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作者:zf110

发表时间: 2014-01-14  分类:  字数:1542  阅读: 2807  评论:0条 推荐:4星

   刘明玉站了大约十分钟,他看见疆娃儿的妈妈周婶牵着他从屋里出来朝这边走。又看见疆娃儿正盯视自己眨巴眼睛,不由一阵心慌,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大事。
  刘明玉用左脚支撑住身子侧身站着,右脚的指头藏在黑色的布鞋里紧张地刨着。他想起西瓜花今天下午的课间时,在教室外的过道里说过:“家鸭子,你这个人太阴险了!你向我弟弟王边疆说了些啥?又和王国华说了啥?你自己心头明白。哼!下午放学,等你妈回来了我要告你。”后来她真的就告了。
  刘明玉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周婶又来了。
  
  “牛牛,你妈妈在不在家里?”周婶微笑着问。
  刘明玉先就认定了疆娃儿他妈妈肯定是捅事来了,觉得她是笑里藏刀,她眼角的笑纹里面有种邪乎乎的坏劲儿。但是刘明玉不敢不理睬,又慑服于刚刚才挨过妈妈的训,低下头小声说:“我妈她在吃饭。”
  “你也进来一下。”周婶昂起头看也不看刘明玉,命令着说,口气不容商量。
  “周婶,我罚站的时间还没有到,不敢现在就进去。”刘明玉说。
  “找借口故意不想进屋?你躲的过吗?”疆娃儿问他。又悄悄对他眨了一下眼,显出他平时那种一切都无所谓的吊儿郎当和大包大揽,使刘明玉宽了不少心。
  这时候周婶喊道:“老商呀,在屋里吗?”边问边推开屋门进去了。
  刘明玉跟在后头,看见妈妈慌忙放下碗筷起身应道:“在,在!周委员有事?”并且笑容满面。他心中很不是滋味,就像听见了老师手中的粉笔在黑板上发出的‘叽’地一声怪叫,顿时肉麻得在心里骂道:“连坏分子的臭老婆都要讨好,真恶心。哼!只会对我凶,呸!”疆娃儿的妈妈是厂工会的文体委员。
  周婶说:“是牛牛不敢进来,我是专门来找他问件事情的,你看咋办呢?”
  刘明玉的妈妈说:“牛牛进来,要听大人的话。”
  刘明玉委屈地在心里说:“大人都是屁!都来乱命令人。”却唯唯喏喏地进了屋,站在一边候着。他看见妈妈从饼干筒里给疆娃儿拿糖,又听见妹妹刘明秀大声说:“妈,我吃完了,可不可以去四楼上找三姐跳一会儿橡皮筋?”(三姐叫王润容,是刘明玉的同学,也是他未来的妻子。)于是,刘明玉听了在心里咕哝:“马上滚去跳呀,别也站在五抽柜那里耍狡猾想吃糖!”
  刘明玉的妈妈说:“明秀,乖,喊周婶。哎,喊得好。你也来拿两个糖,去玩一会儿吧,别跑太远了啊,去吧。”
  
  周婶找了条凳子坐下来,等屋里安静了,语重心长地说:“商昌明同志呀,(刘明玉的母亲。)事情是这样的。我家老王是个打过日本人的老革命,可是厂里的造反派非要怀疑他有历史问题。当然了,凡是从机关里下放到厂里的干部,都有说不清的这事那事,但也不能就认定了我家老王是个坏人吧!?厂党委办公室主任是随随便便就能当吗?上级不审查吗?老王前头十多二十年的革命工作是有目共睹的,不能够全部否定吧?不能够一风吹吧?我知道,王国华的妈妈高副主任是东方造反兵团的外调组长。商昌明同志啊,组织上是有数的,到时候是要出来说话的。你家老大刘明玉在这种关键时候,挑起我家的孩子和高副主任的儿子王国华打架,这不是在害我家老王吗?虽然两家吵过架,但是老王都已经住进学习班了,你们就放手吧,不要再落井下石了,行吗?”
  刘明玉的母亲听后生气了,质问周婶:“周清梅,刘明玉还是个小孩子,他有这么阴险吗?你的意思是在说我们大人教的他。”
  周婶冷笑道:“哼哼哼,你果然不承认,我把边疆带来了,你当面问问他。我知道,你和我家过去是吵过几次架,难道记仇了?挨门挨户的,落井下石总是不太好吧。”
  刘明玉的母亲气得愣住了。
编辑点评:
对《第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