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望城岗司老太君记事

望城岗司老太君记事  作者:韩广太

发表时间: 2020-08-09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696  阅读: 220  评论:0条 推荐:4星

在那群岭环抱、快通横穿的湖滨小山村,一曲悲壮、铿锵、抑扬顿挫的响器伴奏中,两位体弱多病,年过花甲的妇人各抱牌位首次出场,跪在灵前痛哭流涕,悲声大放:“我来――苦命的――妈呀!我来――早死的――哥啊!
 


在那群岭环抱、快通横穿的湖滨小山村,一曲悲壮、铿锵、抑扬顿挫的响器伴奏中,两位体弱多病,年过花甲的妇人各抱牌位首次出场,跪在灵前痛哭流涕,悲声大放:“我来――苦命的――妈呀!我来――早死的――哥啊!……”在场的观众无不掩面抽泣,都在诉说这位老太婆的辰寿、平生经历以及她儿子早死的情况,真可谓可怜!可叹啊!

民国二年(1913年),司太君老太婆出生在赵村川庆安禅寺北隔河相望的杜湾村。幼年,父母双亡、他人抚养、缺衣少食、颠沛流离。六岁那一年,由于特种原因,被迫背井离乡,外出到远隔三山四水的城郊望城岗过活,作了韩氏家庭的童养媳。

韩氏家庭、外人早亡、孤儿寡母、相依生活,穷富超过了杜湾司氏家庭。韩母性情粗暴、刁蛮、麻木不仁,但过于溺爱娇儿。幼年的司太君,天真无邪、性平温顺,来到她家后,韩母不把她作未来媳妇来培养,而是当下人使唤,扫地、提水、刷锅、拾柴等干一些粗糙、又脏又累的杂活,吃不饱穿不暖,平时稍有怠慢,便遭到打骂、凌辱。有一次缠脚,她不能忍受,韩母便用锥子往她脚上钻,钻得鲜血直流,痛的她哇哇直叫。平时为了躲避“灾难”,闲暇时常到自家(笔者的祖母家)来。祖母便教她纺花、织布、缝衣等一些细碎的针线活,还教会了让她如何做人的一般道理。就这样,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大概在十五岁左右便和韩儿圆房结合。在这个离奇、不规则的封建家庭中,司太君童年时代的特殊成长,造就了她后来一生中勤俭、仁慈,与大自然相抗衡的斗志。

二人结婚后过了几年,大概在二十岁左右,便生了一个女儿。不久,便分居分家了,开始了她一生“熬活寡(37年)”、“熬死寡(37年)”两个特殊的苦命岁月,其原因就是这个不称职的母亲一手操纵的。从此,一个大家庭分裂成了两个小家庭,“老母子”、“小母女”相峙过活。韩儿在家,对母亲百依百顺,可谓“孝敬”,对妻女不闻不问、置之不理;在外,护理主子、忠心耿耿;生意场上、经营有方,闲暇期间,也风流倜傥。不料,在女儿六岁时,不知何原因而夭折,其后的一男二女都是两人偶尔相碰孕生的。随着儿女的逐次降生,一个女人担起了“小家庭”的重担。为了过活,青年时代的司太君起五更、爬半夜,省吃俭用、养儿育女。每每吃饭,都是先让孩子们吃个够,然后自己再吃,不够时,把刷锅沉下的稠垢热了再吃。有一天下午,她去坡上拾柴,因中午吃玉皮粗馍而口渴得很厉害,便到死水潭喝水,不慎将蚂鳖喝下,回到家中肚痛得厉害,躺在床上直打滚,经打针吃药治疗,方可停止。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了,儿女们渐渐长大,儿子国长已结婚生下女儿,“小家庭”变成了“大家庭”,儿孙满堂,其乐融融,司太君是苦在心里,乐在嘴边。一份汗水,一份收获,不容易呀

伴随着“大家庭”刚刚有了起色,老母子“小家庭”便蠢蠢欲动。韩母怀恨在心,就在一天夜晚,一人独自起床,悄悄地烧香跪在院中向天祈祷:“老天爷!你行行好!把国他妈抓走吧!我和她不相容!”过了几天,终于在地里翻红薯秧,突然风雷大作,狂雨急下,韩孙国长因到树下避雨,电击而亡。司太君痛不欲生。韩母哭着说:“老天爷!您怎么听错了我的话?反而把我的孙孙抓走了呢?”不久,他的女儿得病而死,妻子也改嫁了。“大家庭”消失了,满目凄凉的司太君依然带着两位女儿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并抚养长大直至出嫁,由大女婿做养老来支撑这个门户。待大外孙女长到五六岁时,年过花甲的韩儿因患慢性肝炎而死,老母子“小家庭”解体。九十高龄的韩母悲恸不已,悔改自新。她惭愧地说:“国他妈,由于我过去作恶过分,才造成孙子、儿子早我而去,我对不起你,望你原谅!日后咱娘儿俩还得相依为命,拼力过活,以前的事不再说了。”宽宏大量的司太君点了点头。一年多后,韩母相继而去,司太君不计前嫌,为她养老送终。

又过三年,陆浑发大水(1975年秋)受灾,老年时代的司太君随大女儿迁移到异乡他地就居,并在那里过着不错的暮年。但思乡情绪毅然严重,“叶落归根”的夙愿她是一定要实现,终于在年过古稀之后,又独自一人回到故里。由于年高苍迈,生活费用由大女婿往返转送,饮食起居自家照管,还不时地打水、拾柴。有一次拾柴,因下大雨发大水,差一点被隔在河对岸。二伯父去世办完事(1999年秋),我们兄弟几个去看望她,她慷慨地说:“我来望城岗整整八十年了!死后请你们把我另行埋葬,不要和他们母子在一起,我受够了。切记!否则,我会骂你们!”我们只是笑而不言。就这样孤独、凄凉地生活了二十年。之后由于高龄、行动不便,被迫又回到了大女儿家。一年多后,大女婿因得肺癌而去世。她悲愤地说:“苦命人就是倒霉!我上一辈子作孽了!靠树树倒,靠山山空。我这一辈子,丈夫靠不住;靠儿子,儿子早去了;靠女婿,女婿又先我而去,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说罢哈哈大哭。次年(2009年)正月底,她也悄悄地离开了人间,结束了长达九十六年的风雨岁月。可叹呢!

在韩氏家族中,同样都是人,同样都是生活在天地间,同样都是韩家的后代,为什么长门人会绝后?为什么二门人会飞黄腾达?为什么三门人会香火旺盛、人才辈出?勤劳、善良的司太君一生为什么会如此的命苦、悲惨?常言道“家和万事兴”!一个家庭和睦了,各项业绩都会繁荣昌盛;相反,一个家庭处境的不安,会给各项业绩带来不利因素,倒退,以致酿成悲局。同样,韩氏元和长门,因夫人一生过分的所作所为,激怒上苍,才造成不应有的悲局。三门人,一位很了不起的伟大母亲,在逆境中她营造了温暖、和谐的家庭,并教育了后代人。因此,作了两件幸事:子辈人挽救了二门人,孙辈人完结了长门人。

元和!元和!元而不和,合而不圆,抚今思昔,以鉴后人。善哉!恸哉!

                  

2020年8月8日


编辑点评:
对《望城岗司老太君记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