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杂谈 > 于古贤处寻启示

于古贤处寻启示  作者:金鸣

发表时间: 2020-07-03  分类:杂谈  字数:22550  阅读: 184  评论:0条 推荐:4星

霍铭:牛叉与伟大的上帝啊,傻叉的我活了二十来年了,实在是活不明白啊,能不能给点启示?上帝:你有追求吗?霍铭:有啊。上帝:那继续追求,生命不就有意义了。霍铭:就是因为追求才让我变得迷茫的,所以求你指点
 

霍铭:牛叉与伟大的上帝啊,傻叉的我活了二十来年了,实在是活不明白啊,能不能给点启示?

上帝:你有追求吗?

霍铭:有啊。

上帝:那继续追求,生命不就有意义了。

霍铭:就是因为追求才让我变得迷茫的,所以求你指点迷津。

上帝:你知道的了,人主要要靠自己,上帝就我一个,如你者千千万,我忙死也指点不过来的了,何况人从来都是自以为是的,听不进别人的废话,我能帮助他们多发现一点他们自己潜在的优点就很不错了。

霍铭:我靠!你耍赖吧,万能的你有什么不能的。

上帝: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要我耍赖,你还能聆听我的教诲。你听说过吧,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哈姆雷特,一万个人一万种人生,你要相信你自己,自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霍铭:我靠,你这不废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上帝:金玉良言入得废人耳朵还是废话罢了,正所谓对牛弹琴。

霍铭:总不能你放个屁也说是香的,再一个,对牛弹琴,你不知道他是牛啊,还对他弹琴,是不是也有点那傻什么的,何况就是废人不想再作废人了才找您指点的啊。

上帝:还能独立思考,孺子可教,你不是废人,去找你喜欢的人找答案吧!他们会给你启示的,改日再指点你。

霍铭:我靠,什么?我喜欢的姑娘她都不理我啊,你什么意思?

相信自己,嗯,对,上帝都相信我了,才让我相信自己的,他都看得起我了,我还有什么看不起自己的理由。知识就是力量,曾经就一直想追求知识,让自己变得不俗,去赢得别人的尊敬。

可是比尔盖茨辍学了,将知识转化成了无尽的财富,寒哥也更早的辍学了,将知识转化成了名利双收,我啦,一无所有,其它的一无所有也就罢了,关键的知识也是一无所知,该何去何从啊。

十七成名天下知,当此众论伤仲永。

十年之后更显雄,无数专家当自惭。

兼为冠军更拉风,还作导演显全才。

彼非全才只天才,胜却全才人中王。

一枝独秀千秋后,才胜子建后世论。

犹晚十载难企及,寂寂无名无所成。

混得大学空度日,难能飞扬自形秽。

誓愿读书破万卷,犹勘思齐进一步。

如今在此存一诗,二十年后论成败。

会当数得风流辈,不止有君也有我。

寒哥啊,如何效仿你?结果只是鼓足勇气撒了泡尿照了照,这还真不是我的路。当年十多岁的你怎么那么酷啊,那些流言蜚语你是怎么看的?

寒哥:哥才没那么无聊去管那些无聊的人无聊话,他们自己也总嚷嚷知识是海洋,要学到老,是啊,没错,知识是无尽的,所有人都在获取知识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学你的,我学我的,互不影响和而不同嘛,条条大道通罗马,所以,我走我的路,他们放他们的屁,所以你也不能像他们一样,不好好走自己的路,看着别人走好了自己的路,还要别人去当他们的跟屁虫,真不知是什么狗屁道理。

霍铭:嗯,我也要先找到自己的路——这才是关键。

沉思一会儿后,霍铭继续问道:知识本来就是应该让人快乐的,让人享受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寒哥:多学习一些自以为是知识的知识,不要老被灌输一些别人所谓的知识,有些老家伙又得说我竖子无知了,那也怪时无英雄,是吧!

铭:是啊,连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内心的声音,还怎么去更好地认识世界。

寒哥:世人无数,自当追求个性,追求卓越,但是前提都是必须为自己而活,否则怎么去感觉自己的存在。

铭:有人说所有人活着都不能免俗、逃不了去追求快乐,你觉得呢?

寒:没错,只是快乐千万种,贱人有贱人之乐,常人有寻常之乐,圣人有后天下之乐而乐,仙者有超凡脱俗之乐,就看你达到什么境界啦。

铭:对啊,集极乐与知识之大成者,且无出其右者,恐怕非诗仙莫属了,这值得好好学习的,只是李仙啊,我这凡夫俗子如何沾你仙气的?

李仙:诗仙,酒仙,我喝了多少的酒,就咽下了更多的愁,世人不过更多的看到了我苦中作乐之乐罢了,借酒消愁愁更愁,可是我又何能做到不消愁,但愿长醉不愿醒,有时不过一逃避现实的懦夫罢了,世人太看得起我了。

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是啊,你之愁不过一江春水,可你之乐,你之气势,都犹如汪洋大海,一江春水、几江春水最终都被快乐吸纳掉。

若问李仙曾遇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再看李仙痛饮几多乐,更是百川入海漫无边。

遗世凡外而称仙,我对你的敬仰之情,用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也只能勉强形容,仰之弥高,哎,要怎么才能更近一些呢?

李仙:哎!也罢。看事情还得有另一种看法,近,何需更近,高,你自有比我高处,想当年我之行路难,如今你们要去那儿分分钟就好了,可享受更多也更美好的东西,只是选择了你心中的路,又何惧行路难,定要将路走的更远。受得大苦,才能享得大乐,世人更多的看到了我之行乐,却不知我苦中作乐,或者说乐中作苦,路永远都是要自己走的,甘苦只能自知。

铭: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举世浑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可是终究行路难,国破而无法扭转乾坤,郁郁投江而殉国辞世,虽能孤高比云月,也长使英雄泪满襟!他要是如李仙之豪放、豁达,又会如何呢?

李仙:他是圣人,而我只不过是君子,而圣人则是君子中的君子,君子和而不同,理解。

铭:

      古来圣贤多寂寞,就中最甚屈大夫。

      年年端午降大雨,似感屈子冤垂泪。

      汨罗和泪不尽流,米祭舟救今余庆。

      张仪巧舌耻不富,古贤耻之多诈品。

      楚王高贵乏人问,屈子高节万人怀。

      千载犹感悲殉国,沉冤雪兮慰神灵。

      文弱常出硬傲骨,义驱时为烈丈夫。

      千古辞格悬明月,万里俱黑益独耀。

      心善行正死无悔,浪漫芳草永馨香。

你《上李邕》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时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你也曾为他出涕过吧?而竖子我则没有为他,也没有为你出涕过,只是有点欲哭无泪。毕竟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那些俗人不如意的八九事你们自是不屑一顾的,俗人之如意一二事,你们则要求得很高,但是你们的作品、人品这一事已千古流芳,称颂于世,惠及后世无数人,而还有一事是你们的大爱、大行虽不能更好地惠及当世之人也不该太求全责备了。

李仙: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世人闻此皆掉头,有如东风射马耳。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这千载之名想要的没要到,次之的又有我所预料外的,这也是你的幸运之处之一,我们如何能知后世之事,你却能知更多前世之事,好好地去撷取这生在福中之福吧,否则怎么实现你的千里万古友这一理想。

铭:嗯,是啊,要不断提高自己,否则对面聆听圣人、智者之言,也不过是天外之音入牛耳。怎么提高自己呢?当然就只有自学了,先师者,就从万世之师表开始吧。哪怕如我之戚戚小人,与大圣大智恐有十万八千里之别,也不妨斗胆先知其远,再追其近的。问题是学什么呢?曾经的自己根本就不愿“学习”的,何谓学,孰轻与孰重?怎么搞清楚啊?

孔圣: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

铭:嗯,前面的自认为还算勉强靠谱了,只是我现在力有不足(可惜曾年少无知荒废了不少时日,现如今也被逼无奈还要继续地荒废),也很想学习的,多学习后可能才会对前面所说的做得更好。

孔圣:有道而正,可谓好学。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你也想异乎人之所求,也还算可塑之才。

铭:你说贫而无谄,富而无骄,虽可,未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也。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始可与(子贡)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如今我贫而暂不求富,而欲乐道修身养性,为不少人所不解,也算异乎人之所求,从另一面提高自己,更为从往而知来者,相信我的选择没错吧!

孔圣: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君子无所争,争,其争也君子。能听清自己内心深处声音还能看智者返躬自省的人,前(钱)途可以别论,但必能有所修为。

铭:嗯,人不知而不愠,我作我的选择又与别人何干。

孔圣:这就对了,别人也曾说过我无知、谄媚等乱七八糟的,他们不懂,我自是君子,我又何曾在意过。

铭:现在的我短处不少,但真的很想扬长避短的,再不扬长,长处变短处,一无是处,那真太对不起自己了。你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现在的我求富诚难得,吃穿暂无虞,心安求乐学,贵者更为何。而且你还说过: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现在的我不管再怎么龊,不会恶衣恶食,更不会恶住恶行,像回哥一样,学习他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他自不改其乐,这大概也是您愿意与我谈谈的原因吧。

孔圣: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铭:正如你所说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而我不只只见你这一大贤,还见……求有所立,有所知,仰之弥高,钻之弥深,那就继续的一如既往,反正我不相信我会是别人只能当柴烧的朽木。

孔圣:你固不是朽木,但你也还不是可雕之才。

铭:我靠,什么,不可能啊?

孔圣:别激动,你还是小树,离可雕也只需时日了。

铭:可是所谓时日是多久?

孔圣: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学到老,活到老。唯其学之不停,方知人,更知己,所谓因材施教,最好是让学生自己更多的了解自己,更愿意为材求学,因学成才,自知自不知,不辍其学,自我为师。

铭:嗯,只有牛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我不是牛,我要牛,就要自己将自己之材精雕细琢。正如你所说的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对君子而言没世无名是一种耻辱。而你也还说: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而且还不怕火炼的,表面镀金之人,我肯定不是也不屑做的,若内部是金子,那也需将外表之杂物琢磨掉,方能发光,所以现在的我也自当追求真理,求有所能即可。所以:    

求变

理性还易任性难,青春正逝待何时。

爱情事业两相失,置之死地绝处生。

我非懦夫何所惧,脚自前迈必成路。

涤胸荡怀览圣贤,强身健魄感逆生。

丈夫立身更无悔,精神肉体皆蜕变。

无限可能思变后,更求窄门通真理。

此时此刻忍不住想起数年(大概七八年前)前自己所说的:别逼我成为天才!别逼我成为天才!可是,有谁逼我呢?连我自己都不。《水浒传》里梁山上的很多英雄都是被逼出来的,俗话说时势造英雄,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英雄不过是被时势逼出来的英雄,当然也有时势逼出来的狗熊,所以才更好地衬托出来了英雄。

太史公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西伯(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

铭:大概很多先贤也不完全是困境逼出来的英雄,只是时势不让你作好某一件事,却让你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与作另一件事,而这另一件事对当世不一定有多大意义,对后世却是更有意义的。以小见大也好,以大见小也好,我都不过是做另一个选择去学习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而别人不一定赞同的东西罢了。只为:

求进

亡羊补牢未为迟,可追来日长且质,

自立自强誓不息,博思厚德载万物。

百千先贤在脚下,不能思齐誓不休,

自古后浪推前浪,不废江海万古流,

真理历史同一路,随之尾行多一人。

因为圣人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天纵之圣同天高,仰之弥高不可逾。

颜回子贡不可测,万世师表万世师。 

项槖之遇畏后生,丧家之犬欣曰然。

后生哪能思齐焉,学得秋毫用不尽。

亚圣大成名世者,才如浩海不可量。

天高海深有幸知,区区我才取一瓢。


孟圣说:“故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消。孔子曰:‘操则存,舍则亡;出人无时,莫知其乡。’惟心之谓与?”还说: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所以我也得好好听听心声,多看看好书,培养自己识真辨伪、从善弃恶、求美去丑的能力,从而培养浩然之气,争取作一个仁义之人,若再不好好利用培养培养,恐怕也如孟圣所说的:牛山之木尝美矣,以其郊于大国也,斧斤伐之,可以为美乎?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润,非无萌蘖之生焉,牛羊又从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我之材之所长不能发杨,被斧子、牛羊之类的糟蹋了,这一生恐怕就没多大意义了,我这选择没错吧?

孟圣: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嗯,不错。

铭:曾子曰:‘晋楚之富,不可及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义,吾何慊(少)乎哉?所以我也反其道(如今大多数人所追求的)而行之:

求退

不求居安房与车,奈何数说不求进。

无房无家何幸福,幸福反被幸福误。

青春有为正当时,上班蹉跎无已时。

安为区区金钱事,使我不得开心颜。

东施效颦诗仙辈,自欺欺人阿Q流。

去他娘的这一切,无耻一笑视若无。

看来我这不一定就是求退而是求进、求贵啊,人格上的进步与完善。

收入相较诚低微,人格无类可高贵。

自当知耻有所为,岂愿随流悔当初。

荒废青春为哪般,我的人生我选择。

取新舍旧听心声,脱胎换骨从兹始。

孟圣: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言非礼义,谓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义,谓之自弃也。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你应以之为喜,勿以之为怨,这就对了。

铭:嗯,我绝不自暴自弃,必自强自立,天生我材必有用。



孔圣说君子疾之有一没世而名不称焉,欲作圣者、大成者,孟圣也欲为大成者、名世者,而老聃说: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道法自然,不为大而成其大,不争而莫能与之争,无为而无不为,似超脱物外,似圣外之仙者。我之小凡人当之如何!?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虽谈名利无名利,但欲淡泊何淡泊,

名当有时自当有,何须庸人自扰之,

利来滚滚无须多,何益独享分享之,

名利无时虽求有,名利有时还似无,

如水性淡纳万物,欲求至清则无鱼,

自古圣贤淡名利,明志致远心上事,

男儿立世天地间,及壮大心虚度耻,

求得真理自欣喜,无尽真理尽生求。

老子骑牛过函谷,关尹观天求圣书,

至圣至尊何求名,道德真经传千古。

鬼谷一生不出山,四大弟子惊天下,

师犹鬼神凡莫测,千年传说复千年。

庄周梦蝶似无己,至人深居愿无闻,

宁为泥龟爱自由,受邀宰相还无意。

圣人无名万世名,天人合一真真人,

私利之利非常利,浮名之名非常名,

历览古今圣贤者,遗世凡外可称仙。



再听听圣人与圣人之圣言吧!

公元前538年的一天,孔圣对弟子南宫敬叔说:“周之守藏室史老聃,博古通今,知礼乐之源,明道德之要。今吾欲去周求教,汝愿同去否?”

南宫敬叔欣然同意,随即报请鲁国国君。

鲁君批准他前行,并给了他一车二马一童一御,由南宫敬叔陪孔圣前往。

老聃见孔圣千里迢迢而来,非常高兴。

问孔圣:“你已经得道了吧?”

孔圣说:“我求了二十七年,仍然没有得到啊。”

老聃说:“如果道是一种有形的东西可以拿来献人,那人们会争着拿它献给君王。如果道可以送人,人们就会拿它送给亲人。如果道可以说得清楚,人们都会把它告诉自己的兄弟。如果道可以传给别人,那人们都会争着传给自己的子女了。然而上面说的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一个人心里没有正确的对道的认识,那道就绝不会来到他心中的。”

孔圣说:“我研究《诗经》、《书经》、《周礼》、《周乐》、《易经》、《春秋》,讲说先三治国之道,深明周公、召公成功之路,我以此谒晋了七十多个国君,但都不采用我的主张。看来人们是太难说服了!”


老聃说:“你那‘六艺’全都是先王时代的陈旧历史,你说哪些又有什么用呢?你现在所修的,也都是些陈陈相因的旧东西。‘迹’就是人的鞋子留下的印迹,脚印和脚印,还能有什么不同吗?

初次会话之后,老聃又引孔圣访大夫苌弘。苌弘非常擅长乐理,教授孔圣乐律、乐理;并且引领孔圣观祭神的典礼,考察宣教的地方,察庙会礼仪,使孔圣感叹不已,获益不浅。

孔圣在这个地方逗留了几天。

孔圣向老聃辞行。

老聃送别孔圣时说:“吾闻之,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义者送人以言。吾不富不贵,无财以送汝;愿以数言相送。当今之世,聪明而深察者,其所以遇难而几至于死,在于好讥人之非也;善辩而通达者,其所以招祸而屡至于身,在于好扬人之恶也。为人之子,勿以己为高;为人之臣,勿以己为上,望汝切记。”

孔圣顿首道:“弟子一定谨记在心!”

行至黄河之滨,见河水滔滔,浊浪翻滚,孔圣叹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黄河之水奔腾不息,人之年华流逝不止,河水不知何处去,人生不知何处归?”

  

      

老聃道:“人生天地之间,乃与天地一体也。天地,自然之物也;人生,亦自然之物;人有幼、少、壮、老之变化,犹如天地有春、夏、秋、冬之交替,有何悲乎?生于自然,死于自然,任其自然,则本性不乱;不任自然,奔忙于仁义之间,则本性羁绊。功名存于心,则焦虑之情生;利欲留于心,则烦恼之情增。”

孔圣解释道:“吾乃忧大道不行,仁义不施,战乱不止,国乱不治也,故有人生短暂,不能有功于世、不能有为于民之感叹矣”

老聃道:“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人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所以辱,皆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也。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何须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哉?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则违人之本性远矣!犹如人击鼓寻求逃跑之人,击之愈响,则人逃跑得愈远矣!”

老聃又手指浩浩黄河,对孔圣说:“汝何不学水之大德?”

孔圣曰:“水有何德?”

老聃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孔圣闻言,恍然大悟道:“先生此言,使我顿开茅塞也:众人处上,水独处下;众人处易,水独处险;众人处洁,水独处秽。所处尽人之所恶,夫谁与之争乎?此所以为上善也。”

老聃点头说:“与世无争,则天下无人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几于道:道无所不在,水无所不利。故圣者随时而行,贤者应事而变;智者无为而治,达者顺天而生。”

孔圣道:“先生之言,出自肺腑而入弟子之心脾,弟子受益匪浅,终生难忘。弟子将遵奉不怠,以谢先生之恩。” 

后众弟子问道:“先生拜访老子,可得见乎?”

孔圣道:“见之!”

弟子问:“老子何样?”

孔圣道:“鸟,我知它能飞;鱼,吾知它能游;兽,我知它能走。走者可用网缚之,游者可用钩钓之,飞者可用箭取之,至于龙,吾不知其何以?龙乘风云而上九天也!吾所见老子也,其犹龙乎?学识渊深而莫测,志趣高邈而难知;如蛇之随时屈伸,如龙之应时变化。老聃,真吾师也!'”

这次谈话后,孔圣与老聃相别,转眼便是十七八年,至五十一岁,仍未学得大道。闻老聃回归宋国沛地隐居,特携弟子拜访老子。

老子见孔圣来访,让于正房之中,问道:“一别十数载,闻说你已成北方大贤才。此次光临,有何指教?”

孔圣拜道:“弟子不才,虽精思勤习,然空游十数载,未入大道之门。故特来求教。”

老聃曰:“欲观大道,须先游心于物之初。天地之内,环宇之外。天地人物,日月山河,形性不同。所同者,皆顺自然而生灭也,皆随自然而行止也。知其不同,是见其表也;知其皆同,是知其本也。舍不同而观其同,则可游心于物之初也。物之初,混而为一,无形无性,无异也。”

孔圣:“观其同,有何乐哉?”

老聃道:“观其同,则齐万物也。齐物我也,齐是非也。故可视生死为昼夜,祸与福同,吉与凶等,无贵无贱,无荣无辱,心如古井,我行我素,自得其乐,何处而不乐哉?”

孔圣闻之,观己形体似无用物,察已荣名类同粪土。想己来世之前,有何形体?有何荣名?思己去世之后,有何肌肤?有何贵贱?于是乎求仁义、传礼仪之心顿消,如释重负,无忧无虑,悠闲自在。

老聃接着说:“道深沉矣似海,高大矣似山,遍布环宇矣而无处不在,周流不息矣而无物不至,求之而不可得,论之而不可及也!道者,生育天地而不衰败、资助万物而不匮乏者也;天得之而高,地得之而厚,日月得之而行,四时得之而序,万物得之而形。”

孔圣闻之,如腾云中,如潜海底,如入山林,如沁物体,天我合为一体,己皆万物,万物皆己,心旷而神怡,不禁赞叹道:“阔矣!广矣!无边无际!吾在世五十一载,只知仁义礼仪。岂知环宇如此空旷广大矣!好生畅快,再讲!再讲?”

老聃见孔丘已入大道之门,侃侃而谈道:“圣人处世,遇事而不背,事迁而不守,顺物流转,任事自然。调和而顺应者,有德之人也;随势而顺应者,得道之人也。”

孔圣闻之,若云飘动,随风而行;若水流转,就势而迁。喜道:“悠哉!闲哉!乘舟而漂于海,乘车而行于陆矣。进则同进,止则同止,何须以己之力而代舟车哉?君子性非异也,善假於物也!妙哉!妙哉!再讲!再讲?”

老聃又道:“由宇宙本始观之,万物皆气化而成、气化而灭也。人之生也,气之聚也;人之死也,气之散也。人生于天地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矣。万物之生,蓬蓬勃勃,未有不由无而至于有者;众类繁衍,变化万千,未始不由有而归于无者也。物之生,由无化而为有也;物之死,由有又化而为无也。有,气聚而可见;无,气散而不可见。有亦是气。无亦是气,有无皆是气,故生死一气也。生者未有不死者,而人见生则喜,见死则悲,不亦怪乎?人之死也,犹如解形体之束缚,脱性情之裹挟,由暂宿之世界归于原本之境地。人远离原本,如游子远走他乡;人死乃回归原本,如游子回归故乡,故生不以为喜,死不以为悲。得道之人,视生死为一条,生为安乐,死为安息;视是非为同一,是亦不是,非亦不非;视贵贱为一体,贱亦不贱,贵亦不贵;视荣辱为等齐,荣亦不荣,辱亦不辱。何故哉?立于大道,观物根本,生死、是非、贵贱、荣辱,皆人为之价值观,亦瞬时变动之状态也。究其根本,同一而无别也。知此大道也,则顺其变动而不萦於心,日月交替,天地震动、风吼海啸、雷鸣电击而泰然处之。”

孔圣闻之,觉已为鹊,飞于枝头;觉己为鱼,游于江湖:觉己为蜂,采蜜花丛;觉已为人,求道于老聃。不禁心旷神达,说:“吾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今五十一方知造化为何物矣!造我为鹊则顺鹊性而化,造我为鱼则顺鱼性而化,造我为蜂则顺蜂性而化,造我为人则顺人性而化。鹊、鱼、蜂、人不同,然顺自然本性变化却相同;顺本性而变化,即顺道而行也;立身于不同之中,游神于大同之境,则合于大道也。我日日求道,不知道即在吾身!”言罢,起身辞别。

圣人、至圣之真知灼见,我辈真应该好好琢磨琢磨的,哪怕能撷取只言片语的精髓也是幸运的。

老聃还说: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庄圣说: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而不知其所由来,此之谓葆光。

西方有个莎翁说:“我的慷慨像海一样浩瀚,我的爱情也像海一样深沉,我给你的越多,我自己也越富有,因为这两者都是没有穷尽的。”

铭:英雄所见略同,我辈也想有啥真知灼见,看看也得不断提高自己,否则连英雄所见都看都看不懂,更别提自己之所浅见甚或是无见了,杜圣说得好英雄见事若通神,圣哲为心小一身,圣贤肯定作不了也作个小英雄吧。

给予或者说奉献,什么都没有,那又能奉献什么呢?只有拥有得越多,才能奉献得越多,不能像猪一样,哪怕整个自己都奉献给人类了也只不过如此而已。可有的人拥有的越多,还想拥有的更多,而不想减少那么一点(或是一点点)——奉献或者说是分享。可是,对,就算全世界都是你的,可是不会与人分享,独享,那与一无所有又有何异!? 所以古之有人(许由等,还有爱因斯坦也曾拒绝过以色列的总统职位)人家把整个国家让给他,他也懒得要,主要国家、或者说是世界太大了,包括的东西也太多了,自己根本不想拥有那么多的,因为拥有得太多不知道怎么才能好好与人分享的,想着就太累,故天下对之而言也不过是累赘,还不如不要的好。只是你说将欲取之,必固与之,那我上面的问题有错吗?

老聃:都没错,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莎翁:尽管贫穷却感到满足的人是富有的,而且是非常的富有。而那些尽管富有,却整天担心什么时候会变穷的人才凋零得像冬天的世界。

《晋书》赞云:“昔许由让天子之贵,市道小人争半钱之利”。

爱因斯坦:“关于自然,我了解一点,关于人,我几乎一点都不了解。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担任总统呢?说实话,方程对我来说更重要些,因为政治是当前的,而方程却是永恒的。我一生都在与客观物质打交道,既没有天生的才智,也无处理行政事务和人际关系的经验,所以本人不是当总统的料。”

铭:嗯,知识等是你给别人的越多,自己也拥有得越多(换种说法既是知名度越大表明你越博学),金钱等似乎却是你给别人的越多,自己拥有得越少,可是你将金钱转化为爱的时候却不也是感觉你给别人的越多,自己也拥有得越多吗。只是好多人似乎都很难懂这个道理。

人人平等说千年,人人求富高一等,

无钱傍身万事难,有钱能使鬼推磨,

粪土钱财虽不易,却为钱财人成鬼,

欲视钱财如粪土,奈何美女若鲜花,

花美犹需粪土滋,美笑且值千金博,

有钱俗人成眷属,无钱英雄为光棍,

美女太过爱金钱,粪土会敷鲜花上,

无钱美女如鲜花,有钱美女如粪土,

美女也得擦亮眼,未被滋养反遭污,

钱财犹乃身外物,真心诚系心上人,

富贵还求更富贵,贫贱知足乐贫贱,

非为贫贱找借口,不能富贵酸葡萄,

李仙富贵非所愿,杜圣富贵如浮云,

只为此事论此事,何须羡慕嫉妒恨,

我也斗胆说一句,英雄所见略有同。

一者富极万人损,巨富之后藏罪恶,

金钱太多只符号,不言罪恶多何用,

一生在世花多少,一朝身去随火化?

财富无需代代传,儿孙自有儿孙福,

贤而多财损其志,愚而多财益其过,

犹需看淡金钱事,不能粪土也浮云,

自古真义久流传,从来富贵少伟人,

何须狂求大富贵,只此富贵犹一梦。

俗话说:纵有广厦千间,夜眠三尺之地。有些人拥有的过多的财富其主要作用大概是用来炫耀的吧,不过同时也昭示了他们不够豁明。

老聃: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铭:嗯,你老,道之代言人,或就是道之化身,再经了两千余年,似乎也不多人能传你大道,甚或退而求其次,继你大德者中,每五百年间也不知有几位或是数位名世者?但是两千余年来,无数的东西都进步了,都不知更新了多少多少代,可是你所言之德中的一些不是太难懂的道理却还是有无数的人一点都不明白啊。

老聃: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铭:是啊,你早有预言了,大概这都是自然之常理吧。

老聃:甘美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常向善为。

铭:历史上分分合合地发生了那么多次战争,都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哪怕暂时是破坏性的,最终都会有人吸取教训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所以数千年之后的现在才变得越来越美好了,很多东西虽然你言之未及,但尽在道之以内。

话说你老言之未及处,与你通神之庄圣也有所大悟。

庄圣:死生无变于己,而况利害之端乎!忘年忘义,振于无竟,故寓诸无竟。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铭:此种最高级的逍遥自由之境界,恐怕莫能有出其右者。曾几何时认为迈克尔杰克逊是一个非常自由的人,我所认为做人的最高境界——自由——孔子所说的从心所欲(这里的心当然是自己的心,不是别人的心,即还需不逾矩)——识破一切本质,不受物役——不管什么领域的一种淋漓尽致、登峰造极、无出其右的状态。如此看来这似乎还不是最高境界,因为不逾矩而犹有所待者也。对吗?

庄圣: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故至该境界者可谓之大鹏也!

无趾:孔丘之于至人,其未邪?彼何宾宾以学子为?彼且蕲以躇诡幻怪之名闻,不知至人之以是为己桎梏邪?

老聃:胡不直使彼以死生为一条,以可不可为一贯者,解其桎梏,其可乎?

庄圣:“天刑之,安可解!”

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也是无为,无为也是为,以为无为为一贯者,孔圣也是回天乏力。

子贡:“始吾以为天下一人耳,不知复有夫人也。吾闻之夫子,事求可,功求成。用力少,见功多者,圣人之道。今徒不然。执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圣人之道也。托生与民并行而不知其所之,汒乎淳备哉!功利机巧必忘夫人之心。若夫人者,非其志不之,非其心不为。虽以天下誉之,得其所谓,謷然不顾;以天下非之,失其所谓,傥然不受。天下之非誉,无益损焉,是谓全德之人哉!我之谓风波之民。”

孔圣:“彼假脩浑沌氏之术者也;识其一,不知其二;治其内,而不治其外。夫明白入素,无为复朴,体性抱神,以游世俗之间者,汝将固惊邪?且浑沌氏之术,予与汝何足以识之哉!”

铭:欲作得道者,有如登天之难,退而求其次之,得德者,也很难。庄圣还说:“以富为是者,不能让禄;以显为是者,不能让名;亲权者,不能与人柄。操之则慄,舍之则悲,而一无所鑑,以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戮民也。怨恩取与谏教生杀,八者,正之器也,唯循大变无所湮者为能用之。故曰:“正者,正也。其心以为不然者,天门弗开矣。”如我辈,也只能尽可能敞开心门,多聆听圣贤之教,正正己,让天之戮轻一些则罢。

庄圣:古之所谓得志者,非轩冕之谓也,谓其无以益其乐而已矣。今之所谓得志者,轩冕之谓也。轩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傥来,寄者也。寄之,其来不可圉,其去不可止。故不为轩冕肆志,不为穷约趋俗,其乐彼与此同,故无忧而已矣。今寄去则不乐,由是观之,虽乐,未尝不荒也。故曰,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

铭:嗯,倒置之人,有所耻之,不所欲也,原为一有志之士。尼采也有说:许多人的所谓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现如今的很多自谓适应社会的自以为生存得很好地聪明人,看来也不过是不成熟者与倒置者罢了。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处境,贫贱、富贵、逆境、顺境、失去、获得,都求一种若有所得的恬淡之乐。

钱借只因身外物,谊存方为心上宝。

借去还还情更深,无失只得乐不为?

虽有意外两相失,只当识人更消灾。

金钱为用何在有,挣钱只为花钱时。

财富巨万花不尽,有之无之何相异。

好友三两难时在,共苦同甘乐无尽。

何求金钱有几多,只问快乐能几何。

因为,当处在贫贱或是逆境中,本已经有所失了,再为这种失去而痛苦岂不是双重加倍的失去,所以不管什么情况下都需努力寻求一种若有所得的恬淡之乐,毕竟环境跟自己过不去的时候,不能再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否则就是自讨苦吃庸人自扰了。

庄圣: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是亦近矣,而不知其所为使。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眹,可行已信,而不见其形,有情而无形。百骸、九窍、六藏,赅而存焉,吾谁与为亲?汝皆说之乎?其有私焉?如是皆有为臣妾乎?其臣妾不足以相治乎?其递相为君臣乎?其有真君存焉?如求得其情与不得,无益损乎其真。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尽。与物相刃相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人谓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与之然,可不谓大哀乎?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独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

铭:是,是啊,谁不会有所庸人自扰,谁又不会有所迷茫啊!人应生而豁朗的,却无往不在迷茫之中。自以为是所有一切都看得清晰的人,反而比所有人都更是蒙昧的(卢梭: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因为他们一生都活在浑浑噩噩中,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所以更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知而已,反以为无知是福,甚至无知也炫耀。何况有时包括所有人就一个字都搞不明白的,一字千金,岂止,一字千年,一千年后的人还是吃不透一千年前的人所说的一个字,另即使一个人活上千年也不一定能把一个字理解的深而又深,《汉书》里说:实事求是。在政治课上学了说:马克思如是说,接着毛泽东如是说,又接着邓小平如是说,江泽民如是说,也难怪五千年的“事”,五千年的“是”,“事”永远都在变,“是”也是啊,哎,又岂止是“是”,“真”“善”“美”“道”“德”等皆如是,可见人永远都是有无知的。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仁人志士都在探求啊,从今往后当然也还会有无数的仁人志士还会继续探求的啊。

庄圣: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牛顿:我不知道世人怎样看我,但我自己以为我不过像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不时为发现比寻常更为美丽的一块卵石或一片贝壳而沾沾自喜,至于展现在我面前的浩翰的真理海洋,却全然没有发现。

铭:在无涯的真理海洋里,谁都想去拾一块美丽的卵石或是贝壳。

亚里士多德:我爱我的老师,但我更爱真理。

哈佛校训:以柏拉图为友,以亚里士多德为友,更以真理为友。

孔子:当仁,不让于师。

牛顿:如果说我所看的比笛卡尔更远一点,那是因为站在巨人肩上的缘故。

铭:不是谁都能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这是一个问题。

只恨虚度废读书,难能识得真巨人,

更当多读圣贤书,涤胸荡怀上一层。

君子能和万不同,善利万物而不争。

作不了巨人,争取勉强能作一君子吧。

老聃有言:孔德之容,惟道是从。大概老聃、庄圣是得道者,孔圣、孟圣是得德者,所以老聃庄圣孔圣之师者,孔圣孟圣之师者,区区后来者之我能师之孟圣百之一二,再师师者之师者,师者之师者之师者之百之一二之部分,大概也可小成改变命运吧!

编辑点评:
对《于古贤处寻启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