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童年囧事

童年囧事  作者:若水

发表时间: 2020-09-21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4935  阅读: 1089  评论:5条 推荐:5星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年过半百,不再激情洋溢,不再风风火火,更多的是喜欢慢生活,喝茶,品酒,散步,发呆,追忆往事。许多过往已经蒙上岁月的尘埃,变得模模糊糊,甚至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故乡湖畔的阡陌桑田,老家土瓦房上的娃娃松,小屁孩时吃大肉、穿新衣、放鞭炮的美好瞬间,也包括童年时的各种囧,虽历经风吹雨打,却依然象喇叭花一样缠绕着,历历在目,恍如昨天,剪不断,理还乱……

被开除

我的小学生活,可谓是顺风顺水的。当时仅有语文、算术两门课,不是满分就是九十分以上,老师表扬一串一串的,获得的奖状也是一沓一沓。并且是一班之长,带操领队、收发作业、维持秩序、组织活动等,一人之下一班之上,好不威风!不成想得意洋洋之时也有失荆州、走麦城的时候,四年级的我竟被老师开除了!

都是电影惹的祸。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看电影是很奢侈的事情。电影大都是样板戏,顺口溜曰:什么戏?革命戏,沙家浜、红灯记。尽管就那么几部,但却是童年心里的“阿拉丁”。偶尔放映一次电影,往往今晚距十里去和店,明晚距十里到汪庄,既是象追星一样追电影,也是享受东奔西跑热热闹闹的过程。忽一日,有公社的干部在村口说,县城正在放映一部叫《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电影,那孙悟空好生了得,八九七十二变,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绘声绘色,神乎其神!说者无意,小小的听者却垂涎三尺,随后的几天里,满脑子都是孙悟空,梦里还变成了孙悟空,腾云驾雾,打打杀杀……终于忍无可忍,某一天下午,趁着上自习课,让同桌的小宋给家捎信说自己去县城找父亲了,便偷偷溜出教室,从衙里的庄稼地,钻到楼上村的芦苇荡,再从高村趟伊河,象孙悟空一样“飘”进城了。

父亲在文教局工作,见到我一个人一身灰天黑时节来到县城 ,很是诧异。我红着脸说,我就想看电影孙悟空,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学习。我在家里是老幺,父亲自然很疼爱,不但没有骂我,反倒是又给我洗脸,又让我吃馒头,然后象遛狗一样拉着我到隔壁的露天影院看电影了。

孙悟空倒是看了,也激动了、陶醉了、过瘾了,但也惹祸了。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我一路小跑,当满头大汗赶到教室门口时候,我傻眼了,教室的那扇门摘掉了,在铁门搭和锁的牵连下,非常刺眼地斜歪在那里,同学们象钻猫耳洞一样进出教室。我是班长,是我拿着教室的钥匙,是我耽误了大家上课啊!正当我想悄悄溜进教室的时候,老师忽然象一座大山横在我的面前,厉声的呵斥道:“王同学,你自由主义,目无纪律,现在宣布开除你,请马上离开学校!”“我,我,我……”我想道歉和解释,但喉咙里象塞了一块砖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母亲知道我被学校开除了,一脸平静道:“咱家的大黄牛正好没人喂,你就回来当放牛娃吧”“不,决不!我要上学!”“你既然逃学,放牛多自由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时候,我坐到地上,忍不住号啕大哭,自责,悔恨,委屈……

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天没有塌下来。第二天我便又去上学了。原来母亲急匆匆去见了老师,很真诚地道了歉,让老师不要与臭小子一般见识。其实老师也并不想开除我,只是想吓唬吓唬我,让我改邪归正。这一吓不打紧,打那以后,从小学到初中,从高中到大学,我再也没有迟到早退过,更没有旷课逃课的。若干年我参加工作以后,我也是早去晚归,准时守时。孙悟空七十二变,我也从淘气鬼、逃课娃变成了乖乖娃、规矩郎。甚至这件事已经变成一种精神,让我终身受益。

偷东西

与中老年人在一起聊天,大都有偷东西的经历,当然偷的都与吃有关。童年的记忆大抵与一个“饥”字相连,村里还是大集体,靠蒿草、“壮土”积肥滋养的庄稼,矮矮的,细细的,显得营养不良,产量低得可怜,同时还得一年两季向城里人交公粮,真正分到农户家的粮食便少之又少了。委屈了大肚皮,整天象鼓一样咕咕乱响,饿得要命。穷则思变,小孩子的脑子里便想到了偷,准确地讲是去别地儿拿。大凡庄稼地上的绿豆角、豌豆荚、芝麻角、玉米穗、西瓜、红薯、向日葵,树上的苹果、核桃、柿子、桃、李、杏等,无论生熟,只要能吃,便“贼”眼放光芒,想着法儿往嘴里塞。庄稼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不糟蹋,只要是吃而不往家里拿,便不算偷,甚至在收获季节,会憨厚大方地喊小孩子们去吃枣子、柿子之类的,管吃管饱。

也有例外。李奶奶家有一棵叫“国光”的苹果树,结的果实又大又圆,又脆又甜。每每成熟时节,李奶奶就象守卫边防线一样,严防死守。她用枣刺枝把苹果树干严严实实裹了一圈,自己则躺在树下的藤椅上,一把拐杖放在一旁,环顾四周,严阵以待。各路“神仙”都变着法儿接近,无奈李奶奶太厉害,不是怒目圆睁,就是厉声呵斥,甚至高高举起拐杖,“窥视者”都只能落荒而逃,铩羽而归。就不信这个邪!我们五个小伙伴绞尽脑汁,五个人拿出了五个办法,然后集思广益,制定出了“明谈暗攻”的作战方案。我和小宋口才好,就系好红领巾,恭恭敬敬地走到李奶奶的藤椅旁,煞有介事地说老师布置课外作业,让老太太给我们上忆苦思甜课。李奶奶兴致很高,讲到小时候家里穷,七八岁就当童养媳,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担水劈柴干农活,稍有懈怠,便被拳脚相加。说到痛处,她把裤子挽起,让看腿上的一个个疤,泪珠直在眼睛里打转。我们这时候也很配合,用唾沫抹在眼角,作哭泣状。那边的三个小伙伴在我们的掩护下,偷袭进展顺利,他们爬上李奶奶家的一堵墙,用树棍将一枝苹果拉低,把上面的十几个苹果摘的干干净净,然后再拉第二枝。就在这个时候,李奶奶仿佛听到有动静,突然转身站起,吓得小伙伴扑通通跳下了墙头,屁滚尿流逃窜了。这时候我们的“戏”也演好了,便吹着口哨,蹦蹦跳跳跑着与小伙伴汇合了。身后回荡着李奶奶声嘶力竭的骂声:“这群兔崽子!狐狸精!合伙欺负你老祖先……”

有趣也有囧 ,而这两次囧恰恰都与吃无关。一次是偷笔。牛寨离县城十几里,老家人都有逢五逢十去赶大集的习惯。或是粜粮卖鸡蛋,或是买糖购布料,或者干脆没事就去逛大街。那时的县城屁大一块地儿,但在孩子的眼里却是大城市一般;百货楼只有两层,却感觉高耸入云。一群小伙伴从红旗旅社到县人委,从汽车站到电池厂,屁颠屁颠地轧马路。看到邮电局门口人多,便闪进了营业大厅。只见里面有发电报的,有邮粉条的,有寄信的,熙熙攘攘。让我心动甚至是心跳的是门口桌子上的几支蘸笔,专门让人写信用的,木质笔杆磨得光滑圆润,金属笔尖熠熠发光。想到老师就是用这样的笔蘸些红墨水给我们批改作业,什么80分,100分,好中差等,内心向往至极,如果自己有这样的一支笔该多好!念想决定行动,直勾勾盯了好大一会儿,趁着别人不注意,就悄悄把蘸笔装到口袋里,遛着墙根闪了出去。出门之后,一刻也不停,狼奔豕突,直达牛寨。到了家之后,急匆匆从邻居家借来红墨水,就在算术本上密密麻麻写着好中差之类的,仿佛自己就是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老师,自豪满满,惬意极了。就在这个时候,母亲过来了。“笔从哪里来的?”“我在大路上拾的。”“在哪条道路上拾的?”“这这,是……”我脑子一片空白,说不下去了。“是偷来的吧?”母亲追问着。我红着脸,把头低下来。“学会小偷了啊,有本事了!你们弟兄四个,以前还没有人去偷人家东西的,丢不丢人?”我不禁继续低头,只差没有贴到地面上了。当时多么希望有一条地缝,嗖的一下钻进去。“你从哪里拿的,就把它放到那里去!”显然,母亲给了我台阶。利用星期天,我专门跑到县城,乖乖地把蘸笔放在原来的位置上,与偷笔一样,唯恐让别人看到。丢人,自责,羞愧,不舍,五味杂陈。另一次是偷割庄稼。生产队有几头老黄牛,各家各户都分配有割草的任务。孩子们割草,基本先从村周围再到伊河畔,先从空地滩涂再到地垄坟头,挖窟窿打洞,哪里有草去那里。割草的人多了,草却越来越难找了。有一天,跑了好多地方仍然见不到一片青草,内心十分沮丧。忽然看到玉米下的大豆苗绿油油的,便灵机一动,偷偷割起豆苗了,不一会儿就装满了一篮子。正准备凯旋而归,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壮汉,一边跑一边骂,锄头举得老高老高。吓得我拔腿就逃,镰刀和篮子也顾不上要了,粗布衣上还被挂了一个大窟窿。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尬透了!

滚铁环

小时候在农村,没有电脑、电视、芭比娃娃、手机游戏,但似乎能玩的东西更多,往往一根棍、一堆泥、一块石、一张纸,都能翻出新花样。什么跳皮筋、摔泥巴、打“面包”、丢沙包、踢毽子、蹦弹子、踢方格、摸树猴、跳梯田、抓石子、打棒橛、叨鸡……五花八门,丰富多彩,简直可以秒杀许多电子游戏。在众多玩项里,我的最爱是滚铁环 。铁环是用废铁桶下面的的铁圈做的,滚的工具是用一根直铁丝再弯一个U型钩,简单极了。这是父亲因我成绩好奖赏我的,尤其用心地在大环上套了几个小环,滚动的时候哗哗作响,也算是豪华版了。

只从有了铁环,我便视为心肝宝贝。早上睁开眼,就在院子里滚来滚去;上学路上,一直从家滚到学校;课间十分钟,马不停蹄地在操场跑来跑去。有一次放学,我们几个小伙伴相约比赛,看谁能最先把铁环滚到村东头老皂角树树下。一声令下,我先拔头筹,跑在了队伍最前面。飞过溜马沟,穿过豆芽巷,跃到汽路(跑汽车的道路)上,我跑的越来越欢,铁环似乎奏出奔放的音乐,吓飞了路边杨树上的小鸟。得意往往容易忘形,一不留神,那铁环竟脱离了铁丝钩,自己搞起了自由运动,先是在汽路上狂奔,突然左拐到一个小路上,歪歪斜斜,居然跳到了乐丰渠里。我一下子懵了,要知道,乐丰渠里有一汪的活水。时值寒冬腊月,大渠畔的草上已经凝结有晶莹的冰花。怎么办呢?我找来长竹竿,在水里来来回回上上下下探寻,但除了挑到几个枯枝败叶,水上荡起几轮涟漪外,没有一丝铁环的踪迹。难道是水把铁环冲走了吗?我绝望得差点就要流泪了。这时候有一小伙伴出了个馊主意:你可以跳河去捞啊。我眼睛为之一亮,心一横,牙一咬,迅速脱掉布鞋棉裤,扑扑腾腾赤裸下身下河了。首先用脚一段一段地踩,然后用手一遍一遍地摸,二十几分钟以后,终于在水中央找到了心爱的铁环。这时候才感觉到了刺骨的冷,双腿通红,两眼发黑,浑身直打哆嗦。岸上许多小伙伴一直在看热闹,七嘴八舌的,有赞扬的:真勇敢!有讽刺挖苦的:只要铁环不要命,赤肚子下了冰窟窿。我哪顾得上与他们理论,带着双脚上的泥巴就穿上了棉裤,呵了呵双手,便又滚起了铁环,一半为了尽快逃离这尴尬的境地,另一半也为了运动产生热量暖和暖和。

童年是一幅画

鱼塘稻田和青蛙

童年是一首歌

吃苦出力都快乐

童年是一首诗

囧事有趣也励志

编辑点评:
对《童年囧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