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圈子

圈子  作者:伊水颂

发表时间: 2020-09-13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531  阅读: 52  评论:0条 推荐:4星

 

  

  自按:本故事纯属虚构。

  夕阳残照,水库边,一年轻男子,紫铜色的皮肤,上下仅着一条裤头,正无力地向水产派出所民警辩解:“你们为啥带我(走)?”“因为你违法捕鱼!”民警同时抖了抖手中的鱼网和地上的一袋鱼。年轻男子还在继续说着。

  “爷爷,那人(光身男子)咋了?”围观的人群中,有个爷孙俩,那孙孙约五、六岁,胖嘟嘟的,小平头,天热,上身短褂,下身裤头。

  “水库是公家的,他(光身男子)在里面撒网结了一个圈子,再把圈子里的鱼逮着,卖钱,把公家的东西装到自己口袋里,违法啊。”爷爷说道,胖嘟嘟的眼皮扑棱扑棱了几下,仍似两个大大的问号。

  路边有个工业区,区里有几个单位,老白是一个单位的头,老白喜欢别人喊他老大、老板,每当听起来,脸上笑眯眯的,受用。

  老白常反对的事是:搞圈子。大会小会强调过几遍,要求职工团结奋进。

  这天,老白把几个肯在一起的人叫到办公室里,示意关上门。“大家有啥(事)没?说一下,”老白边说边看着几个人。

  其他人你一回,我一报,说完了自己手下的事。

  老白很忙,平日里,见首不见尾,对单位的一举一动,却能掌控自如,很神通。

  老白说:“单位这次这个活,谁干都是干,你们有合适的人干也行,贵点便宜点要分寸好,但质量必须干好,”

  “铛铛”有人敲门,进来了几个民工,老白看了眼,话没停:“我们  刚才学习的文件,大家要认真领会啊”

  “是这样,白X长,俺们上次在咱这干了点活,请您签个字,”民工弯着腰,笑着脸,递过条子。

  “哈哈”低声浅笑:“老乡,财务报批有制度呀,主管人先签,再到我这,”老白顺手把条子滑了过去。

  民工看了看其余的几个人,走到一人身边:“x科长,你主管的,你签一下吧,这点工资,跑了几回啦,”语气中似有祈求。

  “那,那这样吧,你们先回,你看,正开着会研究事情呢?随后鉴”x科长说。

  “那,好吧,”满是无耐而又斯文地说:“您们先开会,我们出去了。”

  “哐铛”带上门的声音。

  “那活,自己人干,也别出质量问题,谁出事谁负责!”老白见门关上后,话又回到了正题:“大家管好自已的事,不要让产生闲话,”忽然又提醒到:“明天,(领导)班子会上,你们几个意见要注意统一,”看了下时间“谁还有啥没?”,大家或摇头或说没了,稍停,“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到那个地方吃点吧。”“分开去啊!”x科长加了句。

  第二天,班子会,老白先发言,说的是:号召全单位同志认真学习政策精神,做好人民公仆,团结一致,廉洁奉公,紧跟党走,永葆革命不褪色。真挚动情,字字千钧。接着,各职能部门,依次发言,毕。主持人说到:“下面讨论基建事宜,关于我单位职工中心的改造问题”,“啊唉,这儿我先插一句,”老白说“关于职工中心改造这个问题,大家有赞同的有不赞同的。赞同的说,这件事有利,能够改善职工们的文化生活;不赞同的,说其弊,都知道,咱单位财务紧张。今天,借这个会,大家再好好议议。”主持人:“现在自由发言”,一时,大家畅所欲言,归纳起来还是不外呼那两种观点。当x科长,和接下来的几位再发表意见后,不赞同的人中,好象有些成了明白人了,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表示思想通了,赞同改造,而还有一些却也三缄其口。主持人看在眼里,开口说道:“现在举手表决!”。最后,没一点毛病,全体通过。而后,会议又安排了几件具体事:×科长着手职工中心改造事宜;李科长负责卫生达标问题;马科长负责单位的几间门面房问题。

  x科长负责职工中心改造项目,也属水到渠成,因为他主管这方面工作。而社会上有几个小工头,不知从哪里很早就听说了这事,神乎,知道这事一定是x科长主管的,也想干这活,于是呼,各人做各人的攻关工作,每次见面,话里话外,给人的印象,那是比亲人还亲。只不过,×科长,这次内心已定。x科长久耕职场,手下自有一套人马甲,平曰里,隔三差五轮点活,倒也滋润。这件事上,当天会议结束后不久,他就给甲打了一阵电活,两人笑谈甚欢。其结果,是甲顺利接得这活,各工头也没谁说什么。很快,老远就能看到,职工中心的上空升起了一面不大的小旗,迎着风呼啦啦作响,地面上,人影来来回回,开工了,忙的不亦乐呼。

  李科长正匆匆忙忙地拿着一叠材料去盖章。 负责卫生达标的李科长,这几天是真忙,由于验收期限将至,而手头工作,光要补的表册就还有一大堆,他拿起电话,将工作一一分解,安排下去,办公室人员,人人有事,包括他这个主任科长也不能闲着,非常时期,特殊措施,下了死任务。届时,若没差错,只要各人的任务放在一块拼接下,就象用积木拼装图形一样,事情就完成了。但他,心中还是很有担心的,各人所造表册或写材料时,涉及的日期时间是否会乱,不能破绽百出。他必须时刻操心,一是职责使然,二是他也清楚,就他这个位置,好几个人在眼瞪着呢,他更清楚,只要他不犯原则性错误,这位置还是比较牢靠的。他也曾试着,进圈子看看,但几次后也就作罢了。圈子里面一如网格,纵横交错,就算他是根绳子,一质地是否一样?二这绳子向哪里攀?向左?向右?没人引导,终会挤占他人空间,李科长忽然明白,里面本没有自己的位置。

  马科长,四方脸,外表威猛高大,不苟言笑,自律操守,职工中的传说很正派,这也是职工们心中还燃着的点滴希望。×科长几次领命来请马科长,与老板共进晚餐,都被他以各种借口推辞,一度,单位里甚传老马“不识抬举”,这事若不是老白出面平息,说这是莫须有的,让大家不要轻信谣言,传的还会更远。马科长,这次领命的门面房问题确也棘手。

  由于某种原因,单位在城里有几间门面房,一间大的,一二百平,几间小的,每间二、三十平,分别租赁给几户人家。按说,租赁户各人做名人的生意,应也相安无事,但偏偏遇到的是李四,就是那间大房子的租赁者。坊间传说,李四本是一个贪得无厌、蝇蝇暗道之人,他有几狠:对自己狠,穿着长年看似很旧,少换新衣服;心狠,我要走的路,好象只准我一个人走;出手狠,整天鼓捣事,为达目的,金钱开路,却又练就的嘴不严,不用一阵,大家都知道他在这××身上化了多了、那xx身上发了多少。李四心中主意要把傍边那几间房子占了,就走起暗道撵其他人。好吧,即使你成功了,恐怕手中也得抓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当枪用用了,一个人走不完天下的路。李四这心思也有遇见麻烦的时候,因为关于那几小间门面房又有新的传说,说的是,圈子中出来的消息,圈里有人的亲戚看中了这几间房,有形有色的,很难说其假。反正,现在单位让马科长来办这事了。

  马科长呢?对这事也有耳闻,他特意敲开老白的办公室:“白x长,我去收房子,理由咋说呢?”

  “啊……,”思考状:“就说上面文件精神!把那几间小的收回来。”

  “他们会不会问,大的为啥不收回?要看文件咋办?”

  “这就看你了!”老白底头看起了报低。

  马科长退了出来,有时,直白并不是简单。

  马科长不得不先和商户见见面。商户们也猜到早晚要面见的。因而,商户们直奔主题:“马科长,先不说别的,你看,合同还不到期!”很明显,合同理由之后,后面还有其他要说,一件一件慢慢说。马科长知道,说事情一要占理,二不能硬来,法治社会。直观告诉他,这件事单位违规。只有再汇报了。

  职工中心正在紧锣密鼓地改造着,用了一种材料,数目较大,甲特向×科长汇报,×科长看着购物价格表,抬手将单价100元改为200元,发现甲的目光有点犹豫,“嘿嘿,还不相信我?”x科长说。

  李科长站在办公桌前,高举双臂,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终于赶在时间节点前完成了任务,想想,只等上面来验收了,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那笑容有点勉强。

  马科长,心中有一百个不情愿,不情愿揽这事,但他是一个原则性强的人,个人服从单位(分配)。几年了, 他很郁闷,曾几次向上级请示动动地方,但上级的答复差别不大:年轻人,要经得起磨练,好好锻练。他不知道,其实单位也以‘不合群’为由,几次想要上级将其调离,但上级似乎是有意又或似忘性大,总之,直到现在,他还稳稳地在这儿,只不过是边缘了点儿,这反儿加重了一种隐隐的担心在单位中的弥漫程度。

  卫生达标验收团来了,本想会是一个非常隆重的场面,当一辆不算大、也不算小、不算新也不算旧的商务车,经过门卫放行,停稳在单位广场后,从中鱼贯而下地走出一小队人,精神,质朴,接地气。一番接洽,是验收团。 一众人来到办公室,单位打开了装的满满的材料柜,验收人员一项一项细细翻阅,偶儿对上几句话。一阵之后,又步行单位内部,返回会议室。在大家似乎还没认准谁是头的时候,只见其中一人,擦了擦眼镜又戴了上:“搞好卫生,利国利民,卫生达标,旨在还人民一个健康的生活场所,但卫生达标不是做表册与文字材料,不是简单地把地面扫干净,那是实实在在的付出,表册和文字应是在这实实在在后的忠实记录。”几句话,使人汗颜,结果便知,诫勉再创。

  针对卫生达标验收,那是立过军令状的,如今这状态,不敢怠慢,单位立即召开了扩大班子会议,批评,检讨都是次要的,当务之急是怎样展开下一步工作?几番商定,拍板:老白组长,副职副组长,下设科长组员若干。先外出考察,再制定具体措施,群策群力,少吃一顿饭,少睡一宿觉,那怕瘦掉一斤肉,下次过关。“散会!”丝丝冲气扑鼻。

  劳动可获得薪酬,国家法律保护。想着家中的诸多用钱地方,怀着对工资的热切期盼,工人们辛苦求作,职工活动中心改造工程完工了,验收、交接,典礼,一派新气象。不几日,一张满是红章与签字的项目结算单,摆上了财务室的桌面,立马它就要变成金钱了,接下,帐一或帐二,更是这单子的落户地。兔子为了生命,多建了一个窝,或给窝多留了一个出口,人们说它狡猾,狡兔三窟。兔子哪里如人呢。

  马科长的门面房问题,进展缓慢;卫生达标验收,几乎从头再来;上一级领导,为这事还做了专门约谈。这般地,季如秋雨连绵。

  这几天,单位突然又抽调了部分职工,停产培训,要求背会若干内容,因为上级部门要到单位进行廉政调查。有了上次的卫生达标之鉴,也为了单位的集体荣誉,这次,单位号召大家:拼,拼一把,背会背熟。

  又是一天的降临,迎着初升的太阳,上班去,路过一木结构建筑,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和几个民工正在忙乎,问之,说:别看这柱子,外表光鲜,里面有蛀虫,快将柱子蛀空了,危险,换了。继续前走,单位就在前方,远眺之,但见:那钢筋混泥建筑群,棱角分明挺拔,庄严神圣。快到办公室时,突然,内急,碎步来到那房门口,刚要进去,“轰、轰、轰”,一群苍蝇飞舞。

  后云:掬一捧清泉与心语,植万碧绿树结眉愁。


编辑点评:
对《圈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