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第四十四章 三战全胜

第四十四章 三战全胜  作者:言五

发表时间: 2014-01-13  分类:  字数:7354  阅读: 3629  评论:0条 推荐:4星

   由于双方都蒙着面,也不欲透露身份,交易所便为每人发了一个编号牌,飞越木维一方在编号前冠以“甲”字,对方则冠以“乙”字。出场前双方将各自编号的人选写在纸上交由天意宣布。这纸叫做“祛灵纸”,制造时加入了祛灵兽的血,一旦被灵力探测,就会变为血红色,可以预防灵能者预先窃取纸上的信息。
  玉贝写道:“我们此行尽量保守身份秘密,因此要极力隐藏真正的实力,争取尽快获胜。木维的金色气功肯定不能显山露水。”
  木维接过笔写道:“放心,我能应付自如。”玉贝秋波一转,木维从中读出了深情与信心,他豪气万丈走上了擂台。
  对方的三个人已在擂台上等待,身上别着“乙三”、“乙七”、“乙十四”的号码。木维眼光扫过,竟看不透他们深浅,心中颇为惊讶。他自信以己实力,只要对方不是宗族门派之主都可战而胜之,能叫他无法看透的,必不简单!
  比武开始。那三人立刻排出了战斗阵型,“乙七”趋前,“乙三”抽出长剑,亮出浑身火焰,飞至十多米高,“乙十四”则远远退至擂台边缘。木维没有主动进攻,但对方也不动,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观战者明白双方都在等待对手露出破绽,在僵持的情况下,必然试图以气势压迫对方,只要哪一方被压过,便立即陷入劣势。
  然而双方的势均力敌超出了观战者的预估。过了近半个小时,双方依然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擂台上积聚的气势已经饱和。一只小飞虫自擂台上飞过,被气势所迫,一头便栽了下去,再也没有动弹。此变故虽小,擂台上四人均受到了牵连,脸色俱是微微一变。玉贝忧心道:“再这么下去,一旦气势无法控制,他定会被气势所伤!可现在的情势对任何一方都是骑虎难下!”
  一颗小石子不知从哪里弹起,飞到了擂台上。气势的均衡瞬间打破,四人胸口如受重击,均口吐鲜血、脸色大变,“乙三”护身火焰忽闪忽灭,几乎难以维持飞行之术。
  木维运行气功在胸口转了几息,金色之气化为生命之气,很快将内伤治好,再看对手三人,显然均未痊愈。他心中明亮:此刻正是绝佳的进攻时机!也不耽搁,身形一闪便朝“乙七”攻去。
  “乙七”使一把大锤,身形比木维还要高大,反应速度竟不下于他,抡起大锤便朝木维脑袋砸下。木维急速运动中将身子一偏一转,犹如陀螺般自他的左侧拐到身后。观战者纷纷赞叹这壮硕的汉子怎会掌握如此灵巧的身法。
  木维对着“乙七”的后背正要下重手,冷不防眼前寒光闪烁,他火速避开,听得台下一片惊呼,低头一看,胸腹已插入四支利刃,鲜血汩汩流出!
  玉贝失声叫道:“是藏剑族!”藏剑族可将利刃插入身体任一部分而不会伤及自身,能出其不意将利刃弹出伤人,极难防御。刚刚“乙七”自后背弹出四支利剑,木维在没有防备之下中招。
  “乙七”见玉贝叫出了自己的来历,干脆撕破上衣,露出浑身肌腱。他肌肉微微一抖,顿时无数利刃自身体中冒出,犹如豪猪一般,看着便叫人不寒而栗。
  不料木维指着他道:“你内伤未愈,刚才又强驱四支利刃伤我,现在恐怕内伤加重,已无法再弹剑伤人了吧?你展露浑身利刃,不过是妄想将我吓退罢了。”
  “乙七”阴恻恻道:“你中了四剑,已是重伤,还是想一想怎么保命要紧。”
  木维却毫不犹豫地将插入体内的四支利刃一一拔出,看得秦彝雪言等心惊肉跳。他突然抓住其中一支抬手便往上方甩去,利刃打着旋儿,裹着风雷之声向“乙三”飞去。“乙三”内伤未愈,正在运功疗伤,见状强行运气,长剑表面泛起蓝色气焰,将利刃一劈两半!观战者无不动容:这是蓝炎门的功法,将炎气压缩至兵器表面,获得极高的温度与强大的物理攻击力,即使普通兵刃在此功法施展之下亦成神兵。
  然而木维又手持双刃,一跃而起向“乙三”扑去。“乙三”的蓝焰之剑毫不客气地斩下,木维以单剑抵挡,暗地里运行金色气功。两剑接触瞬间爆起一团电火花,木维右手利刃被削断,但“乙三”也被电得浑身麻痹,动作一缓。高手相争怎容瞬息迟滞?木维侧身让过剑势,左手一绞,“乙三”登时伤了,血雨蓬蓬自半空直跌而下。
  “乙七”趁着木维攻击“乙三”的片刻时间调整身体状态,待木维双脚还未落地之时便举起大锤攻去。木维甩出手中利刃,被大锤砸开,但“乙七”的动作亦缓得一缓,木维在空中腾挪身体,恰好落在最后一支利刃前,他拾起同“乙七”战在一起,但只与他游走周旋。
  台下的雪言有些着急,写道:“木维大哥没事么?伤重吗?”
  玉贝写道:“不用担心,木维拥有金色之气,自愈极快,巨人族的体质也最不怕外伤。不信问你于大哥。”
  飞越写道:“木维大哥应是在治疗外伤,同时观察对手破绽,所以还在周旋。”雪言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玉贝写道:“木维已稳操胜券。现在要定下第二场的人选。”
  飞越道:“是谁?”
  玉贝写道:“第二场是秦姐。”
  “我?”秦彝写道,“有妙计么?”
  玉贝写道:“没有妙计。秦姐的异能加上哔叽,应能克制所有的三系异能者。”
  秦彝脑瓜转了几圈,已是想出了战斗模式,当下笑容满面地点点头。
  擂台上木维已准备妥当,突然发力一剑刺入“乙七”心脏!台下的观战者均是一惊,都在思忖倘若是自己在台上,能否躲过这一剑,不少人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乙七”哈哈大笑:“你怎么忘了我是藏剑族人,任何利刃均不能伤我?即使心脏被刺穿亦是如此!”
  木维摇头道:“我怎会忘记?”
  忽地一股冰寒自心脏散开,很快扩及全身内脏,“乙七”惊恐地张开嘴:“你用……了……寒……”下面的字再也说不出了。“乙十四”见“乙七”也失去了战斗力,便立刻认输。
  木维赢了第一场,走下擂台。几人围成一圈。木维写道:“刚才那小石子是谁弹出的?”
  玉贝微微一笑,将祛灵纸回翻一页,只见上面写道:“秦姐可有办法往擂台上弹出一颗小东西?”“没问题。”
  木维写道:“亏得你出此险招,否则要赢便麻烦许多,搞不好就暴露了身份。”
  中央看台上,图总管眼中闪动着光芒:“那人……”
  天意道:“我已猜到此人是谁。且看下一场好戏吧。”
  秦彝带着哔叽走上擂台,对手是“乙五”、“乙九”和“乙十一”。“乙五”手持一柄厚背大刀,身形魁梧,一望便知是超异人,“乙九”背负长剑,这是气功师的标准兵器。第二场比斗一开始,“乙五”便挟大刀往秦彝攻去,然而秦彝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观战者哗然,有人叫道:“是空间之术么?”“是琨还是绝色三女?!”“不,是隐贼族的隐身术!”
  “是隐身之术。她就在那里。”天意用上了血族的声波异能,获知秦彝的方位。哔叽虽可隐身,但无法躲过声波的侦察。
  台上的三人亦预料不到,“乙五”退了回去,同另两人聚到一起凝神戒备。“乙十一”提醒道:“灵力探不到她。小心!”
  “装神弄鬼!”“乙九”将手一划,熊熊火焰喷涌而出,霎时覆盖了整座擂台。此招用以对付隐在暗中的敌人原本最合适不过。
  烧了半晌,“乙九”收了火焰,四周仍然空空荡荡,不见有任何烧焦的痕迹。身旁的“乙五”突然叫道:“她冲你来了!”话音未落,一股巨力裹挟风声横扫而来,竟同时笼罩了三人,“乙九”紧急驭气飞起,“乙五”听风辩形,使了个“铁板桥”的招数,亦躲过了秦彝的攻击,但“乙十一”却被打得倒飞出去,擦着观战者的头皮,撞上了交易大厅的墙壁,筋断骨折,瘫痪当场。
  “乙九”脑筋转得飞快,扯下上衣抓在手中一抖,火焰将之烧成灰烬,他扬手喷出夹带着衣物灰烬的火焰,滚烫的灰烬粘住了隐形的对手,勾勒出一尊高达六米的人形!
  满场震惊:怎么回事?原先不是才五尺多高么?怎会突然变大?
  “乙五”丝毫不惧,御刀便往巨人的手臂砍去,观战者只见寒光一闪,接着是“铿锵”一声巨响,厚背大刀深深砍入。“乙五”觉察巨人手臂如坚硬巨石,心知不妙,正欲拔出兵器,不料如同嵌入一般,竟无法抽动分毫!他当机立断,正要放手退开,不料一道粗如手臂的闪电沿着他的厚背大刀瞬间击穿全身,他浑身剧痛,颤抖不已。巨人大如圆桌的拳头攻至,将他打下了擂台。
  “乙九”目睹“乙五”败于对手闪电之下,心知闪电速度极快,无法躲避,且最能穿透气功,当下立时释放全部气劲,布于身体表面。那巨人击败了“乙五”,将手一指,发出一道粗大的闪电向他击来。“乙九”硬接了这一下,全身一麻,但很快恢复。他刚刚松了口气,不料巨人举起十根手指,无数闪电竟如不值钱的豆子一般同时击出,护身气功再无能阻挡,让“乙九”电成了糊人。
  秦彝胜了三人,兴奋得几乎手舞足蹈!这巨人由秦彝与哔叽合力操控。哔叽由白所造,精通心灵沟通之术与心灵能源之术,而且境界远胜于秦彝,比起香冰吉刃亦不逊色,秦彝操纵巨人的动作,哔叽则负责发射闪电,二者合作简直如鱼得水、威力倍增!
  满场鸦雀无声,他们从未见识过如此异能和战斗方式。这么大的体型拥有强大的力量不值得奇怪,难得的是动作和速率竟十分敏捷,而且居然能发出威力强大的闪电!异能界有这样的种族么?只怕轩辕族、巨人族也不是其对手。
  巨人将灰烬都拍净,重新恢复了隐身状态。秦彝将水晶巨人化入擂台下,哔叽亦撤了隐身状态,立刻显出身形,在全场注目中昂首走下了擂台。观战者当中除了寥寥几人,无人自忖可以击败乙方三系异能者的联手,便是三人中单独挑出同系的异能者,其实力也是上乘水准。而甲方居然连赢两场,且均是以一人之力压倒性地战胜对手的三系异能者,这让观战者对甲方的来历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下一场他们派出的人有什么表现?
  “第三场是虫愿。”玉贝写道,“虫愿已有了新的进化,对手绝对无法防备。我有个主意,但需要秦姐配合……”
  让我们回到九天前,飞越等人居住的客店——
  玉贝在虫愿的房门外站定,敲起了门。过了半晌虫愿才开门,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玉贝思忖他仍在纠结自己的性别,便鼓励道:“别太介意外在的东西,若没有灵魂,人类同牲畜、虫子有什么区别?”
  虫愿道:“可是我连一具完整的灵魂也没有。”
  玉贝道:“我听秦彝说了,你的意识由无数虫子的感应组成,每只虫子都是单独的个体,所以你的灵魂支离破碎。我想了许久,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生成完整的灵魂。”
  虫愿半信半疑:“是什么办法?”
  “假如你身上的一只虫子将其余虫子全都吃到肚子里,能否将所有的意识和记忆聚集?”
  虫愿浑身一颤!他长久以来一直为此苦苦寻觅,玉贝的话不啻为他打开了一扇光明的大门!“应该就是如此!我意识中有好几个人的记忆,很可能来自以前被虫子吞食的人类,说明记忆能够通过吞食获得!”
  玉贝不由皱了皱眉头,道:“问题是如何驱使虫子们自相残杀?你能控制吗?”
  虫愿考虑稍许,喜道:“只需将我关在一个封闭的坚硬容器内,让虫子们找不到食物,在饥饿的驱使下,它们就会互相吞噬,最后必定只剩下一只虫子,在它身上便承载了完整的记忆和意识。”
  玉贝叫来大家商议,都觉此法可行。秦彝便做了一个水晶容器,让虫愿钻了进去。在接下来的数天时间里,水晶容器内不断上演着最野蛮、最纯粹的自然法则——强者生存,弱者灭亡!在此过程中,虫子们也经历着惊人的进化,强壮的、特异的虫子们活了下来,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少,但力量、异能、记忆和意识通过吞噬和产卵得以聚集与继承……数天后当秦彝打开内部已腐蚀不堪的水晶容器时,一只虫子以王者的姿态雄纠纠地飞了出来。
  “虫愿?”秦彝用上了心灵沟通之术。
  “哈哈哈,就是我!知道吗?现在的我已经拥有了完整的灵魂!我宣布:史上最强大的虫子诞生了!”虫愿在秦彝面前上下翻飞,兴奋得忘乎所以。
  秦彝却一盆冷水浇了过去:“你也太小了吧?我的肉眼几乎看不到。”
  “哎?”虫愿停止了自我庆祝,呆了呆,道:“我可是史上最强大的虫子,繁殖能力也是最强大的。”说罢他飞到水晶容器上咬了一口,坚硬的水晶竟被他咬下一块吞食,获得了食物的他眨眼间产下了一颗卵,虫卵接触空气便自动孵化出虫子。这两只虫子继续吞食水晶,很快虫子由两只变为四只……虫子以几何级数增长,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已达到原来的数量,拼合为人形,而秦彝的水晶容器竟被吃了个精光。
  “怎样?”虫愿语气中带着无可置疑的自豪。
  秦彝叹道:“了不起!你的能力似乎强大了许多。”
  “是的。我现在能控制所有虫子的生老病死,只要母虫在,多少虫子都可以再造。”
  “要是母虫死了呢?”
  “没关系,只要有一只子虫活着,一旦母虫死了,子虫体内的记忆因子就会激活,成为母虫,我的灵魂便重生了。”
  “真是神奇得一塌糊涂!”秦彝叫来其他四人细说了,对虫愿的进化,他们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回到此刻现场
  比斗即将开始,双方走上了擂台,“乙十五”灵力一扫,惊讶地发现这个对手根本不是人类,而是由无数微小的生物组成的没有灵魂的怪物!他忙将此发现低声告诉了同在台上的“乙二”、“乙六”。三人均有些悚然。
  随着天意宣布第三场比斗开始,虫愿扔出斗篷,分散为三群,黑雾一般向“乙二”、“乙六”、“乙十五”罩去。满场惊煞!“乙六”双手连拍,释放出的高温火焰覆盖了擂台每个角落,将擂台周围的观战者逼得纷纷远离,虫子们无不葬身火海,一只也没有留下。
  “乙六”舒了口气:“虫子再怎样也是怕火的。”
  天意站起来正要宣布本场乙方胜,秦彝却高声叫道:“等等!我们还没输。”
  天意皱眉道:“不管你们派出去的是什么怪物,它,不,是它们现在已经烧了个精光,难道要抵赖么?”
  玉贝亦喊道:“谁说烧了个精光?”
  天意正不解,擂台中忽地飞出无数小飞虫,分别扑到三人身上。“乙六”护身火焰一腾,将飞虫烧尽,再看“乙二”、“乙十五”,眨眼间已被飞虫叮咬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乙六”钢牙一咬,火焰烧了过去,为二人解了虫咬之厄,但他们的皮肤亦严重烧伤。然而刚刚过了几秒时间,又有无数的虫子钻出了擂台……
  四周的观战者看得心惊肉跳。这些致命的虫子没有灵魂、体型微小,不惧灵力和物理攻击,恐怕只有火焰和冰冻才能克制它们,可它们的数量却不知有多少,杀之不尽、烧之不绝!
  图总管大奇道:“这擂台完全是用一整块金刚岩凿刻而成,怎会有虫子飞出?”
  天意道:“现在无论这几人再冒出什么怪异表现,我也不会感到意外。”他耳边传来了密集的“沙沙”声,仿佛无数虫子在啃食。这声音虽然轻微,但血族拥有仅次于轩辕族的敏锐听觉,自然瞒不过他的耳朵。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抬头仰望,那是擂台正上方的天花板。天意嘴角撇过一丝苦笑:“我要叫他们赔偿损失……”
  耳边传来巨物兜风之声,“乙六”抬头瞥见一块巨大的天花板朝他砸了下来。这天花板是由巨竹的节隔加以修饰而成,十分厚重,若是砸到头上,难免压成肉泥。他拔出长剑,贯气于刃,以“钻”劲穿透了天花板。不料有无数虫子隐藏于中,其中的几只借机穿过了他的护身火焰,钻进体内,迅速繁殖,他剧痛难忍、生不如死,倒在台上翻滚惨叫!虫愿不欲赶尽杀绝,唤出他体内的虫子。
  交易大厅中一片死寂。
  所有的虫子又聚合成人形,走下擂台穿起斗篷。虫愿的母虫悄悄钻入了斗篷。原来根据玉贝的计策,虫愿一早便将母虫留在了台下,秦彝则利用心灵能源之术打通了擂台下的通道,让虫愿源源不绝地将虫卵孵化的子虫送入。
  第四场开始前
  玉贝写道:“前三场过后,我们还剩下三人没有上场,对方则是九人。因此第四场最为关键,如果赢了,对方还剩下六个人,这两场就是让给他们又何妨?最后的结果是四比二,胜者还是我们。所以这场必须赢下!对方肯定也会派出最强的三个人,所以我将飞越留在这一场。”
  飞越点点头,写道:“若我使用异能,必定暴露了身份。”
  玉贝写道:“你不必顾虑对手。他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很可能亦知晓你的身份。我们要考虑的是不能让其他人看出来。所以飞越还需要雪言妹妹配合,在擂台上造一座冰罩,让外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形。雪言妹妹有问题么?”
  雪言写道:“没有问题。但没了冰岚剑,冰罩一碰就碎了。”
  玉贝写道:“无妨,飞越的异能施展起来也只是一瞬的事。木维去提一桶水来吧,里面最好掺入大量的墨汁。”
  木维立即出了交易大厅,自去准备了。过不多久他提着水桶回来,交给飞越。雪言走上前去,对着水运功自手指中逼出一滴晶莹的液体。
  秦彝奇道:“这是什么?”
  雪言写道:“我的生命精华,溶入水中操控起来更得心应手些。”
  飞越有些不忍,写道:“你的生命精华已用了多次,能不用就不用吧。”
  雪言道:“可以收回的,于大哥毋需担忧。”
  飞越仍不忘叮嘱道:“站在我身后。”
  乙方的“乙二”、“乙四”和“乙八”先行登台。天意两眼一亮:这三人步履沉稳如山,气势敛而不发,应是宗师级的人物,之前上台的三拨高手与这三人相比实是不值一提。再看甲方上台的一男一女,似乎看不出有何高明之处,但他清楚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尤其适用于这六个人。
  比斗开始,只见“乙二”、“乙四”和“乙八”背靠而立,“乙二”背后的肌肉竟如流质般流动起来,将两名同伴全身包起,只余下头部和肩手露在外面,成了一只三头六臂的怪物!
  “魔神族!”天意、玉贝等见识广博之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不是被灭族了么?”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四章 三战全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