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枣树

枣树  作者:李建军

发表时间: 2020-07-07  分类:散文  字数:1483  阅读: 119  评论:0条 推荐:4星

    高考前几个月,我在城西郊外西关租了一间小屋。屋内只有一张旧书桌和一张地铺,简陋而窄小。院落却很大,房东用砖头和土坯垒成一道矮矮的围墙,把整个院子与外面的旷野隔离开来,形成一个小小的“世外桃园
 

  

  高考前几个月,我在城西郊外西关租了一间小屋。屋内只有一张旧书桌和一张地铺,简陋而窄小。院落却很大,房东用砖头和土坯垒成一道矮矮的围墙,把整个院子与外面的旷野隔离开来,形成一个小小的“世外桃园”。

  小院向阳的墙根下,是房东种的一两块菜畦。院中,生长着一棵碗口粗的枣树。树枝稀疏,树干倾斜,树皮留下光滑的痕迹。也许,是被淘气的孩子爬上爬下所致。房东告诉我说:“这棵枣树已十七、八年了,由于疏于看管, 加上顽童的调皮,年年见不了几个枣子。”

  搬进小院,我便开始了枯燥的学习生活。每天除了复习功课外,再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白天,我默默地坐在桌前, 啃着厚厚的书本,一啃就是大半晌。有时竟忘记了回家吃饭,害的家人老远地跑来喊我。

  夜里,小院颇是幽静。前一段小院没人居住,一直没有通电,我只好点起蜡烛夜读,一读就是大半宿。

  谁都知道寒窗苦,这几年我也伤透了心,三次高考,皆名落孙山。今年本不打算再考了,知道没有多大希望。可是年迈的父亲苦口婆心地劝了我好几个晚上:“只要努力,总会有希望的”。我不愿伤老人的一片苦心,便答应一试。

  复习是单调,有时疲倦了,便走出屋门,清风拂面,放眼星空,在这幽静的小院中来回踱步,散散沉闷的心和发胀的脑袋。此时,好想约一个知己说说话,聊聊心事,可是除了院内的这棵枣树,我身边再也没有别的朋友了。

  前几日,房东拿来斧头要砍倒枣树当柴烧,这使我对它产生了怜悯之情,我便肯求房东让它“以观后效”。

  为了挽救这棵与我同命相连的“朋友”,在一天傍晚,我找来铁锨围着树干,挖了一圈两尺多的深沟,又从外面拉了两车粪,连同我的希望深深地埋了下去。

  从此,这棵枣树与我的心贴的更近了。每在学习间歇时,我总是抚摸它几下,看它几眼,有时挑上几桶水浇一浇。好些日子过去了,仍没有一点起色,我有点失望起来。每当这时,父亲的那句话就响在耳边“只要努力,总会有希望的”,又给我增添了不少信心。

  高考临近了,我进入了紧张的冲刺阶段,就象参加决赛的运动员,自然也无暇顾及这株枣树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场夜雨过后,我突然发现树枝上开满了小小的黄花,花朵显得是那样的晶莹淡雅、迷人。一阵轻风吹过,散发出一丝丝淡淡的清香,惹来一群群小蜜蜂,整天地围着它“嗡嗡”地飞来飞去。

  高考那天,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小院。在考场遇到几个熟人,当他们知道我又要参加高考时,露出轻视的目光,好像在说不是那个虫,别钻那个木头。我深知自己不是这块料,可我还是勇敢地踏进了考场。

  考试完毕,我头也不回地跑回家。父亲关切地问我:“考得一定很好吧?”我低头默默不语。分数公布的那天,我连去看的勇气都没有。

  一个多月后,我突然接到高校录取通知书,我激动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一头扑进父亲的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父亲抚摸着我的头温馨地笑了。

  开学的前一天,我飞也似地去向那个小院告别,一踏进院门,就见房东兴高采烈地向我招手说:“小李,你快来看!”顺着他的手望去,我简直惊呆了,那棵枣树上挂满了圆圆的栆儿。

  “今年是结的最多的一年,托你的福啊!”房东一边高兴地说着,一边顺手摘下一把枣儿塞进我手里,我尝了一个,真甜!从嘴里一直甜到心里,同时把我整个希望也浸得甜甜的……

  河北鸡泽县委宣传部  李建军


编辑点评:
对《枣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