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如斯我闻 > 监考记

监考记  作者:中天悬明月

发表时间: 2020-08-07  分类:如斯我闻  字数:2535  阅读: 235  评论:0条 推荐:4星

  当教师,最怕的就是监考。  当卷子一发,铃声一响,考生便进入了答题的状态,教室里一下子便静了下来。教室里一旦安静,自己就会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身处其间却被排斥在外,高高在上却又格格不入。眼睛总
 

  当教师,最怕的就是监考。

  当卷子一发,铃声一响,考生便进入了答题的状态,教室里一下子便静了下来。教室里一旦安静,自己就会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身处其间却被排斥在外,高高在上却又格格不入。眼睛总会不自觉地到处寻找,想要找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眼前是人。

  窗外是树。

  远处是路,是水,是山,是变换着色彩的天空。

  外面的鸟儿,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地叫着,那欢喜和快乐,都在解释着一个动的世界,让人觉得自由是多么美妙。而考场里似乎是静止不动的。风吹进来,带着外面的声音和气息。日头的影子也在长长短短不停地变换,这种和时光对峙的状态,往往让人产生《围城》里方鸿渐刚上讲台的那种感受——课已讲完了,下课铃还有好一会才打;一片无话可说的空白时间,像白漫漫一片水,直向开足马达的汽车迎上来,望着发急而又无处躲避。

  当初自己当学生的时候,曾经历过数不清的考试。那个时候只知道惜时如金争分夺秒地奋笔疾书,却从没感觉到考试时间的漫长难熬。角色一变,一样的两个小时马上增加了无限的长度,恨不能将两个小时剁去,直接进入到交卷状态。

  教室里的同学,一个个走笔如飞,偶尔传过来一阵咳嗽。或者是翻动卷子的声音,或者是刷刷写字的声音,那都是大脑思索的声音,是思想迸发的声音。那声音,像春蚕吞食桑叶;那气势,却有一种万马奔腾的气势。

  而我,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还是七步,真有英雄一入狱的感觉。

  唯一庆幸的是,人虽走不出教室,但思绪可以驰骋万里,所谓精骛八极,心游万仞。趁这个安静的时候,可以想一些人,想一些事,就好像监狱里的革命者——锁得住自由的身,锁不住革命的精神。

  这种情况下,还是要做点什么的;如果不做点什么,就简直是对生命的浪费。

  于是——

  一、备课。把教学的相关资料带进考场,把讲桌腾干净,这两个小时就成了备课的时间。这时间,可以充分的研读教材,研究试题,预设问题,把教案完善一下。窗台上摆放着学生的词典,要查什么东西抬手就是。若是在本班教室,还可以顺手检查一下同学们平时的笔记和作业,这是十分珍贵的工作时间。平时有很多外界因素的干扰,对问题往往想不了那么深刻,备课总是显得仓促。考场上备课,是效率最高的时刻,有时候,一场考试下来,一个星期的课都备完了。

  二、读书。把自己喜欢的书私下带进考场,一看就是两小时。领导在外面巡视,看不见你在干什么;领导若进来了,只要考场安静纪律良好,站站转转就走了,一般不会干涉一个看书的人。好像领导也觉得,看书之于老师,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比玩手机打游戏要好得多。考场看书最能静下心来,读得专心,也读得细致。很多以前没注意的内容会引起注意,没发现的妙处会心领神会。这是精神上的最佳的享受时刻。

  记得有一次监考,忘了拿书,我随手拿起一本学生的笔记本来翻阅,没想到翻出了十几首诗词,那语言一下子便抓住了我的心。手头没有纸,我就撕了一张作业纸,用一支铅笔抄了下来——

  知君醉,佳人含泪唱逝水雁南飞;红绡垂,无语凝噎竟笑谁自伤悲;君莫却,樽前春风吹当时白玉佩。一梦回,回不到月未玦;为君歌,歌一曲彩云回。 ——《醉红绡》

  那年的桃花正红,那夜的月色迷蒙。你为我点上双眸,传神的眼眸,只将你一生,刻进我的心中。一抹红颜为谁瘦?墨一世魂入眼眸。      ——董贞《墨魂》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方文山《烟花易冷》

  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诗,也不是词,而是十几首歌词。词作者有名,那歌也早已有名,只是我孤陋寡闻,没赶上潮流而已。这才再次相信,歌词写得好,真可以当诗来读。

  三、写作。考场上备课之余,读书之余,摘抄之余,思考之余,脑海里偶尔也会闪现出叫做“灵感”的东西。有时候灵感一来,就有写作的冲动。这时,往往没有纸,没有本,就随便找点东西就写。看似信马由缰,却又言为心声,边边角角写满了文字。有时候思想太多,汹涌而来,来不及组织又唯恐遗忘,就写得潦草难堪。但那不耽误成文,下去稍加整理,就行了。

  这样忙起来,监考就成了一种超级享受。同学们在思索书写,我也在思索书写,我的写字声和同学们的写字声合成了交响;同学们分秒必争,我也没让光阴虚掷,那快马加鞭追赶时光的紧迫,真有点像长绳系日鲁阳挥戈的感觉。

  一旦进入到入迷的状态,外面的所有变化便感觉不到了。有时候,进考场的时候明明是风雨交加,出考场的时候却是晴天丽日;有时候,进教室是暖阳如春,出教室时却寒风如割;还有的时候,进考场时本来蓝天如洗,出来时已是夜色如水……

  时间一长,习惯了,慢慢的觉得监考也挺不错的,有时候该考试了,心里还隐隐有点期待,觉得终于有纯粹的时间供我支配了。

  好多年前,还没有手机的时候,和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学生交谈,我问她感到什么时候最难熬。她回答说:“坐火车。不过现在好多了,读书可以让坐车的时间大大缩短。”一副青春生动的样子。现在想来,我的监考和坐火车差不多,我监考时所做的一切,和坐火车读书也差不多。

  《围城》里,方鸿渐们创造了一种“杀时间”的方法,就是动不动就朝黑板上写字。我的这些方法,也算是“杀时间”的一种吧。无论如何,这种方法,总比单调的看风扇数电棒数步子要好得多,也比毫无意义的胡思乱想好得多。

  当今的教育,似乎已经被考试取代。大大小小的考试,成了高三的常规。但现在,一般的监考我已经适应了,只怕大型考试。倘若是大型的考试,比如高考和中考,那是一点都不敢含糊,只有打起精神全力应付。好在这种大型的考试不是经常进行,一年不过那么一两次。


编辑点评:
对《监考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