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妈妈,我永远的牵挂

妈妈,我永远的牵挂  作者:寒冬飞雪

发表时间: 2020-06-03  分类:散文  字数:2062  阅读: 8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已是深夜,分外静谧。我倚在床头,却毫无睡意。

时值母亲节前夕,想到尚在医院的母亲,正躺在病床上经受着疾病的折磨,就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是的,母亲病了,已住进医院半月有余。

记忆中,母亲的身体不算很好,但也没什么大的疾病。父亲去世的早,是她任劳任怨,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姐弟三人养大。无论什么时候回家,只要喊一声妈,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和笑脸。那对我们来说,是无比安心的温暖与存在!

记得谁说过,这世上一切的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是的,母爱就是那冬日的阳光,即使身处严寒也能感受到春天的温暖;母爱是一泓清泉,即使心灵被岁月的风尘蒙沙,也能即刻清澈澄净;母爱是一棵大树,即使季节轮回也甘愿固守家园,为孩子撑起一片绿荫。母爱是醉人的春风,是润物的细雨,是相伴我们一生的精神支柱,是我们纵使漂泊天涯,也割舍不了的牵挂与思念…… 

若不是这次意外摔伤,若不是看到母亲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粗心的我可能还不会发觉,已过古稀之年的母亲,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那么苍老了。假期那次,母亲喊我帮她染发,才蓦然发现,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脸上也布满了皱纹。我知道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谁都躲不过。但还是鼻子发酸,抑制不住满心的悲伤。母亲发现了我的异样,笑着安慰我说,傻孩子,这有什么难过的?自然规律,人终归要老,总要经历这些的。让我心里愈发难过,禁不住模糊了双眼……

这个春节,因为疫情,是我有史以来在家过的最长的一个假期,也是陪伴老人时间最多的一次,但却是妈妈最高兴的一段时间。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甚至偶尔还会哼一些小曲。每天,母亲都早早起床,打扫庭院,做好饭喊我和弟弟起床,吃完饭又不停的忙碌。院子里,能利用的空间都被她用上了,除了中间的过道,两边全都种上蒜苗,香菜,青菜等。春天,那些菜根本就吃不完,她就分送给邻居……

记忆中,母亲身体不算很好,但鲜少有大的疾病。只是一生的过度操劳,仍让她落下了一身的病。尤其这两年,母亲的灾难似乎格外多,健康也每况愈下。我们姐弟几个都劝她,都这么大年纪了,别干了。她每次都说,种完今年这一季,就把地给别人种,却一年年坚持了下来。我知道,她是怕我们微薄的工资不堪生活的重担,想通过自己的劳作为我们分忧。她总是不放心我们,操心这个操心那个…… 

母亲的世界很小,只装满了我们,而我们的世界很大,常常忽略了她。毕业后,总是忙碌于工作和琐事,对母亲少了陪伴和关爱。直到那次回家,听到母亲说,每到周末心里都盼着我们回去,哪怕在家里待一晚上,她心里也是欢喜的;每次我们走时,她都站在门口目送我们,直到身影看不见了,心里还酸酸的……我的泪瞬间就来了,心里沉甸甸的。第一次感觉到,母爱的沉重与伟大。同时也发现,母亲老了,真的很需要我们的陪伴!

以前,年少不懂事。星期天总喜欢往外跑,对母亲的叮嘱不以为然,甚至有时还厌烦她的唠叨。从没想过有一天母亲也会老,也会像小孩子一样依赖我们,就如同我们一直以来,对母亲的信赖那般!那时总以为来日方长……

生命是个无限美好的循环,而承载这份美好的人,就是母亲。还记得父亲刚去世的那几年,我正在上高中,妹妹上初中,弟弟才三岁,那是家里最艰难的时候。母亲却从未想过让我们辍学,她用瘦弱的身躯与贫困搏斗,倾尽所有的心血,守护着我们和这个家!为了供我完成学业,母亲不断的辛苦劳作,但也仅够勉强糊口……家里最困难的时候,曾经连五元钱都拿不出。母亲不顾村里人的白眼与嘲笑,跑到村里挨家挨户低三下四地去借……我知道,她拼尽心力,也想让我完成学业。她在用自己的方式,竭力守护着我们,守护着这个家。都说生命是一切美好可能的起点,而母亲对我们和家的守护,是一切传承和信念的起点……

想起冰心先生的那首《母亲》:“母亲呵!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心里仍有无限的感慨。是啊!母亲是船,日夜操劳只为送儿女到岸;母亲是树,寒冬酷暑都帮儿女避风挡寒;母亲是灯,不论多晚都有等待的温暖;母亲是光,行程路上总有最坚定的陪伴。母亲呵,您是我一生的温暖与牵挂!


编辑点评:
对《妈妈,我永远的牵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