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村里的一台手扶拖拉机

村里的一台手扶拖拉机  作者:张光亚

发表时间: 2020-07-07  分类:散文  字数:2341  阅读: 110  评论:0条 推荐:4星

    40多年前的1974年,队里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代替了牲畜拉的胶轮车和人力拉的架子车,在当时农村算是超前的(机械化)了,社员们把它当成宝贝似的,要选一个合适的人来开,队长看我手脚灵活,反应快,又在
 

  

  40多年前的 1974年,队里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代替了牲畜拉的胶轮车和人力拉的架子车,在当时农村算是超前的(机械化)了,社员们把它当成宝贝似的,要选一个合适的人来开,队长看我手脚灵活,反应快,又在队里受到好评,因此我就有幸成为其中一名拖拉机驾驶员。那时开车不论拉粪,送东西全是自己装卸,经常累的一身臭汗,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直到1976年,手扶拖拉机零件损坏,急需购买,但车是江苏无锡出产的,县内和市里到处买不到,只能去无锡厂家购买。我清楚记得时间是76年9月底,那时节农村农业学大寨运动热火朝天,连当年的知识青年都不许回家,不准离开生产队,队里的社员有事外出都要向大、小队请示批准,何况是要出省到千里之外,更是难上加难,必须开据县一级介绍信。我费尽周折找熟人,托关系,找到当时的县农业生产指挥部,人家一听要去江苏,说太远不行。我再三说明队里对车的迫切重要,恳切话语打动了办事员,竟然成功的开出了介绍信,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当时正值毛主席去世,唐山大地震等,国内发生惊天动地大事不断,举国上下一片哀痛,外出手续更加严格、慎重,这一切都是正常情况。为了不让机器报废,耽误生产,后来经大、小队研究批准,挑选合适人外出买零价时,可能还是认为我头脑灵活,办事牢靠值得信任,有点小见识,因此决定派我一人去无锡厂家购买。我得知后,那心情简直象做梦一样,安奈不住的兴奋,赶快整好行装乘火车直奔无锡厂家而去,那时一千多公里路程要坐近两天火车才能到。

  当年不到二十来岁的农村小伙子,第一次离开农村外出去大城市,外面世界太精彩新鲜了,火车上沿途风景,让我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看不完的景色,数不清的高楼大厦,第一次出远门,真把我看呆了。一个农村小伙子哪见过这世面,和老家农村相比真是到了天堂啦,第二天才到达无锡市,迈入市区,当年的无锡绝不象如今路宽楼高,而是纯天然的江南风情,一派繁荣景象,小桥流水,青石拱桥,车水马龙,那时就听当地人说无锡是个”小上海”。我抓紧时间找到厂家,把需要零件登记后,厂家还要安排加工,趁此我游览了太湖,鼋头渚,梅园等著名风景区,真象是电影《程换生进城》四处张望游荡,美景尽收眼底。景区里当时还有限量售卖名酒(洋河大曲),我排队买了两瓶,也算是稀罕精品了。我一看还有剩余时间,又买了4.5元直达上海的车票。那已是76年10月1日的国庆节了,第二天我就置身于国际大都市上海了,我在外滩拍了一张颇具纪念意义的照片。在我离家前就有准备去趟上海,那时上海买衣服要全国统用布票,吃饭也要全国统用粮票,我在县里换了布票,又到县部队团部找熟人换了军用粮票。在上海南京路第十百货大楼上,看到各种服装琳琅满目,太漂亮了,强烈的购买欲使我忍不住把所带布票全部用完,仍不够用,把我所带现金也化得只剩买回家车票。这时我想到离家时记下我老家的一个家族爷爷,他叫张鸿德,在上海天山路一个高级住宅小区,我先找到我父亲的一个学生在上海树脂厂工作,让他指给路线,我直接到了爷爷家里。他家住在一个独立洋房小楼,我的老奶奶是香港资本家小姐。老奶奶讲的是港澳话,我一个字都没听懂,全靠爷爷翻译,家里雇佣两个保姆专职做饭,(一个做港澳菜,另一个做中式菜)那个年代就有私家骄车了。听说爷爷是参与当年治疗周恩来总理病情医疗小组的高级大夫,在全国是很有名望的高级知识分子,医学教授、老专家。文革时期他受了迫害,也曾下乡去锻炼过。此前几年他曾回过老家,我们一群人挤到他家去看上海爷爷,他曾自豪地说他认得麦苗和韭菜了,并在乡下懂得了收割麦子。他的儿女们常年在大城市,第一次回农村,见到啥都惊喜好奇,看到老家的牛、羊就紧追跑着拍照片合影。这次见到我去他家,老人家首先问到我有旅店住没有?我说在火车站的《上海饭店》旅馆已登记了,(记得当时还是个上下铺房间)这样他才放下心来。(那时的上海人最怕来人没有地方住,若住家里他们是很恐惧的)。然后老人家高兴的说,你这么年轻独自一个人来到上海,能找到我家可不简单,多少年全县也没有一人能来的。言罢,就招呼家里庸人给我做了丰盛的家宴,最好吃的纯肉饺子,那个味道至今让我想起来还是那么香。因为当时的年代饭还不能吃饱的,那里吃过这般美味啊!我一边吃饭,一眼看到他家里正在放电视,是黑白色的。我心想,这不就是在家要买电影票也看不到的小电影嘛,太神奇了,把我乐的够呛,全神贯注的看了好一阵子。他问了家乡的情况,提起我爷爷他熟悉的老一辈,唠了些家常。这时我很难为情的向爷爷提出了要借上海布票买衣服,爷爷说他家布票也很紧张,让我到家后再寄军用票给他,我满口答应,请爷爷放心,一定及时发来。因是第一次到他家,啥都是新鲜的,4让我如此大开眼界,好想在他家多多呆一会,但又恐怕打扰他老人家,我再三谢过爷爷,怀着敬仰和感恩之心恋恋不舍的告别了他们,准备离开上海。

  三天后再回到无锡,拿到加工好的拖拉机部件,立即返程回家。这趟公差购物顺利结束了,回到家后村里年轻人和当年的一些知青都拥挤进我家,探听我在上海的所见所闻,把他们听的目瞪口呆,好不新鲜呢。拖拉机零件安装好又能正常使用了,队长高兴,群众满意,我又开起了我心爱的拖拉机,突突突,嘣嘣嘣,天天忙个不停,又加入进农村那热火朝天的劳动大军之中。

  40多年过去了,世态变的来不急认清楚,好多的未知都在发生,而我们的来日也一样重满着无数的未知。

  世事有轮回,再有几十年,下个四十年,世界会变成啥样子,我们是一把黄土和一缕清烟,现在的你我又会在那里呢?谁都难以豫料!随遇而安,顺其自然,享受当下,自找乐趣,好好的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编辑点评:
对《村里的一台手扶拖拉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