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新农堰高坎 第五十二章

新农堰高坎 第五十二章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 2020-07-22  分类:长篇  字数:8704  阅读: 86  评论:0条 推荐:0星

 

 

 

五十二

 

 

有接兵的王参谋那么看好他,有公社武装部肖部长愿意帮忙垫底,方鹏飞心里多少得到一些安慰,但终究是没有成为事实的事情多少还是叫他自己心里不踏实。方鹏飞心里清楚,肖部长那么愿意帮助他,这中间肯定是有王幺伯的授意,看来这回是王幺伯铁了心地要把他弄走。就像是三婶说的那样,这老东西之所以那么疑心重,有可能就是怕他自己的事情败露,或者就是想扫清他自己认为障眼的因素,打到长期占有像三婶这么漂亮,又有把柄在他手里捏着的女人。方鹏飞自认为自己身体不错,对征兵体检很有信心,关于政审的事情,他相信肖部长说的有道理,接兵干部的态度是关键。不关咋个说,还没有铁板钉钉的事情毕竟是个事情,方鹏飞现在怕就怕那老王八蛋有个啥子变数,或者是反悔了,这么一想他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地慌乱。

不过方鹏飞像是交了好运一样,有天助也,老天爷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帮了他一个大忙,叫他有机会逮住了时机,把自己的这个事情稳稳地做牢做实了。就在这个当口王幺伯唯一的儿子死了,听说新繁二医院的医生说小儿麻痹症是要不了他王幺伯儿子的命,是、他儿子患的是肺心病才取走了他那个残疾儿子的性命。王幺伯家里白发人送黑发人,哭天嚎地,悲痛欲绝,大队和左右邻舍都来帮忙大办丧事,就连在河堤上忙着修河的都弄得人心惶惶,周队长和钟会计找来各个生产队的队长一商量,索性停工两天,带着强大厨师徒和一大帮人连夜撵回了新农堰高坎。三婶找到方鹏飞,硬塞给他十块钱,要他当礼金送给老王八蛋。方鹏飞说大春结算刚分了钱,自己晓得咋个办。三婶责怪他说:“你有是你的,再说当兵的事情要是真成了,你在外面不花钱啊?你自己的留到,以后出远门少不了有花钱的地方。”方鹏飞觉得三婶比自己想的多,想的周全,也就应了,但还是说礼金给五块钱就算多的了,用不着给这么多。三婶说:“你晓得啥子哦,礼重才压手呢,你不懂就听我的。”于是方鹏飞收下三婶的十块钱,自己再添上十块钱,这礼应该算是整个新农堰高坎头一份了。三婶又给方鹏飞出了一个大主意,要他把那十六只已经长大的鸡,全都送到老王八蛋家里去做酒碗,这又算是个很大很大的重礼了。三婶还说:“反正你都要走了,那些鸡你留到也没有啥子用,总得要处理哇,还不如这样赌实在一些更好!”

整整三天三夜,方鹏飞都在王幺伯家里帮前忙后,在丧事最后那天的九斗碗桌子上,王幺伯热泪盈眶地拍到他的肩膀对肖部长说:“肖班长啊,你必须把这娃的事情办好!这娃太懂事、太仁义了,我都不晓得咋个感谢这个娃了。三只大公鸡十三只鸡婆一只不留都送过来祭我那可怜的儿啊 ,老子现在都有点后悔了,真还有点舍不得放他娃走了呢!”方鹏飞心都提到了喉咙眼,心里就怕这老东西真的后悔了。肖部长也有些醉意,说:“王排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接兵的王参谋早就看上这娃了,你现在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唉,叫我说你王大书记这么看重这娃,你当大队书记的都当到这个地步上了,我一个副班长还有啥子说的呢……就是……”肖部长看了方鹏飞一眼,欲言又止。方鹏飞心里识好歹,估计肖部长要跟王幺伯说写些啥子,马上给他们续上酒,说:“二位领导,我到那边去看看,看还有没有啥子要帮忙的。”

方鹏飞到别的桌上逛了一圈,看到王幺伯在招呼他,赶紧过去坐下,听肖部长在说:“你这个主意好,给这娃再添一把火,这样好!想当初我们刚到部队上去的时候啥子都不懂,等你搞得差不多明白了,有点啥子进步了,也就到该你复员转业的时候了,是不是?”老王八蛋端起酒对肖部长说:“那就按你的意思解决了哦?”肖部长喝了酒,似笑非笑地说:“你既然都这么看重人家,你叫这娃背个金字招牌走又掉不到你身上一块肉,人家会记你一辈子的好呢!”肖部长叫方鹏飞好好敬敬王幺伯,说:“你娃到了部队可不要忘王书记哈!”王幺伯也对方鹏飞说:“方娃,你娃要好好谢谢肖部长才对,给肖部长敬杯酒噻!”方鹏飞赶紧端起酒杯,分别敬肖部长和王幺伯的酒,但他没有搞懂他们刚才说的啥子金字招牌的意思,只晓得他们刚才说的话应该跟自己有关,他现在啥子都不愿意多想,就只想能顺利的当兵走,早点离开新农堰高坎。

 

礼拜一早上天不见亮,方鹏飞口袋里装着三婶头天晚上煮的四个鸡蛋,兴高采烈地出了门,心里记着三婶的叮嘱,要他验完血后赶紧把鸡蛋吃了。“国舅”家的黑子一直跟在方鹏飞身后,几次喊这畜生回去都不肯,方鹏飞只好掏出一个鸡蛋剥了皮给它。黑子不肯要,他把鸡蛋硬塞到它嘴里走了。等方鹏飞晌午回到新龙堰高坎的时候,看到黑子还站在路边等他,这畜生一看到他的身影就风急火燎地扑了上来,摇着尾巴和他亲热,他对黑子说:“放心,老子是国防身体!”黑子高兴地跑上高坎,方鹏飞在后面大声得意地吼了一声:“老子过了这一关!”

方鹏飞刚把晌午饭煮起,周队长就风火火地跑来对他说:“走走走……你娃硬是踩到狗屎运了,连老子都没有想到!快些跟我一起去大队部,王幺伯他们还等到你娃的呢!”方鹏飞不晓得周队长说的是啥子意思,对周队长说:“你们不是在河坝上修河得嘛?”周队长说:“修河那点活路遭得住几整哦,完了,昨天晚上都回来了。走啊,你还旋啥子呢?赶紧跟我去大队部……”方鹏飞心里有些害怕,就怕在这个关键时候节外生枝,又不晓得周队长喊自己到大队部去干啥子,就说:“我早上刚遭抽了一管子血,还没有吃饭呢。”周队长笑着说:“共产党员连死都不怕,你娃还怕抽一管子血嗦!等事情完了回来,你娃还要请老子喝酒呢……走走走!”

方鹏飞跟着周队长来到大队部,看到王幺伯和几个大队干部,还有两三个生产队长都在,钟会计也在。这阵势以前从来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不晓要发生啥子事情。王幺伯看方鹏飞跟周队长到了,就说:“大家都还没有吃晌午,我们都抓紧啊,长话短说了啊。方娃子到我们大队插队落户算两个年头了吧,他们生产队一直反映他表现不错!劳动积极,能吃苦,就是农闲也很难得回一趟城里,算是认认真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上一次还得到过公社的表彰。在我们新农堰高坎的知青里面以前不是没有过,但不多,我也跟几个生产队了解了一下,这娃算是我们大队历年来表现最好的一个知青,劳动态度端正,挣工分也最多的一个,不像有的知青娃儿年年还要倒找拿钱取人,其他我也不多说了,是不是周老十?”听到王幺伯把自己说成跟一朵花一样,方鹏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一脸发热,局促不安。王幺伯用犀利的眼光扫视了一下在座的,接着说:“人家还要求积极进步,多次跟我提起过想入党的事情,我看这娃还行!这十来年我们大队来来走走了不少知青,好的坏的都有,这些我也不多说了。但是,我看哪个都没有像他这样的,还没有哪个在我眼里够入党的条件,说来也是我们大队党支部工作的一个缺憾。今天好了,我就看这娃够条件了!人家够了条件我们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也算是弥补一下我们大队党支部工作上的一个缺憾事情。我们今天就做一回这个事情,讨论方娃入党的事,我首先同意了……”妈呀,方鹏飞简直被弄晕了,心里想自己啥子时候说过要入党的哦?他心里敲起了鼓,七上八下,被羞涩得一脸通红,赶紧买下脑壳去。

王幺伯一言九鼎,啥子事情都说一不二,霸道是出了名的。他现在都率先同意了方鹏飞入党的事情了,在座的哪个还敢说个“不”字。只有大队妇女主任先是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方鹏飞一眼,但接着也说:“我也看这娃还可以,既然王幺伯都说没得问题,还有啥子说的呢……”王幺伯看大家都点了头,就要方鹏飞自己表个态,还说:“你娃就说想不想入党,有没有这个决心!”这么好的事情都送上了门,方鹏飞哪有不顺着杆杆往上爬的道理呢,再说这个时候他哪有胆子有违王幺伯的意愿,他起身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咋说呢,首先谢谢大队党支部的信任,谢谢王……幺伯,我会好生努力,改过自新……”一屋子的人听他这么说,哄堂大笑起来。他赶紧改口说:“我当然想入党,我有这个决心。”王幺伯立刻黑起脸,对一屋子的人说:“严肃点!都说正经事,这回方娃要去当兵了……”王幺伯说到这里问方鹏飞说:“你今天体检过了没有?”方鹏飞大声说:“医生是说我过了,应该没有啥子问题!”

老王八蛋笑了笑,接着有些得意地说:“这样就好,方娃这回去当兵是我直接推荐的,我还听公社人武部肖部长说,人家接兵的王参谋一眼就看上他了,我们不推荐人家都不得行!我们大队给部队送兵,就是要送一个响当当的好兵。所以说,我们就要叫方娃入了党再走!这也是我们大队党支部积极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培养和教育知识青年的成绩。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支部也必须抓紧,我马上就去给公社上报这个事情,一定要争取公社党委在方娃走之前就批准下来。”王幺伯说到这里,掏出一张表格来,叫钟会计帮着方鹏飞一起马上填写好,钟会计还叫方鹏飞补写一份入党申请书,最后几个支部委员都那份表格上签上了名字。看到王幺伯对自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方鹏飞除了心里吃惊,就是感激不尽。他这下才晓得那天在王幺伯家办丧事的酒桌上,肖部长说的那个“金字招牌”是啥子意思,感到自己真是像踩到了狗屎一样幸运,幸运的像做梦一样,方鹏飞这下才明白三婶心里的大智慧,更感激三婶给自己出的那个大主意,佩服三婶把这个老东西看透摸准了。

 

腊月初六这一天,又到了新一年塘口开塘的日子,周队长晓得方鹏飞这段时间一直牵挂着新兵入伍通知,有些心不在焉,但还是安排他和三婶一起做开塘酒桌,说这叫站好最后一班岗。方鹏飞眼尖,三婶一来他就看到三婶红色毛衣里穿着那件粉红色衬衫,三婶一脸红扑扑的,神采奕奕,时不时都在用眼瞟上他一眼,一脸的温婉妩媚,叫他心里痒痒的。

半晌午公社喇叭响了,东方红歌曲一放完,就开始广播新兵入伍的通知。方鹏飞和三婶都停下手上的活路,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眼睛都盯住挂在门楣上的那只纸喇叭。没想到新兵入伍通知第一个就念他方鹏飞的名字,方鹏飞激动得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三婶。三婶眼眶里全是泪花,用力推开他,幸好门口没有人。三婶一边接到干活路,一边嘴上埋怨他说:“看你好冒失哦,要是刚才遭哪个看到了还了得啊?你还走呢,走个屁……还跟人家吹牛说要入党了,好事有一件就差不多了,还一个接一个的……叫我都觉得有些奇怪……”三婶心口不一,话里话外酸溜溜的。方鹏飞晓得她有一肚子的委屈和难过,就哄她说:“你要反悔不愿意我当兵走,那我不去就是了。”三婶停下手上的活路,嘴里像打机关枪一样,说:“哪个要反悔了,你要反悔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现在反悔就算逃兵晓得不晓得!人家好心卫护你,你还不识好歹,算我白费苦心了,我管的你走不走的……”方鹏飞一脸无辜地跟她说:“我真的没有豁你,那个入党的事情,我真的是事先啥子都不晓得,周队长喊我到大队部去的,去了才晓得他们在开支部大会,说我入党的事情。都那样说了未必我还敢说个不啊,王幺伯捡不回面子不把我活吞了啊?还不是我们塞了那二十块钱和那么多鸡,要怪都怪是你出的主意……”三婶抿嘴一笑,说:“那未必是我错了嘛?还王幺伯呢,喊得好亲热哦!”方鹏飞“嘿嘿……”一笑,三婶走到门边看外面没人,小声对他说:“今晚上你要老实在你屋里头待到哈……”方鹏飞心头晓得三婶的意思,今天老王八蛋要来吃上塘酒席,她又逃不过老王八蛋的欺辱。

公社广播连播三遍新兵入伍通知,完了又说下午到公社领取入伍通知书。三婶着急地说:“那你吃了饭就赶紧去,也顺便给你家里去个信。”

这时候周队长和钟会计来了,一进门就说:“方娃,恭喜恭喜!”钟会计闹到要方鹏飞请客,方鹏飞杵他说:“我鸡都没得了拿啥子请哇?”还是周队长理解人,对方鹏飞说:“你一会儿多敬我们一杯就是了。”钟会计还喋喋不休,说:“狗的啬家子……”

下午,方鹏飞在公社肖部长那里领到了自己的入伍通知书,还听说过几天就要领新军装走人。方鹏飞再三谢过肖部长,刚要出门正好碰见王参谋,王参谋眉开眼笑地对方鹏飞说:“你们大队书记真有意思,对你真是可以啊,昨天还亲自跑来找我说你,说你修河轻伤不下火线,在乡下这两年劳动积极态度又好,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早就够共产党员的标准了,还说你入党的事情公社党委都批下来了。还真叫我给看准了哈,我接新兵也有上一两千了,能像你这样的不多。不过我跟你说啊,到了部队我可要用共产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你啊,你可不许骄傲!”

方鹏飞尽量像个兵的样子,给王参谋打了一个立正,说:“我保证听领导的话!”王参谋纠正他说:“是听部队和党的话。”方鹏飞跟王参谋打听去西藏的事情,问啥子时候出发去西藏,王参谋说:“我们是西藏军区直属队,当兵就在拉萨,你别听别人瞎说西藏有多么的艰苦,没有那么邪乎。我在西藏快二十年了,那里空气好、太阳好,尤其是我们驻藏部队的生活好,哪像内地部队一天的伙食费才几毛钱啊,我们西藏部队一天的生活费就是两块七,就是空气里氧气少点而已。”

方鹏飞信誓旦旦地跟王参谋保证说,自己不怕条件艰苦,当兵就是保家卫国,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王参谋高兴地说这样就好,五天后在公社武装部发新兵装备,换上新军装就走人,先到新兵集训营集训,明年开春进西藏。

方鹏飞回到新农堰高坎,三婶早把他屋子里收拾干净走了,锅里给他留了晚上的饭菜。方鹏飞把入伍通知书放在桌上展开,自己对自己说:“终于成真了!”方鹏飞一直没有给家里写信,也没有要回家一趟的计划,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新农堰高坎,离开三婶。他决定暂时不告诉家里这个喜讯,等到了部队上一切都安顿下来再说也不迟,那样更会给爸爸妈妈和姐姐一个天大的惊喜。他要继续在塘口上帮忙干活路,要真正做到站好最后一班岗,他现在必须要表现得像有觉悟、有志向和有远大理想的一样,不然他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那么多的党员都举了他的手。

周队长喊方鹏飞还是回家一趟,说:“你要这样你妈老汉还以为我们生产队硬是做的出来一样,还以为是我们不近人情呢。”钟会计更是幽他,说:“哦,你娃硬是入党了嗦?还挣表现啊,你做给哪个看哦!再说你走了,从大春结算后那天起,你娃做的工分都不作数了,你晓得不?”方鹏飞根本就没有像钟会计想的那么多,只是跟钟会计闹起耍的,说:“凭啥子呢?”钟会计昂起脑壳说:“凭啥子,就凭你娃现在不缺吃的,而且一到部队上,部队就管你娃吃、管你娃穿,每个月还要给你娃发钱,这个是规矩。”方鹏飞到新农堰高坎来的时候,钟会计就给他说了一套一套的规矩,现在要走了还有规矩,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挑谷子,马上灵机一动,有了一个自作主张的想法。

 

下午塘口收了工,方鹏飞事先都没有跟三婶说一声,直接把他那一担谷子挑到了三婶家里。三婶正在拆她那件红色旧毛衣,看到他挑一担谷子进屋,就说:“你挑谷子来干啥子,你哪里来这么多的谷子?”方鹏飞说:“隔几天我就走了,这都是我大春分的谷子,吃不完也拿不起走,都给你了,别人要是说啥子,你就说我卖给你的。”“那咋个可以呢!”三婶跟他急了。方鹏飞说:“我们不争了好不好,就这个样子了,你拆毛衣干啥子呢?”三婶说:“你当兵去西藏,晌午我都到幺店子看好了,我把这件旧毛衣拆了,再买几两新线回来添起,给你打一条毛裤。”方鹏飞说:“不用,部队上啥子都有,王参谋那天都跟我说了,再过两天天我们就到公社武装部领新军装穿上直接走人,再说你拆了这个你自己穿啥子?”

三婶只顾做她的事情,边做边说:“我不用你管,部队上发新军装是部队上的事情,我给你打条毛裤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藏那么远,又那么冷,我就怕你……”三婶自言自语絮絮叨叨,说到最后哽咽起来。方鹏飞说:“你这样我就更难受了……当兵穿一条红毛裤像啥子样子。”三婶抬起头来望着他,说:“你嫌弃啦!”他赶紧说:“我没有嫌弃,我是说部队啥子都有,你不要再花钱鼓捣给我打一条毛裤了。”三婶犟到说:“那就不花钱,也不给你打毛裤,我给你打一条围巾总可以了嘛。”三婶怕方鹏飞呆的时间长了不好,催他赶急走,说:“这两天是关键时候,生产队肯定有人要到你那里去找你说些啥子和耍的,你最好不要来这里。”方鹏飞说:“我舍不得你。”三婶硬起心肠笑着说:“我们两个舍不得也要舍得!你这样,等你要走的头一天晚上你迟点过来。”方鹏飞只好答应这样,三婶又叮嘱他说:“你走之前还是去看一下周老十和那个老东西,面子上还是要过的去。”方鹏飞说:“晓得。”

方鹏飞要离开新农堰高坎的头一天一早,他先去了周队长和钟会计家,跟他们说了好多感谢的话。他们都说不要这么客气,也没有帮到啥子忙,都是他自己运气好,以后有时间记到回来新农堰高坎来看看就可以了。方鹏飞心里想新农堰高坎本生就不是自己要呆好长时间的地方,咋个离开这里都是离开,早离开总比晚离开的好,但真到了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心里又觉得还有许多的挂念。方鹏飞也看出来了,周队长和钟会计还是把他当成外人,根本就说不上有啥子好多情分上的那种难舍难分的意思,就像方鹏飞要离开这里很正常,没有啥子好了不得的,嘴上说的也都是些面子上的话而已。周队长还说:“你前头做的那些工分我叫钟会计都给你记好,到时候该分配给你的还是你的,你到部队后来个信,我叫钟会计给你寄去。”方鹏飞说:“不要了,就当我贡献给生产队了。”周队长说:“那不行,一码归一码!”方鹏飞说:“真的不要了。”周队长看了看他,说:“要不这样,到时候我叫钟会计把你的那份悄悄给三婶,人家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你看可不可以?”方鹏飞心里巴幸不得,赶紧答应说:“要得,要得。”

之后方鹏飞又来到了王幺伯家,王幺伯刚跟他婆娘吵过嘴,气呼呼地。看到方鹏飞就说:“狗日的屁婆娘,老子这辈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方鹏飞很尴尬,掏出两包准备好的烟塞进王幺伯衣裳口袋里,劝他说:“不生气不生气,有啥子话好好说嘛。王婶也不容易……”王幺伯歇下火来对他说:“你都收拾好了?”方鹏飞说:“都收拾好,周队长和钟会计那里我也都去了,感谢你和大队领导对我的再教育,我绝不辜负你们对我的帮助!”王幺伯说:“哎呀,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老子也算对得起你了。到了部队上喲好好干,不要给我们新农堰高坎丢脸就行了。新农堰高坎这个地方你就不要再回来了,我跟你娃说老实话,我都后悔当初回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有啥子好的?你看我现在过的这么窝窝囊囊,啥子好都没有落下……”

看见王幺伯唉声叹气的样子,方鹏飞心里突然有些同情他,只是一想起他对三婶做的那些事情,心里依旧窝火和愤怒,不可饶恕他的那些罪孽,但就跟三婶说的一样,面子上总的过去,还是劝慰了他一番。王幺伯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你大春分的那些多余粮食你咋个处理的呢?”方鹏飞不假思索地说:“那天做塘秧酒桌的时候三婶要我都卖给她,我也不好意思说啥子,就相宜卖给她了。”王幺伯看了他一眼,说:“我也是顺便问一下,这样好,人家也是一个人带个娃娃不容易,你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方鹏飞不晓得王幺伯心里是咋个想的,反正这样也算是有了一个交待而已。


(待续)

 

 


编辑点评:
对《新农堰高坎 第五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