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如斯我闻 > 老黑是咋恨上老木的

老黑是咋恨上老木的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0-08-08  分类:如斯我闻  字数:1197  阅读: 258  评论:0条 推荐:4星

 

老黑20年前还不叫老黑,叫小黑。小黑倒也不黑,模样英俊,时不时往手上“呲呲”的喷点摩丝,对着镜子把头发抹的油光发亮,汉奸头造型一般。我俩同年上班,慢慢成了好哥们,住的单身宿舍距离也不远,去一百米外的厕所也是喊着一起去,没尿意让他一喊“去厕所”, 宁伤膀胱不伤感情,临时也能挤出几滴来。

人都说小黑小气,包括他的老乡,谁也别想让他请客吃顿饭,那怕一个凉皮小黑都不肯出钱。对我倒是大方,因为他只有我这一个好朋友。我俩经常一起吃吃喝喝,吃多了喝蒙了屋里一趟,床上一个沙发一个的,迷迷糊糊呼呼噜噜就是一夜。

大约2002年8月15前一天,小黑摸到十几里外的集市上,买回来两条鱼,说要去我厨房炖个鱼汤过中秋节。当时我在班上正忙走不开,就说,钥匙你知道放在老地方,屋里有气有火,有锅有盆,你先开始吧!

中午我回去进院子就闻到一股炖鱼腥香味。小黑正趴在水池上洗盆子洗刀具,一个黄色的塑料盆,成了他杀鱼洗鱼的盆子。小黑说,老木快去厨房看看吧!鱼我已经炖上了,一会就开吃!我心里头一咯噔,这家伙!干活倒是麻利!

我到厨房一看,蒸汽缭绕的炒锅里,翻滚着浓白的汤,半锅鱼肉漂上浮下,一只苍白的死鱼眼,在半拉鱼脸上狠狠的瞪了我一下就溜了。

过了一会,我问小黑,鱼汤中喝了吧?小黑说,差不多了,你去端来吧!我赶紧进了厨房,走到院子里,我突然一趔趄,一声大叫,一锅鱼汤连锅带汤飞了出去。

小黑出来一看,恼了!说,你个没材料啊!咋不烫住你咧!躲得怪快!这可咋办,中午吃啥!

我镇静下来说,不要紧,我骑摩托咱俩去井店镇上喝羊肉汤!走!我请你!

不久,小黑就被遴选到上级的上级部门了。之后每逢过节打电话拜年或者我俩相聚,他就会拿这事说我,看看你当年多没材料,我辛辛苦苦熬的鱼汤,叫你一下子扬洒啦!罚你喝个酒!一个都不中!喝俩!

时隔多年,他仍然耿耿于怀。

老黑啊,老木我啥时候也不会告诉你,当年你洗鱼淘鱼的那个黄色塑料盆,是我的尿盆啊!咱俩一起买的,颜色都一样,一人一个预备夜里用的,你咋就忘了呢?


编辑点评:
对《老黑是咋恨上老木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