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姚老爷

姚老爷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20-08-01  分类:小小说  字数:2442  阅读: 94  评论:1条 推荐:4星

花溪镇地处京西古道。花溪镇东街济世堂的姚老爷远近闻名。姚老爷体型微胖,宽额,小眼,逢人先笑,他早年在外读书,写一手好字。姚老爷绰号姚三丸。传说姚老爷年轻时,七里外李家坨的财主李福祥病重,先前只是不思
 

花溪镇地处京西古道。

花溪镇东街济世堂的姚老爷远近闻名。姚老爷体型微胖,宽额,小眼,逢人先笑,他早年在外读书,写一手好字。

姚老爷绰号姚三丸。传说姚老爷年轻时,七里外李家坨的财主李福祥病重,先前只是不思饮食,请了几位郎中看后,病情越发严重,脑胀目眩,鼻子流血,已经卧床不起了。李家人把姚老爷请去。姚老爷把脉之后,从药箱里掏出一些萝卜籽碾碎,加了点面粉、茶水,调和搅匀后捏成三个小丸,嘱咐李福祥每日分三次服用。李福祥服下第一丸后,鼻血止住了,第二丸服下,眼晕脑胀的症状没了,第三丸服下,李福祥起床想吃东西了。姚三丸绰号由此得名。

姚老爷没儿子,只有大凤、二凤两个闺女,两个闺女相差两岁。

姚夫人在大凤9岁时去世,姚老爷在父亲的催促下两年后续弦,续弦后没有生育。

大凤、二凤长到十六七岁时,出落得像葱芯一样水灵,被镇上人称为花溪镇两朵花。

姚老爷的父亲摇着头说:“花再好看也是赔钱货,儿啊,你赶紧再娶一个,要不抱养个男孩,养大了好继承这份家业。”

姚老爷说:“听您的。”却始终不动。直到他父亲去世,他也没再娶,没抱养。镇上人对此说三道四,他听后笑道,“人各有命,命里没有不强求。”

姚老爷把闺女当儿子养。大凤、二凤小时候上私塾,大了进城读女中。

日伪统治时期花溪镇西南五里有一个日军据点,据点里有两个炮楼,驻扎着日军的一个中队。

夏末的一个下午,大凤、二凤带着一个男人回到姚宅。男人姚老爷认识,是大凤的美术老师,夏天来过家中。

第二天,花溪镇传开了,“姚老爷也太开明了,送女儿去洋学堂读书不说,还让闺女自己找男人。唉,都把男人领家来了!”

姚老爷在街上溜达,遇到熟人探问便笑着摇头:“唉,女大不由娘,大凤嫁的男人家道殷实,刚留洋回来。这次领回家让俺看看,然后回男人老家拜见公婆。”

两天后姚老爷派了两个伙计,装了一车嫁妆,送大凤夫妇。二凤也跟了去。

后来传出大凤、二凤进山当了八路军,那个男人是共产党在北平的地下工作者,他们仨人是去西山给八路军送药品,用姚老爷送的那车嫁妆做掩护,药品就藏在嫁妆里。

很快姚老爷被日伪军抓进炮楼,他们恐吓姚老爷说出实情,不说就杀了他。姚老爷瞪着眼喊冤,“啥实情?实情是俺闺女出嫁!”

日军头目抽出军刀抵住姚老爷脖颈,姚老爷闭眼不说话,刀刃下压,鲜血溢出,姚老爷一动不动。他们用尽招数,姚老爷一口咬定,俺说的是实话。

最后他们要姚老爷拿出两万块大洋了事。翻译官说:“太君说了,拿来,就放了你!”

姚老爷说:“这么多大洋,俺一时半会儿凑不齐,要不你们容俺半个月。”

日军头目听完翻译,哈哈大笑,又对翻译官几里哇啦一通。翻译官说:“太君说了,十天,十天之内,你送这来。不送,就要你老命!”

姚老爷回到家,忙着变卖家当,筹钱。他让家人撒下话去,要出手家里的珠宝玉器,筹钱孝心日军。

日军头目派出监视姚老爷行踪的眼线陆续回来汇报:

“姚老头害怕了,正在四处筹钱.....”

“姚老头把家里的字画都卖了,这两天又......”

“好!好!”日军头目听完翻译哈哈大笑。

第六天上午眼线突然来报,“不好了,太,太君,姚老头不见了!早上我......”

日军头目没等翻译官说完,“哇哇”乱叫,照着趴在地上的眼线就是两脚,抽出军刀叫喊:“姚的,八路的......”

济世堂经营上百年,典型的前店后院建筑,药铺临街,古旧窄小,后面却是一座三进院的大宅子。日伪军赶到花溪镇,砸开药铺冲入宅院,院内空空如洗。日军头目怒目圆睁,下令搜查。话音刚落,爆炸声四起,瞬间燃起一片火海火。

不久在离花溪镇一百多里的宛平城,新开了一家何记药店,何记药店老板,宽额,小眼,像极了姚老爷,只是鼻梁上多了一副金丝眼镜。


编辑点评:
对《姚老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