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家乡的老井

家乡的老井  作者:高谦

发表时间: 2020-06-29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459  阅读: 338  评论:0条 推荐:4星

梦里萦绕总想起家乡的老井,那清澈甘甜的井水至今回味悠长,让我终生难忘在儿时的记忆中,家乡的东南侧有一口老井,是由青石板砌筑而成,那圆圆的井口,古朴典雅的造型,成了家乡一道美丽的风景。老井有数丈深
 

1.jpg

梦里萦绕总想起家乡的老井,那清澈甘甜的井水至今回味悠长,让我终生难忘……

在儿时的记忆中,家乡的东南侧有一口老井,是由青石板砌筑而成,那圆圆的井口,古朴典雅的造型,成了家乡一道美丽的风景。老井有数丈深之多,平时清澈甘甜的井水,成了村民的最爱,小时候我也是喝着这口井水长大的。每天早上伴随着公鸡的啼鸣,天还没有放亮村民们便早早起床,成群结队用扁担挑着水桶来到井边打水,伴随着“叮哩当啷”的铁皮桶从上往下坠下,取水的人站在井口,用手使劲拽拽绳子,水桶便会在井下倾斜的摇摆着,开始不住的往下沉,慢慢地井水就顺利地进入了水桶之中。但见取水的男人轻轻一拽三下五除二,水桶就“砰砰砰”地沿着井壁向上升起……这样水便打了上来。每当男人们挑着水桶大步流星往家中担水的时候,女人们也没有闲着,她们把家中换洗的衣物,装在木盘中陆陆续续拿到了井边,便三三两两坐在了马扎上,嘴上就像个没把门的话匣子开始说个不停,东家长西家短,谈论着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和本村的趣闻轶事,双手还不忘使劲地搓洗着衣物,伴随着涌动的泡沫泛起,大家时而欢声一片,时而静默如水……有时候不甘寂寞了,她们也会哼上一段《小姑贤》《亲家婆顶嘴》《李二嫂改嫁》的山东吕剧,尽是一番愉悦和谐的画面留在人们眼前。那时,天真活泼好动的我如同欢快的小鸟,每天总爱蹦蹦跳跳跟在母亲身后去井边打水。来到老井旁边,看着排队打水的人群,母亲告诉我说:取水时尽量一下打满,不要让水桶在井筒中摇摆晃荡。另外水也不能装的太满,不然很容易走一路洒一路,不光浪费,而且浸湿了路面,到处泥泞一片,很容易让人摔倒造成安全事故,我听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后来,我与姐姐逐渐长大,挑水的任务就慢慢落在了我们的肩上。起初是姐姐挑水,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如果她忙于其它事务没有时间,那就轮到我了。刚开始挑水的时候,我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尽管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但是总归是年少皮嫩,肩膀被扁担磨的紫一道红一道不说,水桶在身体两边如同喝醉了酒的马大宝一样,左摇右摆趔趔趄趄来回晃动,走在路上满满的一桶水,晃晃悠悠挑到家也就只剩下小半桶了,而且裤腿、鞋子已经湿了大半。后来我吸取教训,每次只挑半桶,不过要把家中的水缸盛满,无非是多挑几趟罢了。当时虽说是非常辛苦,但是喝着自己担来的井水,心里的那份激动自是无法溢于言表。记得那时候一到夏季,酷暑高温烈日炎炎,我们都有喝凉水的习惯,特别是刚从老井打上来的凉水便成了我们最好的饮料。有时候井边没有饮水工具,我们便会直接将嘴伸到水桶里面,有点像老牛饮水那样使劲抽着,那份贪婪、那份清凉,那份甘甜,那份过瘾,那份痛快,那份滋润,那份解署止渴,真是终身难忘......听娘讲,家乡的老井一年要淘洗一次,淘井时先把井内的淤水抽干,然后由淘井人腰上系着麻绳悬入井底,把淤泥杂物用铁铲装入筐中,由上面的人拽上去倒掉,清理干净后,再铺上一层石子不让淤泥泛起,最后用石灰粉或者漂白粉进行消毒,这样村民喝起来不仅卫生而且放心,正因为如此这口老井一直被村民津津乐道!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伴随着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全面实施,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乡也开始统一用上了自来水,自然村中的那口老井也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从安全角度考虑已经被人们封闭了。现在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时常想起淳朴善良的父老乡亲和围绕老井发生的每一个故事,我想那是对故乡永久的眷恋和思念吧!


编辑点评:
对《家乡的老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