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遇见

遇见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20-07-02  分类:随笔  字数:2109  阅读: 135  评论:0条 推荐:4星

    夏花灿烂,岁月静好。所有遇见,因果使然,心亦坦然。  庚子年这个春天,因了新冠疫情有了别样色彩!渐行渐远的春色,定格了所有最美逆行者“向死而生”的形象,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一个民族,一个国家
 

  夏花灿烂,岁月静好。所有遇见,因果使然,心亦坦然。

  庚子年这个春天,因了新冠疫情有了别样色彩!渐行渐远的春色,定格了所有最美逆行者“向死而生”的形象,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同仇敌忾抗击疫情,也让所有遇见成为最美的颜色,最激荡人心的浩歌——不可想象的艰难,战胜艰难险阻的豪迈,成为这个春天该有的中国故事……

  从一池春水到荷叶满塘,每天晨练走过的地方,苟日新,日日新。拍荷叶,拍看荷叶的人,偶尔也被人拍进镜头里,风景在风物也在心里,一切美好皆景物皆情物。看见了美好,美好就看见了你……

  有时触景生情,想到了致青春。忽然眼前飘过奔跑的长发,矫健有力的步伐,仿佛踏在琴键上发出青春的声响!遇见从前的体育老师,在石板上写着有板有眼的大字,他自制的毛笔让到我手里,“不敢写,写不好”……再而三之后,见他写的两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就随手写了前两句“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是随园主人袁枚的《苔》,颇有哲理。张老师要我写下来给他,还说这首完整的诗歌有意思!当年张老师在县一中教体育时,没见他如何练字,没见过他的墨宝;也就笑笑说,想请一幅字。他笑了,很会心的笑啊!

  从嵩州公园到滨河公园,知了声声叫着夏天。蜿蜒的公园幽径,几片竹子,两行法国梧桐,长青的灌木绿化带,盛开的缤纷绚丽花儿,一同渲染此时此刻夏日早晨的诗情画意。骑单车,或是步行,顺了伊河随便走走,晨练的人们按照各自的习惯做着活动……

  走着走着,想起被写进《捕鱼记》的遛狗人。自己以前也养狗儿,看到成群结队的狗儿,或被随手牵着,或是离开主人独自在草地狐朋狗友撒欢儿,也早习以为常了。有人提醒小心狗屎,那人走远,自己用手纸弯腰把两堆狗屎抓起扔远,然后到河边反复净手。小时候就听说狗屎最臭,走路十分地小心,怕一不小心踩上脏了布鞋,还要挨家长训喝。理由是狗屎甚至比人屎更能使鞋子腐蚀烂掉得更快!然而现在,自己反而对狗屎的臭没那么敏感,不再那么臭了,不再那么恶心了。

  早些时候,滨河公园还叫湖滨公园的时候,那时确切说自己没养狗,还在种着滩地,没少穿行在公园里,走多了,看多了,想多了,遇见的人自然也多了,写下了《错字狗屎不风流》。现在想来,一种不文明现象,连着的是一种不文明行为,而纸上的文字总觉得隔膜,也没击中命题靶心。前文提到那个遛狗人放狗下河没啥好想,见了我说你收网顺便看看狗意思也明确。但是,水深不蹬底儿,起网走着,拉不动的时候知道网挂了河底,扎个猛子无济于事,只好用力扯网也就顾不了网上的鱼……狗确实被网困住,再怎么游也只能原地打转转。伸手抓了项圈,拍拍狗头,一手划水,一手收网,终于到了可以站立的岸边!狗主人没说啥,吆喝上狗走了。一片破网,几尾大小不等的鱼,没死的放生,余下的伙计拿走喂娃娃鱼去了……

  走在伊河大堤上,推着车子和网友“大张”走着说着,因为是老朋友,因为都好写点什么,没有交流障碍,相谈甚欢。“最近写点什么”?“没有,写不出来了”!于是笑笑。“我最近写了个长篇《桃花汛》,正在联系出版社呢”!“还是自费?你那《案外风云》就花了八万!而这次”……没等我说完,他说这次看机缘吧,顺其自然。

  两天后,微信视频我,说定让我看看打印出来的“书”。见了面,没寒暄,我吃着早饭,他喝着桑叶茶,不耽搁说话。后来,妻子下楼了。我俩又说了半个小时话,说他的桃花汛,说小说故事里的人物命运,说小说叙事的困惑,我也说了“这是部“农村题材””的大白话,看了头尾,扫描了几页就下结论,暴露自己耐不住性子了!也说文字,文学,和文字文学相关的彼此熟悉牵挂的人。如此清谈,茶香还有香烟的袅袅婷婷,混合在窗外的知了喜鹊叫声里,自由散淡,从容惬意……

  当然,遇见采访对象,遇见命题定制的主人,遇见供养我衣食住行的主儿,还是不卑不亢,还是恭敬不如从命,这也是工作习惯使然。感动和感恩,在用心工作中,一切畅想和遥寄才会有所附丽。至于说遇见不太诚实的保姆,除了说她在替我“尽孝”的话,更多是要常回家看看,陪年事已高的二老说说话,和他们一起笑才是开心时光!

  就在昨天,为配合嵩县文旅融合产业宣传,年近九旬的父亲走上五楼电视台演播大厅完成了“传承创新伊尹文化,支持九大文旅项目,实现文化强县”专访,他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侃侃而谈,不由我由衷赞叹!伊尹是嵩县的骄傲,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基因,是儒学创始人,论理学创始人,最早的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践行者,而嵩县作为伊尹故里,作为“父子双相”的家乡,也是华夏文明进程中的高地!他说出了退休以后,二十五年来研究伊尹文化想说的话,也说出研究嵩县文化,就是实现以文化为人民服务,是他一生中最开心最值得做好的事!这些话,尽管我以前经常听他说起,但是再听仍然震撼心灵。这就是文化的力量,这也就是伊尹精神“大同和谐,济世救民”穿越古今的力量……

  遇见就是遇见,没有附加,无须点缀。在路上,和同行者一起看风景,如此岂不甚好?


编辑点评:
对《遇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