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捕鱼记

捕鱼记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20-06-22  分类:记事  字数:673  阅读: 15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庚子闰四月廿日,因事回家。闲话逮鱼,众皆笑我。表嫂曰“汝能逮鱼”?曰“然也”。再曰“何以捕之”?对曰“以网是也。此网双层,大小鱼入网难逃矣”。表嫂曰“原来如此。汝拙笨,入水逮鱼,鱼不笑汝,人笑
 

 

  庚子闰四月廿日,因事回家。闲话逮鱼,众皆笑我。表嫂曰“汝能逮鱼”?曰“然也”。再曰“何以捕之”?对曰“以网是也。此网双层,大小鱼入网难逃矣”。表嫂曰“原来如此。汝拙笨,入水逮鱼,鱼不笑汝,人笑耳”。

  一时无语。忆此网,一笑话耳。某日,早起游泳,水退而网见。同游熟人,曰“白拾鱼可也”。于是乎,择网上鱼,尽矣。欢喜之心,不得而知也。已而又曰“可拾网乎”?相视而笑,曰“不可也”!挥臂击水,畅游而归。见网上鱼,活蹦乱跳,且腹胀大似有鱼籽耳!遂放生去也。步行未及,不得鱼,得网亦乐也。不告而取谓之偷,心怦然而动。一己私欲,蒙蔽其心也,而妄乎其行矣。

  后几日,约上朋友捕鱼。向晚下网,早起收之。于河边僻静处,收拾网上之鱼,规制渔网,以备后用也。渔猎之美,农耕之乐,不劳而获,敬畏自然是也。闲暇之余,如法炮制;循环往复,乐此不疲。然早起,见一狗绕网游走。狗主人问曰“汝等下网乎”?曰“诺”。又曰“狗戏水久矣,汝可引其上岸”!余笑而不言。

  饿尔,引狗出水。狗为网困,水中徒然挣扎矣。而渔网撕裂,豁口洞开,不禁哑然失笑。网上之鱼,悉数放归伊水。朋友笑,余亦笑。惟吾二人所笑不同耳!友笑无所获,而后再不可逮鱼矣。余笑一身轻松,后再无捕鱼而食之念也。

  是非经历,安能感同身受?捕鱼不鱼,心有戚戚焉。知者自知,迷者自迷。人生贵于自得,事无大小,如斯而已。归于心,行于事,岂有他哉?诚敬在心,信以为然也。

  为斯记。庚辰年五月初二。


编辑点评:
对《捕鱼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