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专题脚本 > 《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

《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   作者:长歌采薇

发表时间: 2014-02-20  分类:专题脚本  字数:9426  阅读: 5836  评论:12条 推荐:0星

作者:明月居士 长歌采薇
 

 

《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一)
  
    
  嵩县历史悠久,人文积厚。在3009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山川形胜,钟灵毓秀。伏牛、熊耳、外方三大山脉纵横全境,壁立千仞,气象万千,护佑着这片华夏文明的摇篮。流经全域的伊、汝、白三条河流,从历史的源头蜿蜒而来,地跨三域、吐纳百川,上启河洛文明之滥觞,下接十三朝帝都之王气。
  
  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生于斯土,游于斯寰,或歌或吟,在这里体验着进可“治国、平天下“的高昂意气,退可忘情山水,融入桃源的心灵回归,留下了歌咏不尽的不朽诗篇。
  
  最早吟咏嵩县的诗,首推《诗经.小雅》中的《鹤鸣》(叠加字幕):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他山之石,可以为错。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鱼在于渚,或潜在渊。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首诗,从听觉、视觉到心中所思、所感,以神来之笔,勾画出一幅声色并茂,情景交融的绝妙图画。读来令人深受艺术感染,产生无穷兴味。诗尾落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句传世箴言,因而被称为中国哲理诗的鼻祖。使嵩县这个出了有娇氏,生了炎、黄二帝,具有“炎黄子孙外婆家”美誉的地方,理所当然地也成了中国哲理诗的诞生地。
  
  诗中起首用以比兴的九皋,即现今嵩北的九皋山。又称“鸣皋山”。相传殷纣王之子殷蛟,曾在此修炼,被封为“九皋祖师”,后人在此建“祖师庙”以为纪念。姜子牙晚年隐居、修炼于此,秦时即建有“姜公庙”,香火延续至今。历代文人都在诗中写到过九皋山。
  
  天宝三载,即公元744年,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大诗人李白,和小他十一岁的杜甫在东都洛阳相识了。以诗为媒,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很快成了忘年交,并像杜甫在诗中描写的那样:“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共同度过了一段且行且歌、诗酒乐年华的美好时光。期间,他们向东曾抵达开封等地,向南则一直游历到嵩县。在李白的诗中曾三咏九皋山,他在《霜隼下晴皋》一诗中写道:(叠加字幕)
  
  九皋霜气动,翔隼下初晴; 
  风动闲云卷,星驰白草平。
  棱棱方厉疾,肃肃自纵横;
  掠地秋毫迥,投身逸翮轻。
  高墉全失影,逐雀作飞声;
  薄暮寒郊外,悠悠万里晴。
  
  他在《鸣皋歌》中开首写道:“青松来风吹古道,绿萝飞花覆烟草”。结尾又写道:鸣皋微茫在何处,欲卧鸣皋绝世尘。”在另一首《鹤鸣九皋》中,他更是如有神襄,在想象的空间自由翱翔:(叠加字幕)
  
  胎化呈仙质,长鸣在九皋。
  排空散清泪,映日委霜毛。
  万里思寥廊,千山望郁陶。
  香凝光石见,风积韵弥高。
  凤侣攀何及,鸡群思忽劳,
  升天如有应,飞舞出蓬蒿。
  
  李白一生游历过大半个中国,是举世公认的“游仙”,能让李白三咏三叹、思慕神往的地方,秀甲天下自然无需赘言。
  
  清朝诗人·陈相如在《九皋山诗序》中写道:(叠加字幕)
  
  小雅咏鹤鸣,九皋即此山;
  汉儒有目睫,笺释太颛顼。
  沩皋谬作泽,峻岭忽深渊;
  太白惩其误,三歌鸣皋篇。
  
  这首诗描写的就是李白三咏九皋山的故事。
  
  而与李白同游的杜甫,当时虽“诗名未就”,但已是“初露光华”,他在田湖古城村和陆浑先后留下了《房倌墓》、《归河南陆浑庄忆弟》等诗,其中,在《归河南陆浑庄忆弟》一诗中写道:(叠加字幕)
  
  且喜河南定,不问邺城围;
  百战今谁在?三年望汝归。
  故园花自发,春日鸟还飞;
  断绝人烟久,东西消息稀。”
  
  以长于写实的诗风显露了大唐诗圣的潜质。李白的诗超拔俊逸,贵在其风骨,杜甫的诗厚重写实,美在其神韵。两人都以不凡的诗才和博大的襟怀,撑起了唐代诗坛一片“高不可及”的瑰丽天空,更在嵩县以真挚的友情和互耀的光芒,谱写了中国文学史上一段知音同游、文人相重的千古佳话。
  
  与李白、杜甫并称为三大诗人的白居易,生于河南新郑,晚年曾长期居住在洛阳,死后葬于和九皋山仅一望之遥的龙门香山琵琶峰下。白居易生前也多次到过嵩县、吟咏礼赞。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下马闲行伊水头,凉风清景胜春游。何事古今诗句里,不多说著洛阳秋?”在他看来,伊水秋色胜似春色,更认为洛阳的秋色之美全在伊水汤汤、秋风飒飒的嵩县大美山水之间。
  
  白居易诗中写的伊水即伊河,发源于熊耳山南麓的栾川县陶湾镇,流经嵩县、伊川全境,蜿蜒于熊耳山南麓,伏牛山北麓,穿伊阙而入洛阳,东北至偃师注入洛水,与洛水汇合成伊洛河。全长368公里,流域面积6100多平方公里。在世界历史上,伊河、洛河撑起了河洛文化厚重的一翼,“伊洛文明”至今被西方一些历史学家称赞为“东方的两河文明”。伊河源远流长,是一条从幽深岁月中流淌而来的河流,也是一条洒满文明的曙光,承载着历史的厚重和美丽传说的河流。《山海经·中山经》这样描绘伊河:“又西二百里,曰蔓渠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伊水出焉,而东流注入洛 。”北魏文学家、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伊水》中写到:“伊水出南阳鲁阳县西蔓渠山 ……又东北至洛阳县南,北入于洛 。” 据著名典籍《吕氏春秋》、《水经注》和古《嵩县志》的一致记载,百家姓中的“伊”姓就源于伊水,其始祖为生于嵩县的中华第一名相伊尹。“伊姑怀桃诞伊尹”的传说出于伊河之滨,大禹凿龙门,放出五洋江的传说也发生在伊河流域,“伊河秋声”是嵩县历史上著名的“八大景”之一,世界文化遗产“龙门石窟”,更是伫立于伊河之岸的峭壁之上,洞察时光幽微,静静俯瞰着悠悠岁月。
  
  南朝陈徐陵在《新亭送别应令诗》中写道:
  
  风吹临伊水,时驾出河梁; 
  野燎村田黑,江秋岸荻黄。
  隔城闻上鼓,回舟隐去樯;
  神襟爱远别,流睇极清漳。
  
  诗仙李白在《秋夜宿龙门香山寺》中写道:
  
  朝发汝海东,暮栖龙门中。
  水寒夕波急,木落秋山空。
  望极九霄迥,赏幽万壑通。
  目皓沙上月,心清松下风。
  玉斗横网户,银河耿花宫。
  兴在趣方逸,欢余情未终。
  凤驾忆王子,虎溪怀远公。
  桂枝坐萧瑟,棣华不复同。
  流恨寄伊水,盈盈焉可穷。
  
  在大唐,在中国那个以诗歌为国家名片的时代,李白、杜甫、白居易三大诗人都曾在这方山水间徜徉行走,留下了吟咏嵩县的诗篇。他们不仅让这方山水更加底蕴深厚,同时,也以开朗的胸襟,赋予嵩县山水盛唐的高度和气度。
  
  叠加字幕:敬请收看下期:《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二)

 


 
《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二)


  
  (出白云山九龙瀑布下弹古筝实况同期声过度)
  
  嵩县是历代文人雅士流连忘返并归隐终老的地方。明代大诗人王翰在《送黄先生裳归嵩县》一诗中写道:(叠加字幕):
  
  终军怀抱贾生才,深闭衡门久不开;
  鹗荐两从天外下,鹿车今许陇头回。
  陆浑山好明如画,伊水波澄绿似苔;
  西望白云亲舍近,满襟归兴不须哀。
  诗人前面一口气用了“终军请长缨”、“贾谊贬长沙”、“孔融荐祢衡”、“鲍宣与妻鹿车共挽”、“衡门之下,可以栖迟。”5个典故来称赞和安慰就要绝于仕途的黄裳先生,然而仍觉力度不够,最终只能抛出嵩县的大美山水来加以抚慰。足见嵩县山水在当时已经是能让“天涯沦落人”安顿心灵、找到皈依的绝佳去处。
  
  古人说:“有别必怨,有怨必盈。”然而让人奇怪的是,写于嵩县的离别诗,都会有一种怨而不哀的洒脱之气,大约因为这方山水太过峻逸秀美,即便偶然邂逅也能顷刻化解人们胸中的块垒和阴霾吧。
  
  这首诗中同时提到的陆浑、伊水等当时的山水名胜,均为嵩县古八大景之一。嵩县的陆浑,是整个伊洛平原上游的制高点,山川环绕、伊水中流,又得其它七大景的环形拱卫,遂成山水人文大观。除了风光优美,陆浑受世人青睐也是个关乎历史文化的命题——
  
  陆浑襟伊水、望龙门,在《史记》和《山海经》中均有记载。历代文人登临陆浑,在喟叹韶光易逝、人生浮沉的同时,都会有一种无比强烈的心灵归属感,加上历史上,陆浑曾作为国家和郡县的名字出现,“楚庄王问鼎中原”等诸多典故均发生在这里,俯仰沉吟,顿成古今。诗人们游览凭吊,倘不留佳作,何以伸抒风雅襟抱?因此,杜甫在陆浑展开联想:“故园花自发,春日鸟还飞”; 边塞诗人岑参称赞陆浑:“陆浑山下佳可赏,蓬阁闲时日应往。”。“琴台善政”的唐代廉吏元德秀更是对陆浑充满了向往,他在任满离开鲁山时,像飞出樊笼的鸟儿一样,欣喜而忘情地写道:“缓步巾车出鲁山,陆浑佳处恣安闲。”宋朝理学家程颐在陆浑乐游时写道:“归途逐樵歌,落日寒山上”。清朝的姚系在送友人去陆浑时写道:“故人吏为隐,怀此若蓬瀛。”透过这些美丽的诗句,我们不难发现,陆浑之美,不仅在于山水风物大美,更大程度上,是作为诗人们栖息心灵的乐园而存在的。
  
  早在唐朝时,嵩县已经是著名的风景名胜地,不但吸引了达官显贵,也吸引了不少文人雅士。唐朝著名边塞诗人岑参在陆浑建有别墅,这让他在戍边时也魂牵梦萦,他在《巴南道中思陆浑别业》诗中寄托归思:(叠加字幕)
  
  泸水南州远,巴山北客稀;
  岭云缭乱起,溪鹭等闲飞。
  镜里愁衰鬓,舟中换旅衣;
  梦魂知忆处,无夜不先归。
  
  以诗风粗犷(guang)著称的边塞诗人岑参,想到陆浑,一下子就成了柔情男儿。在岑参的其它送别诗中,陆浑也是频频提及的地方,如:《送陈子归陆浑别业》、《郑杜庄下弟归陆浑别业》、《送魏升卿擢第归东都因怀魏校书陆浑乔潭》,这么多次送别,都不约而同地把陆浑当成去向。可见,当时能在陆浑拥有一套房产,不仅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能抖落几多春花秋月的故事,牵出几多阳春白雪的情怀。
  
  初唐著名诗人宋之问深爱陆浑风光,在陆浑也建有别墅,他在《寒食还陆浑别业》一诗中写道 : “洛阳城里花如雪,陆浑山中今始发。”他的《游陆浑南山》一诗,更是盛赞陆浑之美,甚至称这里为世外桃源:(叠加字幕)
  
  晨登歇马岭,遥望伏牛山。
  孤生群峰首,熊熊元气间。
  太和亦崔巍,石扇横闪倏。
  细岭互攒倚,浮山竟奔蹙。
  白云遥入怀,青霭近可掬。
  从寻灵异迹,周顾惬心目。
  晨拂鸟路行,幕投人烟宿。
  梗稻远弥秀,栗芋秋新熟。
  石髓非一岩,药苗乃万族。
  间关踏云雨,缭绕缘水木。
  西山商山芝,南到楚乡行。
  楚竹幽且深,半杂枫香林。
  浩歌清潭曲,寄尔桃源心。
  
  除此之外,他还先后写过《陆浑山庄》、《初到陆浑山庄》等诗。
  
  宋之问是个善于钻营的御用文人,他因媚附于武则天的宠臣张易之而为人所不齿、遭人唾弃。但他描写陆浑美景的诗歌在当时还是颇受称道的。
  
  与“陆浑春晓”并称嵩县八大景的还有:伊水秋声、西岩戴雪、三涂雾雨、七峰叠翠、鹤鸣九皋、曲里温泉和源头活水。一位清朝诗人在《八景诗》中珠串贝连般地将这八景连在一起,写道:(叠加字幕):
  
  伊水秋声向洛游,西岩戴雪几千秋;
  三涂雾雨依然在,七峰叠翠总未休。
  陆浑春晓迎春绽,九皋爱闻鹤鸣舟;
  喜看曲里温泉水,不知源头活水流。
  
  嵩县八大景,或与历史有缘,或与名人有关。拂去历史的烟尘,你可以伫立伊河水湄,与三涂女深情对望;你可以循着通往京畿王城的车马古道,目送则天女皇的驾辇渐走渐远;你可以到汤王庙里燃上一柱香,然后对华夏第一名相伊尹躬身揖拜;你还可以穿过桃李掩映、瓦舍俨然的村落,在源头活水遗址前闭目遥想朱文公当年徘徊流连的模样。这里的湖光山色,可以寄托思古之幽情。这里的一草一木,无不浸润着岁月的沧桑。
  
  (出学生齐声朗读《观书有感》实况同期声):(字幕叠加):《观书有感》 朱熹
  
  半亩方塘一鉴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首因被收录到初中课本而广为人知的古诗,写的是嵩县的八大景中的另一处景观——“源头活水”。
  
  据记载:嵩县大坪乡东源头村古时有一眼泉水,水一直源源不断地向外喷涌,四季不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最神奇的是,这股泉水不仅活水有源,而且装盛在器皿里,还能一直不停旋转七天七夜。
  
  除了朱熹的《观书有感》,清朝诗人董铎写的《西岩山》,也语言生动清丽,极富韵致:(叠加字幕):
  
  西岩突出万山头,片片瑶光翠欲流;
  树色苍范高复下,鸟声映带去还留。
  云生几处飞霞彩,月到群巅挂玉钩;
  世事荣枯无有定,山岚爽气斗千秋。
  
  阎庄镇北边,有座山叫作西岩山,又名思远山。其山突兀 ,于四围平坦土塬中拔地攒起,倚天壁立,秀绝中原。据光绪版《嵩县志》记载:“ 唐武后幸此建乘凉阁、射雁台、避暑楼”。可见,一代女皇武则天对此山是无比钟爱的。相传古时候,站在伊河滩,遥望西岩山,四季都能看到山顶上白雪皑皑,闪闪发光。这就是“西岩戴雪”的来历。
  
  叠加字幕:敬请收看下期:《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三)


  
《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三)
  
  (出音乐)
  
  在歌咏八大景的诗中,清康熙进士、御史张汉在《月搓集》中录有一首《曲里山行》:(叠加字幕)
  
  搜奇选胜厌平川,起陡群峰竞邈然;
  旗引棘牵人小住,车增石让马难前。
  云封野寺僧疑鹤,涧引汤泉气作烟;
  笑语陆浑山县长,芝眉好在远峰巅。
  
  清朝官吏张秉乾写的《浴温泉》一诗也非常值得玩味。这首诗,既是一首咏景抒情、格物言志的“劝廉诗”,也可以看作是诗人专为“曲里温泉”创作的免费广告。(叠加字幕)
  
  斜日渡伊水,野航驾一叶。
  近崖惊鸬鹚,飞飞就河歇。
  鸣皋多白云。田湖紫烟结。
  数里入翠微,竹树径幽折。
  山下多出泉,温泉更莹沏。
  俗吏惭形秽,精神思澡雪。
  浴罢乘凉风,归途见明月。
  
  在今陆浑水库大坝东约一华里处的山坳里 , 有一天然温泉 , 四季汩汩喷涌,热气蒸腾。在此沐浴 , 可治疗类风湿、皮肤病等。据说,昔商王成汤访聘伊尹于有莘之野, 曾在这里沐浴多日 , 故名 “汤池 ” 。此处冈峦夹抱 , 林木葱郁,清静幽雅。如今已成为远近游客疗养、休息、旅游的理想胜地。
  
  在嵩县,被历代文人吟咏较多,与嵩县八大景同样知名,但未被列入八大景之列的名胜,当数“伊尹祠”和“两程故里”。
  
  伊尹祠位于陆浑风景区南岸,今纸房乡的龙头村,传为商相伊尹的出生地。《帝王世纪》中记载:伊尹生于空桑,以伊水为姓。汤任以国政。当地有汤王泉,三聘台遗址。明永乐十三年,河南道礼部尚书胡滢曾拜谒伊尹祠,目睹毁于兵戕的祠堂,深为感伤,立“题伊尹祠诗碑”一方。碑文序中写到:“诸峰环翠,一水莹清,祠下吐纳清虚,为圣人之区”。继题诗云:
  
  (叠加字幕)
  
  伊母怀妊非凡色,一宵忽梦令逃厄;
  侵晨亟往东方行,十里回首水洋溢。
  俄然身化为空桑,枝叶交加盈涧侧;
  有莘氏女采桑来,独见婴儿心感恻。
  携归乳哺渐宁罄,长大贤明躬稼穑;
  成汤革命顺天人,宵旰求贤询治策。
  殷勤新野聘师儒,壮志幡然尽忠赤;
  致君尧舜慰黎元,伊训轲书垂典则。
  嗣王不惠阿衡心,奉处桐宫守陵陌;
  三年怨艾能自新,冕服只迎成令辟。
  始终匡辅纳嘉酋,拜手彤庭尽忠职;
  有商基业自兹隆,国祚绵绵延六百。
  功勋不让皋夔俦,烨烨芳名昭简册;
  我来涧畔重感伤,庙貌多年毁兵革。
  叮咛守土军民官,速剪荆桧除瓦砾;
  复兴祠宇神奠安,五谷丰登时不减。
  岂惟一邑为群生,亿万斯年存古迹。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嵩县知县郭宏俊到此拜谒,见祠堂荒废不堪,亦写诗感叹道:(叠加字幕)
  
  元圣遗踪何处求,屏开锦绣封荒丘;
  劫灰犹剩颓垣尽,断碣空存石藓稠。
  涧底桑枯迷蔓草,山前土赤绕寒流;
  欣逢尧舜君民日,丹叶黄花纪胜游。
  
  清成化年间,御史李兴路过伊尹祠,题诗一首:(叠加字幕)
  
  好风吹涧阿,微雨润松萝;
  花落吹涧淡,猿啼客况多。
  巍名勒翠石,祠宇瞰清波;
  欲问耕萃事,须从此处过。
  
  元圣伊尹,不仅辅汤灭夏,功彪千秋,而且以厨圣和汤药始祖等诸多显名,被后人历代尊奉。但因其几易其志,曾在夏、汤之间摇摆不定,以及放逐太甲的“逆上”行为,亦为历代统治者所讳,致使千百年来其祠堂破败、香火寥落。
  
  两程故里,是理学创始人程颢、程颐两兄弟晚年传道讲学的地方。程颢(1032--1085年)字伯淳,号明道先生。程颐(1033—1107年)字正叔,号伊川先生。二人同为中国北宋时期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宋明理学的奠基人,他们合创的理学,内容博大精深,涉及自然科学、政治、社会、佛教、人生哲学等诸多方面,是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两程的“天理论”哲学,丰富了中国古代哲学的辩证思想,作为中华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融入中华民族的精神和伦理道德体系之中,在当今中国、乃至世界思想、文化发展史上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程颢、程颐生于其父亲就任的湖北黄陂县,后长期在洛阳、嵩县一带讲学。程颐创办“鸣皋书院”,晚年定居在田湖程村。明英宗天顺六年(1462年),英宗钦定程村为“两程故里”。清康熙皇帝为两程亲书“学达性天”,清德宗皇帝赐匾“伊洛渊源”,慈禧太后赐匾“希宗颜孟”。中国成语故事中的“程门立雪”、“如坐春风”等典故,均出自这里。
  
  明朝的李斌,在秋日向晚时路过两程故里,留诗三首:
  
  第一首诗写道:(叠加字幕)
  
  先贤故里一相过,千载词人仰太和;
  秋日彩云藏圣迹,夕阳伊水浩烟波。
  格心垂世无忝变,变法殃民事若何;
  申甫发祥何处事,道源原自起河洛。
  
  他的第二首诗写道:(叠加字幕)
  
  伊水嵩峰隐旧庐,二程曾向此中居;
  一门正学传天下,千载高风仰故墟。
  漠漠陇云笼古柏,溶溶烟月照台除;
  久怀已慊登临兴,腊雪年来尚有余。
  
  他的第三首诗又写道:(叠加字幕)
  
  吾道几千载,渊源仰二程;
  题名知彦博,言性陋荀卿。
  日落丰碑古,秋风老树清;
  试瞻遗像处,百拜切衷情。
  
  这不是对先贤的溢美与恭维,而是中肯的评价和发自内心的仰止。
  
  嵩州多形胜,千秋著华章。两程辞世七百多年后,一位不知名的外地人,在大雨滂沱中无意走进了当时已经被定为河南省一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两程故里”,看到庭训犹在、碑刻林立、古柏森然,油然而吟:(叠加字幕)
  
  春来携友过陆浑,云封九皋雨纷纷。
  前川花柳错牵衣,源头活水吟招魂。
  颓墙败壁无遗容,唯见古柏聆庭训。
  为教君王识一字,惹得天下说到今。
  山中野老相问讯,浪说前朝立雪人。
  
  (出音乐)
  
  漫说历朝兴废事,诗词文章接古今。这就是嵩县山水和人文景观所带给历代文人的超越时空、荡涤心灵的历史体验。在嵩县这方山川大美、物华天宝的大地上,俯仰之间,你无意中就能踩到尘封的秦砖汉瓦,感触到被无数文人骚客千秋讴咏、已经湮没在岁月风雨背后的那种悠悠情怀,它们就像“两程故里”中“诚敬门”上日渐剥落的朱漆丹饰一样,只隔着一段恍惚的光阴,走进去,你便完成了一次从现实到历史宿命的穿越。
  
  (音乐止)

编辑点评:
对《《话说嵩县》之:诗话嵩县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