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章 张县长的规划(下)

第四章 张县长的规划(下)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 2020-06-28  分类:长篇  字数:12375  阅读: 33  评论:0条 推荐:0星

 

机场的航站楼前依然是车来人往,张子欣挽着徐冰洋的手臂,倚靠在一辆奥迪Q7的车身上。

       韩东磊和陈乐琪拖着拉杆箱走出候机厅,四下张望着。陈乐琪一眼看见了奥迪Q7旁边的徐冰洋和张子欣,兴奋地开口大叫起来。

   “在那儿!他们在那儿呢!”

      韩东磊高喊了一声:“冰洋!徐冰洋!”

      张子欣迎上前,拉住了陈乐琪的手。

   “子欣,好久没看到你了!”

   “乐琪,我也好久没看到你了!你好像长胖了!”

   “哎呀,没管住嘴,我都长了3斤了!愁死了!”

   “我也差不多,吃什么都长肉!都不知道怎么办!”

      韩东磊拍了拍徐冰洋的肩膀:“还好飞机整点,没让你多等吧。”

   “还行。怎么样,我把车停这候机厅的门口,你一出来就能看见我!”

   “把车停这儿?你不怕贴罚单?”

      徐冰洋的话充满了傲气:“谁敢贴我罚单?在长州,敢动我徐冰洋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韩东磊对陈乐琪说道:“怎么样,我这兄弟够牛吧?在长州,就是他说了算!”

      陈乐琪问道:“冰洋,我们这次去哪儿玩儿啊?”

   “去兴龙古镇,还有兴龙山。”

      韩东磊有些失望:“古镇有什么好玩儿的?谁没去过呀?”

      徐冰洋却是一脸的认真:“这古镇不一样的,里面有个兴龙寺,烧香请愿可灵了,我试过的!还有兴龙山,上面可凉快了,上去了就不想下来!”

      陈乐琪说道:“去吧,东磊,我也觉得长州挺热的,比上海可热多了。”

   “行,你是东道主,你说了算,我们可跟着你混了。”

     “行,走着!”徐冰洋手一挥,绕过车头向驾驶室走去。

 

 

      沈永捷把材料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还是感到很不解。

   “他们居然把问题的症结,归结为市政府没有按时拨款?所以供货的没有产品,施工的没法儿开工,最后才导致了宾馆无法报请验收?如果真是这样,问题倒简单了!”

      杨宇低下头又看了看合同。

   “可合同条款上就是这么规定和约束的呀。整个付款分为四次,第一次,签订合同时支付定金20%,第二次,货到现场支付30%;第三次,宾馆整体验收完毕支付40%,最后留10%作为质保金。”

      李晶说道:“现在的问题是,百盛宾馆只是支付了第一笔款项,灯具供货商和施工方却已经完成了第二和第三步的工作,算得上顾全大局了。百盛宾馆呢,也确实拿不出钱来,因为3.5个亿的合同金额,市里面只拨了1.5个亿下来。”

      段风丽问道:“所以现在是供货商和施工方都有情绪,明知道问题的存在,也不愿意去补货和维修,对吧?”

      李晶耸了耸肩:“情况就是这样。”

   “这是一个多方合同吗?”沈永捷问道。

      杨宇说道:“这本来是甲方百盛宾馆和乙方瑞风装饰集团的一个全包合同,可后来有了一点小变化,宾馆经过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批准,把原装饰设计图里面的卤素灯具,全部更换成了更为节能的LED灯具。”

      李晶接着说道:“但灯具更换之后就由乙供材料转为了甲供材料,也因此又签订了一份三方合同,甲方百盛宾馆自行出资采购灯具,丙方流星灯饰公司负责按要求供货,乙方瑞风装饰集团只负责灯具的安装。”

       段风丽皱了皱眉。

   “这样一来,瑞风装饰集团岂不是吃亏了?在全包合同里面,这灯具采购的差价和利润摆明了是他们的,这三方合同一签,他不但丢掉了这部分利润,还得另外安排工人去进行安装,这买卖不划算呐。”

      曹云坤却笑了笑。

   “通常像这种情况,丙方流星灯饰公司是要向乙方瑞风装饰集团进行返点的,这也是常见的商业潜规则。不过,因为这种行为涉及到商业贿赂,甲方一般不会过问。”

      杨宇说道:“另外就是,在我们前去的当天,机关事务管理局的相关领导都在市里面开会,我们没能对招投标的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只能留到下一次了。”

      谭远牧说道:“那你们说说乙方和丙方的相关情况。”

      杨宇说道:“乙方瑞风装饰集团是装饰行业里面的一个龙头企业,也是全国装饰行业仅有的三家上市企业之一,实力雄厚,规模庞大,全国主要省市都有他的分公司……”

   “他在扬德省有分公司吗?”沈永捷问道。

   “有的,扬德分公司设在省会嘉州,成立于2015年,当年便获得了百盛宾馆的整体装饰工程。公司法人代表叫田宏明。”

      李晶接着说道:“丙方长州流星灯饰公司,也是成立于2015年,当年成为百盛宾馆整体装饰工程灯具的供货商。公司法人代表叫陶成业,北京人……”

      沈永捷把手一扬:“等等!你说他叫什么?陶……成业?就是长州帝豪投资集团的董事长陶成业吗?”

      李晶看了看材料:“对,就是他。”

      谭远牧和曹云坤都把目光投向了沈永捷。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沈永捷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这个陶成业,也是本次教育设施配套费事件的涉事人之一,已经有人向我们暗示,陶成业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低价拿地,才有了傲视长州地产界的资本。真是没想到,原来他在百盛宾馆这边儿早就挂上号了!”

      谭远牧脸色一变:“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是要涉及到当时兴平区在任的主要负责领导。”

      段风丽点点头:“没错,当时在任的区长,也就是卫北区的现任区委书记刘松林。”

      曹云坤问道:“李晶,你们调查过陶成业和他的帝豪投资集团吗?”

   “目前只是通过网络和工商系统进行了材料搜集。”

   “那你说说详细的情况。”

      李晶说道:“陶成业2014年来到长州设立了长州帝豪投资集团,2015年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了百盛宾馆B栋新楼的土建工程,同年又成为宾馆灯具的供货商。2016年在兴平区拿到500亩地,开发建设“江海湾”楼盘小区……“

      沈永捷摆摆手,打断了李晶的话。

   “我补充一点,这一年,金川实业集团也在相邻地段开工建设“汇景台”,定位都是江景房,而且体量相当,后来又是在同一时间竣工和开盘销售。李晶,你继续。”

   “2017年,“江海湾”以低于相邻楼盘约30%的价格开盘销售,立刻轰动全城,5天之内1800套房屋销售一空,创下了长州地产界的奇迹,陶成业和他的帝豪投资集团也因此而声名鹊起。”

      段风丽笑了笑:“他旁边的“汇景台”可是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卖完房子。”

      杨宇说道:“帝豪集团是个大企业集团,光是注册资金就有二十个亿,旗下产业涵盖地产开发、施工建设、园林建设、物业管理和装饰工程,还有部分金融担保业务,可以说包括了地产开发的所有环节。”

      段风丽说道:“他似乎很擅长于这招儿,先声夺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垮竞争对手。”

      谭远牧看了看沈永捷:“永捷,你有什么看法?”

      沈永捷沉吟着说道:“我认为,第一,对于百盛宾馆重装工程和教育设施配套费事件,我们不能太早结案,还要进一步深挖内幕,查找更多的问题线索。第二,鉴于涉事人陶成业的身影,同时出现在这两起事件当中,我建议,必要时可以将两起案件进行合并调查,一定能从中找到更多的共同点!”

      曹云坤说道:“我赞成永捷的想法,这两起案件的确存在一些相似点,合并调查也有利于我们发现其中的破绽。”

      谭远牧点了点头:“可以考虑按这个思路来开展相关的工作。今天的案情分析会先到此为止,接下来具体的人员分工,组织上研究之后再进行通知,今天就先散会吧。”

      沈永捷等人站起身,收拾着材料和笔记本,准备离开,谭远牧却对沈永捷招了招手。

   “永捷,你留下。”

      沈永捷坐了过来。

   “谭主任,有什么工作安排?”

      谭远牧说道:“我和曹主任商量过,按你目前的工作方式,你完全和他们几个保持平行工作关系,并不是一种最有效、最科学的工作方式,你还是应该站出来,承担起更大的工作责任才对。”

      曹云坤说道:“是啊,无论是能力还是经验,你都是出类拔萃的。而且,你以前就是他们的头儿,他们也服你,不会有什么隔阂和抵触情绪。”

      沈永捷看了看谭远牧和曹云坤。

   “二位领导,你们这是……”

   “我们认为,让你来担任市监委执纪审查组组长的职务,去领导他们开展以后的工作,才是最科学、有效的工作方式。”

     沈永捷有些迟疑:“这……恐怕……”

   “怎么?有什么顾虑吗?”

      沈永捷笑了笑:“也不是什么顾虑,只是当初在北京,国监委的领导曾经叮嘱过我,要我在长州尽量保持低调,尽量不引人注目。我这刚来几天,您就让我当这领导……”

   “这算什么领导职务?又不是让你来做监委副主任,你担心什么呀?”

   “那……”

      谭远牧抬手止住了沈永捷的话:“这样吧,你先在执纪审查组组长的职务上开始工作,国监委的领导要是问起来,我来替你解释和说明,这总行了吧?”

      沈永捷笑了笑:“那行,我接受组织上的工作安排,我也保证,一定完成组织上交给我的工作任务”!

      曹云坤笑了起来:“对嘛,这才是我们熟悉的沈永捷!”

 

 

      徐建辉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听着孙赫关于和张祥云见面情况的汇报。

   “……本来打算大致了解一下他的想法和目的,再向书记您进行汇报,哪知道他在门口堵着我,噼里啪啦说个没完,然后急匆匆地就走了,情况基本就是这样。”

      徐建辉轻轻晃了晃二郎腿。

   “张祥云……他的想法倒是很超前嘛……”

      徐建辉说着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在办公室里走了几步。

   “你和他正面接触过,说说看,这个人怎么样?”

      孙赫有些意外:“啊?这个嘛……”

   “直接说,我要听你的真实想法。”

      孙赫想了想,说道:“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些当官儿为民的积极思想,心里还是有老百姓的位置,但也很难说没有一点儿私心杂念在里面,对个人仕途的前景考虑得比较多。”

    “描述得很准确,这就是大多数区县一级领导的真实心理状态。”徐建辉走到茶几前,端起自己的茶杯,“一方面想努力干出成绩,另一方面又日思夜想,计算着未来的晋升可能和空间。两者同时存在,又相辅相成。”

      孙赫问道:“书记,那您看……有没有必要让他过来,私下再谈一谈?”

      徐建辉喝了一口茶,摆了摆手。

   “为时尚早,设立华宁省虽说是中央的决策,但在程序上还是要经过全国人大投票通过以后才能实施,到那个时候再见不迟。”

      徐建辉坐了下来,又翘起了二郎腿。

   “再说了,有些事情如果真的要做,那还是很快的。”

 

 

      王明富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文件,张祥云敲了敲门,笑着走了进来。

   “王书记,在忙什么呢?”

      王明富闻声抬起了头:“哟,是张县长啊。”

      张祥云在王明富的对面坐了下来。

      王明富一脸的关切:“怎么样?见着徐书记没有?”

   “时间不凑巧,没见到徐书记,不过,见着他秘书孙赫了。”

      王明富很是失望:“只见到他秘书,这……能管用吗?”

      张祥云的脸上却是充满了自信:“王书记,这您就不用担心了,据知情人士向我透露,在长州,你要想徐书记知道你的想法和建议,只要搞定四个人当中的一个就能办到。”

   “哦?哪四个人?”

      “长河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也是他老婆顾文君;常务副市长肖长勤,公安局局长赵长海,还有,就是他秘书孙赫。”

     王明富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人家说得很清楚,只要和这四个人搞好关系,就能让徐书记看到你递上去的折子!”

     王明富环保着双臂,思索了一下。

   “可是,张县长,你觉得我们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张祥云轻轻拍了拍桌子。

   “王书记,如果咱们维持现状,逡巡不前,那咱俩和临江县六十万老百姓就只能原地踏步,继续过穷日子!现在咱们面临的可是历史性的机遇,只要临江县能划入华宁省,那脱贫致富绝对是指日可待的!”

   “那……你认为徐书记看得上咱临江县吗?”

   “我已经向孙秘书把话说透了!只要咱们抓好兴龙山和国际影视城这两大资源,就刚好能弥补未来华宁省规划蓝图中的短板!这徐建辉可是视政绩如命、具有远大政治抱负的人,他岂能容忍他的版图之中存在这样的短板?咱这儿可是有现成的,他能视而不见吗?”

     王明富点了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

   “还有啊,全国凡是有重要旅游资源的地方,那都是地市级的配置!咱们呢,还是区县一级的配置!如果能进入华宁省,顶多三五年,兴龙山就能由4A5A,临江县也能由县升为市!到那时候,您就是市委书记了!”

     王明富咬牙点了点头:“行!咱就朝这个方向去努力了!诶,说到国际影视城,你不是说,今天约了一个投资商过来见面吗?”

   “没错,应该一会儿就到……”

      一个女性工作人员来到了办公室门口。

   “张县长,有一个叫陶成业的投资商,说是跟您约好见面的,已经在您办公室了。”

     张祥云笑了起来:“您瞧,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就先过去了。”

 

 

     和赵长海相比,张祥云的办公室就小得太多了,几乎只有赵长海的五分之一。如果把赵长海的那套办公桌和沙发搬过来,这里面恐怕就不能站人了。

     同样是领导,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陶成业正在暗自感叹的时候,张祥云从外面走了进来。

   “陶总,你到了?”

     陶成业一转身:“哟,张县长,一大早在哪儿忙呢?”

    “不管在哪儿忙,也得来见你呀,咱们谈的才是大事嘛!来,坐坐坐。”张祥云拉着陶成业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怎么样?见着孙秘书没有?”

     张祥云点点头:“见着了。你说得没错,直接面见徐书记那是不可能的,还得从他秘书着手才行。”

   “那你们谈得怎么样?”

   “还行吧,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后面就得看领导怎么考虑了。”

   “别急,凡事欲速则不达,我这儿不也还在努力嘛。”

      张祥云笑了起来:“对对对!咱们呐,一起努力!”

      陶成业说道:“张县长,国际影视城这项目,投资可不小啊,这地价儿……你可得为我考虑考虑。”

   “放心吧,哪能让你吃亏呢,你也是来赚钱的嘛……”

     手机响了起来,陶成业看了看来电显示,满脸的不悦。

   “这是个烦人的主儿,我得拒了他,不然咱俩没得清静。”陶成业接通了电话,“喂,田总呀?”

     手机里传来田宏明的声音。

   “陶总,在哪儿忙呢?”

   “哎呀,四处找饭吃呗。田总,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你可别跟我说,又是为那事儿来找我的啊。”

   “我还真是为那事儿来的!陶总,不是我故意来烦你,实在是总公司催得紧,我也是没办法呀。”

   “不就是80万的返点吗?你们可是上市公司,还能为这点事儿着急?”

   “老陶啊,这上市归上市,各省的分公司还是要正常运作的嘛。再说了,这80万的返点是早就谈好的,你也是答应过的嘛,何必一拖再拖呢。”

   “诶,这可不是我在拖延,市里面不拨款支付材料钱,我拿什么返给你?这个情况你也是清楚的嘛。”

   “那你就先垫付一下嘛,把我这边儿了结了,行不?不然总公司那边我没法儿交待啊。”

     陶成业叫了起来:“还垫付?我可垫付不少了!田总,这合同条款你也是清楚的,咱们总得相互理解一下,不能只想着你自己吧。”

   “陶总,那这样吧……”

    “我这儿正和领导谈工作呢,返点的事儿咱回头再谈,就这样啊。”陶成业立马挂断了电话,“你看我这儿,一天到晚俗事缠身……诶,刚才说到哪儿了?对对对,地价的事儿!”

     张祥云说道:“放心吧,老陶,我在王书记面前一直夸你是最实在的人!县里面一定给你最低的价,国际影视城的建设就看你的了!”

    “行,张县长,我就信你这句话了!咱们下午就去看地!”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 张县长的规划(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