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7-16  分类:长篇  字数:4442  阅读: 191  评论:0条 推荐:0星

 

梁艳梅的母亲姚彩云,正在客厅看电视,这时电话钤响了,听铃声就知道,是书房的红电话。

响了一阵无人接,姚彩云寻到书房来,心想刚才他还在,到哪去了呢?便去接起来:

“请问是哪里?”

“嫂子吧?是周兵。”

“周副市长啊,你人还在北京吗?”

“前天回来了,后天还要去。”

“找老梁?他不在。”

“和你讲一样。”

“能一样?我可从不揽事情,等他给你回电话。”

“是这样,梁秀娟她们,在京的公司被查了,还要往回赶,我问了,说是叫作梁冀东的在托办,请了好些大来头。这是梁秀娟大哥?跟自己家人干起来?”

“这事听老梁讲过,有些情况好像不那么单纯,具体我也不清楚,还是等他和你谈。”

“那好,挂了?”

咔哒挂了。

姚彩云放下电话出书房,白色电话又响了,忙转回去接,问对方是谁?

梁艳梅兴奋说:“妈!阿弥陀佛是你接。我回家,真没事?”

“没事回来吧。不过要注意,老头子很倔,别总和他犟。”

“那我真的回来了?”

“别看你爸嘴狠绷脸,心里还是挂念你的。”

“妈,二丫头最近回家吗?我要找她算总账!”

“人没到家就挑仗?周副市长来电话还提你姐,说在北京被查了。”

“该!”

“你还赖在芝兰县?什么时候回家来?”

“明天中午回家来。”说完又改口:“也可能……,晚上吧,或者后天回。”

“为什么时间没法定?”

梁艳梅就吞吞吐吐的回答:“我要先到单位汇报,时间长短还不好说,这就到下午了吧?晚上呢……?应该不会有啥了?可也说不准,万一又有事了呢?总之我会尽快回家。” 姚彩云担心说:“你那心里藏些啥?妈妈肚里很清楚,必须当天就回来,不行亲自来接你。” 梁艳梅急道:“妈,妈!嘿嘿嘿,你是市妇联副主席,千万不能随便来,别人会以为,环卫局的妇女出事了。自己能把握,妈妈放心吧。”

“你出的事还不大?两名千金就没一位省心的。”

“那好吧,明天回家吃晚饭。”

姚彩云又叮嘱几句,放下电话就听见了门铃声。出去一看保姆罗婶已经开门,梁启明穿双白球鞋,昂首挺胸走进来。

苗爽早晨起床后,先去收闹钟,把自己屋的和父母屋的都拿了,一手提一个,眨着困眼问苏桂兰:“妈,爸爸到了先回哪里?” 苏桂兰想想说:“单位吧?肯定是单位,一贯假积极。” 苗爽又问道:“看见我了就会不去单位吧?”打定主意要去机关门口等。苏桂兰便说:“心里装着鬼,只怕看不见。” 苗爽说:“早就想好了,我站大门中间拦。”又把双手两只闹钟提起来:“妈,都调好,提前一起闹,我去收发室做作业。” 苏桂兰愁道:“不知几点到。” 苗爽不高兴,噘嘴眯眼皱鼻子,马上要大哭了。苏桂兰斥骂:“倔东西,又这套!父子都是驴变的!好好上发条,这个驴孩子,妈定几点呢?”于是估计一下,调到十一点。 苗爽喊:“把发条上满拧不动才停。”接过来,一个放外屋,一个提进他小屋。

一早起来苏桂兰就心发慌,两边眼皮都在跳,不知该做点什么。结婚多年头次感觉不因他回而兴奋,倒是觉得很生疏,像在等位很熟悉的陌生人,心神不宁,忘了梳头。后悔急忙弄好房,倒像是在欢迎他,气恨轻易的就算了,找不出理由原谅他,心里很觉受委屈,又没勇气从此决绝总有勾连牵挂着,无法放手十分焦躁。既没做好心理准备放弃前嫌接纳他,必无毅然断绝之概,满怀屈让泣到下夜。

苏桂琴领朱德贵,一路打听找到苏桂兰新居。

她先独自上楼到了门外面,探头往里瞧,见苏桂兰坐沙发上,撑着脑袋发痴呆。又见苗爽正往桌上放东西,一碟一碟,整整齐齐。便就吓:“鬼来了!”嘻嘻笑着进到屋里仔细瞧,见一碟是两个核桃,一碟是杂七杂八小零食,再一碟放了只红苹果,再一碟里是香烟,另有几本作业本。因此奇怪道:“这是在贡文神仙?还放作业本?一定就是文殊菩萨怎么不点香蜡呢?” 苗爽推她离开桌子极不耐烦说道:“小姨,只能看,不许动!”苏桂兰吃惊回头问:“你这么早就到?他贡那位不要家的游神仙。这孩子,藏了好多天,今天摆出来。哼!跟他爸一样,养不家的货。” 苏桂琴就问苗爽:“为啥要放作业本?哦……,猜到了,是想臭显门门功课得五分?” 苗爽低头说:“算术只三分。” 苏桂琴摸摸他的头问苏桂兰:“姐夫几点到?” 苏桂兰摇头。苏桂琴对苗爽说:“快把盘子都收了,我要送个大礼物。” 苗爽推她说:“这些都是我的礼物不想要你的。” 苏桂琴笑说:“我的礼物没人不要。”出去对下喊:“五楼,搬上来。”回来告诉苏桂兰:“真正日本原装进口,二十一吋日立彩电。” 苏桂兰惊问:“你送的?” 苏桂琴点头,苏桂兰不信。

不一会儿,果然有人搬个纸箱堵门口,苏桂兰却看不见,只听那人在纸箱后细声女气地喊道:“姐夫好,姐姐好,我是朱德贵。”苏桂兰便顿生诧异。苏桂琴就哼哼笑道:“人还没到呢,只有我姐和苗爽。”帮着抬进屋。 苏桂兰便猜到几分认真打量起来人,见他五大三粗鼻宽嘴大,红脸堂,眉心皱,双目有光头发湿亮,笑得憨直个头不比苏桂琴高,穿套灰色新西服,领带花得直晃眼,脚下一双新皮鞋。再看那双肥厚大手与常人的不相同,一时竟诧异忘打招呼。 苏桂琴见姐姐那样瞅着审视,就说道:“姐你肯定没见过,他今天是来认门。”又对朱德贵说道:“快快喊姐姐。” 朱德贵就放下箱子鞠躬说:“小弟朱德贵,初次来拜访,礼走人前面。哎呀!姐姐真比妹妹老!”

苏桂兰愣得面无表情。

苗爽喊:“他长的像个大坏蛋!” 朱德贵就哈哈大笑问苗爽:“几岁了?”马上掏出红包说:“见面礼。”硬塞给苗爽。

苏桂兰把苏桂琴拉到里屋问:“以前那位小广东呢?这个凶神干啥的?宰牛杀驴的?” 苏桂琴便粗略介绍了一遍,并且提醒道:“人不可貌相。” 苏桂兰哼道:“你是看上他那几个厂子了?”

“不对不对真不对,是县里黄书记,看上本姑了,聘我做个销售经理。姐,找男人图啥,图好看?就像你这个下场?我才不信爱呀情的这些少来糊弄我。是过日子嘛,第一他在外人面前我要显出脸,第二他要有现成的真事业,第三他在我面前要拿得出银钱。”说完去叫朱德贵,赶紧开箱安电视机。又哄苗爽把那些东西都搬进他的小屋去,然后来和苏桂兰关门说悄悄话。苏桂兰只担心道:“你和他闹得水火不容进门看见可咋办?”

“那他没办法,再闹再打也是他的小姨子,这是他的命。再说了,我们没理还是他没有道理?我都主动了,他还敢咋样?道理在我们这边。”顿了顿又说:“我来是为了事业,好不容易得了这个大运气,现今他算我贵人,脸难瞧,钱好看,小不忍,乱大谋。”

“他可倔。”

“我知道,咱们有办法,姐你不用怕,该他心虚才对呀,我们气短什么呢?看你这副不梳不洗邋遢样,还在处处为他想?实足一个窝囊废。”怨了苏桂兰一眼。苏桂兰盯她说:“不许搞花招?不许你们闹。”

“哎呀姐,不是来闹的,不然送你大彩电?姐,等你那条花心公狗贼溜溜的梭进门,见我肯定他心虚。我呢上前笑脸迎,主动喊声姐夫好,向他道个响当当的大声歉,不等这娃蒙过神就告诉他,是苗爽外婆特意要我来请的,那边已经订好席,全家吃顿和解饭,今后好好过日子。到时多给他敬酒,下了台阶敢记仇?”

“一起吃饭?席订好了?”

“对呀,是大哥和我操办的。都是一家人,以后别做死对头。”

“恐怕没这么容易?”

“事在人为嘛,有赶不进圈的羊?姐,芝兰县的商借函你收到了?”苏桂兰惊问:“这事你知道?” 苏桂琴笑了说:“你以为,我在那边成天干啥?函是我叫发来的,只是计划小部分,姐我需要你帮我。”见苏桂兰在发愣,便拉去看电视机。


编辑点评:
对《第九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