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我在富士康的日子二

我在富士康的日子二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0-05-30  分类:  字数:2836  阅读: 60  评论:0条 推荐:0星

  藁城人小吕,是我在富士康的工友。我们同一时间进厂,又在一个车间上班,人自然就熟了。小吕给我的印象是,对人比较热情,情商高。不管见谁都是一副笑脸。和上上下下的人关系都比较好。经常见他和领导或同事在小饭馆里喝酒吃烧烤。
这样的人会来事。可惜没有高学历,父母是农民,只能进厂当普工。多方活动的结果只能是比一般人干活轻松点而已。好在小吕心态比较好,也没啥大志向,不操心买房。夫妻两人同在厂里打工,父母身体还行,能替他照看小孩。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夫妻虽同在一厂,可经常是,一个白班,一个夜班。平时两人想亲热一下也得挑个时间。这样也好,套套钱省下了,符合中国人勤俭办事之原则。
一次夜班闲聊,他给我看他女儿的照片。小姑娘十来岁光景,鹅蛋脸,不漂亮也不丑。眼睛特别有神,这一点特别像他。“我这辈子没多大的能力,所以没多大的心。只要把姑娘供上大学就行哩,哈哈,像那些要几个儿子的人,累死他们狗日的”。
一年多以后,我离开了富士康。小吕也离开了,去了保定的长城汽车,继续做普工。
2017年,我去北京办事,路过保定。我试着打他的电话,居然打通了,随有保定一晤。再见时,他已少了些许当年的机灵劲。在厂里呆久的人,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毛病,机械而木讷。
我问他,何不去北京找点事做。他说,年轻时也去北京闯荡过。现在40的人了,没多少闯劲了。再说,北京的工资是高,可消费也高,成年住地下室,见不到阳光。每天化在上下班途中的时间就的3.4个小时。保定离家近,方便照看小孩老人。“现在老家一打电话我就头疼,挣的这点钱差不多都让老人捐给医院了,没办法,人都有上年纪的时候。”
我们相互加了微信。去年冬天,我问他在干嘛。他说他因为年龄的原因,去不了大厂了。现在在石家庄郊区的一个小厂里瞎混。习总说了,宁要青山绿水,不要金山银山。北京一有啥活动,河北的工厂就的停工。所以挣不了几个钱。一席话,说的我的心情沉重起来。
小韩是我在清洗车间的工友,承德人,30岁出头。以前在家是开矿车的,因为矿山整顿,没活干,到富士康过渡的。
这家伙有力气,烟瘾大。吸烟一根接一根的吸。有一回上夜班,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两年前,矿石上来了个大学生,女的,杭州人。这就好比万绿丛中一点红,光彩而夺目。小韩也被这光彩扰的七晕八素。慢慢的,两人好上了。可是美好的事情总是难以持久。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女方的父母坚决反对。亲热的时候有多甜,绝别的时候就有多痛。说到动情处,泪眼婆娑。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一个五大三粗的人,感情居然如此细腻,着实令人诧异。他来富士康的目的就是想离开伤心地,愈合情伤。
还有一个小领导台湾人,我印象比较深。他大约也就二十多岁,说一口很有特色的普通话。经常到车间来。。员工有啥过错也就是私下说说,下回注意。车间举行活动,他最活跃。往往跑来跑去的。好多领导为了突出自己的身份,刻意与员工保持一定距离。他从不这样。往往与我们打成一片。好几回我见他和小吕在小饭馆喝酒。
有个曾经在江浙一代打过工的工友告诉我。他以前在上海的某个代工厂干过。旺季时一天要上班十二小时以上。车间外面专门有个输液室。有人倒下了,马上出去输液。醒了继续上班。
总的来说,富士康是年轻人的天下。30来岁的人,来富士康基本就是过渡一下,时间不长就走了。一年多的时间,我见过一拨又一拨的年轻人进来,一拨又一拨的人出去。所以富士康总是不停的招人。这可以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制造业,对年轻人缺乏吸引力。
能在富士康干的长的人,一是小领导,二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比如维修部的电工,焊工,磨具工,这样的人升级快,工资高。还有就是非名牌的农村大学生,他们在别处没啥竞争力,在富士康只要好好干,也会混的风生水起。
廊坊富士康的大门外不远处,有一大片桃李园。仲春时节百花盛开 ,望去如同一片落地的云,煞是好看。天气再暖和一点,这里就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好地方。如逢节假日,附近村里的小旅馆总是一房难求。谁年轻时不疯狂呢?
人的素质有高有低。我们宿舍有个小伙年龄不到二十。隔三差五的回来瞎喷,我今天出去和那个女的睡了,明天又和那个女的睡了。谁谁的床上功夫怎么样。忙的如同种猪。据他说,刚出来打工的小女孩最好哄。没啥社会经验,平时稍微对她好点。领出去吃个饭啦,游乐场玩玩啦,基本就能的手。有时就是强上,事后女孩怕羞也不会声张。我们车间有个品检女的。老是肚子疼,不想吃饭。以为是胃病,到医院一检查,已经怀孕几个月了。和她睡的男人早都离职了,不知道到那里去了。
宿舍里,睡觉之前大家在床上总要乱喷一阵子。河北人会说;我们这里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嫁到北京了。农村里男多女少特严重。娶个媳妇彩礼要二三十万。什么样的女的都有人要。有个女的,在外面当小姐好几年,回家后,求婚的男人能排好几排。东北人会说;我们东北早都没有光棍了。朝鲜人饭都吃不饱。好多朝鲜人偷渡过来。男的打黑工,女的只要给她饭吃,她就跟你走。有时候,一个馒头就能换一个朝鲜女人。
并不是所以人都是这样的。我就亲见一个朝阳小伙很有头脑。先在富士康打工,看准了富士康人多,做小吃能赚钱。几个月后,就用积蓄在大门口盘了个店面,专做东北小吃。
在富士康一年多,见过一个跳楼的,一个自杀的。
夏天的一天早上,我刚下夜班。朝宿舍楼的方向走。远远的看见楼下聚了一大群人。老远就听他们在喊“跳阿,你到是跳阿”再看楼顶,一个小伙,站在楼沿,做出要跳的姿势。好在保安赶到。有人在楼下劝说,有人偷偷的爬上楼顶,及时制服跳楼者。事后听说,这个小伙晚上夜班的时候和线长发生矛盾,一气之下做出如此举动。
冬天的时候。一个管理层的小领导,因为年终评级的事情想不开。在宿舍用被单上吊了。尸体抬出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他那刷白的脸。
2014年春天。我师傅在宁波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工厂里没啥前途,还是到我这里来吧。于是我就转道北京去了宁波。三月后,我就去西安自己独立打天下了。时至今日,还能经常想起在廊坊富士康的日子。谨以此文,以资纪念。

















编辑点评:
对《我在富士康的日子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