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章 张县长的规划(上)

第四章 张县长的规划(上)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 2020-06-26  分类:长篇  字数:16063  阅读: 38  评论:0条 推荐:0星

 

沈永捷看了看对面的方利山,大方脸、大背头,中指上的大金戒指外加脖子上的粗金链,典型的商人形象。

“方总,论企业实力,你们金川集团和帝豪集团那也是在伯仲之间,可他怎么总是比你快一步呢。这次的交款就不提了,我可是听说,去年你们两家楼盘同时开盘销售,他那“江海湾”可是比你的“汇景台”提前半年完成了销售目标啊。”

方利山端起茶几上的一杯茶,浅浅地喝了一口。

“说起来惭愧啊,你说帝豪集团那陶成业,有胆识、有魄力,这我方某人佩服。”

方利山将茶杯轻轻地放在了茶几上。

“可话说回来,这市场竞争除了比拼实力、策略和智慧以外,总得讲点儿公平竞争吧。别的不说,就说那块地,我们拿的什么价儿?人家又拿的什么价儿?仅此一项,咱就和人家没法儿比呀。”

段风丽笑了笑:“听方总这么一说,好像你们和帝豪集团压根儿就没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似的?”

沈永捷有些奇怪:“你们两家楼盘的中间可就只隔着一条大马路,这么近的距离,就有这么大的地价差异?”

方利山摆了摆手:“我说二位,我首先得申明一点啊,今儿个咱只是闲聊,绝对没有向你们进行举报、控诉的意思,有些话咱哪儿说哪儿丢啊。”

方利山清了清嗓子:“既然是同行,那有些秘密是藏不住的。比方说成本和利润的关系,那是可以推算出来的,不然他“江海湾”能有这个胆儿,以低于市场价30%的价格进行销售?这话可不是我一人在说啊,整个长州地产界那都是心存怀疑的。”

段风丽说道:“我说方总,你如果没有真凭实据,私底下念叨念叨也就算了,这牢骚话要是传得远了,人家可是会告你诽谤的。”

“所以我才说有些话咱哪儿说哪儿丢啊,不过,还是得感谢段同志的善意提醒。”方利山笑了笑,“我说二位,这相见即是缘分,要不,上我公司参观参观,咱泡杯好茶,再好好聊聊?”

“这就不用了,方总,你还是尽快完成款项入账的手续,这才是你今天的主要工作吧。”

方利山一拍额头:“对对对!先办正事儿!大志,找会计先把帐给入了。”

助理王大志站了起来:“好的,方总。”

沈永捷和段风丽也站起了身。

“方总,你忙你的事情,我们就先告辞了。”

方利山站起身和沈永捷、段风丽握了握手。

“行行行!那就不耽误二位了,咱们有机会见面再聊啊。”

沈永捷和段风丽离开了。

方利山坐回沙发,翘起了二郎腿。王大志则把身体靠近方利山,竖起了大拇指。

“方总,您这招儿高明啊!不动声色就把这火烧到了帝豪集团的门口!”

方利山得意地晃着腿。

“那前任区长刘松林以什么价儿把地卖给了陶成业,他以为他能瞒住我?咱在这区里面也是有线人的!那监察委员会是做什么的?听到这种消息还能做得住?”

王大志笑得合不拢嘴:“就是!只要纪监委的人一找上门儿,那帝豪集团就别想过安稳日子!”

“不过,这消息的来源咱就是打死也不能透露,我呢,也不想正面得罪他陶成业,同行嘛,表面上至少要过得去。就让那纪监委去审、去查,去找他玩儿好了!”

“还是方总厉害!他帝豪集团想跟我们斗,门儿都没有!”

 

 

走到区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段风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认为方利山刚才那番话可信吗?”

“至少有70%的可信度。”

“哦?何以见得?”

沈永捷停下了脚步。

“像低价拿地这种隐秘的事情,如果没有可靠的信息来源,方利山是不会当着我们的面说出来的。而且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对陶成业和前任区长刘松林那是相当的不满,急欲除之而后快啊。”

段风丽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种赤裸裸的暗示,方利山急于想把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陶成业的身上。如果我们查办了陶成业和刘松林,一来可以打击报复刘松林当年对他的不公平和不地道,二来也可以除掉陶成业这个有力的竞争对手,真是一举两得啊。”

沈永捷笑了笑:“不过他这么做也是会引火烧身的。我们一旦查到陶成业和刘松林的头上,他就不怕这两个人把他那些不合法的勾当也抖露出来?但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给我们提供了一条线索和一个方向,毕竟我们就是干这个的。”

沈永捷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车钥匙。

段风丽有些纳闷儿:“你去哪儿?”

“回去呀。”

段风丽却没有一点想要回去的意思。

“你刚刚才说我们有了一条线索和一个方向,不趁此机会搜集一点材料就回去?”

“不急在今天,回头让杨宇和李晶来办,现在我得回去看看,他们有没有从百盛宾馆带回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段风丽脸一绷:“我说沈永捷同志,你还以为你是领导呢,动不动就分配任务,那是三年前的事儿!”

沈永捷笑了笑:“这不是分配任务,是工作分工。”

“什么工作分工,我看就是领导惯性思维!”段风丽白了沈永捷一眼,绕过车头向副驾驶的位置走去。

 

 

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孙赫就将自己的下班习惯,调整成了不看时钟、只看天色的模式。

此刻天色已暗,终于可以下班了,值班门卫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孙秘书,大门口有一个自称是临江县县长的人,说有事情想见徐书记。”

“临江县县长?不是长州的管辖范围啊……”孙赫抬手看了看表,“……这都几点了,还来见徐书记?”

“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可他非说有要紧的事儿,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

“市委接待办知道这个事情吗?”

“问过了,他们也说不清楚这事儿。”

孙赫想了想:“这样啊,你告诉他,这个时间来见徐书记,确实不合适。你让他明天一早再来,我再看看徐书记的日程安排。”

 

 

孙赫走出市委办公区的门口没几步,张祥云从一旁闪了出来。

“请问……是孙秘书吧?”

孙赫一脸的疑惑:“你是……”

“临江县县长张祥云,刚刚在电话里面提过的。”

孙赫勉强笑了笑:“哦,张县长啊,你想见徐书记是吧,这个时间确实不合适啊。徐书记就是再敬业,那也不是机器,也得回家吃饭、休息吧。”

张祥云不住地点头:“那是那是!徐书记的敬业和勤勉可是出了名儿的,您不也一样吗,加班都加到这个点儿了。”

孙赫清了清嗓子:“要不……你还是明天一早再来吧,我再看看徐书记明天的工作安排……”

“不急不急!没见着徐书记,能见到孙秘书,那也是一样的。”

孙赫笑了起来:“你这么说可是抬举我了,我怎么能和徐书记相提并论呢。”

“孙秘书,您看要不这样,我估计您跟我一样都还没吃饭吧,咱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顿便饭,再聊一聊怎么样?”

孙赫有些犹豫:“这……就没必要了吧。”

“孙秘书,我是这样考虑的,有些事情我说您听,您要觉得有价值,可以在明天代为转达,我再和徐书记见面也不迟。如果您觉得没必要,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这总在您的工作范围以内吧!”

孙赫迟疑着没说话,张祥云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再说了,就一顿便饭,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谈的也是工作上的事儿,怎么也不至于违反纪律吧?”

孙赫想了想:“既然张县长这么急于谈工作上的事儿,那我就再加个班儿吧。”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餐馆,餐桌、餐椅、电风扇包括碗筷和菜单,都显得那么陈旧,点的还都是些家常菜。

张祥云多少有些不情愿,但孙赫却放心多了。

两人就在一张餐桌的两旁相对而坐,一边吃饭一边谈着话。

“孙秘书,去过临江县吗?”

“去过啊,20年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去过了,那儿有个兴龙古镇,很有历史文化底蕴。离古镇20公里还有一座兴龙山,特别凉快……” 孙赫夹了一夹菜放进口里,“……就是交通太糟糕,连水泥路都算不上,路上全是小石头,颠簸得厉害,人都快散架了。”

张祥云停下筷子,苦笑了一下。

“说得太到位了……孙秘书,如果我告诉你,20年过去了,山还是那座山,路还是那条路,你信不信?”

“不会吧,20年的时间,县委和县政府都换几届了,就没人管管?兴龙山好歹也是国家4A级风景区。”

张祥云还是一副苦瓜脸:“4A级又怎么样?没人投资和维护,都快降成3A级了。”

孙赫看了一眼张祥云:“就算以前没人管,你现在是县长,可以向上级打报告,要求市里面拨款进行翻修和维护嘛。”

张祥云两手一摊:“我反映了,报告也打了,那报告上的每个字都是我亲自敲上去的,可结果如何呢?每次开会都说要重视、要照顾,可这些年就没见一分钱拨下来!”

“怎么会这样?兴龙山好歹也是嘉州旅游业的一张名片嘛。”

张祥云很是忿忿不平。

“孙秘书,不怕你笑话,临江县从几十年前开始就是一个贫困县,论GDP我们排在全市区县的倒数第三。不是我们不努力、不求发展,可这老底子差的地方,你总得适当地帮扶一下,才能加快脱贫速度吧!可市里面好像当我们不存在,钱都投到另外地方去了!老百姓私底下都在议论,临江县就不是嘉州这妈亲生的!”

“市里面不拨款,你们还可以对外招商引资,吸引外资来改善嘛。”

张祥云还是愁眉不展。

“吸引外资这个路子我们也想过了,今年县里面决定拿出一千亩地,开发建设一个大型的国际影视城,够吸引人吧?可人家投资商一听说是建在临江县,脸色立马就变了!我都觉得丢人!”

孙赫嘴里嚼着菜:“投资商怎么说?”

“他们认为,国际影视城这么大的项目,县里面不一定hold得住,还是得看市里面的意见,得市里面来撑腰,可市里面对咱这项目是不闻不问,你说气不气人!”

孙赫冷笑了一声:“这事儿要发生在长州,相关负责人早撤职滚蛋了!”

张祥云长长呼出一口气。

“还是长州好啊!每个区县都通高速公路……老话都这么说,要想富,先修路,别说高速路了,我们是连一条水泥路都难呐!如今你们长州就是天堂,每年这GDP都是噌噌地往上涨,老百姓兜里有钱,当官儿的脸上有光,这才叫国泰民安嘛!”

孙赫笑了起来:“张县长,说句玩笑话,你别介意啊。谁让你们临江县不在长州的管辖范围以内呢!这就是命啊!”

“孙秘书,您可说到点子上了,不过,这命运是要靠自己来改变的。”张祥云把头凑近孙赫,“不瞒您说,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面见徐书记,希望咱们临江县能划入未来的华宁省。”

孙赫收回了夹菜的筷子,一脸惊讶地看着张祥云。

“张县长,你这设想……可真够大胆的!不过,这也得中央说了算吧……”

张祥云笑了起来。

“孙秘书,明年长州就是华宁省的省会城市,现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论资历、论能力、论威望,徐书记都是省委书记的不二人选,谁能和他争啊!而且,未来华宁省的组建和规划,新省委书记是有发言权和建议权的!只要徐书记一表态,咱临江县就是华宁省的一部分了!”

孙赫笑了笑:“张县长的信息够灵通的啊。”

张祥云脸上的表情又神秘了起来。

“孙秘书,您在官场这么些年,肯定也知道,这省委常委会上午开会的内容,下午就能传到地市县领导的耳朵里面。有些事情,就算你能保守秘密,不见得别人也能守得住。”

“张县长,我想问,这……是你个人的想法,还是……”

张祥云笑了笑:“县委的王书记,来之前我们已经充分地沟通过了,您放心,我们想法一致,目标也绝对一致!”

孙赫放下了筷子。

“张县长,我再多问一句,你拿什么去说服徐书记呢?”

“这不难呐!临江县再穷,那也是有底牌的。”张祥云也放下了筷子,“长州的综合实力够雄厚吧,可就是没有一个强大的旅游资源!如果临江县能划入华宁省,那华宁省就能拥有以兴龙山为主体的旅游资源,和以国际影视城为主体的文化资源,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啊!反过来说,临江县能置于徐书记的领导之下,那脱贫致富也是指日可待啊!”

孙赫略微一思索,不禁笑了起来:“好一个双赢的发展策略啊!张县长,佩服佩服!”

“孙秘书,您可不能这么说,好多地方我还得向您学习呢。”

孙赫想了想:“行吧,张县长,你的想法和思路我再考虑考虑,如果有必要我会联系你的。”

张祥云的脸上笑开了花:“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吃菜吃菜!”

孙赫又拿起了筷子,张祥云从桌子底下取出一个狭长的盒子,递到孙赫的面前。

“孙秘书,有件事儿还得麻烦您,这件物品……”

孙赫瞅了瞅张祥云递过来的狭长盒子。

“这什么东西?”

“没什么特别的,就一幅古画。”

孙赫笑了笑:“这就没必要了吧,你送给我,我不能收。如果是送给徐书记,那就更不行了。徐书记什么人?那是具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不是唯利是图的小人。”

张祥云也笑了笑:“其实,这是送给徐书记夫人顾主任的一点小心意,听说顾主任出生于书香世家,那是十足的文化人呐,这幅古画只是请她鉴赏鉴赏。”

“那也不行,你这不是变相的……”孙赫停住话摆了摆手,“……得,咱不说那个词儿,不吉利。这东西还是你自己收着吧,不管是你还是我,交上去都不妥当。”

“行,听您的。”张祥云笑着把古画放在了餐桌的一侧。

吃了几口菜,张祥云又把筷子放了下来。

“孙秘书,您先吃着,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过了好一阵,张祥云都没回来,孙赫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孙秘书,是我啊,张祥云。”

孙赫有些意外:“张县长,是你啊,什么时候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这您就不用操心了,我是告诉您啊,这顿饭我已经买单了,我有急事儿得赶回临江县。刚才咱们探讨的那件大事儿,就麻烦您替我转达转达,如果徐书记想见我,我张祥云随叫随到!我先谢谢您了啊!”

“行吧,你先回去,这事儿我也得酝酿酝酿才能和徐书记沟通,有进展我再通知你……”孙赫扭头看见餐桌一侧放着的古画,“……诶,张县长,你这画儿还没拿走呢。”

“那东西不急,您就替我先存着,下次见面再给我也行啊。”

“这……不妥吧,要不,你还是……”

“孙秘书,不耽误您了啊,我这已经上车了,咱们下次再见!”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 张县长的规划(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