我们到达工地,看到我们,就进厨房端了两大碗面条,先递给我一碗,嘴里还说“我真的是你表哥呀,不是你表哥我会去接你,会先给你端面条吃……”我和利囫囵吞枣的吃着面条,工地上,又是一大群叔叔的围观和七嘴八舌。只听到那些叔叔们说表哥:“你这孩子真是的,对这么小的姑娘开啥玩笑,是你表妹闺女会不认识你……”表哥急的百口莫辩,直问我“我知道你爸妈和你奶奶的名字,我是你奶奶哥哥家的孙子呀,我还去过你家呢……”表哥说的头头是道。见我点头,工地上的叔叔终于相信表哥的话都是真的了。也能理解当表哥听到叔叔给工地老板请示带回来俩孩子时,表哥开车去接我们的急切了。

接下来就是叔叔们想办法联系我的家人了,由于当时我和大姑家都没安装电话,问我和利知不知道村里邻居家的电话号码,我们都一问三不知。叔叔们就先打电话给大姑家邻居,大姑家邻居跑去告诉大姑,大姑又打电话到我同村的表叔家里确认我是不是去大姑家了,经过几番周折,终于确认丢了的两个小女孩就是我们。大姑立即想办法联系正在外面干活的姑父,第二天乘车到车村接我们回家。

清楚的记得见到姑父的场景,姑父到工地上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远远地看到姑父,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飞跑过去抱住他,泪流满面的说着:“姑父,我丢了……”姑父抱起我,摸着我的头:“木事啊乖,不是来接你了,木事,给你吃糖……”

后来,姑父为了感谢工地老板收留我们,为了感谢同村叔叔帮我们找到家人,姑父在工地又帮忙干了两天义务泥瓦匠。我和利就又在工地上多玩了两天,也终于弄明白表哥就是我真真的表哥,真的感谢表哥这几天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睡觉了让我睡他的凉席,吃饭了先给我盛饭,我竟还恶狠狠的怀疑他,让工地的叔叔们训骂表哥。

告别工地的恩人们,姑父领着我们回家,刚下车,看到我和利的亲人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马路两边眼巴巴的瞅着我们回家的方向。可以想象,他们这几天同样是多么的煎熬和担心,妈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可回来了,咱丢了是小事,把利也丢了可让我们咋交代呀。”我下车第一眼找到安排我美差的大哥,朝着他就是狠狠一拳“叫你让我差点回不来了……”大哥依然笑呵呵的看着我,紧紧拉着我的手回家。

幸运的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小,一次危险的经历因为遇到了所有善良才成为今天弥足珍贵的美好回忆。自此,再也不敢坐车逃票,更不敢贪占任何小便宜。

20多年过去了,如今已不再能和姑父、奶奶聊起这些往事,对他们满满的怀念存于心底。

编辑点评:
对《童年囧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