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冬至

冬至  作者:一苇渔舟

发表时间: 2020-08-18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832  阅读: 306  评论:0条 推荐:4星

 

窗外寒气逼人,室内温暖如春。倒有点像此刻的靳明,外表冷肃,内里柔和。

正当他以为初战告捷之际,胡正平慢条斯理来了一句:“我觉得风险分析评估还不够充分,我一个远房亲戚说云巢山闹鬼传了几十年,万一是真的,肯定影响房产销售和江山声誉。”

小会议室立刻议论纷纷。

靳明心中一凛,决心一探究竟。

这鬼怎么探查?众人表情不一。

“安心。”

埋头记录的安心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这里除了她这个项目秘书,不是总经、总会,最小也是副总,舍她其谁。

胡正平像吃了一只苍蝇,让他的手下去调查,如子虚乌有,打的是他的脸;如确有其事,那么整个团队白忙的锅就只有他来背。

做云巢山项目的敏感性分析,这事可不是一般的敏感。安心约略知道集团各大派系之间的明争暗斗。

在云巢村唯一的家庭旅馆办好手续,安心与靳明派来协助她的宗小东就上山转了一圈,为晚上打探做好准备。

冬至日,阴极之至,阳气始生。

乡村冬夜,水瘦山寒。眼前的群山绵亘在天地之间,只留下一道墨色剪影,却像一个深藏无数未知凶险的巨大黑洞,随时都会把他们吸附甚至吞没。

宗小东一直在暗暗后悔自己太拘谨,浪费了此前独处的好时光,出了村,终于鼓起了勇气:“没想到云巢村还挺热闹。”

安心朝身后看了一眼,道:“土地被征收,这是村民们在这里过的最后一个年。”

宗小东快走两步,与安心并肩而行:“这么早就过年?”

“冬至如小年,我们家乡更有冬至大似年的说法。”

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

安心又问:“下午没看见山坡上有人扫过墓?”

“一般不是清明才——”宗小东下意识朝山坡望去,黑黢黢的密林遮挡了一切,哪里有一星半点香烛、纸钱的踪影,只听得风声猎猎、树叶婆娑,但就因为什么也看不见,反而让人有了无限想象力,仿佛漫山遍野都长满了坟包,自己一脚下去,就会踩上一把枯发、一节胳膊或者一副骷髅,随时都会被一只愤怒的铁爪死死擒住脚踝……

安心并不知道身旁的这个大男人早已浮想联翩,继续解疑释惑:“南方一带多有冬至祭祖扫墓的习俗。”

人要迁,自然墓要搬,岂不是说另一界正是活跃期?一想到这暗无天日的冬夜,正有无数魑魅魍魉呼朋引伴,并与自己擦肩而过,不对,它们可以穿墙越院,自然可以从他的身体里自由穿行……宗小东高大的身躯轻轻一颤,麦色的皮肤上竟然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看到安心不解地看过来,他低声嘟哝了一句,真是挑了个好日子。

四周寂静,静得她能听到他略带轻颤的呼吸,毕竟还没熟到可以调侃他是不是怕鬼,只好旁敲侧击道:“你——没有野外生存体验吧?”

“我们保安部很少出差,哪想到这次——任务这么特殊。”宗小东故意打趣,哪敢说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这一点,自己是实在抵挡不住与女神独处甚至有可能英雄救美的巨大诱惑,才毅然踏上了云城之旅。

安心觉得自己多心了,宗小东是保安部经理,身高足有一米八八,可是靳总钦点给她的保镖,怎么可能是个胆小鬼,释然一笑道:那这次就当免费探险了。”

古梅观,这是云城网站论坛和云巢村民口中闹鬼的热门景点。

孤高的弦月深陷无边无际的乌云里,几乎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清浅的光明。

黑魆魆的冬夜中,静卧着一座建于唐朝的道观,历经数个朝代,特别是经历了破四旧时期的人为破坏,早已颓败不堪。黑压压的屋顶遮天蔽月,黑黝黝的衰柱勉强支撑,黑洞洞的大门摇摇欲坠,黑森森的庭院荒草丛生,黑凛凛的山风哀嘶低回。

一切似乎都在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安心正要蹑步向前,宗小东一把拽住她纤细的胳膊,说:“等一下,我把强光手电打开。”

看他抖抖缩缩背过手去拿背包侧面的手电,安心轻轻按住他的手:“你想让我们成为活靶子?手机电筒也关了吧。”

鬼在何处,无人可知,但若他们在明处,想想都头皮发麻。

“有——道理。”宗小东没想到自己反被保护了。他定了定神,挺了挺胸,站在安心背后作保护状。

半小时、一小时,时间在黑暗中流逝,恐惧在寂静中增强。

一声鸟鸣啼破夜幕,悲凄无助的叫声让她想到了含冤抱屈的厉鬼。

安心试图拉着他靠近鸟儿惊飞的树丛。

他裹足不前,她疑窦又生。

果然,黑郁郁的树丛有了些许动静,一个似影非影的东西,似飘非飘地摇了摇,又似坐非坐地矮了下去,突然又从灌木丛中冒了出来,越升越高,一点点没入浓得化不开的黑夜……

宗小东的防线一点点坍塌,安心被带倒在地,整个人坐在他的右腿上,一个不稳又滑到了地上,不由诽腹,这哪里是保镖,完全是拖累。

云层悄然变化着姿态,12月21日的下弦月,真容乍现。

安心近在眼前,回眸一笑虽然牵强,但总算让他获得了片刻心安。

不好的预感来自眼前的道观。

安心费力将宗小东拉起来,一步步走近半开半合的破门。

江南冬夜,山间极寒,宗小东的后背却生出了细毛汗。他想尽快弥补自己在安心心中的形象,一手护肩,一手握臂,整个人几乎将娇小的安心护在怀里。

安心的注意力全在道观,根本没有意识到宗小东过于亲密的举动。

黑昽昽的观内,随风摇曳的树影忽高忽低、忽东忽西,张牙舞爪、怒目横眉,在乌黑的地面、破旧的墙头上留下斑驳的画作。

宗小东一把抱住安心,既像保护更像在寻求保护,低声喊道:“屋里——有人?”

安心并没有挣扎,她的眼睛像定住了一样。

一阵冷风穿林而来,阴柔中不失刚猛,那扇破窗应风而动、咿呀而开,淡似云雾、轻若无物的人影飘然而至,荡出朦胧月色之中,又随风跌回无边的黑夜。

“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

飘渺的女声隔着山岳林海而来,随风起伏婉转,又遇空谷回响,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宗小东的恐惧终于到达了极点,大叫了一声“安心”,用尽全部力气拽上她朝山下狂奔。

靳明端详着手机里的照片,却看不出任何明堂。

“靳总,这是今天一早拍的照片,这几处脚印很新鲜,这里还有安装过简易机关的痕迹。我怀疑是云城本土企业故意设局。”

“看来你早有怀疑。”靳明眼里充满赞许:“江山藏龙卧虎啊,女神探。”

“我男朋友是刑警。”安心赧然答道:“世上哪有神鬼魔怪,不过是人心中有鬼罢了。

靳明若有所思,这姑娘不能留在胡正平身边。

见靳明不语,安心一鼓作气,说:“靳总,我们不如将计就计,让对手们放松警惕,开标时横空而出。”

靳明听罢,道:“拿下云巢山项目,你的奖金是——以最低折扣买江山任何楼盘的一套房。”

卖碳翁烧不起碳,她终于可以奢望一个家了。

 

 

 

 

 

 

 

 

 


编辑点评:
对《冬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