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十序其一

十序其一  作者:沨色幻想

发表时间: 2014-08-07  分类:长篇  字数:7408  阅读: 2759  评论:0条 推荐:0星

 
  
  1
  
  那日的很多情景通通不需提到。
  
  时间地点人物尽可全部带过淡然一笑。
  
  这篇章之首不过是一瞬间的喧嚣。
  
  
  
  “我有事情要宣布,你们把手头的事都停一停!!!”
  
  啪嗒一声巨响!一间闷热小屋的通风口被踹开了,受到撞击后可怜不已的门病怏怏的耷拉在一旁,这篇故事的始作俑者
  
  ——一个表情严肃,气势张扬的男人大步迈入了教室之中,双手掐腰,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站在正中央。
  
  能这么干的人,只有我们的老师——李亮了。
  
  他无视了被惊吓的纠结不已的人们,发表了高分贝的演讲。。
  
  “是这样,我们和新城的合作公司啊,准备把你们这些学生送到那培训几个月,学习一些实际知识,而且这次活动不额外收费,人人可去!当然了!这个是完全自愿的!如果想去的话,需要家长与学生全部同意!“
  
  愣了片刻的我,很快在嘴角洋溢出了难以察觉的微笑。
  
  呵,有趣的事终于来到,往经怎样已不重要,对我而言重要的是,如今这悠闲散漫的生活再不会继续在我身边环绕,我可以毫无顾忌的离开庸俗的现在,跃向充满不解的未来。
  
  第二天,四楼教室。
  
  “都谁和家长说好要去新城的,举手!"
  
  李亮刚进教室,就迫不及待的进行了统计,他那独特的大嗓门总是能让我们立刻放下身边的事情,而将注意力转移到他那。
  
  人们都举起手后,我环视四周,但与我想象的不同,除去一个戴眼镜的家伙外,所有的人都举起了手。
  
  而那个戴眼镜的是谁?我并不记得我在这个教室中见过他,在看着他左思右想许久后我放弃了这无益的思考。
  
  很多事情如今已经无关紧要!看看这室中的人吧,他们即使是嘈杂的议论或无畏的挣扎,又能改变什么呢?不还是要安
  
  静么,他们能做的就只是选择,选择是还是否。
  
  我并没去过旧都之外的地方,即使新城与旧都相邻,我对这邻城却仍然陌生,不过很快这个遗憾就将消去了,这对我来
  
  说是好事情。
  
  我对新城一直存有美好的想象,那里和这破旧的旧都当然是远不可比的,无论怎样那在全国都是个知名的地方。
  
  我开始在心中想象,于心中构建出一个梦幻般的无忧浪漫乡。
  
  出发当天,我轻装上阵,舍弃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
  
  最后整理出的行囊如下:
  
  迷你变形枕头X 1
  
  迷你折叠被 X 1
  
  迷你洗漱用具 X 1
  
  上述物品被我装在一个不大的黑色单肩背包,还有就是我随身带着的东西,如下。
  
  黑色国产手机 X 1
  
  黑金手表 X 1
  
  十字项链 X 1
  
  白银戒指 X 1
  
  这些可爱的东西很久前就一直在我的身旁,以致于我都想不起他们是陪伴了我多久的岁月,去过多少的地方。
  
  以上便是我去新城所准备的全部行当。
  
  我一人进教学楼的时候看见了韩北旷,他和他的母亲一起来的,拿了能压垮我身子的重量,他们一人拎着些东西,看起
  
  来拿着格外吃力,嗬,比起行李轻便的我来说,我们真是相得益彰。
  
  之后我又遇见了生向南,他刚刚和什么人告别,但我并没在意,这家伙天生没有存在感,怨不得我。
  
  他带的东西简单明了,袋子装着生活物,棉被直接身上扛。
  
  有魄力!我对他不由得欣赏。
  
  随着集合时间的临近,人便多了起来,与我在的班级同去的还有另一个班,两班人数一共不超过二十,这还算上了陪同
  
  的两个老师。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家长都来了,女性居多,男性很少,完全没有与学生年龄相仿的人接送,倒是有一个老骥伏枥的爷爷
  
  鹤立鸡群,和他的孙子争起了第一功,精神抖擞并且满面红光的带着笑抱着一个灰色的布包袱,我想,他一定会给他的
  
  孙子带来困扰。
  
  举目四望,这里完全没有哥哥姐姐的模样,不是垂垂老矣的,便是已快入土的,至此,我不由得轻轻叹息。
  
  租用的旅行客车来了的时候,人们一齐进入了其中,纷纷选择了座位,毕竟么,如果能坐着,谁会想要站着。
  
  车里的温度并不能说是恰到好处,所以我打开了临近的窗户,但是就实际而言这一行为并没起到什么作用,只是多了些
  
  空气与风。
  
  我一人独占两座,我坐在里面,行李在外座,因为这车的载客量对我们而言绝对绰绰有余的,所以即使有人浪费着座
  
  位,还是空下了不少地方。
  
  坐在客车上的我已不闻喧嚣,头脑中一片空灵,什么都不去想,像是要寻求依靠似的,将头斜放在窗,侧着就能看到窗
  
  外的风景,此时此刻,我说不上内心的情感是如何。
  
  窗外景物飞逝,我仰望看着天的微扬,上面有着转瞬即逝的嘲弄,还有让我不明所以的微妙。
  
  车的颠簸一刻不停,存在的自我渐渐麻痹,不觉时间悄悄然过去。
  
  震动舒缓,车已停下,我看着窗外的风景,我知道,这已经是新城了,因为我们已经越过那条再清晰不过的分割。
  
  然而我却不觉得两地有何区别,在我看来都是一个模样,这么熟悉的地方,我不知见过多少。
  
  事实就是真实,我见到的这儿仍是与旧都差不多的高楼大厦,呼啸而过的汽车与冷漠漫步的行人,所有的东西都在同样
  
  的一片蓝天下,不分彼此你我。
  
  此时车虽然是停了,但不过是司机打听路而已,但这也让我有机会多看看这边境的模样,车所在的不远处,是一座连接
  
  两城的重要脊梁,这是除去大海外两地唯一的通路,但是现在我却靠不近那里,因为车很快就开了。
  
  之后不过几分钟,就像是要考验人们耐心一样,车再次停在了公路一旁,因为有些人需要处理些不可避免的俗事。
  
  我没有那意思,望着窗外,看他们三三两两走下了车。
  
  除去一些处理问题的,其他的人也大多下了车,站在车旁聊天,张望。
  
  车里唯有的几个人无所事事着,彻底的无所事事着,在我看来,车上车下的两者表现是完全相同的,是去是留,我不觉
  
  得有任何区别,我在这一样能感受到空气的污浊。
  
  处理完俗事的几人回来后,李亮大声吆喝着让在外面聊天的人回到车里,而司机第三次开动了汽车。
  
  这次路程遥遥,我一路望着窗外的景象。
  
  车再次无预兆的停下时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的一支,李亮对我们说,这就是传闻中的女生宿舍了。
  
  “真够可以的。”
  
  我看着眼前那楼群默想道。
  
  我见到的所谓宿舍…根本就是杂乱无章的土著居民楼。
  
  蒙尘的灰色一栋紧接一栋,拥挤异常的连行走都是需要小心翼翼,这却只是为了小小土地能居住更多的人,那么,建筑
  
  师啊,你为何不干脆将此处建成千万丈的摩天大楼?
  
  李亮让男生帮忙拿着女生的行李,而自告奋勇的人早就开始帮着女生拿着行李,
  
  我的行李是被李亮强行赛过来的,因为所有人数我拿的东西最少。
  
  唯一没被安排额外行李的人是生向南,他的小个扛着自己的行李就已经显得很辛苦了,老师自然不能再加重他的负担。
  
  我拎着一大包不知谁的东西上了楼,不过到了不知几楼的门口,那女舍的管理员就不让我们所有男性生物进去了。
  
  这时我想到一个人,如果是他的话绝对是能毫不费力进入其中。
  
  把包都交给她们后,为数众多的闲杂人等下了楼,回到车里等候。
  
  等女生安排好行李回到了车上时,车第四次发动,不久到了另一个所谓的宿舍。
  
  这次是男生宿舍,我们来的宿舍是另一个班级要住的地方,老师说这里只能住三四个人而已,所以男生少的另一个班级
  
  在这住下。
  
  这男生宿舍外面的布景比起所谓的女生宿舍差了些,不过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差别,总归是一样的破旧污浊。
  
  这次我不需要再拿行李了,而女生也不必上去,所以李亮只是吆喝着所有男性生物上楼。
  
  同他们进入楼中,我感到空间的狭小,通风的小窗上积满了黑色的物质,被死死的关闭着,空气因此闷热不已,楼梯上
  
  的灰尘积的老厚,本就狭窄的楼梯还被放了各种各样的箱子,罐子,让行走更加不自由,而且有的楼的楼梯扶手处被绑
  
  着自行车,有的看起来像是几十年不用了,总之,这里的一切都烂透。
  
  事实上,我本来没想进这楼里的,可是如果我留在外面就将大眼瞪小眼的陪着那些个女生,和曾经是女生的女人,还有
  
  一个已经不属于男人范畴的老头子。
  
  我可不想面对这种事情啊,所以我上了楼。
  
  等他们收拾停当后就再次出发前往另一个地方,即是我要住下去的宿舍了。
  
  在见识到了这两个宿舍后,我对即将来到的那个地方已经一点不抱期望,也许更糟呢。
  
  等待中我开始想象那地方,倒还真的描绘出了大致形状。
  
  暗哑的楼群,昏暗的破碎灯柱,低矮不平的茅屋,遍布满地的鬼物…
  
  呵,再差也不过这样。
  
  所以管他呢,我不再去想,脑海的宿舍被我抹去了。
  
  见到第三次的宿舍楼区后并没有让我多惊讶。
  
  这虽然比起前面两处更脏乱,更破旧,飘荡充满着非自然的油腻。
  
  但这又能如何呢,再差也不过这样。
  
  我并不想对这多加描述,只请诸君自由畅想吧。
  
  对外部的设施失望后,我抱着那么些或有或无的微弱期望踏入了楼中。
  
  但就我见到的实际看来,人最好还是不要带有期望的好,因为太过天真的我们心会被伤透。
  
  我该怎么评价我进入的这里,我见到的情况?
  
  只是刚刚开了门,我就闻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味道,那是比十年不扫的厕所还要浓厚的味道,而平心而论,从这地狱之
  
  门散发出的味道可是比那还要浓重几倍以上。
  
  真有他的,这味道我闻所未闻,这是需要多么可怕的化学作用才能散发出这种透彻心扉的味道呢?
  
  我虽然感叹着,但是我的表情变都没变,倒是其他的男生们各个捂着鼻子开始哭天抢地起来。
  
  “妈——我要回家啊!这太可怕了——”
  
  “哦!我的鼻子,哦!我的眼睛!”
  
  “老师我们可以换宿舍吗!!!!!”
  
  “哦哦哦哦!这是非洲吗!”
  
  众人喧闹不已,然而有人自然不会让他们这么嚣张的。
  
  “都老实点!!!以后你们就住这!!!”
  
  弱小的他们很快被李亮镇压了下来,变得老老实实的了。
  
  进去后那味道变得更加浓烈,同时我们也见到了管理宿舍的老大妈,她是这么说的。
  
  “这个宿舍啊,不单单是我们,还有别的人住呦,而且是许多可爱可敬的叔叔呦。不过现在他们都去上班了,晚上他们就
  
  会回来的,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哇!”
  
  去她大爷的叔叔,不过是一群肮脏不已的臭男人罢了,不,他们还有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份,那就是他们都是伟大
  
  的科学家,我在心里呸了一口。
  
  这个所谓的宿舍床位极多,很多的床位都极其的肮脏,被子随便的挤成一团,展开的铺子不是焦黄不已,就是漆黑非
  
  常,呵,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干出这种事啊。
  
  “比你伟大的多的男人。”
  
  听着不由自主浮出的话语,我自嘲的笑笑。
  
  除去非常拥挤的床,其他的地方的水平也是不相上下的,进来的人们每看到一件新奇事物,就要大声喧闹一番。
  
  同时我们还面临一个困境,宿舍大妈说,不知铺子还够不够了,而对此我很是无语。
  
  宿舍大妈放任自流的让我们各自去挑地方。
  
  我是不急啊,我还得好好消化这里的空气,以便更好的适应未来的这里。
  
  然而等我费力消化完成的时候,发现我能见到的地方,已经一个空的床位都没有了。
  
  于是我更加面无表情了。
  
  然而有些事情事情总是喜欢峰回路转,而不论那是好事还是坏事。
  
  亲切的大妈恍然大悟似的,说阳台还有一个床位。
  
  到了阳台,我用蚊子般的目光盯着我见到的地方。
  
  我站在的位置连接着洗漱的地方,那是一条长廊,同时连接的还有这屋子里的一间最大的房。
  
  这的床紧挨着一大片看起来一触即碎的窗户,通过没擦过的窗能模糊看到下面荒凉的景象。
  
  让我有些高兴的是,阳台的味道不那么浓烈。
  
  我今后拥有的地方比起选择了那种上下铺的他们,倒是幸运了。
  
  大妈说阳台在晚上和冬天会很冷,看我带的东西少说要我加被什么的.
  我啊啊的应付,暗自里摇摇头,她殊不知我是最喜欢冷的了。
  
  总之这地方我还算满意,虽然是微薄的满意,但因为我一向对住的地方不在乎,所以即使是在这,我也能安然的住下去。
  
  整个屋子多大呢,我完全没有概念,只知这的布局非常紧凑,以致于我不知道那宿舍大妈究竟是打通了几间屋子,才汇合成这么一个地方。
  
  它局中局,门中门,屋中屋的设计真是让人不得不拍案叫绝。
  
  因为是第一次来这,并不清楚屋里面究竟有多少隔间,以后知道了具体的数量时倒真是让我更感有趣。
  
  这里的此番情景,与在这里发生的种种故事留待以后再讲,现在只需将时间继续拉长。
  
  我们整理好行李,一行人又奔向了我们这次路程的最终地点,哈利路亚集团。
  
  车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开动了,这次路途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一路朦朦胧胧的我快要睡着了。
  
  然而随着李亮义正言辞的一声“下车!!!”,我不由自主的就滚下了车。
  
  此时,辗转多处早已抱怨不已的人们终于有了稍微能活动的时间,因为到哈利路亚集团还有一段需要走着去的路程,而
  又不知从哪冒出了一个陌生面孔,他自我介绍说是哈利路亚集团的,简单来说,他就是个领头羊。
  
  领头羊在前面走着,我们后面跟着,走着的这段路程并不漫长。
  
  到达地点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崭新的建筑,“外壳”闪闪发光,全身上下无一不在反抗着阳光。
  
  它让人眼前一亮的名字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
  
  顶楼处,曾经有某位大天使提着刷子拎着桶,用反光的塑料金刷出了六个大字,哈利路亚天堂。
  
  难以想象这名字是怎么通过提案的。
  
  不过,正是因为发展如此,故事才会有趣呢。
编辑点评:
对《十序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