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人物传记 > 老牛的一场婚外情

老牛的一场婚外情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0-08-16  分类:人物传记  字数:3291  阅读: 153  评论:1条 推荐:4星

 

四十多岁的老牛做梦也不会想到到自己会梅开二度,而且还是开放在料峭的寒风中。短短几年内过得像脱光了衣服的小偷般被围观着指指点点,难堪不已。

老牛原来在单位是中层干部,也算是单位的元老了,就像一头牛似的踏实干着工作,中庸和善,有着较好的人缘。没有官架子。有着一个平淡的家庭,唠叨勤劳的妻子,孩子已经上了高三。

可事情就是被动的出在自己身上。老牛科室有一个不算太漂亮的年轻女子,这个女人和丈夫长期两地分居,感情经常得不到抚慰。而平易近人的老牛又是一个很好的听众,这个女人就经常找老牛谈心。老牛坚持不吃嫩草,可是和这个火一样的女人经常在一起谈心谈工作谈家庭,谈来谈去一不小心就开始谈到两个人的感情上来了。

在办公室里说话不挡饥饱,两个人就到饭店来了,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两手抓。吃吃喝喝肚子吃饱了,精神却醉的晕晕乎乎。老牛说,我不能给你家庭,我们最好还是做朋友,得保持距离,再这样下去就不行了。女人说,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没有哥哥,可我感到你就像是我的哥哥。和你在一起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我什么也不图你,只要每天能和你说说话就行了。末了,这个女人还说,这也许就是爱吧,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老牛听了涨红了脸,呼呼喘着粗气,说,热,渴得很。

从此,老牛加班多了,回家晚了,一个月都不给老妻交“公粮”了,身上沾有又长又黄的头发了等等,很多细节被老妻捕捉到了。女人天生的敏感会在这个方面成为侦察天才。

如果不是老牛的老妻到单位的大院中去骂那个女人是小狐狸精,谁也不会把这锅盖子揭开。这年头,这种事好像大家都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这还不算,老牛的老婆还到了领导那里要求主持公道。领导哼哼哈哈,说不可能吧,老牛蔫不拉叽的能有这事?打死我也不相信。如果真有这事,我会给你做主的,消消气回去吧嫂子。

老牛的老女人得到了大领导的话后,觉得不过瘾,又冲到办公室痛骂了一阵,火力甚猛,打击面也大,骂得办公室成了红灯区,众人侧目掩耳而逃。

这件事情在牛嫂的大力宣传下就沸沸扬扬的流传开来。人人都像刚睡醒一样说,老牛啊,唉,咋弄了,太不小心了!

老牛的儿子不能理解这种事,认为是丢了他的人,坚决和老妈站在一起,反对老牛。老女人有了儿子的支援,精力大增,竟要和老牛上脸上头,拉拉扯扯离婚,说自己不能和一个老流氓生活在一起,恶心。老牛的儿子也跳出来振臂高呼要和老流氓断绝关系。

老牛想到自己的一失足竟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连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宝贝儿子摇身一变竟成了与自己不共戴天形同陌路的仇人了。一时间悔恨交加,老泪纵横,如同落水狗。

老牛没有像克林顿那样从容的斡旋能力,只有被妻儿扫地出门。

那一段时间,老牛天天吃食堂,要么去的很早,要么就是等众人都吃完了再去。反正就是要避开人多的时候。一只碗一双筷,躲在食堂的角落里。后来就买来快食面,在屋里过着简单的单身生活。四十多岁的老牛常常拱着腚在水池边洗衣服,弄得脸上都是肥皂泡可还是洗不干净那几件衣服,水是越洗越脏了,可衣服还是洗不干净。老牛不明白这洗衣服如此简单的活自己都摆不平;晚上躺在单人床上总是往一边一搂,结果啥也没搂住,有几次还差点掉下床来。老牛夜里总是醒,一醒就再也睡不着了,瞪着牛眼到天亮。那个年轻的女人说老牛你看既然都这样了,我和你过吧。老牛吭吭哧哧的说再、再等等吧。女的说等啥?都这样了。女的就开始给老牛做饭,洗衣,老牛老牛想来想去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抽烟,一天要两盒。

一般的故事到这里也就完了,可老牛又承受了沉痛的打击,付出了更加惨重的代价。

老牛踩雷了!这颗雷发射自人民军队解放军的子弟兵,相当有杀伤力。这个女人的男人在某地当兵,长年不回家,一回来找不老婆了。大怒。控老牛破坏军婚。法院说单凭口述,缺乏证据。军人说这好办。当晚带了几个战友潜入老牛房内收集证据。当时他们去的有点早,老牛这对鸳鸯还没有“鸳鸯”,兵哥哥说等不及了,主动把老牛俩个人迅速脱光,刀子架在脖子上,让他们摆了一些姿势,“啪”“啪”的照了几个特写。铁证如山。兵哥哥的招术如同催化剂般如愿以偿的把老牛快速送进了监狱。可是也快速的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女人。

老牛进了监狱,工作丢了,没有了收入。老妻是下岗工人,生活顿时没了来源。且孩子马上要考大学,学费自何而来?

老牛的老妻这才后悔不已,可一切已晚。

年轻女人常来监狱探望老牛,自己的老牛,被法律圈禁起来的老牛。每次来都是带了很多吃的用的写的看的,还有甜甜的笑,思念的泪。周至少三封信,都是流水帐式的日记,婆婆妈妈唠唠叨叨,写后直接从本上撕下来,厚厚的,大有累瘫中国邮递员之势,所以我总怀疑这次国家邮政局数次上调邮资跟她有关。

提起这次不同寻常的经历,老牛总是唉声叹气。

可是在来探望他的人的眼里,老牛又要做出一幅胜利、甜蜜、祥和的样子,老牛有时也跟他们展望一下未来。说的出去就把临时的弄成正式的,把正式的弄下岗,把婚外的弄成婚内的,把不合法的弄成合法的。

每次老牛就完,都要补上一句话“反正都这样了”

小女子有个小女儿,在她的调教下每次接见老牛时已经开始叫“爸爸”。老牛虚虚的答应着。小女孩天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称做爸爸的人,她可能在想,原来穿军装的那个人和现在穿囚服坐在铁窗后的这个人长的不一样,为什么他们的称呼却都是“爸爸”,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老牛的爱不能说是幸福,可爱情毕竟不是空中楼阁,不是神仙,不用吃饭,是要经受很多磨难和考验的,也许是一生一世的验证。以后出去了,两个人真正生活到一起,年龄差距又大,自己还没有工作,爱的力量还能撑多久?更多的时候爱情好像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有好多人的情绪和看法包括在里面,而具体的过日子、为柴米油盐为生计而奔波的艰辛却永远留给了自己。

这一点老牛终于在监狱里想明白了。

明白了,老牛还得硬着头皮往前走,老牛晓得,这条路没有后悔药,有那么多人看着呢!

什么都晚了。

也许,还不算晚?天晓得!


编辑点评:
对《老牛的一场婚外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