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大同,大同

大同,大同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0-06-26  分类:散文  字数:1527  阅读: 136  评论:0条 推荐:4星

 

  我所说的大同不是山西那个因煤而兴的城市,它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小镇。位于安康西北40里的月河川道中。30多年前,我的童年便是在那里度过。

  记忆里的大同是这样的:街不长,青石铺就。两边黛色的瓦房。青一色前店后院。高高的马头墙,阴暗的天井院。年代久远看不出本色的大柱子,及柱子底下,石鼓状的基石,夏天座上去,冰凉冰凉的,特舒服。镂空的窗棂可以看到对面墙的砖雕。还有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标语。有的院落里有明艳的夹竹桃,有的有清雅的栀子花。雨夜行走于时明时暗的巷子,听雨打房檐的滴答声,还能能嗅到各家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这时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小镇是个热闹的所在。得益于川道的富饶。镇外有连绵的稻田,纵横的水渠。据说当年以丝绸而兴盛,家家织一种名叫巴山绸的土绸。行销于汉口。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山里人吃红薯吃苞谷饭。这里的人依旧顿顿白米干饭,再整上两个菜。谁家因为成份不好娶妻困难,到山里转上一圈,保准就会领回一个如花般的姑娘。

  作为小孩。我们关心的是。小贩篮子里的杏子,柿子,马桑拐,或者别的水果。吊炉烤的炕炕馍,外焦里脆,好吃极了。糯米做的糍粑,油璇。还有买猪娃儿场里 耍猴的,买老鼠药的。走江湖杂耍的。锣鼓一响,大人小孩,立马围成一圈。谁家的柚子金橘熟了,我们最先知道。镇外的稻田及水渠是我们撒野的好地方。多少个夏日,我们可以尽情的泡在水里。记忆中,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绿,假日又是那么的漫长。

  因为种种原因,我自离开大同,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这几十年,上学就业打工。为生活而奔波,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最让我魂萦梦绕的还是这个普通的小镇。

  丁酉年春,我终于有机会回到了这个小镇。

  眼前的一却让大吃一惊,这就是我记忆中的小镇!碧绿的稻田早已被开发成了各种小区。到处是千篇一律棺材式的建筑。美其名曰新农村。变的和全国各地的城镇一模一样,分不清谁是谁。镇上的人早已无地可种了,以前一家做饭满院香的特产大米,已经是吃不到了。菜地也没了。生活所需全靠超市。年轻人和我一样,打工为生,四处漂泊。过去的老房早已被拆的七零八落。各种构建被三钱不值两钱的买给了文物贩子。

  房东老太太,老的不成样子,看着让人心酸。絮絮叨叨不停的问我父母的情况。

  再喝一碗老黄酒,再吃一口浆水面。我的眼泪要落下来了。味还是那个味,上一次吃时我是七八岁的小孩。往事历历犹如昨日。眨眼间,我成了当年我父亲那样的年龄。而我的父亲已故去多年。唯一没有变化的只有眼前的月河水,还像往常一样就静静的流淌。

  晚上,村委的门前,一群老娘们随着小苹果的 乐声跳起了广场舞。可我还想看看小时候看的皮影。老太太说“现在电影都没人看了,谁还看那。再说演皮影的艺人早就死了,没人学那玩意 不挣钱。”

  在镇上转转,一家在办丧事。请的歌舞团在表演。狂歌劲曲,女艺人卖力的拧腰露大腿。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办喜事。小时候见过的唱孝歌,花鼓子估计没人会唱了吧。一时间,我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临走了,我在街里街外再转转。努力的把它和我记忆中的小镇联系起来。可我又一次的失败了。心里莫名的悲怆。眼前的一却,我不能说好与不好。别人的生活我无权评论。小镇上的人们生活水平是提高了;开上了小车,住上了洋房。但他们也失去了不该失去的。我现在已经找不到小镇的灵魂。

  回来后,我一遍又一遍的听罗大佑的《鹿港小镇》。我的泪又落下来了。我知道;大同,我再也回不去了,犹如再也找不回的童年。


编辑点评:
对《大同,大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