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艺评 > 汉语文章音乐美探微

汉语文章音乐美探微  作者:李东海

发表时间: 2020-06-05  分类:艺评  字数:17087  阅读: 1943  评论:0条 推荐:5星

汉语文章的语言形式之美包括“形美”和“声美”两个方面。文章的“形美”诉诸人们的视觉,使读者看起来“好看”,视觉上产生美感;文章的“声美”诉诸人们的听觉,使读者听起来“好听”,听觉上产生美感。文章的“
 

汉语文章的语言形式之美包括“形美”和“声美”两个方面。文章的“形美”诉诸人们的视觉,使读者看起来“好看”,视觉上产生美感;文章的“声美”诉诸人们的听觉,使读者听起来“好听”,听觉上产生美感。文章的“形美”一般通过设置小标题及对文字进行字体字号的处理来实现,文章的“声美”一般通过文字的语音调整来实现。本文只探讨文章的“声美”,即音乐美。

不懂得汉语文章的音乐美,就很难进入汉语语言艺术欣赏的高层次和高境界,也很难达到汉语语言运用的高要求和高水平。可惜,现在的文章写作训练,往往忽视对声美的追求,使富有音乐美的文章越来越少。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对汉语“语音修辞”重视不够。难怪周汝昌先生慨叹:“当今懂得中华语文四声平仄之节奏规律者日见稀少,能遵循祖国语文特点,注意语言声调美者十无一二,百只二三,实在令人深感惋惜”。

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像《百家姓》这样的读物,把毫无语意联系的姓氏编串起来形成篇章,竟能被人们广泛接受而广为流传,且能成为经典启蒙教材,恐怕主要原因在于它的语言形式上的“声美”因素。它在音节上调平仄,设韵脚,使语音链上呈现多种节奏规律,因而读来顺口,听来悦耳,易读易记。这完全是对文字进行了语音调整的效果。

要解说与陈述汉语文章的音乐美,这需要从汉语语音的构成要素说起。

语音的构成,要有音高、音长、音强、音色四要素,而每一要素都有对立的两个方面。譬如,由音高形成平仄抑扬,由音长形成长短快慢,由音强形成强弱轻重,由音色形成声韵异同。语音的这些平仄、抑扬、长短、快慢、强弱、轻重、声韵异同等因素在一定的时空内有规律地交替变化、回环往复,周期性地出现在语音链上,这就构成了一个个富有节奏规律的语音流,这就形成了语言的音乐美。                 

同样是声音,“石头窝里拉铁锨”听起来是杂乱的噪音,毫无美感可言;一首小提琴曲《梁祝》听起来悠扬美妙,令人陶醉。那是因为前者的声音是没有节奏规律的声音流,后者是经过作曲家精心地排列组合而产生的富有节奏规律的声音流。那么,要使文章具有音乐美,我们可以根据汉语语言节奏自身的特点来寻求其中的规律,然后运用这些规律来调整语言文字,以达到文章听起来“好听”的艺术效果。

由语音要素中的对立因素相反相济,呈周期性的排列组合,便形成了语音链上的各种节奏形式。没有“对立”因素,便不能形成节奏;但只有对立因素,没有“周期性”排列组合,也不能产生节奏;只有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才能相反相成,构成各种节奏形式。

对立统一,这是形成语言节奏的哲学依据。

一、排比对偶产生的“整齐”美


汉语文章中的对偶句和排比句,要求一组句子句式结构相同,字数大致相等,这种相同的结构形式必然决定朗读时产生几个句子的声音强弱轻重相同、停顿时值相等的整齐节奏群。这就是“整齐”美。对偶句、排比句读起来之所以比散句富有节奏感,就因为“整齐”起了作用。

例如:

你改变不了事实,但你可以改变态度;你不能控制别人,但你可以掌握自己;你不能预知明天,但你可以把握今天;你不能左右天气,但你可以改变心情;你不能选择容貌,但你可以选择表情;你不能样样顺利,但你可以事事尽心。这就是我们应该具备的健康心态。

这段话的第一句是个并列复句,这个复句有六个分句组成,每个分句结构相同,字数相等。从每个分句内部关系看,句中逗号处停顿时值较短,句末分号处停顿时值较长;从六个分句间的关系看,六个句子读起来声音强弱轻重相同、句间停顿位置相同,停顿时值相等;这种声音强弱轻重的周期性反复、停顿时值的的周期性交替变化,必然决定朗读时要产生有规律地回环往复,这就构成了一个个富有节奏规律的语音流。这就是“整齐”的节奏规律。

“整齐”是一种美。这正如天安门广场阅兵仪式上受阅部队的正步走看起来很美,而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的随意走动就没有这种美感,这就是“整齐”产生的美。上文中的这一组排比句看起来句式整齐,读起来节奏也整齐。所以这种“整齐”美,兼具了声美和形美的特色。

文章中语句的“整齐”是如何产生的?是由句子的对偶和排比而形成的。对偶是由两个分句构成的一组整齐句子,排比是由三个以上分句构成的一组整齐句子。那么我们在文章写作实践中适当调整语句的结构形式,适当多使用一些对偶和排比句,语言的整齐美也就显现出来了。


二、平仄交替产生的抑扬美


在现代汉语中,汉字的读音都有四种声调,称作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其中阴平、阳平统称为平声,上声、去声统称为仄声。根据汉字的声调,我们把所有的汉字划分为两大类:即平声字和仄声字。平声字和仄声字的读音有着不同的特色:平扬仄抑,平清仄浊,平升仄降,平悠长仄短促,平和缓仄急促。写文章时如果在积字成句、积句成章的过程中适当地调整文章句子中用字的声调,注意语音链上平声字和仄声字有规律地组合搭配,使语音链上产生往复型或回环型的声调周期,朗读起来就会形成抑扬起伏、轻重顿歇的声音节奏来,就形成了汉语抑扬顿挫的音乐美。

汉语的平仄调整手段最初是用于格律诗的,它要求一句之内平仄相间,一联之中平仄相对,两联之间平仄相粘。其实,不仅诗词曲赋要讲平仄,就是散文、口语的组词造句组段,如果讲究点平仄搭配,那么,它的“音响效果”就会大大改善。汉语组词中运用平仄手段最典型的是四字成语,四字成语中的第二、四字一般都是一平一仄,不合这个声调组合规律的成语是很少的,因为汉语成语都是经过人们长期的语音锤炼而形成的,是符合汉语语音组合规律的。一个句子中几个成语连用时也往往合乎“平仄相间”的声调周期律。

秦汉以前,人们对平仄声调只感到它“有一定之妙”,苦于还未找到“一定之律”。到齐梁时才掌握了诗歌押韵、对偶规律,到唐朝才形成了平仄调配规律,从此要求按格律写诗。所以唐代的格律诗特别的悦耳动听。

调整平仄,是汉语语音修辞的一大特色,也是汉语修辞学家们公认的语音修辞手段。可是很久以来,人们都以格律诗的要求作为“调整平仄”的标准,这就使很多人畏而却步。

平仄手段运用于散文中,当然不会像格律诗那样要求严格,但从朗诵时的上口、悦耳方面考虑,组织一个语段时尽可能做到上下句的句末一个字平仄相对,即上句句末如果是仄声字,那么下句句末就要用平声字。这样就可以使语段内句与句之间保持大体上的平仄交替,形成声音的高低起伏和抑扬变化。这样不仅会使语言产生明朗的节奏和优美的韵律,而且能使句子之间的形式联系也更为坚实、牢固。例如丘迟的骈体文《与陈伯之书》的第一段:

迟顿首陈将军足下:无恙,幸甚幸甚。将军勇冠三军,才为世出,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以高翔。昔因机变化,遭遇明主;立功立事,开国称孤。朱轮华毂,拥旄万里,何其壮也!如何一旦为奔亡之虏,闻鸣镝而股战,对穹庐以屈膝,又何劣邪!

这段骈体文读起来酣畅淋漓,娓娓动听,显然有着“一起一伏”的美感,这种美感是如何产生的?因为本段中的“志”与 “翔”、“化”与“主”、 “事”与“孤”、“毂”与“里”、“战”与“膝”,前者为仄声字,后者为平声字,朗读起来这种抑扬起伏的美感就产生了。

再如毛泽东《反对党八股》中的一段话:

这两种人都凭主观,忽视客观事物的存在。或作讲演,则甲乙丙丁,一二三四的一大串;或写文章,则夸夸其谈的一大篇。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华而不实,脆而不坚。自以为是,老子天下第一,“钦差大臣”满天飞。这就是我们队伍中若干同志的作风。

这段文字,句式有长有短,有整有散,或两两相映对举,或一一排比罗列,使这段话呈现出一以贯之的“语势”。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段话中对平仄音的调整:“一大串”和“一大篇”,“之意”和“之心”,句末一个字的声调都是上仄下平,又使“实”、“坚”“一”“飞”四个平声字的音流中间加以“是”字仄韵,使这个语段在整体上声调铿锵,节奏起伏,使读者乐读,听者乐听。这就是平仄抑扬美的魅力。


三、押韵产生的声韵回环美


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在语流中有规律地出现,这就是押韵,押韵能形成声韵的回环美。韵文读起来之所以比散文悦耳,那是因为“押韵”在起作用。押韵能使句与句之间形成同音色与异音色相间的回环往复。所以汉语的押韵句读起来分外和谐悦耳。

散文虽然不要求押韵,句式也长短不一,但如果在散文中适当加进一些韵文,就会使文章平中见奇,顿然生辉,读来余韵缭绕,意味悠长。例如记录片《敬爱的周总理永垂不朽》的解说词中就加进了一段韵文:

1976年1月8日9时57分,中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了。辽阔的祖国大地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群山肃立,江河挥泪,万木俯首,暮云低垂。灵车队,万众心相随。哭别总理心欲碎,神州大地泪纷飞。日理万机的总理啊,您今晚几时归?

这段话中的“泪”“垂”“队”“随”“碎”“飞”“归”几个韵母相同的字在语流中有规律地出现,形成了押韵,因而读来酣畅淋漓,情感浓郁,听者也感到格外入耳,余韵悠悠。

如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中的一段话:

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

这段话既运用了排比,也运用了押韵,既具有排比产生的整齐美,又有押韵产生的声韵回环美。


四、长短句搭配产生的错落美


音长是语音的一个重要元素,也是形成语音节奏的一个重要因素。由长音列和短音列有规律地交替出现就形成句子的错落美。

我们常常听到体育教师领队出操时喊出的长短音,这种长短音结合的形式之所以能指挥学生的步伐,就是因为“长短音列有规律地交替出现”可以形成节奏。由于汉语语音链中存在着不同时值、不同层次的音长和音空(停顿),这就形成了汉语长短不一的语句音段。停顿时值不同的长短句式,为汉语文章形成错落美提供了条件。

语言中的长句和短句各有自身的特点和作用。虽然在不同的文体中长短句的运用会有所侧重,但在多数情况下都是长短句交错运用,整散句相互配合,这样可使文气有张有弛,从而显示出文意的轻重缓急,也从而使语言在规则中追求变化,在变化中体现规则,使语音呈现出一种动态的节奏美。

格律诗的节奏美在于:它有整齐的句式——符合整齐美;它有规律性的平仄变化——符合抑扬美;它逢双句押韵——符合声韵回环美。而宋词那种长短句搭配运用的典型形式则构成了另一种美——参差错落之美。

在文章写作过程中,如果能做到长短整散句式的互相搭配,那就如同乐谱中各种长短音符的有机结合,从而合成一支优美的乐曲。如台湾作家李乐薇《我的空中楼阁》中的一段:

我把一切应用的东西当作艺术,我在生活中的第一件艺术品——就是小屋。白天它是清晰的,夜晚它是朦胧的。每个夜暮深垂的晚上,山下亮起灿烂的万家灯火,山上闪出疏落的灯光。山下的灯把黑暗照亮了,山上的灯把黑暗照淡了。淡如烟,淡如雾,山也虚无,树也缥缈。小屋迷于雾失楼台的情景中,它不再是清晰的小屋,而是烟雾之中、星点之下、月影之侧的空中楼阁!

这段文字兼具了绘画美和音乐美。它的音乐美表现在它的句式有长有短,有整有散,长短整散的搭配天衣无缝,读起来显得生动活泼,节奏自然和谐,如小溪欢快流畅,如泉水叮咚作响。这就是长短错落美的艺术效果。

这里,我们把整齐美、平仄抑扬美、声韵回环美、长短错落美分别加以说明,主要是为了解说的方便。在语言运用实践中,文章的音节调整往往是多种方法综合运用的。古今大量以“优美”著称的美文美段,无一不是经过多种语音修饰的精品。这些优美文段耐看耐读,朗读时抑扬有致,流畅自如,能给人多种音乐美的享受。

如丁玲的《似无情,却有情》中的一段:

六十年来,我追求,我彷徨,我获得,我斗争。我曾四处流浪,也曾深夜苦读。我曾翻越高山,横渡大海,遍踩荆棘,备受煎熬。我在幸福中成长,在苦液中浸泡,在烈火中锤炼。

这段文字的特点是长短句错落,整散句结合,平仄音搭配,强弱轻重协调,读起来有顿挫,有抑扬,有急缓,有起伏,如风行水上,自然流畅。反复吟咏,咀嚼,品味,就会感到文章的节奏与作者感情节奏的和谐一致,达到了文与理、文与情、声与意的高度统一。

再如人民日报2020年3月26日任仲平的文章《风雨无阻向前进》中的一段: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中,公安干警坚守岗位,环卫工人不避风险,运输人员日夜兼程,外卖小哥四处奔波,志愿者竭尽所能。湖北人民、武汉人民响应号召,密切配合,顾全大局,守望相助,开启了长达两个多月的居家隔离,“每扇窗后的坚守,都是捍卫家园的战斗!”你们用自己的汗水和泪水、坚忍和奉献,汇集起如海一般深沉的中国力量,点亮战胜疫情的希望之光!

这段文字从语言形式上看,它既整齐,又富于变化,读起来节拍强弱分明,语气缓急有致,给人以迭荡回环的美感。其中既有遣词造句的功力,又有音节调整的奥妙。

我们只有对民族语言的结构特点烂熟于心,并掌握大量的“语言模块”,在使用时才能左右逢源,信手拈来,运用自如,得心应手,且恰到好处。我们需要把格律诗对偶手法、押韵手法、骈体文平仄抑扬手法、汉赋铺陈排比手法、宋词的长短错落手法综合运用到文章写作实践之中,才有可能使我们的文章具有音乐美的效果。

这里要特别强调指出,一篇文章的价值,首先在于它的思想价值,其次才看它的艺术价值。文章的思想价值在于文章立意的高度、深度和新颖度,文章的艺术价值在于它是否用完美的语言形式把文章主题思想表达得鲜明、突出、生动、形象。归根结底,文章的语言形式是为文章的思想内容服务的。


(作者为嵩县一高特级语文教师)


编辑点评:
对《汉语文章音乐美探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