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感悟小品 > 夏雨中漫步

夏雨中漫步  作者:秋天洁云

发表时间: 2020-08-06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2377  阅读: 29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午后,闲的无聊,我便撑起雨伞,独自出了家门,踏上通往村后田间的道路。

  雨,像断线的珠子铺天盖地直泻而下。豆大的雨点儿敲打着硬化路面,溅起一朵朵洁白的水花,然后,顺流而下与各路裹挟些许泥土及杂物的水汇聚一起,漫过路缘与地埂之间的杂草,泛起一层层涟漪,冒起一串串水泡,哗哗啦啦地往下流淌。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湿润的泥土气息与各种庄稼淡淡的清幽,让人有一种无以言表的舒服与惬意。

  村边有名叫“太古"(也不知先人们为何取这样古怪的名子。也许,正如人的名子一样,只是个代号而已。虽然只是代号,但若与人提及熟悉的某人名子时,在自己的大脑中便会立刻呈现出他的一切外貌特征来,地也一样)的田地,村村通公路(多年前是一条连接两村的土路)把“太古"一分为二,分为上太古与下太古。上太古,也就是旁边的这一层层梯田,这其中有我家将近一亩的田地。以前是水浇地。二段斑斑驳驳的拱形渡槽,矗立在路的两边。旁边堆着一些石灰与蓝砖凝结后的残垣断壁。站在这里,耳闻雨打渡槽的沙沙声,目睹如注的雨从渡槽上落下来,不禁让人心里有种似水流年物非人非的迷惘。透过眼前这个七十年代初建造的凝聚着农民智慧的引水工程,我仿佛置身于当年父辈们既紧张,又热闹欢快的的劳动场面之中。而今日,它像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仿佛在向后人絮说着它当年引水灌溉曾经的辉煌。由于年久失修,它终于在时光的侵蚀中一点一点地倒蹋。后来,浇地的机井,也随着地下水位的急剧下降而水明显不足。多年来,因为无人管理无人问津而报废。为此,原来肥沃的水浇田而变为今天“望天收"的旱地。

  这块地,虽然不能灌溉,但是离家近,相应,干活方便。前年,耩油菜时,不知噎了耧,竟然三分之一光秃秃的。后来,便把无苗的加上河边杨树下的地(虽然能浇灌,但杨树下不朝阳,还怕洪水冲)都种上了在县城买不到的纯天然的无公害蔬菜。蔬菜种类应有尽有。今年春耕,我们把这块白地,一分为二,分别种上花生、蜀黍。种庄稼,特别是种蔬菜,不仅费工、费力,还费心。对待它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样,一有空,不是到田里一茬跟一茬地拔草,就是追肥甚至捉虫。采摘后的瓜果蔬菜,除留一些给自己外,其它的便送于邻居或者亲戚朋友。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每次,面对满满的收获,面对随手采摘可食的脆生生甜丝丝的黄瓜、味道醇厚的红透了脸的番茄时,劳作后的幸福感、成就感蓦然油然而生。

  再往前走,前边是一条呈丁字形的岔路口。站在路口,目之所及尽是高高低低错错落落的各种碧绿的庄稼一一没过头顶冒梢的蜀黍 、半人高正开花结荚的芝麻、匍匐着正努力孕育地下果实的红薯花生……它们在吸吮甘霖的同时,也被夏雨冲洗得舒舒坦坦一尘不染,并且随着雨的节拍,雨的音符,雨的旋律也喜不自禁地应和着,起舞着。

  我喜欢夏雨,喜欢在夏雨中漫步,喜欢夏雨既开朗豪放,又不乏张扬的个性。在这沙沙啦啦夏雨的喧泻声中,我仿佛听到了庄稼们在雨中竞相生长、竞相开花并竞相结实的声音,仿佛看到缺苗断垄的棉花地中,我们刚补栽不久的耷拉着脑袋的棉花苗,因为这场及时雨的滋润已经精神抖擞的身影!又仿佛看到在热气蒸腾的沸水中起舞的、让人馋虫蠕动的金灿灿甜丝丝的嫩玉米棒子,一团团雪白雪白的棉花,一嘟噜一嘟噜秄粒饱满的花生,沉甸甸压弯了腰的谷子……

  离路不远处,有我们的一块棉田。去年,花生的出苗率还不到一半。直至后来才发现不远处的沟崖边有棵冠如伞状的老桐树,一个硕大的鸟窝隐藏在枝叶间。今年,我们便相应调整种植计划,种上了棉花。岂料,几天后,到地里一看,发芽的与没发芽的种子被鸟刨得七零八落,暴露于地表。无奈,只得补种。补种中,只听得“呼啦"一声响,仿佛卷过一阵狂风,抬头望去,只见一群约有几十只黑白相间的鸟喳喳喳地从我们身旁掠过,然后,落在不远处沟边的那棵桐树上。我们在前边种,几只鸟大摇大摆地跟在我们后边,旁若无人地踱来踱去。

  往年的田野里,到处是一望无际的各种庄稼,相应,鸟儿们也有它们广阔的活动空间以及各种赖以生存的食物。近年来,随着大片的土地被开发被承包,农户被承包的大量土地栽上了各种瓜果,种上了各种中药材及一些经济作物,并大量喷施农药与除草剂。冷不丁,这些鸟类还可能误入果农设置的层层天罗地网中。我个人认为,导致大批鸟儿聚集一起危害农户庄稼的原因,与如今的种殖结构的调整生态失衡息息相关。

  望着树上树下来回穿梭欢噪的一大群鸟儿,我知道,这次的补种结果也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苗稀草盛。

  望着田地间三番五次除草后廖廖无几的禾苗,我们有史以来首次进行了棉花苗的移栽。

  移栽后,我们天天关注着天气预报,天天在暑热难耐中盼着下雨,一来消热解暑,送来一夏的清凉,二来愿风调雨顺,给辛苦了一季的庄稼人以盼头。

  终于,这场甘霖如约而至。

  漫步在家乡的田间地头,耳畔回荡着恍若天籁之音的沙沙啦啦的夏雨声,这时,我不仅心如止水,还感到非常非常地踏实。因为,这块土地,不仅是滋养我们生命的源泉,还是我们终将栖息的地方啊!

  雨,渐渐地小了;乌云,缓缓地退了。

  一丝光线从云缝中探出头来。

  叶子上的水珠,像一层晶莹剔透的珍珠,在夕阳下熠熠生辉。鸟儿,时而喳喳喳地呼朋引伴,时而展翅高飞;隐藏在草丛中的各种夏虫儿,唧唧唧,吱吱吱弹起了合奏 ;一只爬上路边高枝修成正果的鸣蝉,也拼命知知知地扯起嗓门……

  忽然,身后传来羊儿的“哞哞"及放羊人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雨后的田野,顿时热闹起来了。


编辑点评:
对《夏雨中漫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