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文艺评论 > 王沂《圣寿寺记》赏析

王沂《圣寿寺记》赏析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20-10-14  分类:文艺评论  字数:21735  阅读: 15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寿圣寺①記》赏析元·王沂原文:道伊阳而西,群山坡陀②蔓延,泉石草木幽隐,穷绝行者,欣欣然而乐乐未已也。哀又随之,凡七十里始得鸣皋,则旷然见其为宽间之土,踌蹰徜徉相顾而喜矣,亦人情倦觌③于其所,以厌
 


《寿圣寺①記》赏析t017cc32ce89a035e6e.jpg

 

元·王沂原文:

道伊阳而西,山坡陀②蔓延,泉石草木幽隐,穷行者,欣欣然而乐乐未已也。哀又随之,凡七十里始得鸣皋,则旷然见其为间之土,踌蹰徜徉相顾而喜矣,亦人情倦觌其所,以而乐得其所未足欤。

鸣皋有寺,曰寿圣行者。至是必少休而适焉,其南则鹤鸣诸山,岑徴君之所从遁也;东引贲浑房次律元紫芝之墓在焉;西眺锦屏之山,列庸附,庶几有隐君子。北俯伊阙而牛僧孺尝辱吏焉。其所谓金沙滩者,名在而迹莫寻,使人慷慨兴起,皆可採而赋也。其背则倚桃山,前带顺阳渠④,烟炊气岚,混隐迭见,几席之上,织文其流,音如鸣弦,秀工竞,皆效左右,故地得其胜,田入之饶,倍扵他壤。故宫得以侈,栋宇㽎㽎,严丽深稳,凡所以奉养之物,莫不皆具,故徒得以集。所谓经者,匦千馀卷得以广阅,故理得以深。是以环伊数百里,以浮图⑦名者,寿圣其甲也。其端兴绪无籍图可考,识钟者,则政和二年1112年)也。金末废扵兵,其徒法者,能悉力以起其废。今院主僧某又治其故而侈之,以余友克哷景兖之命,其事请为记。余谓兴事为难,幸而事兴,而后人不废之尤难。天下之事,莫不皆然,非独浮屠氏也?兹寺之废兴屡矣,年而卒复,其故者是。岂有数然邪,亦其徒之才且智而善殖之也。今夫若弟子之家,士大夫之国,举能若是,则天下之事无不立,其废者无不兴起。而父兄君上可不诏而仰成,而其美可胜道哉。故余既书其事,而复寓其所感焉。

注释:

    ①寿圣寺:位于伊川县鸣皋镇鸣皋村北的顺阳河畔。因其地处鸣皋村北门外,当地人称之为北斗寺或北寺。

    据史料记载,该寺建于盛唐,坐北朝南,建筑自南而北依次为山门、钟楼、鼓楼、舞楼、天王殿、伽蓝殿、大雄宝殿、后宫及僧房等。原有大殿三座九楹,东西两庑各十间,寺院南有两座戏楼,铜狮一对,寺院东为演武场,寺院西侧建有一座关帝庙。寺院盛时占地约二十亩、寺田产约百亩,僧众百余人。清康熙元年间(1662年)海江法师绝业,嵩县知县杨厥美占僧房十一间设立了鸣皋社学。雍正五年(1727年)九月于寿圣寺西北创建财神庙。到清末光绪34年,尚有僧侣百余人,该寺的孟彪曾任当朝御前侍卫;号称豫西大侠的王天纵,也出于该寺。

    民国二年(1913年) 715日夜因连降暴雨,顺阳河大涨,寺院所有建筑灌水倾倒,佛像被冲走,僧众四散逃命,千年古刹成为废墟。

2005年之后,当地信众释慧珍、释慧英等筹款,重建今址。

②坡陀tuó1.山势起伏貌。2.不平坦。

哀: 汉典释义,“爱”。爱护、喜爱。 

):见;想见。

顺阳渠:即顺阳河,古称涓水。发源于宜阳县董王庄乡,经伊川县鸣皋镇注入伊河,全长20公里,流域面积120平方公里

⑤㽎(dǎntán):㽎㽎,室宇深邃貌。

 guǐ):箱子,小匣子

⑦浮图:梵语音译,对佛或佛教徒的称呼,也专指指佛塔、和尚。也作“浮屠”。

⑧疏:这里指分条说明的文字

 

译文:

道路在伊水之阳的西边,(沿途)山坡蔓延起伏,泉水、河石隐藏在幽深的草木之间,想走尽这段路程的人,(因风景优美)心情高兴而快乐不已,喜爱之情又随之而来。大约走了七十里路才到达鸣皋,看到这里地面广大宽阔,徘徊其间,左右看看心情欢喜啊。这是人事烦杂、精神疲倦想见到这样美好的地方,但因为忙碌,精神厌烦而很想得到这样的地方而没有得到满足啊!

鸣皋这里有座寺院,叫做寿圣寺。行路的人到达这里一定会停下来短暂休息一下。它的南面是鹤鸣等山峰,也是唐代岑君岑参隐居的地方;东面到陆浑,有房琯元德秀的坟墓在那里;西面看锦屏山,山峦参差,可能有贤德的人隐居在那里。北面俯瞰伊阙是牛僧孺曾经羞辱同僚的地方。所说的金沙滩,只不过是一个名字存在而遗迹难以寻找,使人心发慨叹,可以作为素材吟诗作赋。寺院背靠桃山,前临顺阳渠,炊烟和山岚雾气不停变幻,不时出现于坐卧之所周围。渠中的水流纹路优美,声音像琴弦鸣奏,工整和秀美相互竞争都出现在身旁。所以此地负有盛名,田产丰饶收入是其他地方的数倍。

所以宫殿能修建得奢华,房舍连片,严整牢固。凡是应该供奉和养育的东西,没有不具备的,所以能汇集一起。所说的经书,用箱子盛放一千多卷能得到许多人的阅读,所以得到的道理就深。因此在伊水周围数百里内,因佛事有名的,寿圣寺是第一个。它的原始建筑规模已无图书可以参阅考证,从寺钟上可以看出是正和二年(1112)。金代末期毁废于兵燹,是寺里的和尚法聪,能全力修复荒废的寺院。当今的寺院住持和尚某某又进行整治,所以显得奢华。于是因为我的朋友克呼景兖的指示,梳理这些事情请我作记。我说道,发起一件事很难,幸好这件事做好了,但是要后人不再毁坏更加困难。天下的事情,都是这样,难道单单是和尚佛事啊?这个寺院的损毁兴盛多次了,经历了一百多年又很快恢复起来,就是这个原因,岂是有什么定数呢?也是这些僧徒的才能和智慧而且善于传承啊!当今就像孩子对于家庭,官员对于国家,像这样举荐贤能,那么天下事没有不能做成的,损毁的没有不能重新兴起的。父兄君王可以不多告诉、诏告而得到成功,而且它的完美说不尽了。所以我既然记述这件事,因而又把感想也寓意其中了。

 

赏析:

这是王沂应寿圣寺住持之请写的一篇记述性文章,文章开首点明地点、路途、沿途风光以及目睹美丽风光时的愉悦心情及其感叹。

接下来详细记述寿圣寺的地理环境——南邻鹤鸣山峰,是岑参隐居之地;东观陆浑戎地,有房琯元德秀阴宅之所;西眺锦屏之山,有贤德的人隐居;北面俯瞰伊阙,想牛僧孺羞辱同僚之掌故。这里依山傍水,名胜环绕,土地富饶;气象万千,久负盛名。

对于现今圣寿寺富丽堂皇,作者既看到了地理条件的优越,又看到了寺僧的积极付出,“其徒法聪者,能悉力以起其废。今院主僧某又治其故而侈之”。于是感慨之情,油然而生——“兴事为难,幸而事兴,而后人不废坏之尤难。天下之事,莫不皆然,非独浮屠氏也?兹寺之废兴屡矣,历百余年而卒复,其故者是。岂有数然邪,亦其徒之才且智而善殖之也。今夫若弟子之于家,士大夫之于国,举能若是,则天下之事无不立,其废者无不兴起。而父兄君上可不诏而仰成,而其美可胜道哉。”洋洋洒洒,步步推进,由事及人,由佛界及世事、及政事,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充分表现了一个封建官吏,锐利的阅世目光和以国为怀的孺子思想。

文章由景入情,触景生情,叙议结合,不愠不火,以理服人。是一篇不错的叙议文章。

此外,从文章描写的方位看,对照现实有一些不明白的感觉:“其南则鹤鸣诸山,岑徴君之所从遁也;东引贲浑房次律元紫芝之墓在焉;西眺锦屏之山,稚列庸附,庶几有隐君子。北俯伊阙而牛僧孺尝辱吏焉。”

鹤鸣山即现在的九皋山,基本处于鸣皋之南,北有伊阙也合乎现在习惯,唯东引贲浑(陆浑)、西眺锦屏方位误差较大。陆浑的历史广义上指的是一片地区,《左传》僖公二十二年记载:“秋,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之后这一片地区是陆浑戎的领地。至西汉置陆浑县属弘农郡。治所在今河南嵩县东北四十余里。这应该是狭义的陆浑。本文中所说的方位,明显是后者。

嵩县古县志记载,“元德秀墓。在陆浑山麓。”“墓。在古城”陆浑山也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所指,汉置陆浑县,治所在今田湖古城村,其时的陆浑山应该指治所以西至西岩山一带的山脉。隋代置南陆浑县,治所在今陆浑镇陆浑村,其时又把今陆浑岭一带叫作陆浑山。但不管汉代、隋代,陆浑都在鸣皋以南。

至于西眺锦屏也是不够准确,锦屏山狭义上指今宜阳县城近郊的一带山脉,即是历史上所说的范围较大,其方位也在鸣皋西北。

当然,一个地区的方位也有一些传统的叫法,不是苛求古人,而是一点辩异罢了。

 

2020.10.14


编辑点评:
对《王沂《圣寿寺记》赏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