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轰隆的饥饿与鲜明的美食

轰隆的饥饿与鲜明的美食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0-06-29  分类:记事  字数:4805  阅读: 104  评论:0条 推荐:4星

这就是同学,一起见证青春成长好伙伴,此生最宝贵的心底财富。物质贫乏时代的宝贵精神财富,将会伴随我们慢慢变老。轰隆的热闹,鲜明的个性,永恒的同学情谊。
 

 

九十年代前后几年,感觉生活明显好转,及时是山区,吃不饱肚子的人也不多。但对于正在上学的我们,身体迅速发育,需要的营养就多,代谢也快,时常感到饥饿,初中如此,高中同样如此。

初中时,大多学生都是翻山趟水从各个村子而来,只好寄宿。学校是一座寺庙改制而成,宏伟的大雄宝殿被隔成一间间房子,就是老师校长的宿舍兼办公室,大殿一侧斜斜搭起个瓦屋,就是学生食堂了。那时候每天吃的几乎都是一样,玉米糁汤,或稀或稠,稀的照人影,稠的插筷子不倒。菜是萝卜丝,干萝卜丝水泡开,炒一下,馍都是白的。因为买不起菜和白馍,很多人都是从家里带来咸菜和黄馍。找个罐头瓶子,或者巨大的四环素、食母生棕色空药瓶,腌制咸萝卜丝,要够咸,能吃五、六天。馍带十六个左右,每天三个。也有人从家里带来的面、糁子交到伙房里,有时伙夫还要在称上克扣一下斤两。兑换成粮票,一碗玉米糁汤二两票,一个馍四两票,那时候的四两馍,我一顿能吃三个。说是四两,估计不到。油水少,每天都是饭后两个小时都饥肠辘辘。直到周六,带来的东西吃空了,中午放学都惶惶回家了。

有一年冬天晚上,天黑的早,伙房又停电,伙夫做得糁汤可稠,大家摸黑吃饭。我看到饭里隐约有黑点,借油灯亮光一看,有个老鼠屎,再搅搅,又好几个!一喊叫,同学们碗里头都有老鼠屎!再看看锅里头,黑压压飘的都是。有的喝饭快,都呼噜两碗了,后悔的直恶心,同学们炸窝了,伙夫也管不住,骂了我们娇气,气哼哼回家了。

晚自习,大家都觉得饿肚子,我们班所有同学都同意去伙房偷东西做饭。分工明确,有人监视老师搞放风,有人偷偷从伙房偷来面粉,白菜,盐;女生用陶瓷洗脸盆放在煤球取暖炉上烧水,洗白菜,搅面汤,大家同心协力眼巴巴看着这一锅水,没有锅盖,水真是不好开啊,火苗又太小。最后总算是做好了,一人一碗,吸溜呼噜,真香啊,白菜真好吃,面汤真好喝!这也是记忆里最深的一次美味,吃的真饱。

高中时,依然是从家里带粮食,交到大伙房,换成粮票吃饭。伙房依然扣称,馒头依然宣称四两面揉制而成,我一顿能吃四个。真饿啊,寄宿的同学从家里带馒头咸菜,挂在宿舍里,有高年级的同学偷吃。伙房有四五个卖饭窗口,一千多学生就餐。主食依然是糁汤,馒头,打饭后大家蹲在彩钢大棚下,男生几个关系好的围在一起,女生大多星星点点,趴在窗台上,水泥墩子上吃饭。大棚南北通透,采光良好,冬夏都很凉快。

又一次,我们七八个关系好的男同学围圆在一起喝糁汤,大家说说笑笑,突然一个好哥们打了个喷嚏,他口里的糁汤饭随着强大的气流喷涌而出,仿佛天女散花,喷到了对面、周围同学的碗里、身上,一时间大家纷纷侧目。身上的可以擦去,喷在饭碗里的咋办?总不能把饭倒了吧?一是倒了没有喝的了,要饿肚子,二是很这同学关系很好,倒了饭岂不是看不起人家?不够意思?于是,大家硬着头皮喝下去……

那时候老师小食堂的饭菜很还吃,菜里有油,香的腻歪。最好的还是老师小食堂笼面,金黄,喷香,真好吃啊!看着老师们吃这麽好的饭菜,真心羡慕,下决心以后要当个老师,有工资,有伙房,多带劲!后来不幸梦想成真,做了老师,却被写每天四个教案折磨的痛苦不堪。

条件好的同学,可以到老师食堂吃饭,一天要三到五块。那时候也不是很多学生有钱。我们班主要有俩人,是老师伙房钉子户。一个来自县城,一个北京有亲戚。他俩家庭条件很好,除了吃好饭,还经常理发,小虎队款的,三七四六分,弄得头发有型黑明。县城那个小子长得比较帅,吃的好,跑步一百米比兔子还快。粗壮的两条腿,睡觉时爱伸到别人腿上压住人家。那时候,最鲜明的饱饭,就是省吃俭用积攒一块五,去老师伙房买碗笼面打打牙祭解馋。

我身高近一米八,却很瘦,每分析原因,就是发育的时候,总是感到饥饿却吃不饱,缺乏营养,几十年过去了,现在不是吃不饱,而是天天不知道饥饿,啥都不想吃,吃啥都没味。只是经常想起我那一群同甘苦的同学们,如今分布在五湖四海,通过微信亲切联系交谈,咋胡,挖苦,叙旧,觉得一切都如同白菜汤那样美好;微信交流群里再恶毒的语言,大家也能互相宽容,谅解,就像如同花洒般喷饭的场景,大家只是默默承受,给足面子。

这就是同学,一起见证青春成长好伙伴,此生最宝贵的心底财富。物质贫乏时代的宝贵精神财富,将会伴随我们慢慢变老。轰隆的热闹,鲜明的个性,永恒的同学情谊。

情谊和回忆永在心底。

 

 

编辑点评:
对《轰隆的饥饿与鲜明的美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