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那个叫小婵的女孩——误终身

那个叫小婵的女孩——误终身  作者:子纯

发表时间: 2020-06-05  分类:散文  字数:2067  阅读: 182  评论:0条 推荐:4星

 

  我在惠州结识了一个女孩,叫小婵。她是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师,也是2个孩子的母亲。

  小婵是个广西女孩,家是南宁那边的,父母姐弟都在惠州,找的婆家是广西白色的,穷地方。小婵现在大约30出头,她的生活的苦难就是源于找了这个婆家,准确地说,就是在她出嫁前,找了这个全家都不看好的丈夫,导致她目前生活的窘境。另外一个烦恼就是藏在她内心的,家人给她的精神援助也匮乏,这令她很苦恼 。

  为什么想起写她,我也莫名:由于去年开始到惠州工作,我就想,既来之、则安之吧!就把惠州当做我工作的一个驿站,不抛弃,不沉迷,享受这段人生旅途带给我的经历吧。我就做好了2年的时间准备,心理上定了位,就过起了日子。过日子就得讲究柴米油盐,吃住是一方面,美容护理是我这个都市女性定居后的必修课,找美容院变得很重要......

  还是说回小婵。她生在广西南宁的乡下,家里不贫不富,毕业了就如同周围村里女孩子一样,外出打工。第一站去了东莞,做了厂妹,组装耳机的检验员,得识了第一个男友,据他说,那是个很会哄人的男孩子,几句好话,几次快餐,几件小礼物,很快哄得她上了床。深圳小厂很多,也没有什么业余文化,除了上班、加班,就是年轻人成群结队出去玩,这样的生活进行几次就索然无味了,出于年轻人的火性,很容易促成一对一对的搭子,姑且叫做恋人搭子,恋人吗除了吃和玩,还有一项重要的活动,令人留恋入迷,那就是床上运动,体力、精力、富裕的时间,这个可是雨后春笋般的疯狂不可抑制。小婵原本是个淳朴简单的姑娘,反正村里的姐妹们都是这样,务工遇到男友,上床怀孕,回家结婚,此生就搞定了。小婵也不例外,良好的身体、旺盛的荷尔蒙,枯燥的生活,让她爱上了床上的欢愉,加之男人的狂热索求,使她得到性启蒙,很快地被催生成一个怀春姑娘,自然、然后就是肚子有了货,开始大起来了、怀孕了。傻傻地不知避孕为何物,就是所谓的肉鸡,白白奉献了自己。男友根本不想为此负责,之间还花插着玩了另外几个姑娘,还怂恿他们去东莞坐台,给他赚钱,养着他,给小婵洗脑时,婵是个死心眼,不仅不肯去做小姐,还坚决要求结婚,这下,惊动了她的家人。在家人极力反对下,不要求男方支付堕胎引产费而只需到场的承诺下,渣男才来医院善后,胎儿已经5个月了。小婵不得不回到了惠州,她家人的聚集地。晦暗地渡过了人生的第一个劫难,引产休养。恍恍惚惚间,又是快一年,身体恢复了,还得出去打工呀...

  惠州待的日子无趣又漫长,原来的工友无聊间联系上了,也就是现在的老公到了深圳,闲聊之间与他打电话吹水,鼓动着她又去了深圳打工,又启动了她的新恋情,老套路——都算不上套路,故事重新演绎,又是睡觉后怀孕,又是五个月身子的她重新坐在母亲身边,全家讨论她的肚子,是继续引产卸货,还是与事主结婚生子。这个不省心的女儿,总是给娘家丢脸,妈妈、姐姐也是怒其不争,又怕她以后再也生不出娃来,毁掉一辈子,只能打掉牙咽肚里,吞下了这个窝心脚、哑巴亏。被娘家人看不起的老公,畏畏缩缩领他回到老家广西白色,丢下她自己待在人生地不熟的农村。熬着日月等待生产的日子,寄居过同样贫寒的小姑子家。也待过不受公婆重视的婆家,吃的不顺口,就只好自己烧菜煮饭,异地他乡大肚如罗,活得苟且远不如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女子,有父母张罗婚事,照料孕事,虽穷但也欢欢乐乐,备受宠爱!与小婵来说,什么也没有,除了卑微还是卑微,娘家备受唾弃,婆家千般冷落。一个有点自尊的女孩,是断不能接受这种屈辱的,但是。她还是接受了,不知是她的坚强帮了她,还是她的傻帮了她。

  终于像一只羊一样地熬到生产,生出个儿子,算是有了盼头,为孩子活吧!

  接着是女儿出世,然后从乡下回到惠州,拖儿带女地接受着娘家的接济,父母哀其不幸,姊妹怒其不争!她也辗转在酒店、美容院各处打零工,后来孩子无人带,老公也拒不回惠州帮她,因为在深圳他还可以拿到5000元,在惠州估计3000元都是幸运。

  好在小婵是个勤劳的女人,这个是她可以在世谋生的法宝,脑子不够活络,嘴巴不太会讲话,学识有限,只能凭着小时父母给的家教,凭着良心像只蜗牛样地艰难爬行,世间的任何一点小风浪,她都承担不起,比如生病、意外......有次老公办了信用卡,本来想通过透支缓和一下家庭经济的窘迫,却被骗子盗取了6000块,快过中秋节了,本来要去小婵的娘家串亲吃饭,结果她老公徘徊在楼顶不敢去,因为置办不起礼品,想想她娘家姊妹们的白眼,还有一堆骂他无能的数落,索性准备跳楼,一了百了,小婵打电话催他,得知他在楼顶,倒是破口大骂他蠢蛋,平日脑子不甚精明的她,倒是此时句句说在点上:盗刷了6000块,你就不活了,原来你的命这么贱,6000块就给买去,还不如一台手机贵呢!只当工厂放假,少开了一个月工资,难道就不活了?糊涂人关键时刻说了明白话,老公灰溜溜地不死了!以后也不再提死的事了,不知是不是小人物不够胆死,还是蝼蚁惜命,好死不如赖活着。


编辑点评:
对《那个叫小婵的女孩——误终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