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闲闲书话 > 观文天祥书

观文天祥书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20-09-21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1213  阅读: 212  评论:0条 推荐:4星

《后汉书》说:“苏章、种暠、欒巴,牧民之良干。”苏章留下了一个生动的故事:东汉顺帝时,他任冀州刺史,“故人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其知其奸臧。”於是“为设酒肴,陈平生之好甚欢。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
 

《后汉书》说:“苏章、种暠、欒巴,牧民之良干。”苏章留下了一个生动的故事:东汉顺帝时,他任冀州刺史,“故人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其知其奸臧。”於是“为设酒肴,陈平生之好甚欢。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独有二天!’章曰:‘今夕苏儒文与故人饮者,私恩也;明日冀州刺史案事者,公法也。’遂举正其罪;州境肃然。”

到了南宋末年,谢昌元在〈座右自警辞〉中却说,苏章的这个行為是“卖友买直,钓名干进尔。”理由是,“观其一天二天之说,是必巧言令色之鲜仁,而非直、谅、多闻之三益也。然既知之,有平生故旧,适然相逢,只当忠告善道,委曲劝勉,使之悔过迁善,或使之自作进退。”如此,苏章就不是益友,而是损友。可是清河太守自己说了:“我独有二天”,说明他已经知罪,而且以為苏章会包庇自己,“巧言令色”是说不通的。于是就产生了许多疑问,比如怎样才能“使之悔过迁善”?难道就因為周公说过“君子不弛其亲”,就要“使之自作进退”,不追究责任了?

韩愈哀叹,失意就有人反眼不认人,投井下石;苏軾也说过,官员為了争得半年考察过关,虽然是杀人勾当也敢為之,这固然可以说是世风日下,可是就因为是“故人”,要互相包庇,才符合“周、孔垂训,必归之成德”吗?这个“座右自警”是不是给别人看的?

风雨飘摇中的南宋,官员大多像清河太守一样有奸臧的毛病,无奈南宋仍然不得不依靠这些「故人」苦撑下去,也许,这才是文天祥书写本篇,用以安抚笼统的良苦用心。

最终,元军打来了。清人万斯同的《宋季忠义录》载:“(袁)鏞悲愤激烈,约沿海制置使兼知庆元府赵孟传,将作少监谢昌元共御敌。”他们让袁鏞先行,答应自己带兵后继。袁鏞遂奋然独往,而赵孟传、谢昌元已经自作进退“献版图迎降矣”。

全祖望的〈陆字鐤墓碑铭〉也载:“昔德祐之际,谢昌元赞赵孟传诱杀袁进士以卖国。”而袁鏞则表现出了“生则宋臣,死则宋鬼”的气节。文天祥写此文于咸淳九年(一二七三)年六月,离谢昌元投敌不过二年有餘,景炎二年(一二七七),谢昌元六十四岁,元世祖忽必烈“仍命子召昌元入朝”,於是这个南宋“故人”,通过早已投敌的儿子,“奉圣旨,随驾上都”,并留京任官十四年,活到了七十九岁。而这件文天祥书法精妙的书卷则留存至今,不免要令观者為之感慨良多。

原载《人间福报》2020年9月21日


编辑点评:
对《观文天祥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