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故乡情

故乡情  作者:冉云峰

发表时间: 2020-06-28  分类:散文  字数:7610  阅读: 184  评论:0条 推荐:4星

 

  

  思故乡,望故乡,山川秀,百花香,思故乡,想爹娘......无论我走到南北西东,还是美丽的旅游小城,仔细一想,我还是最爱我那美丽的故乡,故乡是我童年的天堂。虽然她不像上海的繁华,北京的名胜,但能让我几十年依然开着那朵思乡的花,魂牵梦绕般的思念着早已消失的一切。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思乡之情就越来越浓,像陈年老酒浓厚、醇香,在脑海里升腾、翻滚着,甚至像得了相思病。

  故乡在我心里是最美的,我们家从明代就居住在这里,基因里有祖祖辈辈在这片故土的记忆。虽然我离开家乡,故乡啊!谁也替代不了您,无论我身在何方,想的还是您,和故乡是难以割舍的骨肉联系,从心里祝福亲人们身体安康!故乡啊!您永远居我心上,无论何时何地,我就是您手上的一只风筝,这一头牢牢地栓在我的心上。

  家乡属伏牛山系,地处伊河岸边,很广大的嵩县。从小吮吸着大自然的能量,呼吸的是伏牛山广袤植被释放出的新鲜秀美之气,吸纳着伊河流域的灵动之气,看的是伏牛山净化出的蓝天白云。虽然那些年家里贫穷,故乡的山脉,故乡的水土,故乡的气候,故乡流出的活水养育了我。故乡对我的爱,比星星多,比海水深。故乡啊!当我想您的时候,感恩的泪水往下滴,脑海里全是您,像过电影一幕幕一帘帘,许多影子浮现出来,故乡在我心里徘徊。恨自己知识的贫乏,赞美的词语太少。当悲伤来临时,我会独自哭泣,那是我在想您,只好闭眼感受相思的苦呀!

  我记忆中的故乡很美,我们住在盆地中间,周边有山有水,四围的山绿的滴油,山上有各种名贵中草药,还有伊河水永不停息的陪伴。田边水边有各种食用的野菜 。勤劳、淳朴、善良的人们,在这片土地里,播种着秋的希望,盼望着来年的丰收。年复一年在捡拾着属于自己的欢乐与希望,也默默无言地把心底的忧伤和愁苦,深深地埋在土里。就这样一代一代繁衍生息着,敬畏着大自然,感恩着上苍天。乡亲们出做入息,一年四季地忙碌着。队里敲钟,集体上工,集体下工。农闲时,各做各的事,也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笑,吃饭也聚一起,谈天论地,也谈国家大事。

  故乡的景色特别美,大自然的作品胜过古代神笔马良。有顶天立地的玉皇顶,白云萦绕的白云山仙境。是谁开凿了白云山,屹立在天地间,白云深处有神仙?云雾变幻有神管?白云仙境的草木,神仙悉心来守护。望穿白云山,心飘白云间。似风似云似雾,沉醉忘归路。还有伟人仰卧的天池山。有几十里灯火,灌溉百万沃土,供无数人食鱼的陆浑湖。湖水荡漾,声声蛙鸣,天鹅成双成对,唱着情歌,似人间天堂。渔舟唱晚,迎来八方贵客。秀丽的景色,多情的夕阳,染遍了山川。伊河两岸处处是画廊,几百里自然好风光。还有许多古今名人名事。例如,商相伊尹。宋代抗金英雄翟兴、翟让。明代齐鲁御史,清廉公正,不畏权贵,因多次谏朱元璋,摔掉牙齿几枚,载入史册。岁贡刘金锡,恩贡冉祥均,秀才乔士杰等等。高级武官万选才。文官有同盟会老会员石言、蒋峨、冉祥征,历经艰险,收编饥民义军为革命武装力量。举义旗,参加反封建斗争,在豫西近代史上有重要位置。镇嵩军就起于嵩县。还有绿林出身的憨玉琨,任三十五师师长,带兵三十个旅......

  记忆中故乡的天很蓝,月亮又大又圆挂在明朗的天空上,像白银均匀地撒在大地上,照亮了四面八方。街上就是我们活动的小天地。孩子们聚在月光下,玩起了捉迷藏,老鹰捉小鸡,过家家,指星星......玩到家长到街上喊着叫着才肯回家。

  小时候没见过玩具,截树枝一段做一杆秤,也用树枝做成唱戏拉的弦子。模仿大人用短树枝插上大针,做成纳鞋底用的针锥,做一只小孩鞋。再毁掉大人衣服,改成娃娃小衣服。我和姚丽丽,用母亲腿带(小脚女人裹腿布),扎在头上,穿上大人上衣,在我家床上,学唱戏甩水袖。这些都是我几岁时干过的事。也捣过鸟窝,烧过蝗虫、知了吃。抓石子,跳格子。糊泥巴,挖泥一块,中间挖空,往地上一摔,看谁摔得响。现在想来,女孩子在一起也够淘气了。

  小学时,有个芳同学,大我几岁,在她带领下,我们几个早退了。上学路过有大渠,里面没有水,有沙子,她找到一些沙子拢成大堆,让我们都跪地哭老师。初中还在文革中,我是学校宣传队。星期天,我和花云到校,趁老师不在屋,揭下老师两个床单,围在身上跳起了藏族舞。

  当年的学校早就改建了,岁月已流逝,逝去了年轻的脚步,丝丝缕缕还是那么的亲切,留下的是一份思念。

  那时候没什么娱乐,看电影也不多,哪里放电影,几里外也去看。有时候会有外来说书人,人们老早就搬上凳子,准备好等待开场,听得津津有味。说到故事高潮时,场下人也跟着喊几声,有时也会笑得前仰后合。散场了,走在路上,人们还在议论着故事的内容。能经常看戏还是不错的,我们街里有戏楼,有自己的剧团,常有自编自演的节目,演得非常精彩。 我也是曾经的一员,那是初中毕业,文革还没结束,。我随母亲开一次大会,我被抽到宣传队。因家庭原因,从小胆怯,处处小心,不敢多言。记得一次联欢,演一小剧,让我演一个下乡知识青年。四句戏:“站在雪山望北京,山水相连情谊长,高山大海同声欢呼,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我不敢开口,老师气得不得了。

  过年是一种习俗,也是农村多少年沉淀的一种民俗文化。进入腊月,开始做豆腐,写对联,准备年货。穷家富家都准备,当然穷家很简单。记得我家做过一次小块豆腐,妈还给我特制一碗豆花。每年腊月二十二日,附近十里八乡,都去我们街里赶大集。形势很大,还要搭上几个台子唱大戏。还设迷宫,当时叫二十四道弯,究竟多少弯,我也不知道,人们进去就出不来了。春节几天,尽量不动剪子,不动刀,意思是,累了一年,再忙也要歇几天。各家贴着红对联,箱子上贴衣服满箱,粮食缸上贴五谷丰登,院子贴满院春光,门外贴出门见喜之类。孩子们穿着新衣,到处能听到鞭炮声。还要串亲戚,到谁家就会端上油炸食品招待。正月里,还有各种热闹的民间技艺,耍龙灯,踩高跷,上脑装,撑旱船,很认真的过春节,年味特别浓。平时可怜巴巴的吃不饱,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盼着过年能吃顿饺子,能穿新衣,多数是用大人衣服改成我穿的。还能看热闹。现在不出门,看电影、电视挑着看。唱歌、跳舞,多种多样的娱乐活动。

  几十年前,家乡做饭靠烧柴,所以,孩子们从小就要承担家庭重任。吃的是自己挑的古老幽深的井水,烧的是自己上山砍的柴。拾柴要走几十里路,最近的,一个来回也有三十多里。我十一岁学拾柴,我和三姐,还有同院的姐弟俩,她弟文娃与我同龄。那天刚到山里,下起了雪,越下越大。只记得文娃站着一动不动,从头哭到尾,一切由他姐代劳。临走时,别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只有他脚下圆圆一块地没有雪。稍大一点,有姐们带路,星期天上山拾柴。那山间几个人走着,回荡着回音,漂洗一样的大石壮(石板陡坡)、小石状,是去南部上山的必经之路,上也艰难,下也艰难。不知大自然,用什么神功鬼刀雕刻的有角有棱。又经多少风霜雪雨,才天设地造成如此艺术精品。也有像长蛇一样,通往山顶和山谷,千回百转,盘旋着,时隐时现,看不见两头的陡路。有的山高的敢与云天比高低,咋也走不出它的怀抱。行走在山谷间,随处可听到泉水叮咚,鸟语虫鸣。几个人挑着柴火,虽然累些,现在想来,比那旅游景点还要美。遇到清泉,就趴下喝口水,那是自然形成的泉眼,纯天然矿泉水。有时抄段近路,也会钻进布满荆棘灌木的地方。由于路途太远,往往是早晨月亮没落就出发,晚上回来的路上,月亮又照着我们细细长长的影子。

  说到此,想起前几年去老君山,下山时我说:来山里就是想走山路,我们不乘索道,自己下山。我和丈夫,还有路遇驻马店俩男孩。为节省时间,我们抄小路。我把丈夫引进灌木丛生葛条网架的沟岔里,天不凑巧下雨了,扒上扒下,绕出来时,我的右脚鞋底也坏了,丈夫说:这路虽然近得不少,就是难走,这样的路,你比我走的还快!

  故乡的四季很分明,春天来了,太阳把甜美而迷人的微笑,洒落在每个角落。山里植物都舒展开来,满眼青青的緑,风轻柔柔,暖烘烘的。山上一片红的,一片黄的,一片紫的,一片緑的,随着轻风摇摆着。山谷里的小野花,纷芳斗艳,有名字的,没名字的,头顶着露珠,又沐浴着初升的阳光,既含羞又忧郁。随着那些緑也飘飘荡荡,招来不少花蝴蝶来回翻飞。捉一只蝴蝶,再轻轻把它放飞。摘一朵小花,给自己戴上。抓一把泥土,散发出醉人的幽香。潺潺小溪,植物的芳香,夹杂着泥土的气息,那是天然的氧吧。还有漂亮的小鸟,头顶着皇冠,披着油光发亮的羽毛,不停地,美妙地,机灵地叫着,和着清灵的空气,那简直是一副春画,美极了!

  夏秋收获季节,更能体现家乡人吃苦耐劳的品格,到处都是他们勤劳善良,夜以继日,忙碌的身影。收获季节最怕下雨,要抢收抢种。

  记得秋后,我们一行几人走二十多里路,上山摘酸枣。酸枣树密密麻麻,一簇簇,一排排,布满坡坡岭岭,大沟小坎,挂满一树硕果。像小红灯笼,又像珍珠玛瑙,晶莹透明,吃起来酸甜可口。可以充饥,又能换钱。于是,酸枣稍有挂红,甚至泛青,就被人们一袋袋扛回家了。成熟或将近成熟,就和杂面蒸馍充饥,青枣可煮熟,再去肉留核晒干卖钱。这也是大自然给的生存厚礼。

  乡邻们住的户户紧挨,大街小巷,来回串通。乡里乡亲,互相依存,三叔四娘地叫着,和谐共处,满满亲情。

  冬季闲时,几人围坐火盆取暖,有说有笑。无论谈到天南海北,大姑娘小媳妇,手里没有离开过穿梭的针线。

  伊河也是最美的避暑休憩的去处。几十年,伊河一直在我梦里流淌,总想起它陪伴我成长那段清澈的童年。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也为乡亲们立下了不小的功德,也是大自然的恩赐。人们常在这洗衣洗菜。小时候,妈领我去洗衣,长大了,我和朋友们去洗衣。特别是拾柴返回,就在这清水里,洗去满面尘灰,洗去全身的疲劳,身体倍感轻爽。伊河青青,河堤上两行柳树,舞动着优美的秀发,当年高考时曾在这读过书(父亲平反后我随他去读书)。河边有青石,堤旁因年久冲刷,柳树暴露出根架。河水干净得可见水底五颜六色的净石,大小不一,形态各异。还有在水下快活嬉戏的小鱼小虾。河边的沙滩,干净得像筛过的米粒。几个女孩,赤脚坐在沙滩上,用手捧着沙子往身上撒。也会在河水近处的沙滩上,围个小圈,引进小鱼。岸边有稻田,田里有緑色的小青蛙,得意的一会儿叫,一会儿跳。站在伊河边看风景,伊水美,山映水,水连天,有时天水一色,有时蓝天白云緑水互衬,令人如痴如醉。观远山,植物茂盛,群峰叠翠。

  夏天雷雨过后,天气放晴,空气清新。这时,小鸟的歌唱家们,也出来呼朋引伴,卖弄着它们清脆的喉咙,唱着婉转的调子。知了也开始喊个不停。本要落山的太阳,重新露出了脸,染红了天边的彩云。突然,一道彩虹出现,像仙女披着的彩带,如梦如幻,仿佛能把人引入神话世界。气势雄伟的横跨在伊河两岸,形成一道七彩斑斓的虹桥。孩子们看到,高兴的手舞足蹈,过路人也会停下脚步看看这美丽的仙桥。

  我把家乡看得很重,我在家乡长到二十多岁才离开,人的基本信念,语言以及习惯都已定型。我的家庭特殊,父亲十几岁参加地下党活动,一九三八年入共产党,曾捕入国民党监狱,受过酷刑。解放了,父亲又支边东北。一九五八年划为右派,入共产党监狱五年。出狱返乡,地方想要义务劳工,私自管制。文革时受尽了磨难,株连家庭,母亲也被管制。几十年饥饿苦难生活。母亲跟着父亲一辈子担惊受怕,也无怨言。

  父母没有儿子,四个女儿我最小,所以父母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看着他们的不易,想着父母的眼神,那是为人父母独一无二的情感。那时不懂什么父爱母爱,少年的我,奢望着我长大了让他们日子好起来。父母艰难把我养大了,我像喂大的小鸟,扑棱棱翅膀飞走了。现在想着,破屋老院那模样,母亲一年到头,起早摸黑,忙完外面忙家里,总是吃不饱穿不暖,过早的积劳成疾。父亲一生历尽艰险,压弯了腰,长满老茧的双手。父亲有时大年初一也难休息一天,父母那满脸皱纹的脸庞。大姐二姐往家里送粮,二姐卖血往家里寄十元钱,这些都历历在目。这是写在我心中的惆怅,父母对我的期盼是刻在我心中的创伤。想来实在愧对二老,总之,我对家乡的情感复杂而又热衷。

  因为经历过苦日子,才知道那时候总是饿肚子,能吃的,不苦的野菜都被我们吃光了。满野地里找吃的,地里没有就吃树叶。只要勉强填进肚子,什么都吃。漫长的冬季食物更缺,天是那么的长,时间是熬的。过年说是买肉,多数人还是买点大油。年三十晚上,妈用大油煮点白萝卜条,盖在锅里,意思是年年有余。小时候严重营养不良,上初中我还是坐第一排,集体舞我总是第一排。到十七、八岁时,我才开始长个子,后来长到一米六五还真不错。冬天常冻脚,就以跺脚取暖。小学时有个军,她家从外地搬回来,去她家见她穿裙子的照片,那羡慕的眼神,现在还记得。那些年日子难,衣服鞋帽都是自做。谁用尿素袋子,做衣服或裤子,结实又好看,多少人羡慕。人们都穷怕了,都盼着孩子长大不再受苦。常听到大人哄孩子:小乖乖,快快长,长大了,跟官长,穿好衣,戴好帽,出门穿大氅。

  那些苦辣酸甜,都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也是我在红尘路上流浪时所带的干粮。不论我走到哪里,总认为我是在他乡,故乡的名字总是贴在我胸膛。其实他乡山也緑,他乡水也清,但始终没有改变我牵念的方向。

  有时候看到别人父母,我也会想着该回家看看,不知不觉陷入了深思中。一些人和事,某个瞬间,以零碎的方式,猝不及防地闪现在脑海里。母亲总是心疼我,怕我年幼长不好身体,没有吃的,就用小勺炒几个玉米让我吃。我生日母亲弄来一个鸡蛋让我站一边吃。那年代一年不见肉味,吃一个鸡蛋,感觉多少天就不缺营养。想着母亲那吱呀的纺织声,父亲那满头白发,父母那永不停歇地劳作身影......像梦一场。醒来一想,没有父母,他们去一个地方叫永远,他们的旅行没有归期,只能越走越远。父母一路走来不容易,没过一天好日子,又无奈地匆匆离去。我知道他们还在心里常常挂念着我,我也痛苦地思念着他们。只从他们走后,我就象孤儿一样,再也找不到那个家了,生活没有了方向,更不敢去那老屋,生怕勾起深沉地思念。那时候家里穷困潦倒,虽然生活困苦,一家人那么的亲切,父母给了我太多的疼爱,很是幸福。又想起我家后院,有一颗瘦高个儿的软枣树。果实比樱桃大,味道像柿子,又软又甜。季节到了,我和三姐就想法摘几个品尝。老屋让我诉不尽的无奈,品不尽的苦涩,也有满满的亲情。仰面望去,阳台上有两只麻雀正在窃语逗趣,好像在对我说,它们也记得我那破屋老家,它们也像我一样常常思念过去的岁月。

  如今家侄(二伯之孙)把破屋变成了阁楼,重建后一切都没了。每次回去侄子,侄女,侄孙,还有一个姐(三伯之女)都特别的好,但我还是最忆我那老破屋。

  人生如梦又像风,梦醒后会有淡淡忧伤,也会有温暖留在心上。像风吹过的往事,回望,泪水会悄悄划过脸庞。故乡啊!无论前方有多少风雨,我一路牵着您的手往前走。这是一段故事,也是一生的缘。

  岁月如此短暂,我从一个少年,又到了老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我牵着母亲衣襟,母亲喊着我的小名。故乡啊!母亲,我永远思恋着您,人可以缺衣少食,不能没有良心,不能忘记祖宗,我始终是伏牛山系的嵩县人。难忘故乡无限事,我熟悉她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 故乡的田埂上,河堤上,小路上,有我的足迹,也有过我童年的梦,留下我深深的回顾。也是我寻找父母亲情难忘的路。故乡的人,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风,故乡的绵绵细雨,故乡的冬雪,故乡的月夜,故乡的炊烟晨雾,风飞蝶舞,故乡的虫吟蛙唱,鸡鸣狗吠,故乡的家常便饭,故乡的风土人情......

  哦!故乡,离别多年,我依然牵挂您,记忆中的老年人,多数已不在了,他们的模样我还记得。总想回去看看那些老人,看看我曾经熟悉的一切。在心里怀念故乡的草木春秋,河流沙石。怀念那些童谣:荠荠菜,水上漂,我和姐姐一般高,姐姐嫁到东湾啦,我就嫁到河滩啦。姐姐骑着枣红马,我就骑着树可叉......怀念风中摇曳的蒲公英、灰灰菜、面条菜、马齿苋、毛妮菜、鸡冠花、远志、地丁、血心根。想念田野里遍地生长那野草野花。感谢大自然馈赠的那些不知名的野菜、野花、树叶,在那难以生存的岁月里,帮了不少人类的忙,延续了一个又一个饥饿的生命。

  故乡是一部记忆片,常在我梦中播放。她留存了我的童年,有汗水,有泪水,有劳动甘苦,有欢乐青春,也是这世间独有的唯美画卷,更是我心灵深处的桃花源。这成了我心里永恒的记忆,一生难忘的过往。虽然我在洛阳,距嵩不远,但总体上很难像从前那样,长时间依偎在她的怀抱,吮吸她的乳汁,倾听她的呼吸,感触她的温暖。故乡啊!我多想回到你身旁,我不想长大,再来一次重新成长。如今,我亲爱的大嵩县,也乘着祖国发展的东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三中全会的召开,分田到户,包产到户,农村的孩子们,也能吃饱穿暖了。现在天天都像过年,大米白面,想吃啥菜都有。前些年淘金,有人发财,有人农闲时出去打工挣钱,老房都改建成楼房。家家都是自来水,做饭不想用气就用电。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门前停有轿车,摩托车,电动车。伊河上早年就建了大桥。街中间还有休闲娱乐广场,人们生活水平从实质上提高。县城早已旧貌变新颜,好气派,好壮观。到处繁花似锦,更是绿荫葱葱。高楼大厦林立,道路畅通。吃的用的,应有尽有。庞大的娱乐广场,想唱就唱,想跳就跳。正逢盛世,社会和谐。我们这一代,庆幸赶上好时代,要尽情享受晚年的黄金季节。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这都要感谢党和国家的好政策。

  我时常关注家乡,我爱现在繁华美丽的家乡,更怀念那尘封记忆里的家乡。她给我太多太美,如诗如画的回忆:我在街上奔跑,我在上学路上追赶。怀念老破屋里爹妈满堂,左手是爹的情,右手是妈的情。破屋里有爱有思念,有不舍的牵挂。怀念那进门叫妈,妈就是家,家就是妈的感觉。想念一起玩大的同学伙伴们和左邻右舍的乡亲们。故乡的土里,有父母的血泪,故乡的土里,有我的亲情。故乡的亲情是沿着母亲那深深的皱纹,踩着父亲佝偻的背走过来的青春年少。怀念您,我的故乡,想念您,我的母亲。一切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熟悉而亲切的乡音和奔流不息的伊河水,还有酷似英雄屹立在天地之间的大山。

  亲爱的乡亲们,祝愿家乡年年岁岁粮丰人健康!

  愿我离别二十八年的父亲和离别三十六年的母亲,在九泉下笑看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子孙后代茁壮成长,愿他们瞑目安心!


编辑点评:
对《故乡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