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上)

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上)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 2020-06-20  分类:长篇  字数:12130  阅读: 70  评论:0条 推荐:0星

 

机场的航站楼前车来人往,只有徐冰洋能做到像尊佛一样坐在台阶上,仿佛除了手机里的游戏,身边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顾文君拉开车门,朝着徐冰洋小跑了过去。

“冰洋!”

徐冰洋闻声抬头,站了起来。

顾文君冲到徐冰洋身前,张开了双臂。

“儿子,你可算回来了!快让妈抱抱……”

徐冰洋退后一步,抬手做了个“停”的手势。

“停!停!第一,你迟到了十分钟;第二……”

徐冰洋瞅了瞅陶成业:“……谁给你配的司机,比你还老;第三……”

徐冰洋将头靠近了顾文君:“……长州的公务车标准升级了?连保时捷都可以配?”

顾文君啪地一下打在徐冰洋的胳膊上。

“你少来了!妈现在就回答你。第一,路上塞车,妈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第二,那不是妈的司机,是妈的朋友!你是不是在国外漂亮女孩儿看多了,一回来就嫌妈老、嫌妈难看了!”

“嘻嘻,跟您开玩笑呢。妈,您风姿卓越,谁敢跟您比啊?”

“还学得油嘴滑舌的!第三……”顾文君也将头凑近了徐冰洋,“……别让你爸知道我在外面坐别人的保时捷,你爸非骂死我不可!”

“知道了!会给您保密的!”

顾文君挽起徐冰洋的手臂,将徐冰洋拉到陶成业的面前。

“来,妈给你介绍一下……陶总,这是我儿子徐冰洋,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冰洋,这是你陶叔叔。”

徐冰洋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陶成业,把头转向了一边。

“大叔,你好。”

顾文君不禁责怪道:“怎么说话呢,是陶叔叔,不是大叔!”

陶成业笑着连连摆手:“没关系!没关系!叫什么都不要紧!只要认识就行!”

“这孩子不太懂礼貌,陶总,你别介意啊。”

“都是小事情,哪来什么介意啊!顾主任,您看现在正是饭点儿,要不,咱们还是先去吃饭,边吃边聊嘛!”

“好啊,那……”

陶成业用手一指:“那边有家餐馆,菜品和环境都不错,以前我来机场接朋友,就在那儿摆的接风宴,要不去试试?”

“也……行吧。”

“行,那我就先去订位子,顺便把车停了。你们顺着这条路直走过去,五分钟就到了。那我先去了啊!”

 

 

顾文君挽着徐冰洋的胳膊,并排走在路上。

“儿子,不是说要8月份才离校吗?怎么走得这么早?学校改流程了?”

“不是学校改流程,是房东改主意了。”

“房东?她改什么主意?”

“那套别墅她不租给我们了,说是要卖掉它。我问过了,要240万美元呢。”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们又不买她的别墅。”

“可那套别墅住起来真的很舒服啊,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能把它买下来。”

“你呀,什么时候能挣那么多钱,什么时候就能把它买下来。还有,你说要和几个同学去欧洲旅行一个月才回来,怎么又提前了?”

“没钱了呗,不回来干嘛?”

顾文君大吃一惊:“没钱了?我给你的那张可是三十万额度的信用卡,你这么快就刷光了?”

徐冰洋耸了耸肩:“妈,我是在欧洲旅行,你以为是在国内逛街啊?欧洲好玩儿的地方多了去了!你那三十万根本不够花!”

顾文君不禁气上心头:“三十万还不够你用?这要让你爸知道了……”

徐冰洋又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打住!打住!这事儿千万别让爸知道,不然,挨骂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你呀,迟早把我气死!”

“妈,这姓陶的什么来头?哪一行的大老板?”

“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一定是大老板?”

“切!不是大老板能开保时捷911?400万的车啊!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行!算你有眼光!人家是房地产开发集团的董事长,当然能开911了。”

“还算有点儿来头。”

“不过,你也别以为人家就是暴发户,你陶叔叔还是有些书画方面的雅好,他经常来找我请教诗词书画的。”

“哦,怪不得你会坐他的车,臭味相投啊!”

顾文君一把拧住徐冰洋的耳朵。

“那叫志趣相投,不是臭味相投!”

“哎哟!轻点儿!轻点儿!我跟您开玩笑的……”

 

 

房间两面临湖,位于二楼通道的最里面。

置身其中,只闻蛙叫,没有一丝的嘈杂之音,看得出是天字第一号的雅间。

陶成业笑呵呵地一招手:“我已经告诉厨房,让他们尽快上菜。顾主任,冰洋,来,坐坐坐!”

徐冰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又玩起了游戏。

顾文君满脸的歉意:“陶总,你这忙上忙下的,真是让你费心了!”

“费什么心呐!既然出来了,那就得吃好喝好,顺顺利利地把事儿给办好了,这才是咱们应该考虑的!”

“不好意思啊,陶总,我去趟洗手间。”顾文君叮嘱徐冰洋,“冰洋,别光是玩游戏,陪你陶叔叔说会儿话。”

顾文君离开了。

徐冰洋自顾自地玩着手机,似乎并没有要搭理陶成业的意思。

陶成业面带微笑看着徐冰洋。

“听你妈说,你在美国念的是进出口贸易,毕业了干嘛不留在美国创业啊?美国的市场经济环境又成熟,干嘛还要跑回来?”

徐冰洋慢条斯理地回应道:“你以为我不想吗?开公司、招人、进货,哪样不得花钱?人家又不会赊给我!”

陶成业笑了笑:“那倒也是,你陶叔当年创业的时候也碰到过这些困难,不过你陶叔从不轻言放弃,咬牙坚持着,还是挺过来了。”

“那算你厉害啰。”

“来的路上我还听你妈说,之前你一直在欧洲旅游,计划下个月才回来。欧洲我也去过,好玩儿的地方可多了!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徐冰洋一脸的无奈:“钱花光了,卡刷爆了,没钱寸步难行啊!不回来干嘛?”

陶成业又笑了笑:“也是啊,挺具体的问题。”

徐冰洋把目光从手机移到了陶成业的脸上。

“我妈可真是什么都跟你说啊!大叔,我妈跟你什么关系啊?”

“好朋友啊!是她把我领上了艺术的道路,进入了艺术的殿堂,我经常向你妈请教诗词书画的!你别怪陶叔罗嗦啊,你妈说起你的时候,那句句都是带着关心和爱护的!”

徐冰洋白了陶成业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比我妈还关心我。”

“应该的嘛!你陶叔是一个乐于助人,知恩图报的人!顾主任传授我那么多艺术真理,她关心的人和事儿,我顺带着操心一下,这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呀!”

徐冰洋终于放下了手机。

“大叔,你……真是那么高尚的人?”

陶成业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冰洋,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出来,只要你陶叔办得到的,一定替你解决!帮你就等于是回报顾主任对我的艺术栽培啰!”

徐冰洋的脸上写满了半信半疑:“真的吗?陶……叔?”

 

 

沈永捷、谭远牧和曹云坤在宾馆裙楼的走廊里边走边聊。

“永捷,你在北京呆了两年多,那边儿的消息可比长州要灵通多了吧?”

沈永捷笑了笑。

“您是说华宁省的事儿吧?长州这些年飞速发展,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据说中央是有这样的战略设想,以长州为核心,建设和打造一个新的省份,也就是外界风传的华宁省,以此发挥长州的辐射作用,以点带面,来实现区域经济共同发展的战略目的。”

谭远牧问道:“那你这次回长州,有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啊?”

“当然有了!长州变化太大了,每次回来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说实话,如果不是组织上的安排,我还挺希望留在长州发展的。”

曹云坤问道:“那对于杨宇选择的这个结婚地点,你有什么感觉吗?”

“百盛宾馆的变化就更不用说了,和以前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宾馆!我记得三年前,百盛宾馆还是一栋单体楼,现在这规模,至少扩大一倍了吧!”

谭远牧点了点头。

“百盛宾馆是扩建加重装,在原址的基础上,对周边的房屋进行了拆迁,扩建了裙楼,在上面又盖了一栋主楼,营业面积足足增加了一倍,拆迁后把前面的广场扩大了五倍。”

沈永捷指了指两边的墙:“不止是外面,还有这内部的装饰用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牌,但也看得出,用料和工艺非常讲究。”

“那是肯定的,市里面在宾馆的装修上可是投入了3.5个亿,这还不算扩建裙楼和主楼的土建成本。”

沈永捷吃了一惊:“3.5个亿!在一座市政府的接待宾馆上面投入这么大?”

曹云坤笑了笑:“这就是徐书记的为政风格,按照他的原话来讲,长州市大到市政工程,小到一花一草一树,都必须要能够体现出,长州这些年所取得的建设成就。”

谭远牧接着说道:“按照最初的计划,百盛宾馆的装修是要达到超五星级的标准,是钟市长指出,周边五个省,达到超五星级标准的也只有一家商业酒店,而且还是国际品牌,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于引人注目了?后来才改成了不是超五星,胜似超五星的内部要求。”

沈永捷不禁哑然失笑:“徐书记可真是大手笔啊!”

“可实际上,你回来之后要面临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百盛宾馆。”

 “哦?”沈永捷诧异地停下了脚步。

“在你回来之前,中央第四巡视组就已经在省会嘉州驻扎了一周,早在那个时候,巡视组就把一份关于百盛宾馆装饰工程的举报材料转到了市纪委和监委。据这份材料所述,百盛宾馆早在半年以前就完成了装饰进程,但却一直不向市里面报请验收,而是密不作声,采取了试营业的方式,一直悄无声息地营业到现在。”

“装修完毕……却不验收?试营业达半年之久?”沈永捷沉吟了片刻,“那只能说明,宾馆已经达到了可以对外营业的程度,但却没有达到能够接受验收的标准!莫非……是有人在那3.5个亿上面做了手脚!”

“究竟有没有人做过手脚,还有待于我们的调查。不过,举报材料上倒是明确指出,这座宾馆貌似富丽堂皇的装饰之下,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瑕疵和隐患。永捷,你能看出来是哪儿的问题吗?”

沈永捷仰起头,俯下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检查着宾馆内部的装饰情况,还把脸贴近了电梯门两边的灯槽。

“是灯带!灯带出了问题!”

沈永捷用手指了指天花板和电梯门的灯槽。

“两位领导,你们看,这灯带是由一颗颗的LED灯珠组成,正常情况下是应该整条灯带全部发光,可实际上,这里面有至少50%的灯珠是没有发光的,形成的照明效果就是一截明亮,一截黑暗,整个走廊的灯带全是如此!”

沈永捷抬头看了看裙楼大厅的天花板。

“连大厅也是这样……可以推断,灯带的死灯现象是宾馆在照明上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

谭远牧和曹云坤相视一笑。

“说得没错,这正是举报材料上所指明的问题。”

“万幸的是,这灯带并不是宾馆灯具当中的主照明,只是装饰点缀照明,别说是来来往往的客人,就是来开展检查验收的领导,也未必能发现藏在这灯槽里面的问题!”沈永捷耸了耸肩,“不过话说回来,宾馆的管理层可不敢有这种幻想,万一这领导的眼力劲儿够好,刚好就发现了呢?那可就不好自圆其说了!这大概就是百盛宾馆敢于营业,却不敢报请验收的原因。诶,谭主任,我什么时候能看看这份材料?”

“你别急,你现在的任务是去和杨宇多喝两杯,再找李晶和风丽多说说话!材料可以下午再看。”

“谭主任说得对,虽然你以前就是他们的头儿,但毕竟两年多没在一起了,联络联络感情,对你以后整合团队,开展工作是有好处的。”

“行,我听领导的!那我去了啊!”

看着沈永捷离去的背影,谭远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如你所说,这沈永捷的确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问题,而且,还是个急性子!”

曹云坤笑着说道:“有这个急性子在,我们的工作就好办得多了!”

 

 

顾文君惊讶地发现,吃饭前还形同陌人的陶成业和徐冰洋,吃饭之后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对忘年之交,总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完的情,搞得自己连话都插不进去。

“……我去米兰的那次,正赶上国际时装周!世界各地的服装界大腕儿都来了,那场面可热闹了!”

“下次我也要选在那个时间点儿去!”

“不过你得注意了,人越多的地方,小偷也越多,全世界哪儿都一样!上次我就碰见好几个小偷。”

“行,我知道了!”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骑着两辆两轮电动车,从三人面前呼啸而过。

徐冰洋的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切!就一国产的,得瑟什么呀!陶叔,我在美国玩儿过更好的,我同学的Segway,那驾驶感觉才叫一个爽!”

陶成业把头略微靠近徐冰洋:“什么牌儿的?”

徐冰洋提高了嗓门:“Segway!”

“哦,记住了。”陶成业掏出了车钥匙,“顾主任,您看这接下来是回家还是回管委会?”

顾文君连连摆手:“不了不了!陶总,今天已经够麻烦你的了,不能再耽误你时间了,我已经叫了网约车,一会儿就到!”

“顾主任,您这是干嘛?这有现成的车,何必去叫网约车呢!”

“陶总,我是……觉得吧,老是坐你的车在管委会进进出出的,怕是……影响不好……”

陶成业用手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理解理解!顾主任您说您这身份,是得注意点儿影响。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陶成业挥挥手,走开了。

徐冰洋大声喊道:“回头见啊,陶叔!”

陶成业也大声回应道:“路上注意安全!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啊!”

顾文君非常的不解:“我说儿子,你不是和他没话说吗?怎么一顿饭的功夫就好上了?”

“谁说的!我和陶叔可有共同语言了!陶叔在欧洲住过一年,欧洲的事儿他可熟悉了,他还教了我好多东西呢!”

“行,人家好的东西你就得学着!”

说话间一辆白色的轿车朝这边开了过来,顾文君看了看车,对着车挥了挥手。

“车来了,走,快上!”

 

编辑点评:
对《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