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公主请你看耳痕

公主请你看耳痕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20-10-16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5661  阅读: 10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公主生长在深宫,怎知民间女子痛苦情,王三姐受寒窑一十八载,刘翠屏苦度了一十六春,更有前朝英台女,生生死死爱梁生。这都是父母嫌贫爱富贵,女儿不忘恩爱情,我虽比不得前朝贤良女,救夫我不顾死生,公主也是
 


“公主生长在深宫,怎知民间女子痛苦情,王三姐受寒窑一十八载,刘翠屏苦度了一十六春,更有前朝英台女,生生死死爱梁生。这都是父母嫌贫爱富贵,女儿不忘恩爱情,我虽比不得前朝贤良女,救夫我不顾死生,公主也是闺中女,难道你不念素珍救夫一片心?”这是冯素珍在黄梅戏《女驸马》中的唱段。戏曲中的女驸马和公主新婚之夜露了馅,只能跪在公主面前坦白从宽,即兴那段经典的《我本闺中一钗裙》。整个唱腔节奏越来越快,吐字清晰,柔情似水又听得出冯素贞的坚强、不屈和温婉。“我本闺中一钗裙,公主请看耳环痕……

平日里,我就比较喜欢看戏,也喜欢唱戏,《天仙配》《游龙戏凤》《红楼梦》《孟姜女》《五女拜寿》《何文秀》……都是我的喜爱。喜欢,是因为简洁、独特的唱词;喜欢,更因为戏中久存不衰的爱情!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永恒的话题,也是最珍贵的、让人难以割舍的情感。相比而言,金钱、权利、地位……在伟大的爱情面前总是显得苍白无力和力不从心!

说起酸甜苦辣的爱情故事,数以万计,事事动人。一次饭桌上,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说他有一个远房的爷爷,在爷爷结婚的第二天,妻子让他去小镇打酱油,不想被国民党的官兵当壮丁抓走了,残酷的战争让他再也无法和家人联系,还让他时而失去记忆,时而想起故乡和刚刚结婚才一天的新婚妻子。后来,随着战争的不断推进,他又不得不跟着部队去了台湾。

到了宝岛,已是团长的爷爷在上司的安排下结了婚,并且生有二个儿子。时光如水,转眼间,他在台湾生活了近四十年,他的老伴先他去世了,原本血气方刚的爷爷也到了古稀。

老伴不在了,儿子都成了家,老人唯一的心愿就是想回到山东的老家去看一看他的老房子,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结发爱妻。消息一传出,震惊了媒体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所有的好心人都在为老人未了的心愿努力着,最后,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老人由二个儿子陪着来到故里,踏进他熟悉又陌生的村口时,老人却不知道怎么迈步。这时,路口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学生,学生见到几位在村口徘徊的他乡客,立刻停下车子,关切地询问起来,老人说,“我想找一位名叫绣花的新娘子。”“绣花?我们村子有三个绣花,都曾做过新娘,不过……”孩子迟疑了。

“不过什么?”四十年,老人等的实在太着急了!

“不过,最可怜的是我的奶奶绣花,奶奶结婚第二天,爷爷就被国民党的官兵抓走了,直到今天也没有回来,可我的奶奶还一直在苦苦等着她的丈夫……爷爷一走,就是四十多年……”话音未落,老泪纵横的爷爷早已双膝跪在了孙子的面前……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你说,如此漫长的等待,如此神圣的爱情,是你能用几个形容词或者几句煽情的话就可以表达完整的吗?

文学作品中,像这样荡气回肠的故事自然很多,梁祝感人至深,他们从相识、相知、相爱,到最后因为不能在一起而死于同穴。七仙女在玉皇大帝的怒斥下回到天庭,只能与董永忍痛诀别,两人相爱却无法相聚,也唯有每年的七夕在鹊桥上相见一面。卓文君与司马相如之间的爱情故事世人流传……可是,那些毕竟只是传说,只是故事,而这,就是现实版的爱情,没有任何的虚构,也没有任何的夸张。(作者简介:黄宏宣,男,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上发表作品三千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并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南京江北新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编辑点评:
对《公主请你看耳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