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雪白的枣花馍

雪白的枣花馍  作者:子纯

发表时间: 2020-07-10  分类:散文  字数:1643  阅读: 167  评论:0条 推荐:4星

当季时节,给各家姑奶奶送糕,变成了各家主妇手艺秀。先是看谁家的糕团又白又大,再是看谁家做的糕团惟妙惟肖,小兔子的耳朵可以仰起来不塌架,点缀的眼睛圆溜溜像真滴一样,后面最吸引人的是渲染的漂亮与否
 

 

       河洛孟津一带有个风俗,每年过“八月十五”中秋节,日子过得去的娘家,都给嫁出的闺女送枣花糕。

  麦子丰收富足,秋庄稼也丰收在望了,舀上一斗新麦粒,淘洗干净,在大簸箩里摊晾晒干,拿到磨面坊,重点是收最先磨出的那几斤最白最细的精白面,后面粗黑带着糠的黑面另外收了,家里煮面糕吃,或者掺上豆面杂粮做糊涂面,打茶喝。农村的吃食花样繁多,哪样粮食都剩不下!娇拢拢地拿着粗布缝的小面口袋,收起雪花般的精白面,开始谋划蒸枣花馍。

  蒸枣花馍的主力自然是各家女主人,奶奶初嫁时自然是亲娘主理蒸糕,后来舅爷爷娶了亲,新舅奶奶也是手艺不凡。当季时节,给各家姑奶奶送糕,变成了各家媳妇们的手艺秀。先是看谁家的糕团又白又大,再是看谁家做的糕团惟妙惟肖,小兔子的耳朵可以仰起来不塌架,点缀的眼睛圆溜溜像真滴一样,后面最吸引人的是渲染的漂亮与否,早早买就的食红食绿,大红桃红,浅绿粉黄,刚出锅的糕团骄傲地盘在圆拍子上,雪白雪白。发好面,先擀出一片面饼铺底,外围盘踞着各样生肖,多是小兔小猪老虎蛤蟆可爱动物,眼睛处点缀红枣红豆,还有蛤蟆口衔宝物,蛤蟆眼睛拿面团做成眼白鼓鼓着,上面缀上小酸枣。里圈镇着寿桃虎爪,上面挂着花朵花蔓,被木梳压出各种花纹,女主人巧手点缀颜色,尤其是寿桃还是渐变色由粉入深,叶片还压有脉路,花花绿绿,花团锦簇搬被人观赏着。参观点评者遇精巧处啧啧称赞,涂鸦失败处,指指点点,哄笑一气,简直就是一场画展,里三层外三层,大人孩子,你出我进,络绎不绝,东家看完赶往西家,男女老少穿梭不停,因为各家渲染完毕,怕干风吹久了,糕团起了飞皮,造型就不好看了,所以马上罩上,拿进屋里,放在走亲戚置就的食盒里,家乡俚语叫“食摞”,意即摞起来的意思。

  送“食摞”都会派上会说话的家人,或兄嫂,或侄儿、兄弟,距家近的,一人骑着自行车,带着另外一人飞奔送糕;距离远的和新亲戚就要择吉日隆重送糕了。奶奶是闫家唯一的姑奶奶,所以给她送糕,每年都是一场盛事。奶奶在她儿子结婚后住到了城里,每到送糕时节,她都会查看日历,提前就开始准备款待娘家人。一般是,舅爷和舅奶两口子送糕,后来孩子们大了,舅奶带上表姑和表叔去送糕,顺带来城里看看风景,住个一天两后晌,凑巧了还能被招待看场电影。奶奶居住的就是爸爸工厂家属院,四面八方汇聚来的工人师傅,哪里见过这样的精细艺术品,又是一场演出盛况,热闹劲不亚于村里观赏蒸糕出锅。枣糕被隆重放在家门口的吃饭桌上,也是被围得里外三层水泄不通,孩子们嘴里流着口水,淘气的偷偷摸一把,然后被大人呵斥打手,各家大人下班路过,都围来看看西洋景,开开眼界,纷纷夸赞糕做得精致,面粉怎么会如此白净,城里难得见到雪花面,南方人怎么也想不通,世上还有这么白的面。奶奶的荣耀都写在脸上,今年的夸赞词又会变成下次回乡的谈资!最后尾声来了,面对一大群围观的孩子,奶奶开始拿出菜刀分糕了。先是拿到厨房,比划盘算下刀,自家隔壁邻居是一定可以分到哪怕是小小一牙的枣花糕,切糕尽量地每块糕上都带上一星半点红枣,关系好的人家,自会分得大一块的糕,派我拿干净的毛巾包住,神秘地做送糕使者,院子里狡猾的小孩们,都眼巴巴地盯着我去往谁家,那时候家教森严,都好面子,看我踏进门口确定是去他家后,迫不及待地跑进屋,由大人接上礼物,待我走后,屋里一阵欢腾,大人小孩每人至少可以分得一口,算是贫瘠的生活中一份美味。其实糕就是普通的馒头,加上红枣的点缀,变得格外香甜,白面的细腻口感,还有红黄绿渲染的加持,让整个的中秋送糕,不仅仅属于我奶奶,我舅爷一家,还属于周围参与的每个人,平淡的生活里,带给我们希冀,欢乐!让幼小的我们在童年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直到如今,想起那些中秋送糕的往事,依然使我沉浸在幸福,快乐当中!



编辑点评:
对《雪白的枣花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