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新农堰高坎 第一章

新农堰高坎 第一章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 2020-06-28  分类:长篇  字数:12168  阅读: 78  评论:0条 推荐:0星

 



 

老方离到点退休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他把局里接送他上下班的小车推辞掉,每天早晨起床比原先推迟半小时,他觉得在家吃老伴做的早饭要比单位食堂温馨自在好多。自从女儿结婚后,家里冷清了很多,他现在就想在家里多陪陪老伴,也跟老伴商量过,退休后趁身体还好和老伴一起云游四方,也享受一番说走就走的潇洒。吃完早饭,不慌不忙的出门,悠闲自在地往单位走,权当锻炼身体。他觉得这样很舒服安逸,不用像以前那样头一天晚上就开始盘算第二天上班那些紧要的事情该先办,那些不重要的可以往后挪一挪。心里没有了这些烦恼也就没有压力,一身轻松自在,心情像年轻了好多。老方年轻的时候当过知青,那个时候青涩懵懂,无忧无虑更无畏,整天跟在生产队社员身后“照葫芦画瓢”干活,只是后来厌烦了那种孤独乏味的生活,才干了一些自寻烦恼甚至不齿的事情。后来当了兵,刚当新兵的时候也只要按照排长“说一不二”的要求去做,就算训练再苦再累,他都认为比在乡下插队落户轻松单纯,一点不用淘神费力去想那些生活上的琐碎事情。

关于接替老方的新任局长和他这个马上就到点的局长任免文件,市里迟迟没有正式下达,这样的情况现在极少,几乎就是个案。老方在两年前就做好了退位让贤的准备,为此他主动找过上级领导,他原本想自己早该在一两年前就退下来,搞个轻松的二线工作,自己慢慢适应,也好给接手的有个缓冲余地。后来市委组织部门正式找他谈过话,也涉及了一些有关接替他工作的人选问题,他一五一十坦坦荡荡地说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只是不晓得啥子原因上面一直没有动作,碍于组织原则也不便多问,这个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直到去年年底,上面才有了个具体说法,基本确定下来,也就拟任新局长人选进行了公示。只是正式任免文件依旧迟迟没有下来,半个月前上面给他一个电话通知,要他把手头上的工作先逐步移交给该接手的人,老方自己都觉得这样有点不严谨,但组织原则摆在那里,一不好多问,二只好照办。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老方确实有些尴尬,接手的人更不好多问,毕竟是自己多年的下级,人家心里肯定有想法也很自然,大家都心领神会。老方现在手上已经没有具体的工作,一身轻松惬意,说白了,他现在到局里上班也就是混个时间而已。所以,老方不认为现在自己是拿了工资不作为,而是在按组织原则和要求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有个正确的姿态站好最后一班岗才是重要的。当然,他也不晓得上面到底是啥子意思,既没有下达正式文件,又要他先行移交完工作,实际上他现在这个局长已经名不符实。多少年来在机关养成的习惯,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轻易插手别人分管的事情,这是工作规矩和原则,老方也是一直这么要求手下的。现在自己闲得再无聊,也绝对不去多管闲事和插嘴多言。他不是顾忌自己的处境有好尴尬,只是担心自己多一句嘴,或是对哪一件事情预先有个态度,就会对别人的正常工作有阻碍和干扰,毕竟自己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局长,人家面上还不得不给足你面子,在客客气气敷衍支吾你一番,其实大家心里面都有一百个不愿意,这种既妨碍工作又伤情感的事情老方是绝对不会做的。

为此,老伴已经说他好几次了,说还不如干脆到医院弄个病休啥子的,也免得大家一肚子的不舒服。但老方说:“我又没病没灾的干这些名堂做啥子?越那样人家还真以为我在故意给人家脸色看呢,起码态度就没有端正。”

老方现在上班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泡上一杯蒙顶甘露,掩上半扇办公室的门,让茶水飘香在整个办公室里弥漫,这个时候也正好是门卫老黄上楼来送报纸的时间。老黄比老方小五岁,全局无论职务高低和岁数大小都尊称他老黄,那是因为他在局里工作的时间最长。他常跟人说三十年前他和现在省委的刘副书记是同一天到局里来报到上班的,还凑巧刘副书记是他原先老部队的团政委,他还曾在刘政委手下的边防连队当过六年兵。刘副书记在这里干了十年,从副处长干到局长,以后升迁调走了。而他自己在这里一干就是三十年,一直没有挪过窝,拿他自己的话说:“传达室的椅子都坐烂好几把,没有地方好去。”当然,大家也晓得老黄没地方可去,那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机关职工,没有可升迁的空间,最多也就是工资往上调整一些。老黄之所以和老方说得来,除了他们都在部队上呆过,就是老方这个人很随和没有架子,再有就是老黄是个晓得感恩的老实人。虽说老方对人随和没有架子,但很少给人帮忙,尤其是官场和仕途方面的他一概听了就完,从来不开金口许诺哪个,也不说别人啥子。当然,他自己也基本不求人,不去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他才在副局长任上做了八年,以后又在局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一年,要不就凭他履历上的那些光环,他到退休肯定不止是一个局级干部,这也导致离他职位最近的下属颇有意见,要升迁只好另辟蹊径。但他对老黄却另眼相待,不仅帮老黄解决过他老婆的工作调动,还曾经在局里分配集资建房的时候力排众议,给老黄超标分配过一套三室两厅的住房,而且还是老方主动的。老黄的老婆原来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工作,所以按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生育政策生了两个娃儿,儿女双全,算是功德圆满。可是,到了在局里分配集资建房的时候,按老黄机关职工的身份顶多只能享受两室一厅的待遇,老黄很不甘心,找了局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推脱说:“这是硬性规定,找哪个都没有办法。”老黄也想过找老方,但马上又打消了这个念想,他怕麻烦老方的太多,以后连个掏心窝子的地方都没有了。那段时间老黄总是躲到老方,见了老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话都少了,顶多就是“来啦?”,或者是“您走好。”老方先还没有在意,后来才察觉到是房子的事情,找来办公室主任问了情况,埋怨说:“咋个就没有办法了呢?规定和方案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起码也要把人家的实际情况和意见往上反映啊!”办公室主任心领神会,经过一番运作,最终让老黄住上了称心如意的三室两厅房子。后来这事有人往上面反映了,一天市里开会,休会的时候分管市领导走过来问了老方这事,老方毫不隐晦地回答说:“千真万确有这个事情,是我提出来并且主导破了这个例的,人家在局里工作快三十年了,难道还不及一个参加工作不到十年的副处?大不了给我的那套房子我不要了,反正我房子钥匙还没有领。”市领导笑了,说:“你要干啥子?你们局又不是没有房子,难道你还想市里给你解决一套房子?想的美……你破这个例一要看合不合情理,二要看你身子站斜了没有?纪委那边已经有个基本意见了,说你只要占这两条,回头你们写个东西上来我签个意见。记住啊,你要签字,叫你们班子几个都签上字,不要给我留个尾巴。信访那边我要他们把那封信返给你们局里,你们低调处理就行了。”老方回到局里可没有低调,在局办公会上发了威,说:“你们一个个还是干部呢?去翻翻政策看看再说老黄生两个娃儿算不算超生,边远少数民族地区有这条吗?人家是局里的老人了,一男一女两个娃儿都大了,我们就连三十多一点的副处全都住上了三室两厅,剩余的空在那里要留给哪个?我们硬要喊老黄一家人挤到两室一厅里头心才踏实?反正我不踏实!”这事以后局里再也没有哪个敢说啥子,也就不了了之。为这事老黄一直感恩戴德,还悄悄跟老方说过一句话:“不怕他刘副书记当再大的官,还是我的老首长,我这房子的事情要是放他那里,说啥子都是枉然!”老黄说这话,老方不好说啥子,只是说:“你这话可不要乱说,说多了哪个还敢卫护你。”老黄晓得老方的脾气,马上改口说:“那以后我再也不说了。”

所以,每天这个时候和老黄摆几句龙门阵,是老方现在上班要做的第二件事情。以前,老方也爱跟老黄摆龙门阵,他能从老黄那里晓得好多事情,比如上下班的时候哪个最先来哪个最后走,哪个上班时脸色难看,哪个下班去行色匆匆。你还不要说老黄牙尖嘴碎,时间一长,老方发现好多事情都跟老黄说的那些多多少少有些关联,征兆明显得很,老方也从中“明察秋毫”好多事情。现在老黄和老方摆龙门阵纯属友情安慰,老黄也变了一种方式,不再跟老方讲那些没有用的零碎事了,他晓得现在跟老方说那些不光没有用,还净添不安逸,就改跟老方说些高兴的事情。比方说他老婆已经光荣退休了,社保算下来退休金四千好几,他们两口子很知足。再有就是他儿子援藏,不仅升职当了墨竹工卡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最近还给他找了一个漂亮的藏族儿媳妇。看来老黄对儿子找的这个媳妇是真满意,他说现在的藏族女娃儿跟他以前在西藏见过的完全不一样了,白净不说还很洋气,说一口标准普通话,你要不晓得是个藏族姑娘还以为是北方来的呢。他还说这个没过门的准儿媳妇也是墨竹工卡县里的干部,很懂事讲理,前段时间到北京学习路过成都,还顺道来家里看望了他们两口子,一进家门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他们两口子来了个大礼,弄得他们两口子眼泪都下来了,直说“免礼免礼……”。老黄说这些其实就是在感激老方,因为之前在他儿子面临援藏抉择的时候,老方还帮他分析过去援藏的利弊,之后他们一家人才高高兴兴地做出了全力支持儿子援藏的明智选择。去年,老黄嫁女,他怕自己身份欠缺,请了机关哪个又担心别人心头勉强,最后干脆决定哪个都不请算了。可是事到临头又觉得不请哪个都没有啥子,不请老方像是对不起恩人一样,就悄悄跟老方说了。老方一边恭喜他,一边毫不客气地说:“那你要给我们单独预备两桌。”老黄高兴的嘴都合不拢。那天老方和几个副局长还有好多老同事全都大驾光临,在老黄亲朋好友面前给他挣足了面子,感动得老黄两口子不晓得说啥子才好。

老黄现在还坚守他的习惯,收发报纸信件都必须从老方办公室打头起,为这事老方还跟老黄打过招呼,说:“你这个习惯要改了,你又何必这样呢?规矩要因事而宜才对。”可是,老黄颈子一昂,说:“我愿意……再说你现在还是局长的嘛!”

老方晓得老黄仗义,生怕自己说他忘恩负义,以为他也和有的人一样,做那种人还没有走茶就先凉了的事情。其实不然,老方在这方面从来都不咋个计较,尤其是对老同事,他也晓得自己为官这么些年来很少替人铺路,难免有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也在情理之中。老方一直认为已经做过和经历过的事情,不管对也好错也罢,都不重要了,那都是已经翻过篇的事情,重要的是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定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么说不是赶时髦,做人本来就应该本本分分、踏踏实实,走自己的路又何必去看别人的脸色呢。再说了,像自己这样再有三个多月就到点退休的人,现在还能在任上,算组织上给够了自己面子,自己已经没有啥子可说的了。

老黄走后,老方开始翻阅报纸,他看得很仔细,不像过去那样就大概晃一眼主要的标题,有要紧的先记在心里,回头空了再抽时间细看。也许现在主事的有过交代,或许那些小年轻们还懂得一些规矩,一般例行要传阅的文件还是要先送到老方这里来。老方不好耽误,得马上浏览一遍,不用再签注任何处置意见,只是在文件上签注“已阅”二字和自己的名字,还特别叮嘱小年轻一句:“赶紧传给别的领导,不要耽误了。”

新主事就更不要说了,一直对老方客客气气,毕恭毕敬,遇事总是礼让三分,有重要的事情还是要上他这里来跟他汇报一番。每次老方都说:“别这样,就说说你们的意见。”完事后老方一般都会说上一句:“你们的意见好,我没有啥子的意见。以后你们不要再这么客气,有事大胆做就是了。”总的来说大家面上还行。其他几个老部下出于对他这个老上级的敬仰和关怀,还经常给主事的提议派他一些无关紧要的好差事,并且事先还很谦让地跟他客气说,“这事情还真的非你不可……你看哪个年轻人跟你一路顺手?”老方对这一切心知肚明。

当然,这等事情也不是经常有的,老方多数时候还是在自己办公室里打发闲得无聊透顶的日子。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有些烦,但又不好有所表露。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静下来了,他有时也上电脑翻看那些“今日头条”和“特别关注”,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些。近几天无意间发现一个能消磨更多时间的绝好办法,那就是掩上门来上网看免费小说,这样既能打发闲暇无聊,又能装模作样的“坚守岗位”。当然了,在当下杜绝一切机关干部不作为的大形势下,这样做绝对算是顶风作案,只是他一个快到点退休的人,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干些啥子,还有哪个晓得和好意思说他啥子呢。

老方年轻的时候爱看小说,尤其是在他当知青那段时间里,看小说成了他唯一能打发无聊时间的消遣。但他现在看这些网络小说大都写的不咋样,这些所谓的年轻写手都很脱离现实,没有一点生活的沉淀和积累,应该是神宅里想入非非弄出来的文字套路,几乎千篇一律。要么把人世间想得完好无缺和尽善尽美,全是帅哥靓女豪门出入,男的身家千亿,女的急着上位,原配费尽心思捍卫地位,小三挖空墙角入室打劫篡位,中间再闪亮登场出一个失散多年的亲骨肉来,经过几多曲折扭转乾坤,最终叫人悔悟前世的罪孽,看破红尘立地成佛,笔下咋个生花都索然无味。再有就是把整个世界写得阴暗无比和丑恶多端,恶人当道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其间英雄救美人,宝刀赠英雄,铲除恶霸,天下太平,怎奈英雄不食人间烟火非俗人也,留得美人独守终身,空城旧梦,叫人一看厌恶反感很是抵触。更有甚者颠倒乾坤,弄出一些光怪陆离的东西来,不伦不类,虚幻飘渺,来无踪去无影,叫人回不过神来,套路之深却没有一丝可以抓住人心的东西,反倒流行得很,无敌圈粉,美言之“玄幻”,叫人丈二和尚一样,就觉得智商和情商被侮辱,遭人践踏。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时尚写手和有名作家的区别,时尚写手关注在乎的是潮流和市场,有名作家追求在意的是艺术和水准。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既然免费,又何必强求太多,就算是白瞎了你的眼睛,那也是你自找的消遣,老方就是这么想的,权当混时间而已。

 

前两天,老方意外间发现了一篇名为《英雄》的小说,看了数页为之一颤,兴致被激发起来。小说中的男主算和他同龄,经历嘛,巧的是许多地方还似曾相识。男主是解放军的一个司务长,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开战之前,因为有外出采买的缘故,与一位叫阿美的瑶族边民女子有了往来。一来二往男主女主日久生情,加之女主家里有一个既没用又好逸恶劳的无赖男人,女主心生荡漾,男主心绪不宁,最终两人还是发生了那种不应该有的你情我愿的风月之事。开战前一夜两人私会,难舍难分,却不知被女主的男人偷偷跟踪和撞上了。女主的男人到部队上告发了男主,瞬息间事态云谲波诡,男主前程吉凶未卜。大战在即,部队绝不能容忍军心涣散和不稳,上级当即就要严肃处置男主。但当上级的处置命令下达时,男主已经跟随部队奔赴前线,在我军前沿主阵地上与疯狂反扑的越军鏖战正酣。男主深知自己犯下的错误劫数难逃,军旅生涯即将告终,索性身负罪责冒死如归,主动要求带领一个战斗小组侧击越军。男主率领三名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潜入敌方侧后,侧击越军成功,并在越军侧后方抢占了一块狭小的制高点,用火力压制向我军主阵地疯狂进攻的越军。猝不及防的越军吃了亏,败下阵去,继而又丧心病狂的攻击男主和三名战友扼守的制高点,顷刻间越军的火炮、枪弹铺天盖地而来,三位战友相继“光荣”。之前下令要严惩男主的我军首长在前沿阵地指挥所用望远镜看得真切,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男主身负重伤,血肉模糊,仍旧顽强地坚守他的阵地,艰难地用轻机枪和冲锋枪轮番向已经爬到跟前的敌人怒射,与我主阵地冲锋下去的部队对越军形成夹击之势,打得越军丢盔卸甲,钻地无缝。我军趁势击溃越军的进攻,并且一举攻破了敌人阵地,全歼越军。

此役完胜,部队首长登上了男主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坚守住的制高点,亲自为烈士擦去脸颊上的血污,给他们整理衣冠,并命令下属:“我们决不能忘了这四位功臣!”可是,最终部队领导还是内心纠结犯难,为这位恣情放纵并血洒疆场的男主是否追记一等功臣和战斗英雄称号争执不休。

小说前半部行云流水,温婉浪漫,后半部叫人心潮澎湃,跌宕起伏,整篇故事悲喜交集,可歌可泣,愁肠百结,揪心扒肝。老方被这篇小说吸引,被那种亲近而又活生生的故事所感染震撼。不管他在咋个闭目塞听,那些早已过往的青春激昂和血雨腥风的场面依旧在脑海里浮动,在他眼前轮回闪现。老方在电脑跟前目不转睛地坐了整整两天,甚至回到家里也废寝忘食,坐在电脑前急赶着要看完这篇感人至深的小说。仿佛小说中的男主就是他最亲密无间的战友,或者说就是他自己,连老伴见了都说他是咋个了,跟丢了魂儿一样的忘乎所以。

都说岁月能湮灭一切,还真是这样。要不是这篇《英雄》小说的触动,老方都已经忘了四十年前的自己。在那一场保卫祖国疆土的战争中,他和这篇小说中的男主一样,也曾是一名响当当的战斗英雄,那个时候,他还真是名噪一时。胜利凯旋后,他被四处邀请作报告,讲述自己和他那些战友们的战斗经历和英勇事迹,受人崇拜和尊重。而现在除了自己和家人,没几个外人知晓他的这些经历。当然,也都是他自己不愿意再出啥子风头和处事低调,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社会安稳和谐,哪个还要去翻腾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就是说了也没几个人愿意听和信的,甚至还会以为他是吹牛的。只有老方自己才心里清楚那些过往的悲壮和惨烈,晓得现在这个社会的许许多多都是用无数先烈的性命和鲜血换来的。小说《英雄》中男主的经历老方也都有过,只不过他比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命大福大而已。

那年春天开战后,老方所在尖刀排作为整个穿插部队的先锋,从龙金出发经岳山一直沿东南小路向大平方向穿插,在一个叫格盖苗的地方和一小股越军发生了激战。尖刀排谨记战前部队首长的命令:“英勇顽强,绝不恋战,穿插挺进就是为了要兜住越军主力的底。”后面的大部队趁那一小股越军被打蒙时,迅速接手了战斗,让他们抽身继续向前穿插。当他们穿插至甘荷毛北侧时,又遭遇越军坝洒独立营残部的猛烈阻击,团部命令紧跟在尖刀排后面的三营向小路西侧展开主攻,东边由二营策应。在我军猛烈炮火覆盖整个越军阵地的同时,尖刀排向前推进到甘荷毛西南侧山峰的垭口下面,距离越军主阵地只有四十米左右的一片残垣瓦砾之中。老方清清楚楚地听见通信员在向前指报告他们所在的位置,步话机里传来上级兴奋和严厉的命令:“太好了!火炮马上支援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冲上去占领敌人的阵地,夺取垭口!绝不许放过一个敌人通过垭口……”

顷刻间,我军炮火狂泻在越军阵地和整个垭口上,强烈的爆炸声震撼到老方的心都要崩裂出来了。当炮火刚刚向前延伸稀疏下来的那一刻,李排长猛地一挥手,大声吼道:“跟我冲上去!”可是,他们刚一抬头,越军主阵地上突然枪声大作,密集的轻重机枪子弹和火箭筒像雨点一样倾泻而来。李排长和六七个战友应声倒下……当时老方就卧倒在李排长身后,真真切切地看见李排长艰难地翻过身来,用手捂住血肉模糊的腹部,一脸的痛苦难耐。李排长死死地盯住老方,使出最后的一点点力气命令他:“你带人继续往上冲……你带头冲就是排长!”第一次上战场的老方心里打颤,他往前爬了两步,用手够住了李排长的脚,使劲摇动李排长:“排长……”李排长已经牺牲。老方慌神了,心里像失去了主心骨。他回头看了看,他们一班的战友们全都胆战心惊地趴在瓦砾中,一动不敢动。战前信誓旦旦,气吞山河的邢班长就趴在自己身后,早被吓得原形毕露,浑身发抖,大概尿都吓出来了。

战前各级都有指定,意外情况下代理排长应该是邢班长,而李排长“光荣”前却改变了指定。老方大声喊叫邢班长:“班长,咋个办?”邢班长竟然结结巴巴地说:“再……等……等等看……”老方脑袋全蒙了,热血上涌,心里鄙视怨怒这个没用的家伙。没有时间去多想,这样被敌人打得埋头尿裤子也不见得能活命,往上冲是死,往后退更不能活!为了三婶说的“不要叫人看不起你!”的脸面和尊严,反正早就抱定了必将热血洒疆场的念想,不如索性死到临头领赏一个不要命的差使。于是,他没有再去理会已经尿了裤子的狗屁班长,撑起半个身子来,嘶声厉气地对身后的战友们大声吼叫道:“不怕死的都给老子听到,我是党员,我现在代理排长了……都给老子准备手榴弹……甩出去一响了,全都跟老子一起往上冲!”战友们都在惊慌中响应着他的命令,慌乱中掏出手榴弹,做好了拉弦投掷的准备。他大声地喊道:“拉!一、二、三……甩!”

敌人的枪弹也有怕不要命的时候,当十几颗手榴弹相继爆炸的那一瞬间,越军主阵地上的枪声全都瞎了火,老方不管不顾自己身后的别人咋个样,率先跃起身跨出了跟前的那半截墙根。他能感觉到和自己血肉筋骨已经连在了一起的战友们都紧紧地跟在身后,他们像旋风一样冲上了越军阵地,真是人到绝境死而后生,他和战友们冲上越军的阵地竟然全都毛发无损,只是一个个眼珠子都瞪了出血,全都在浑身打颤,心里发毛,亡命麻木地对着那些在战壕里垂死挣扎和往猫耳洞口逃窜的越军紧扣枪机不松手。“哒哒哒……”十几只冲锋枪全在咆哮,惊慌失措的敌人被打成了筛子。老方依旧紧张地大声喊道:“快!手榴弹……”五六颗手榴弹“呼啦啦”地飞向那个黑洞洞的猫耳洞口,随着一阵剧烈爆炸声,敌人藏身的猫儿洞口被炸坍塌。

尖刀排占领了越军主阵地和整个山垭口,老方和战友们取得了人生第一次生死搏杀的胜利,喜极而泣,举枪怒射,悲天恸地,向倒下的战友们致哀!

“哒……哒哒……”三声异样的枪声在不远处响起,老方感觉到身边有战友身子一斜倒在阵地上。十几个初生牛犊旋即就明白是咋个一回事情,惊恐万分齐刷刷地原地卧倒。惊魂未定的战友们四处张望,最终发现罪恶的子弹是从刚刚被摧毁的越军猫儿洞深处射出来的,那里还残留有垂死挣扎的敌人。老方嘶声厉气地愤怒大喊道:“喷火器……上啊!”配属尖刀排的两具火焰喷射器和所有的冲锋枪,对准那个已经垮塌的越军猫儿洞口一阵狂扫,躲藏在洞中深处的敌人丧命前鬼哭狼嚎,垂死挣扎声盖过了枪声,毛骨悚然,厌恶之至。

老方他们这一拨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蛋子们终于战胜了凶残的敌人,也战胜了自己心里的恐惧,只是尖刀排的胜利代价太沉重、太悲壮!

战斗刚一结束,师团两级首长的嘉奖电话就过来了,随同先锋营一起穿插行动的团黄副政委,当即踏上尖刀排占领的越军主阵地,就在火线上宣布上级命名尖刀排为功臣排,只是黄副政委留了一个后话,说:“至于是哪个等级的功臣,要等战后上级的最后命令下来确认。”王营长随后命令:“立即清理战场,巩固阵地,我们就在这里截断敌人的退路!”

先锋营在山垭口构筑起坚固的防御工事,整个溃退的越军被牢牢锁住在甘荷毛西南山峰下,老方和他的战友们似乎成长和老练了许多,也镇静和沉着了许多。李排长牺牲了,老方这代理排长就一直代理了下来。之后,二营和三营相继抢先占领了大平西北的无名高地,也构筑工事转入防御,部队完成了整个穿插兜底的任务,对越军形成合围之势。

值得庆幸的是,一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老方经历了大小十几次战斗,他自己心里绝对有数的就击毙和击伤越军应该二三十个,他自己却始终保持“金身不败”的纪录,这在整个先锋营都不多见,应该算是个奇迹。为此,他觉得自己运气不错,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和得意洋洋,团黄副政委也毫不忌讳的说他:“你小子除一半运气和一半胆气外,还有就是有你娃耍的那个女朋友一直在保佑你!算你娃命大福大造化大……”黄副政委说老方“耍的那个女朋友”,其实就是三婶。

三婶是老方这辈子人生旅途中一桩隐藏的秘密。老方从部队带着一身光环转业回成都,重新跻身于大城市里的生活,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后来又有了一个乖巧的女儿并且已经长大成家立业,四十年来总的说算是仕途平坦,官运亨通,在有三个多月他就走完对国家对自己应尽义务的路程。比起李排长和他那些“光荣”了的战友们他是幸运的,是平静和没有一丝遗憾一路走来的,所以他这一辈子才很少有抱怨和迁怒,觉得自己这辈子只有自己对不起别人,而没有哪个对不起自己。他不可以辜负李排长牺牲前看他的那种眼神和重托,他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才导致了已经胜利了却最终还是倒在自己身边的那两个战友,要不是自己最后的那一封信,妞妞也不会死,妞妞不死三婶也就不会疯。三婶的那封信和她说“不要叫人看不起你!”的话,才是真正成就自己在那一场战争中成为战斗英雄的原始动力和根本,自己就是为了不辜负三婶和她说的那句话,才丢掉了一切懦弱和胆怯,跟打了鸡血一样冒死领赏了那一份不要命的代理排长“差使”。黄副政委说的对,是三婶一直在保佑他,才使他在枪林弹雨中完好无损“金身不败”。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最后一次战斗打响之前,老方被正式任命为尖刀排排长,他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全连列队报数,出国征战前全连一百一十六人,战斗减员到七十一人,战斗减员的四十五位战友中有十七位“光荣”,二十八位重伤已经被送回国内。仅尖刀排就“光荣”六人,重伤八人,剩下能形成战斗力的包括轻伤员在内还有十九人。所幸的是尖刀排在最后一次战斗中再没有战斗减员,可以说他们能活下来还立功受奖的人,个个都是真真切切地踏着烈士的血迹蹚出来的,没有啥子值得炫耀和骄傲的,更没有理由去抱怨和迁怒哪个。

老方他们原来一班那个爱吹牛的老兵班长,就是那个吓尿了裤子的邢班长,虽说不再说六十五军一九三师了,但私下里还是很不服气,逮住机会就诋毁老方,嘀咕说他老方:“一个新兵蛋子也当上排长了?”

这事不晓得咋个叫王营长听说,王营长青筋暴露,火冒三丈地怒斥他说:“你嘛了?你以为黄副政委和我都是吃干饭的嘛?李排长‘光荣’的时候我和黄副政委就在你们后面五六十米,望远镜里把你们一个个看得清清楚楚,你尿一裤子就是怂包了,老子当时枪毙你的心都有了!人家方鹏飞新兵蛋子嘛了?不跟你一样也是第一次上战场,人家嘛了?抢了你的排长了,你嘴上的功夫要用在实际行动上有他方鹏飞嘛事儿?人家方鹏飞实打实的英雄底气不是白来的,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个,方鹏飞和他女朋友那封信能上军报还不是你自己弄巧成拙的。我告诉你,黄副政委看人准的很,敢把方鹏飞的事迹往军报送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就不明白你小子到现在还狗眼看人低!”

老方在开战前收到过三婶的一封回信,为了这封信他和邢班长产生了很深的隔阂和误解,甚至闹得沸沸扬扬就差动手了。也正是这封信使老方一夜之间成了整个部队的焦点人物,同时也把他推到了全师干部战士的众目睽睽之下,为捍卫三婶和自己的尊严他没有了退路,只有绷起脸面顺到杆子往上爬。他被绑架在了那根高高的旗杆上,被烧得激情似火,热血澎湃,才丢掉了一切懦弱和胆怯,抱定一腔热血洒疆场的念想走上战场的,那个时候他才真正领悟到了啥子叫“不要叫人看不起你!”,李排长最后看他那一眼和给他的命令里也有这个意思。所以,当他抱定一门心思大不了就是个“死”字,率先跃出那半截墙根的一刹那,他没有时间去想啥子出征前“宁可冲锋‘光荣’,绝不后退半步生!”的誓言,满脑壳只装着绝不能丢了三婶和自己这张脸皮的心思。

都多少年了,老方从来都不愿意再提及这些事情,他把过去都封存在心里,成了自己的一桩秘密,就是当年被四处邀请作报告他也掩去这些,绝不提及,他觉得这样会贬低那些牺牲了的战友,败露自己心里的不“纯洁”。因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这个英雄来的并不纯真,甚至有些不光彩和堂而皇之,要不是因为这篇叫《英雄》的小说触及到了他的内心深处,让那场惨烈的战争场面重新浮现在自己眼前,他是绝不会再去撕开包裹住自己伤痕的这层纱布。

小说《英雄》勾起了老方年轻往事的记忆和眷念,他想起了青白江大河,想起了青白江边新农堰高坎上的自己和三婶,他这一生的真正起点都在那里,那里有他的孤寂中依赖,忘不掉的美好记忆,他想抽时间回新农堰高坎去看看。

 

 (待继)


编辑点评:
对《新农堰高坎 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