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三岔口

三岔口  作者:素虎

发表时间: 2020-08-09  分类:微型小说  字数:2632  阅读: 1061  评论:0条 推荐:4星

二十年前,我从北方流浪进西南边陲的万架大山,在旧时代毁于火灾的黄龙土司山寨遗址旁的三岔囗附近开个路边店,经营粮油副食百货,做当地土著的买卖。因生意清淡,入夜很晚往往还不肯打烊。  据说三岔口附近经常
 

    二十年前,我从北方流浪进西南边陲的万架大山,在旧时代毁于火灾的黄龙土司山寨遗址旁的三岔囗附近开个路边店,经营粮油副食百货,做当地土著的买卖。因生意清淡,入夜很晚往往还不肯打烊。

   据说三岔口附近经常闹僵尸,搅扰得人心惶惶。

   那天我照例敞开着门,伏在柜台上熬到深夜,就着昏黄的灯光翻看一本无意中得到的关于黄龙土司史迹的钩沉。整晚没来一个顾客,我终于哈欠连天,合上书本,起身准备关门。

   这时门前阴风暗起,寒气透骨,吹得满架货物摇摇欲落。接着人影一闪,进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姑娘,直直走到我面前。灯光下她容貌秀丽,穿着民国时期的蓝绸旗袍,脚蹬高跟鞋,双手护着一盏古旧的铜油灯,她的双臂被绳索紧紧绑缚在胸前。她的肩头有一个漆黑凹陷的手爪印,溃烂见骨,不停地往下滴着血水,使这个姑娘脸上流露出激愤和痛苦,身体也在微微发抖。

   我是个无神论者,习练过拳脚,走南闯北经历过不少奇人异事,依我浑不吝拧着干的个性,很少知道什么叫害怕,这也是我在此开店的动因之一。可此刻我心里发毛,差点跳起来。

   “你受伤啦,要不要我帮你?”我声音干涩地问。

   她没吱声,在一把椅子艰难坐下。我拿出绷带药粉上前帮忙包扎创口,这首先要解开绳子,她没有拒绝。手指触到她的肌肤,冷如冰块,我不禁色变,仓皇退开,狐疑地上下打量她。

   她面色惨白地一笑:“刚才我和僵尸黄龙斗法,要破除他的黄龙蛊咒,我受了重伤,他潜回洞穴。我灯干油尽,魂魄也将散灭,看你这里有光亮,无奈就进来了。没吓着你吧,先生?”

   “僵尸黄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末代……黄龙土司?”我结巴着说。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心想一定是出现了幻觉,一不小心陷进了那本史迹钩沉。我掐了掐皮肉,疼;看了看眼前,那姑娘也在打量我。

   她惊奇地问:“先生,你既知道黄龙土司,也该知道那座废墟,和黑暗蛊咒了?”

   我喃喃问:“蛊咒,什么蛊咒?”只觉四周阴风惨惨,夜雾漫漫,身体慢慢飘浮,柜上的钩沉书页翩翩起舞,露出那座黑洞般阴森的土司衙署废墟,寒鸦惊飞,我的躯壳瞬间迷失其中……

   黄龙土司,先祖受诰于元,承顺于明,皇封三品,至清末民初已袭二十二世。黄龙领地几百里,农奴数万,广有盐铁、矿产,岁贡丰饶。居山寨,筑高墙、碉楼,广置土兵。黄龙年六旬,华发未生,尊奉仁义道德,早点只一盏人奶。出则仪仗盛大,踩奴脊背为马镫上下,入则居雕花木楼阁,寝木床,喜木器。领地男女结婚,需将新娘送来,由他行使“初夜权”。

   黄龙正室育有四子,三子皆夭,唯四子新生幼爱读书,喜讲“德先生、赛先生”,弱冠负笈游历多国,学成奔波于京沪,致力于华夏救亡图存,数陷囹圄。黄龙忧惧,重金运作,新生得还,却携一妙龄旗袍女郎虹影拜见土司,其曼妙身姿使黄龙土司浊目发亮。

   其时国土沦丧,蒋公困守山城,精卫屈膝向东于金陵,朱毛游击寒山瘦水之间。倭寇自缅甸迂回,破腾冲,欲渡怒江天堑北击,屡寇怒水西岸,黄龙土司领地被侵,山民遭淫掠屠戳。

   新生携虹影屡谏抗倭,黄龙弗允,耽于密室养蛊,欲使人散布四方。他喜听颂扬,罢黜忠直,封闭视听,举办吹法螺自我麻痹大赛,一边与倭酋暗通款曲,以期屈辱苟且,坐稳儿皇帝。

   新生与虹影慷慨游说于边地各寨,宣传民主自由,号召合力抗敌卫国。二人潜回总寨,约定民众里应外合推翻土司,事机不秘,新生夤夜在三岔口被杀,投埋枯井。虹影缚送黄龙下处,土司怀着扭曲的仇恨几番施暴,并生生用指爪挖破她的香肩,种下“灭绝未来之子”的蛊毒。他沉沉睡去,虹影从昏迷中醒来,手被捆绑,就翻滚到桌边,嘴叼灯盏,点燃帷帐,延及整个山寨,光焰烛照百里,土司和虹影均葬身火海。奴隶们并不来救火,反而举寨作鸟兽散。世袭罔替的黄龙土司家族,至此灭绝,煊赫衙署化作袅袅青烟。

   废墟间断壁残垣,藤罗钩挂,夜枭时啼,虎啸熊咆。漆黑秋夜,冤鬼悲泣,将夜幕剪成丝丝缕缕,混杂着破碎滴血的神经末梢,在天地间搅成一片混沌,堵塞口鼻,我跌跌撞撞,几欲窒息。

   好容易绕出荒墟,面前却是一个三岔路口。路边枯井爬出一个半虚半实的人形影子,满脸是血,低头围着枯井打转,一边喃喃自语:“路在哪里,路在哪里?吾爱正等着我推翻土司,举事抗敌呢,路在哪里?”

   我走过去说:“你是新生吧?你的爱人破除黄龙僵尸蛊咒时受伤,快要死了,我领你去看她!”

   那影子人看着我,血污中眸子焦灼闪亮。急切地问:“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三岔路的来龙去脉?黄龙僵尸夜夜在此游荡,蒙蔽现实之子,捕获未来之子,囚禁于过去的炼狱。我被埋枯井多年,听到吾爱和黄龙僵尸激斗而无能为力。我知道要战胜黑暗僵尸解救冤魂,必须合我二人之力,带足人间火种,舍身一搏。现在总算爬上来了,却失去了肉身依附。你是谁,能帮到我吗?”

   我大声说:“我是你们为之浴血奋斗的未来时空之人,也是你们的朋友,我愿意帮你们,因为帮你们就是帮我自己!”我说这话时没有疑惧,反而充满快乐与自豪。

   他欣慰地说:“现在请带我去见她。让我们一起战斗吧!”话毕,他倏地化作一道青烟钻入我的躯壳。我与他合体了。

   后来的情景如在梦中,似我非我,似他非他,似醒非醒,似梦亦复非梦。我恍惚记得自己回到店中,与旗袍女郎相见。

   “我的虹影!”

   “我的新生!”

   他们,不,我们久久偎依,泪流成河。

   然后,我扯断爱人的枷锁,替她包扎伤口,切开壮男的脉管,用热血为她灌注能量。我们点亮铜灯,备足火种,带上强力手电,整装出发。接着在废墟洞穴,冤狱之畔,与黑暗僵尸殊死肉搏。在灯干油尽、大厦将倾的绝境,虹影,和从我体内喷薄而出的新生的灵魂合二为一,化成璀璨的火球,撞向黄龙僵尸,顿时电闪雷鸣,尸身炸裂,天地摇颤,玉石俱焚。地狱之门从此流出汩汩清泉。

   我的躯壳被抛向夜空,昏头胀脑,不知伊于胡底。醒来时,发觉有几个陌生路人正扶我坐起喂水。我举目四顾,五彩晨曦铺满山河,春暖花开,三岔口已凝铸成一条通向山外的康庄大道……


编辑点评:
对《三岔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