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小宾叔

小宾叔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0-06-27  分类:散文  字数:2973  阅读: 155  评论:0条 推荐:4星

 

        小宾叔家住彭婆镇东的吕门村。是我的远门子族叔。2000年,我曾有幸在村里生活过一年左右的时间。对他的情况有些了解。

        当时他大约50左右的年纪吧。领了一帮子人在外面搞建筑。有空了会到我那里看看,聊聊家常,问我生活与工作中有没有困难,有没有需要帮助的。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和蔼的长者,让我感到很温暖。遇到事情或是说啥说到高兴处,仰头哈哈大笑,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喜欢大口的喝酒又好交友,只要人在家,基本上是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

         小宾叔的经历可以说是部励志的经典。

           他家老兄弟四个,他是老二。小时候家里穷,兄弟又多。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听说一年级没毕业,就没上学了。

      改革开放初期。那时他刚刚成家。为了养家,出去当小工。一边干活,一边偷学。后来,成了大工。干着干着,就想;别人可以当老板,为啥我不行。对现状的不满,使他迫切的希望改变自己。没有文化,可以自学。业余时间,翻烂了几部新华字典。不会管理,可以像同行请教,可以在实践中摸索。靠了不屈不挠不服输的精神,吃了常人不能吃的苦。最后,终于成功了。他有了自己的建筑队。可以建七层以下的楼房。

     关于他早年的经历,村里有好些传说。其一。当年生活所迫去当小工。家里没吃的,小宾婶把家里仅有的白面馍给他带上,自己和孩子在家吃黑面。娃饿的哇哇大哭。在工地上开始师傅不想教他。他用自己的诚实与憨厚,啥重活累活都抢着干,赢得别人的尊重。这样才学到了本事。没事就琢磨工地上的机械,就又学会了修理各种工程机械。这才给以后的发展挖到了第一桶金。

      其二,为了学习管理的经验,曾经给一个林州的老板打过两年的下手,中间没有分文工资。

        那时候,拖欠工资是常有的事。我就见过,大年三十还有人在别人家要账的。有的要帐人能成年住在债主家。小宾叔是从底层做起的人,知道打工人的艰难。他的底线就是从不拖欠工人工资。宁愿自己出去贷款 。就评这一条,让他的名声传偏了三乡五里,成了彭婆镇的名人。而这一条,也让他的收入比别的老板低好多。

      家  族中素传有舞狮绝技。据说先祖和大里王村的老王家是同门师兄弟。此种绝技只在吕王两家内流传。有狮子上老杆,狮子上山,狮子钻火圈,狮子上刀山等等。最神奇的是,舞狮人能在十来张摞起的八仙桌上的罗圈椅的椅背上舞狮,椅子不倒。往年间,舞狮所需费用,族人分摊。小宾叔富裕了之后就说了。“这样吧,以后舞狮的费用,我自己一个人掏。”又专门购置了狮皮,服装,锣鼓铜擦之类的道具。为此,县政府为他颁了一个“一代宗师”的匾额。家中有一面墙,挂满了各种锦旗,演出的照片。有时候喝醉了,小宾叔会披上狮皮,即兴舞几招。

    小宾叔还有一个让村人都佩服的事就是,每年自费给村里的老年人发慰问金。钱不多,可尊老爱老的心意满满。

         早年间村落之间往往会因为争水争田或别的事,形成械斗。小宾叔兄弟年轻时还组织过几次与邻村的械斗。所有的这些,让他们兄弟在村中极有威信,成了一言九鼎的人物。村中的大小事务包括婚丧嫁娶都喜欢邀了他来主持,他也喜欢做这样的事。当有些事情无法用法律与道德约束来解决时,他会用他独特的方式解决。我个人感觉,天底下就没他办不成的事。有时想想,这不是活脱脱的东溪村晁天王嘛。这也不是件坏事,至少村民有了主心骨。

        我在村里一年左右,得到小宾叔不少的帮助,也给他代来了不少的麻烦。对此我心里很愧疚也很欣慰。能遇上这样的长辈,是我人生的一大幸事。做人就要做他这样内心坦荡的人。从他身上也学到了不少的社会知识,对于一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伙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我离开了村子之后,又去了很多地方。在社会上浮浮沉沉忙忙碌碌,没时间也没颜面再回去看看。只是回乡时,会听母亲说点小宾叔小宾婶的情况。

        因为身体的原因。小宾叔不干建筑了。回村当起了村长 ,以后又从村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专心在村外养猪。

        2018初冬。我终于有机会重回吕门拜访小宾叔。我去时,小宾叔已在路边等候多时了。金风飒飒,黄叶乱舞。小宾叔的头发已经全白。走路要一步一步的挪。谁能想到,眼前如此老态的老头,当年是那么的叱咤风云。我心一酸,泪水强忍着没流下来。真是英雄如美人,人间不能见白头。几十年后的我,或许还不如他吧。

      小宾叔的猪舍在村外的野地里。大约两三亩大吧。养了几十只猪,还有大鹅,鸡。小宾叔夫妇吃住就在这里。

        近20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亿起往事,不盛感叹。现在的小宾叔,因为早年吃了太多的苦,导致心肺功能都不太好。每天要服各种各样的药。烟酒早戒了。我劝他。烟戒了就算了。酒嘛,还是可以少喝一点。一辈子的嗜好都戒了,太难受。

        说起现在。小宾叔的儿女早已成家立业。大儿子继承了他的衣钵。将建筑队改成了建筑公司。现在能盖20层以上的高楼。在市区卖有别墅。大孙子都快大学毕业了。几次三番的劝说,好让小宾叔回去和他们一起住。小宾叔就是不肯。我想不肯的原因,除了舍不得猪舍的投资,还有就是,刚强了一辈子,不想被别人嫌弃吧。除非那一天,实在是干不动了。男人嘛,只要有口气在,就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说起舞狮。现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有专项资金投入。有指定学员。小宾叔抱怨。现在的学员不用心学习,出去打工时间太长,学习时间短。好多绝技面临失传的危险。这是他最担心的。可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谁也没办法。

             我们还聊了好多别的事情。村里的老人一个个故去。有的年轻人大年初一没过完就出去打工了,一年都见不到人。而我,十多年都不回来,也太不像话……

       要离开了。小宾叔送了我很远。我真心希望,好人有好报 ,小宾叔的身体会好起来,一定能健康长寿。

 


编辑点评:
对《小宾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