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者:zf110

发表时间: 2014-01-13  分类:  字数:2993  阅读: 2804  评论:0条 推荐:4星

   第二天上午在学校,刘明玉在教学楼后面靠近围墙的杂物堆旁,终于找到了独坐在那里的疆娃儿,见他埋着头,于是走近问:“你和西瓜花半夜三更哭啥子嘛?”
  疆娃儿犹豫了一会儿才说:“不晓得咋个整的,我爸他成了个坏分子。昨天晚上吃完晚饭来了几个人,都戴的是东方造反兵团的红袖章,把我爸押到学习班去住了。听他们说,明后天要开全厂批判大会,我爸要去站戏台子,必须老老实实向全厂革命群众交待问题。”疆娃儿结结巴巴说完,又一吸一顿地埋头哭起来,呜呜咽咽,其声憋屈。
  刘明玉听了很吃惊,抬头去看天,被天光晃得眯缝起眼。他想了一下说:“我说嘛?你姐西瓜花整堂课都板起个脸,也不争着举手回答语文课曹老师提的问题了,原来你爸是个坏分子。”缓了缓气又说:“我也觉得你爸那个山西佬确实有点凶,有点坏。他骂你打你的狠样子,太像地主南霸天了。你想嘛?你爷爷当过地主,所以你爸这个地主儿子才对人那么狠。这回我想清楚了你咋会那么油嘴滑舌,你是你爸生养的嘛。”
  疆娃儿愤然问道:“那么都在讲你妈是个女特务,你娃儿就是小美蒋特务?哼!小特务更坏,所以你妈要卫护你,二天好带你狗日的去远东情报局领赏,哼!”疆娃儿说完猛然起身,伸出双手把刘明玉推翻在地,转身大步走了。
  刘明玉躺倒在地上,比刚才更强烈的闻到了腐臭气,手摸到了湿乎乎的烂泥巴,恶心得“哎呀!”一声。刚翻过身子想站起来,这时二楼倒下一盆水浇在他身上,又“哎呀”惊叫一声,自语道:“是冷水!”心里猜想肯定是擦过桌子板凳或门窗的脏水,抬头一望是老师们的大办公室。气急败坏,猛劲骂道:“你龟儿子该背时!哪个喊你非要跑到楼后头围墙边来找他嘛,这回成了落汤鸡,衣服脏了该背时!回家挨打该背时!该背时!该背时!”刘明玉对自己发过狠后,湿淋淋地朝上面小声骂道:“刘爷爷日你们的先人板板哟!”缩着头,怏怏不快而返。
  刘明玉正埋头走路,被王国华看见了,过来拦住他拍手笑道:“嘿嘿嘿,大家快来看哦,家鸭子今天变成落汤鸭子了!”
  “求求你不要大声喊嘛,我不是故意遭淋的,是他们不小心整的。”
  王国华又蹦又跳,双眼都亮了。他向四周招手,更加大声地笑着喘嘘嘘喊:“大家不看白不看哦!一分钱都不花哦!看完了,明天还要看他的臭朋友疆娃儿他爸挨斗。大字报区的标语都刷出来了,炮轰季厂长,火烧章书记,油炸疆娃儿和西瓜花的爸爸王主任,他们的爸爸有历史问题,要开全厂批判大会!”
  人在聚集。
  突然间刘明玉看见了穿件红灯心绒衣服的西瓜花。她从人群里走出来,黑亮的大眼睛射出凶光。到了王国华跟前,不由分说扬手就是一耳光。
  疆娃儿也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了,上去抱住王国华的腰,两人滚翻在地扭打起来。疆娃儿口中说:“老子晓得你妈是东方造反兵团的,晓得你妈这个癞哈蟆去乱揭发。老子还晓得你妈的外号叫‘无限上纲’,可惜老子不怕!“
  王国华毕竟身大力不亏,没几个回合就翻上来了。可是架不住西瓜花扯他头发,又被疆娃儿重新翻上来,骑在身上搧他的脸。
  人群里有些人在兴奋地喊叫。
  刘明玉吓得发呆了。
  刚上一年级的妹妹刘明秀过来拉他说:“上课铃声都响了一阵了,你浑身耍得这么湿咋进教室嘛?我回家要告你。”
  “告!告!只晓得乱告,那你咋不进教室?也跑来凑热闹?你和王国华他妈差不多,都是屁眼虫!”刘明玉愤愤地说。
  
  晚饭时,刘明玉低着头,哭声哭气地的站在桌前。他妈妈手里倒拿着鸡毛掸子问:“你是不是想把妈害死?说!”使劲打了一下桌面,吓得刘明玉浑身一抖,真的哭开了,一吸一顿地哭着说:“妈…妈,我真的…没有…这样子想过,水是别个泼的,真的不怪我。呜…呜…呜。”
  “你最大的本事就是哭?妈妈没有问你是那个泼的水,你是不是非要故意扯偏风?再打!”“砰”地一声又打在桌面上,这次声更大,吓得刘明玉跳起来,仿佛打在了他身上。
  “我二天不把衣服弄湿弄脏惹妈妈生气了,我这次真的错了。妈你不要打了嘛,我记住了。”刘明玉哭得眼泪鼻涕抹了一脸。
  “妈还没有打,马上就要请你吃顿笋子熬肉。说不说?(又打了一下桌面。)到底为啥子挨打?”
  “就是个女特务!”刘明玉在心里骂了一句。
  “不想说?情愿挨打?”刘明玉的妈妈见他低头闷声不响,气得打了他一下。
  这一下抽在刘明玉的大腿上,吓得他退了一步,大声哭叫。
  刘明秀正在吃饭,侧身看见了,端着碗说:“妈,你不要总是卫护他嘛,要打就使劲打,不然他不得说。”
  “你来挨嘛?疯婆子!”刘明玉侧过身去,朝他妹妹举一下拳头,瞪眼吼叫。声调正常了,一点不似先前的哭腔哭调。
  “妈,你看嘛?他做错了事还凶得很,想打人。哼!要好好生生把他这个你平时说的‘瘟神’抽一顿,他经常犯错”。
  “好生吃自己的饭!牛牛?你现在连妈妈问你的话都不说。好嘛,你可以滚了,马上滚出家去当个小讨口子,不准回来!”说完起身就朝外推刘明玉。
  “妈,我不去当,我真的错了嘛!”刘明玉使出全身力气,死死地耍着赖不肯走。
  “吔!硬是不想去?人大了妈都推不动了。那你自己走!走远点,妈妈眼不见心不烦,走!”又往外推了几下。
  到了此时,刘明玉见母亲真的气坏了,吓得又哭又喊,鼻子眼泪糊了一脸也顾不上擦了,“嗵”地一声跪下去,抬头望着母亲忙说:“妈,我真的没有去找疆娃儿野,我是去问他昨天半夜三更哭啥子。”
  “妈,他还在乱扯谎。”
  “真的没有扯谎!昨天晚上我都吓得尿床了,你们晓得。”
  “妈妈昨晚也听到了,他们在哭啥子?”刘明玉的妈妈问。
  “是他的爸爸被抓去住学习班了”。
  “你娃娃家晓得个屁!他父亲早就该去住‘牛棚’了,他有历史问题。广大群众不是抓是请,是请他进学习班。最高指示说,‘办学习班是个好方法,许多事情在哪里可以得到解决’。”
  “是啥子意思嘛?妈妈?”刘明玉的声音明显低了,语气很讨好,眼睛浸满泪花,乞求着。
  “小娃娃不要管大人的事。妈要你这次记在心里头,以后不准朝王主任家跑,也不准和疆娃儿耍。妈妈的大字报才说清楚,你不要再乱添事。”
  “这次记住了。”刘明玉依旧跪着,喃喃细语。
  “太小声了。”
  刘明玉恨了刘明秀一眼,说:“又不是讲给你听的。”
  “妈,你听他还在嚼嘴。”
  “你少说。啥子他呀他的,哥哥都喊不来?”又转回头大声说道:“刘明玉!你听好.这次妈要你长记性!”
  “我马上就长记性。”
  “妈还没有说完,不准打岔!你把鸡毛掸子拿好,到过道上去,站在蜂窝煤炉子旁边那块空地方,老老实实想半个小时再进屋吃饭。”说完把鸡毛掸子递给刘明玉。
  “想啥子嘛?”
  “嗯?”他母亲厉声问。
  “想起了,晓得了。”刘明玉忙着信口胡乱回答了,急急忙忙提着掸子,转身往过道缓步走去,其实心中不太明白。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