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香草(小小说)

香草(小小说)  作者:侯志涛

发表时间: 2020-11-19  分类:微型小说  字数:3025  阅读: 90  评论:0条 推荐:4星

日头爷在洛河川跳跃着,像顽皮可爱撒欢的小屁孩一纵一纵,香草坐在丈夫的三轮车后面,正沿着南闫路往回赶。早春的暖阳泼洒着清香的气息,舒畅的内心让香草难掩满脸的欢笑。脚边十来只少毛露皮的花鸡,看着让香草心
 

  日头爷在洛河川跳跃着,像顽皮可爱撒欢的小屁孩一纵一纵,香草坐在丈夫的三轮车后面,正沿着南闫路往回赶。早春的暖阳泼洒着清香的气息,舒畅的内心让香草难掩满脸的欢笑。脚边十来只少毛露皮的花鸡,看着让香草心疼,这是她筑梦的开始。


  香草因患有小儿麻痹症,一直坐着轮椅。后来嫁给王沟村腿脚有点跛的丈夫王蛋,也没幻灭她凤凰梦——养鸡。从小母亲爱怜她,春暖花开时,总是买来几只小鸡,毛线团般毛绒绒的小鸡带给她了童年的快乐和欢笑,也让她多了生活的信心与勇气,心里也埋下了“鸡司令”的梦。


  春节后,丈夫王蛋开着三轮车满乡下收破烂,每天累得给死猪般回到家,草草扒拉几口饭菜就爬上床,转眼就听到雷鸣般的打鼾声,香草收拾好碗筷,就想自己的心事。


  这天,春雨绵绵,香草早早起来,做好早饭摆上矮桌,等丈夫睡醒,满面笑容道:“老公,我想跟你商量个事……”香草疼爱地给丈夫夹了一筷子白菜猪肉炖粉条递进他碗里,欲言又止,语气轻缓,动作殷勤。


  “说吧。”丈夫享受着,“嗤嗤溜溜”喝了一口稀饭,津津有味地咀嚼着香腻的白菜。


  “我不要你养我,我要养一群鸡来生蛋挣钱,自食其力。”香草信心满怀。


  “不支持。”丈夫王蛋想都没有想,张口就拒绝。


  “缘由?”在香草意料之中。


  “你跟我都是残疾人,你不要我照顾就烧高香阿弥陀佛了,哪能去侍候鸡?再说,买小鸡的钱呢?”


  “你打工,出了工伤事故,人家不是赔你钱了吗?”这是秃子头上爬虱子,村里人都知道的事,香草一直忍着都没有问过。


  “当年娶你,彩礼花去几千。还剩下一些,已经不多了。这些钱,只能用于我们今后养老治病。”


  “我们都还年轻,得想着用双手创造财富,让钱生钱,就如鸡生蛋,蛋生鸡那样!”


  “不想!我就想这样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丈夫王蛋心吃了秤砣。


  “要不这样,我先借你一千元,等我挣钱了,还你,行吗?”香草恳求。


  “也不行。”王蛋斩钉截铁地不答应。


  香草看着王蛋那刀枪不入的生硬态度,心底泛滥出悲哀来,眼圈立马红润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王蛋装作没有看见,赶紧扒拉着饭,头埋得很低很低。


  香草看软的不行,就早有预谋的开始了行动,碗筷也不洗了,自个儿坐在轮椅上发呆。


  第二天,香草也不做饭,独自一个人坐着发呆。即使丈夫煮好饭,端到她手上也不吃,王蛋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绝食两日,她有气无力目光散淡,头歪斜着耷拉到轮椅扶手上,看着将要闹出人命来。


  俗语说:好男不给女斗,再犟的男人,也犟不过女人的极端行为。


  香草以死抗争迫使王蛋不得不妥协,自己好不容易娶来的媳妇,就这样被传出去,不把人丢死,赶紧用近乎讨好的姿态来弥补当初犯下的过错。他去镇上银行取出一千元,香草让他带着她到农贸市场看看,直奔杀鸡铺,从笼子里“解救”出来二十多只等待屠杀,但是精神抖擞的产蛋鸡。王蛋满脸疑问,香草笑笑胸有成竹说:“我早就打听好了,小鸡风险大,来的慢,这些虽然过了产蛋高峰期,但是我们买回去,只要好好饲养,还是能很快见利的,也算是借鸡生蛋吧。”


  王蛋顿时对香草另眼相待。这就是文章开头的序幕。


  回到家里,香草让王蛋找来家里以前备用的土霉素、大安片等,弄成小片,一只只抱来仔仔细细地喂药,看着香草的专注劲头,王蛋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香草得意洋洋说:“这都归功于在娘家时的功劳。”香草让王蛋在西院大灵枣树下围了鸡圈,喜滋滋看着那些鸡们,脸上洋溢着欢笑。


  真的,第二天就收了十多个鸡蛋,香草脸上挂满了笑容,从黝黑中泛着些许红晕,如粉过一般。香草也勤快起来,精神抖擞着忙绿着……


  三四个月,散养的鸡个个都精神抖擞,还肥壮了很多,香草让王蛋把鸡拉到高村镇上卖了,高出了当初买鸡的钱,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盈利,总体核算下来,盈利的不少,有了第一桶金,香草信心百倍。把所有的资金都又投了进去,买了五六十只鸡。心里美美地想,等攒够钱,自己承包几亩果园,果园下散养着土鸡,自己“咕咕咕”一声令下,鸡们争先恐后的向自己报到……


  然而,冷不防的一场鸡瘟,让香草的好梦破碎,二三日之内好端端的鸡,好像溃退的潮水,一个个东倒西歪着自绝于尘世。


  香草泪眼涟涟,眼睛哭肿,丈夫王蛋也伤心欲绝,哭天无梯哭地无门。


  这时,村里扶贫书记闻讯赶来,仔细查看情况细心地安慰他们,并细致耐心讲解着现在国家正在搞的政策扶贫项目,对农民的政策资金等方方面面的扶持。如果香草还有心养鸡的话,村里组织干部来帮,免疫仔鸡、鸡舍等成本由村里承担。


  如此的扶贫政策和扶贫干部,自然让香草感动和鼓舞,鼓起勇气,并说出了自己的梦想:几亩果园,散养百只鸡群。丈夫王蛋瞪大眼睛都不敢相信,谁时间不长全部得到实现,香草终于圆了她的凤凰梦。


  香草干劲更足了,不仅让丈夫王蛋从镇上收购回来饲料,还大量收购乡邻乡亲们家里的玉米、红薯干、豆粕、花生或芝麻饼等参交成很有营养的饲料。晴好日子,香草轮椅把手上挂个编织袋,转动着车轮,到路旁、荒地边去割野草,或者捡拾菜叶,然后用菜刀剁成碎末,拌上饲料,洒进圈里,逗得鸡群兴奋得打起架来,热闹场景象沙场秋点兵。


  扶贫书记很关注香草的凤凰梦,经常现场视察与指导,用手机拍拍照片,分享到朋友圈,还网上直播推销,绿色纯天然鸡与蛋。


  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袭来,封城封村,雨雪交加,守岗执勤的人,为了大家都坚守在岗位上,春节不能团圆,好多商店饭店都关门歇业。


  这天大雪纷纷,香草推醒熟睡的王蛋:“我煮了一大盆茶叶蛋,赶快起来给村里乡里送去!”


  “你这是发什么魔怔,给他们送鸡蛋?”王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


  “政府对咱们有恩,咱们应该感谢政府。我们应该时刻想着回报社会。”香草说的那么自信和坚定!“对了,再给你报个喜信,扶贫书记把咱们残疾人创业的故事,配上图片,传到了网上,咱们家的鸡和蛋,被一家大量贩相中,有多少要多少,全部包下了!”


编辑点评:
对《香草(小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