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温馨点滴

温馨点滴  作者:曹含清

发表时间: 2020-06-06  分类:散文  字数:3071  阅读: 182  评论:0条 推荐:4星

那天骄阳像炭火似的烘烤着大地,高楼大厦几乎被熔化在了灼热的阳光中。我对着电脑心急火燎地查询一件快递信息,查到它已经到达派送点。我拨通派送点的电话,工作人员说估计到下午五六点钟才能送货上门。我心烦意燥
 

那天骄阳像炭火似的烘烤着大地,高楼大厦几乎被熔化在了灼热的阳光中。我对着电脑心急火燎地查询一件快递信息,查到它已经到达派送点。我拨通派送点的电话,工作人员说估计到下午五六点钟才能送货上门。我心烦意燥,生气地说:“这件快递我急用,你们能不能尽快送过来?”

工作人员语气平和地说:“先生,你若急用,自己来取吧。我们的地址在……”我按捺一腔怒火听他讲完挂断了电话。

我匆匆下了电梯,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似乎半张脸已被太阳烤焦。我快步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到派送点去。

街道上的车辆稀稀拉拉,与早高峰与晚高峰车堵人挤的场面截然不同。我开车拐进一条街道,看到前面有一段路面正在翻修,摆着机动车禁行的标志,仅留下窄窄的临时通道,于是我将车停在辅道的停车位,然后步行走过去。我望着烈日下的长街心里又惧又恼,心想那段路走过去我将被烤成红烧虾米!

我顶着烈日步履艰难,挥汗如雨。我走了一会儿停下来东张西望,希望能够望到一座地标性的建筑确认位置。正在我彷徨的时候一位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骑着电动车像一阵旋风飞速而来。我立即向他挥手,他来了个急刹车,抹掉墨镜问我:“兄弟,怎么了?”

我说要问路,他面露微笑说:“那个派送点我知道,离这里还有四五里路。目前这里由于修路不通公交,也没出租车。这么毒的日头你靠两条腿走过去非得晒掉一层皮!兄弟,来,上车,我送你过去。”

我顿时感到一股清爽的气息在热浪中漂浮。我坐到他的电动车的后座上。他矫健地骑着电车,像是一条鱼在海浪中游走。

到了快递派送点,他停下车说:“你去取快递,我等你。我顺路捎你回去。”我取了快递之后,他又带我回去。

一路上,我们仅仅交谈几句话,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职业。临分别的时候,我说:“谢谢兄弟!”他说:“不客气,再见!”他说完,飞快地骑着电动车消失在街道尽头。

我回去的路上,回想起一件十多年前的往事。那年暑假我一个人去南京旅游,由于对南京陌生便漫无目的的坐上一辆公交车,随意浏览车窗外的街景,领略古城的风韵。我的后面坐着一对老夫妇。他们头发花白,默然静坐。座位旁的购物袋里装满蔬菜。

我转过身向他们搭讪说:“您好!这里离夫子庙近吗?”

老夫妇打量着我说:“你是外地人?”

我说:“嗯,这是我第一次来南京。”

微笑在他们苍老的脸庞上像花朵似的迅速绽放。他们说:“孩子,这里离夫子庙不远,再过两站就更近了。夫子庙紧挨秦淮河,你也要去看看。”他们兴致盎然地给我讲着。公交车晃晃悠悠地穿过五彩斑斓的街道。过了两站,他们说:“这一站我们也下车,给你指一下路再坐车回家。” 他们说着,和我一起下了车。他们提着购物袋脚步蹒跚,指着前方说:“到前面往右拐,再走五六百米就到夫子庙了。我们太老了,走路慢,就不送你了。孩子,你按照这个方向走。”

我向他们道谢后说声再见转身走了。当我回头再看他们的时候,望到他们已经回到站牌旁。他们为了给我指路特意下了车,又要继续坐刚才的那趟公交车回家。我被一股暖流萦绕,被一阵感动摇撼。从那以后,有人问我“除了你的家乡,你觉得哪座城市最好?”我总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南京。”

生活犹如一片大海,有许多温馨的点点滴滴。我们会因为搭陌生人的顺风车而感动,在小饭馆吃饭的时候会因为老板赠送的一碟小菜而心存感激,在雨天忘记带伞时会因为路人为你挡一阵风雨而庆幸,当坐上公交车发现囊中空空时会因为陌生人帮你投币而欣慰……这些感动与幸福来自人性的善良,来自爱心,来自信任。


编辑点评:
对《温馨点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