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曾经的少年

曾经的少年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0-06-28  分类:散文  字数:5864  阅读: 284  评论:0条 推荐:4星

母亲被放在堂屋的一张席子上,浑身泥泞,母亲俊俏的脸肿的像一盆发面姐姐们趴在母亲旁边哭着,我呆在一旁不知所措,大哥恼怒的推了我一把。
 

 

小学的时候,老师拿来几张报纸,报纸上密密麻麻都是杂志目录,老师让大家参考着订刊物。

这是个新鲜的玩意,居然还能订书看!

经过和小伙伴讨论、比较,最后我确定了三种刊物,分别是《少林武术》《小溪流》《向阳花》。订半年大约需要26元。

那是1985年秋天,大姐二姐辍学在家放牛,上山刨药材,刨血参、桔梗苍术;采连翘五味子晒干卖钱维持家庭开支。父亲母亲伺候着几亩山田,一年的最大收入就是卖核桃、卖牛和卖年猪。除去开支,日常生活经常捉襟见肘。

母亲听我说要26元订书,想了想,二话没说,挎着篮子上山了。大姐说,母亲上山去摘野木耳了。秋天的山,树叶尚未落尽,秋雨秋雾,野木耳正旺。

母亲去了半天,大姐二姐做好了饭,母亲还没回来。

突然邻居婶婶跑回来惊慌的说,快!你妈妈被野蜂蛰了!跑的时候从山上滚下来了!就在木扎岭坡跟那里!

父亲和大姐匆忙跑去了,不一会,母亲被背回来了。母亲被放在堂屋的一张席子上,浑身泥泞,母亲俊俏的脸肿的像一盆发面姐姐们趴在母亲旁边哭着,我呆在一旁不知所措,大哥恼怒的推了我一把。

母亲昏迷了一夜,第二天下午慢慢醒来。喝了几口面汤,对大姐说,妞,你去坡上把篮子拾回来吧。

后来,母亲回忆起来这件事。她说,当时临下坡的时候,看到树上有几串野木耳,够不着,就用棍子敲,不料想树上住着一窝野蜂,惊动了蜂群,黄肚子马蜂下来就猛蛰,母亲就赶紧跑,后面一群马蜂穷最不舍,隔着衣服还能蛰,母亲觉得哪里疼就用手去摘马蜂,掐住就扔,边跑边掐,刚开始还是觉得这疼一下,哪疼一下,后来被蛰的多了,只觉得这里咔擦一下,哪里咔嚓一下,也不觉的疼了。没办法躲进石坎里,衣服蒙住头,马蜂还是尾随而至。

后来干脆窜出来猛跑,再后来就骨碌到山坡下了,马蜂也找不到了。

邻家婶子恰好在山坡下割草。

母亲还是给了我订书的钱,我只要了18元订了其中两本。一个是《向阳花》,一个是《少林武术》。

元旦后没几天,第一次拿到新鲜的书,清香的油墨味甚是好闻。在角落里,在河边石头上,骑在树上,我仔细的翻看着看着每一篇文章,向阳花,我童年的花。

另一本是《少林武术》,我也自学了一些套路,知道了地趟拳冠军赵长军,知道了功夫巨星李连杰。还找个没人的地方比比划划自学了《骑士短打拳》的套路,知道了什么白鹤亮翅打两边、黑虎掏心打胸前。

母亲说,多看书出去识大体,练拳村里人不敢欺负咱!只要你们说学习读书,我再吃苦,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们上学!

可惜我不成器,事业平庸,碌碌无为人到中年。花拳绣腿早忘记,上班下班如同木头人,麻木的过着复印机一般的生活。曾经的那个梦想仗剑走天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了油腻大叔抠脚大汉,茫然的四处张望不知所措。

我对不起母亲的培养。如今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每天回家陪她说说话,然后说,妈,我想吃你做的手工馒头!我想喝你做的糊涂面条!母亲很豪迈的说,啊呀,那还不好办!

看着年逾古稀的母亲在厨房快乐的忙碌着,我如同巨婴一般傻傻的笑了,笑着笑着,泪水悄悄滚落。


编辑点评:
对《曾经的少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