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一朵复活的小花,我亲眼所见

一朵复活的小花,我亲眼所见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20-10-14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6817  阅读: 249  评论:0条 推荐:5星

一朵小花复活在寂寞荒凉的路边,是我亲眼所见,照彻心髓,灿烂得像一朵阳光。不论是谁,只要有死后继续开花的心,何须再问季节。
 


 

1

耶稣复活了,复活在圣经里,教徒们相信上帝知道。

一朵极小的花复活了,复活在寂寞的荒凉路边,我亲眼所见。

这花小得象神剪下的指甲,粘附在干枯纤瘦并低矮的茎干上,人们似乎从未关注过它。一次不经意的偶然,我随便瞅了它一眼,本来是无所用心,却顿时感到浑身震颤,米粒一般大小的金黄照彻心髓,灿烂得像一朵辉映大地的阳光。

这是一次最新发现,强大并非来自战火硝烟,而是出自一首由精神酿制的小诗。

这是一种无法估量的价值,告诉人间你我,生命真的可以从头再来。不必相信那些平庸的逻辑,让特有的灵魂,按照独自的方式存在,默默抵达另一个精彩的世界。

不论是谁,只要有死后继续开花的心,何须再问季节。

 

2

我不知道这小花的名字,四处询问,谁也说不明白。多方查阅资料,一无所获。上网搜索,没有结果。显然它不见经传,未入典籍。因为它在死后又一次艳丽绽放,我索性叫它复活花。如此,浩瀚宇宙间,又添一朵花的芳名。

复活花的直径一般只有两毫米左右,金色的花瓣长度不超过一毫米,花心正中有细小的花蕊,一眼看去并不那么清晰,也许它是过于弱小的花朵。我用高倍放大的方式对它进行微距拍摄,总算显出了画面,如果用标准镜头进行常规操作,拍出来的照片可能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经过观察研究,发现复活花的株体是一种纤小的蒿草,主干直径约一毫米,叶小且扁长,六月前后开黄花,七月末花朵陆续凋谢,叶片随即零落,全株枯死,但焦黄的秸秆仍直立不倒。这时,天地酷热,人哈一口气,或是松鼠跑急了,都会引发干枯的复活花起火燃烧。可是,来到九月后,复活花的枯枝上又见花开,静默的时光再赋新篇。

 

3

跋涉一程阳春与清秋,复活花从生来到死,死了又复活。经历过时日更迭,用几分心情漫话世间曾有何人梦想长生不老,声言万岁。岂不知天下生命都有定数,难得复活花青春去了又重回,掠过大地夕阳,饮一捧夜露,轻轻地,握住早晨风来。

九月,这世界,干涸焦枯,复活花站立在马路边,或峻峭的山石旁,隐没在冷秋的萧条中。刚刚复活的灵魂,咀嚼着苍凉,蘸一笔寂寞,为凄苦的时日撰文,作画,背景凋敝得触目惊心,内容饱满,闪烁着光彩。

花重开,淡然中,呈现多少感人细节,于想象之外。跳出纷乱的人世间,开辟一方自己的小天地,虽然非常微不足道,毕竟是独创。一次逆向行动,构思特别简要,精粹绝伦,不说华贵。一纸寻常风韵,未沾染任何陈规陋习。

千万年面向天高地广,无意步入音律平仄。这野生的青春再度摇曳,必然要任其蓬蓬勃勃,挥洒一片悠悠扬扬的景象,用诗意灌溉。

 

4

一枚草芥,因为卑微而力争又一次繁荣昌盛,格外明白晨昏暮霭的深刻含义。不问时间长短,在于恰当地把握。每一次时机都关乎复活花的命运,早凉有利践行意愿,夜寒可孕育希望。每一次日出日落都将从复活花身旁来去,碎小的朵瓣珍藏了蓝天盛意。举头时分,云空有真神,光影被染色,分享一片大世界,装潢自己的小宇宙。触摸天空的穹顶,菩萨有心要让人人平等。

陆陆续续地绽放,迅速嬗变,瘦小的花影生成飞絮,乘着风,去播种新生,实现最佳复活意境。一次神奇的飘扬,纯粹,明朗,恬淡,传出了连本故事,情感的模式被扩大。

秋天是悠闲阅读的季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四野辽阔,全都是好风景,复活花只做美丽的自己。风吹八方,天南地北,随时安身立命。这是十分神圣的举动,以豪迈抛开一世迷离,迎着机遇行进,所有的心情都有画面感。

一本书全面展开,并留下最重要的过程,又一次的微笑,看尽人间冷暖,不说何处是终点。

 

5

熹微缥缈,最后一棵复活花默默倒下。此刻已是春天,早就遍布大地的种子开始发芽。

一声赞叹,光阴荏苒,并不想告别。少言寡语的复活花,装订好一卷关于生命的最新图册,听雨声,与谁共眠。萧萧流年,打碎自己,成全过一枝极其微小的花朵,缘起缘灭,浮生不息,铺陈素意的风骨,途径了多少岁月清幽。这一切,是传奇,绝不是传说,既有各自的容颜,也有群体画面。一种按弱草的方式进行的超越,平易,优雅,崇高,回首时,没有忘记前世所拥有的执着,轻轻地缝补着那些终究可以缝补的遗憾。

虔诚地折下一枝复活花,别在热乎乎的胸口,灵魂从此不再孤单,日月的断面发亮,能感觉到复活花的脉息。相望时,平凡的复活花投入了极不平凡的行动,它安静的思想迸发着柔婉光芒,一幅并不华贵的风景照分分寸寸地刻入了我的内心。


编辑点评:
对《一朵复活的小花,我亲眼所见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