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作者:阿木

发表时间: 2020-10-19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1521  阅读: 166  评论:0条 推荐:4星

《诗经》有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见到了心中的恋人、朋友或者知己,那,还有什么不欣喜的呢?
 


翩翩落叶,阻人脚步,不由人不生悲怜之情,然而,生之欢愉,岂可任由他人左右?所谓“境由心造”便是自我贪赏的绝好措辞。

《诗经》有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见到了心中的恋人、朋友或者知己,那,还有什么不欣喜的呢?

当然是欣喜,以至于惟愿这欣喜留下,时光,你走掉就是。世间哪有这两全之法?于是,刹那间,心神寂寥,忍不住“乐极生悲”了,这难得一见的欢愉,如此短暂,接着将是年年绿柳映斜阳的期盼,由此,乍见的欢欣转为离别的伤悲,便顺理成章了。

我想,这大概是古人矫情而有趣的一面吧,只不过,这矫情的背后,却藏着无限的情深。情深在于,你的到来,带给我的惊喜是如此深切!一声问候,一句乡音,一个眼神,就把世间的美好送到眼前来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为欢乐的呢?我们寻常人,在波澜不惊的日子里,突然收获了不经意的温暖和感动,在这深秋的季节里,格外让人幸福和憧憬。

三毛说,其实生活还真是件美好的事,不在于风景多美多壮观,而是在于遇见了谁,被温暖了一下。

是啊,谁不渴望这“被温暖了一下”的美好呢?

当下的我们,紧张拼命,无暇观自然的风景,更无暇理会内心的风景。突然,有一天,你的朋友打来电话,喂,老弟,明天我要去看你!毋庸置疑的口吻,无需多说一个字,我就是要来了,你在家等着好了!

这份难得的欣喜,这种久违的温暖,是见或不见,都早已留在心里的。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身边雨打芭蕉,夜雨滂沱,李商隐却无心欣赏,他脑海中想到的,该是知己相逢的画面吧。

“不辞山路远,踏雪也相过”,春天来了,友人邀请张九龄来家饮酒,张九龄说,即使大雪积厚,也一定前来拜访。

这种温暖便是即便跋涉千里,也要与你相见,哪怕风雨兼程, 也要和你冷暖与共。看来,最美的风景,不在远方,而在心上,即使千里之外,也依然可以安放思念。若有这样的朋友,不辞辛苦为你而来,想想,就足够美好了,况且,懂你的他,真的来了。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此刻,有人与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有人吟“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如此相知,不用承诺,无需对白,全笼在对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了。

  这一世,还祈求什么?此生最美的遇见,莫过于灵魂的相遇,既已遇到,就这样与你共度余下的长情岁月吧。 

2020年10月17日 (朋友来嵩有感)

编辑点评:
对《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